search
矽谷大公司們成功封殺了極右翼言論,不過它們該管這事么?

矽谷大公司們成功封殺了極右翼言論,不過它們該管這事么?

大公司的邊界在哪裡?

「今天早晨我起床的時候心情不太好,就決定把他們踢出互聯網。「這句任性的話不是來自一位幹部,而是來自矽谷連環創業者,互聯網公司 CloudFlare 的 CEO Matthew Prince。

Prince 的話沒有半分誇張。

現在距離極右翼網站 Daily Stormer 8 月 13 日發表一篇惹眾怒的文章已經過去將近 9 天。這個網站也從互聯網上消失了將近 9 天,中間恢復的時間短暫的按分鐘計。

8 月 14 日,文章發布第二天中午,全球最大域名管理公司 GoDaddy 宣布不再向 Daily Stormer 提供服務,要求它在 24 小時內找到一個託管方。GoDaddy 給出的理由是網站「違反用戶協定」。

沒有域名,一個網站對於絕大多數互聯網用戶來說,等於不存在。

可能是因為提前有過溝通,Daily Stormer 在 GoDaddy 發聲明前幾小時向 Google 旗下的域名管理服務提交了遷移申請。

不到 3 個小時,Google 以相同的理由拒絕了申請。

Google 還順帶關閉了 Daily Stormer 的 YouTube 視頻賬號。Twitter 直接封了 Daily Stormer 的賬號,Facebook 自動刪除指向 Daily Stormer 那篇文章的內容。以外最主要的幾個社交傳播渠道都將它拒之門外。

之後 Daily Stormer 也找過多個其它互聯網基礎設施公司,但不是立刻被拒就是很快被封。dailystormer.com 已經沒人願意接。

到 16 日,Daily Stormer 通過一個俄羅斯域名 dailystormer.ru 恢復訪問。

但很快,有人追蹤 IP 找到了託管網站的法國公司 Scaleway。Scaleway 得到消息后,立刻鎖定了 Daily Stormer 的賬號。這樣一來,域名就沒法通向 Daily Stormer 網站。

最後,維持 Daily Stormer 存在的最主要服務變成了 Cloudflare。這是全球最大的防範 DDoS 網路攻擊的服務。

理論上來說,一家網站並不需要它也能存在。但實際上,Daily Stormer 之類被人盯上的網站,如果不在 Google、亞馬遜 AWS 等大平台上,就必須靠第三方安全服務抵擋黑客攻擊。

同時 Cloudflare 也為用戶提供 CDN 緩存服務——這意味著即便 Scaleway 鎖定了網站,用戶也可以看到之前保存在 Cloudflare 伺服器上的網頁內容。

Cloudflare 此前也一直堅持不干預客戶言論,稱「言論不是炸彈」。但在 16 號上午,Cloudflare CEO 寫下那句話並中止為 Daily Stormer 提供服務。

之後 Daily Stormer 就從公開的互聯網上消失了,只能像那些毒販聚集地一樣通過暗網加密訪問。

唯一一次恢復正常訪問是 18 日從域名公司 Namecheap 申請到 dailystormer.lol 域名,但幾個小內就被 Namecheap 下線,理由同樣是內容違反用戶協議。

現在 Daily Stormer 沒有直接的域名、在主要社交網路上沒有賬號,也無法從 Google 的搜索結果中找到它。目前搜索網站 Duckduckgo 還保留搜索結果,但你已經打不開 Daily Stormer 的網頁。

沒有政府的命令,相互競爭的互聯網公司 CEO 也沒建立什麼行業自律委員會。但矽谷大公司們還是成功讓 Daily Stormer 的聲音從互聯網上消失了。

起因是一個小鎮的衝突

讓 Daily Stormer 引來各個科技公司不待見的事件源自上周在弗吉尼亞州發酵的一起遊行示威。

這一場示威由白人民族主義者 Richard Spencer 發起,起因則是由於夏洛茨維爾政府投票表決要拆除當地的一尊「李將軍」銅像。

李將軍是美國南北戰爭當中的著名南方將領,因領導多場以少勝多的戰役而聞名。不過羅伯特·李本人卻並不支持黑奴制度,他妻小幫助不少黑奴獲得自由、他本人也在家書中寫過:「奴隸制在任何國家都是政治制度和道德的毒瘤。」

不過給李將軍建雕塑的人倒不一定有和他一樣的價值觀。相當一部分雕塑都在美國民權運動激化時建立,3K 黨、新納粹遊行也經常拉著南方聯盟的旗幟。

近年美國種族衝突加劇。兩年前,白人至上主義者 Dylann Roof 就闖入一個黑人社區的教會,槍殺 9 人。像很多極右翼一樣,他也拍過揮著南方旗幟的照片。

此後,多個城市的政府都以激化仇恨為由開始討論是否移除為蓄奴制而戰鬥的南方將領銅像。

為了抗議移除銅像,白人至上主義團體以「右派團結」( Unite the Right)的名義聚集在夏洛茨維爾,8 月 11 日開始正式示威。成員們有人拿著盾牌、夜裡舉著火炬向 1960 年代的 3K 黨集會致敬。

遊行者中,也不乏直接揮舞納粹德國萬字旗的人。

反對者也聚集了起來,局面在 8 月 12 日開始變得緊張。上百名極右翼示威者在解放公園附近聚集,還有人攜帶槍支。當地政府開始出動警力禁止集會繼續進行。但傷亡還是發生了,當日下午 1 點 45 分左右,一輛深灰色的道奇轎車在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市並不寬敞的街道上沖向對抗極右翼的示威人群。隊伍中一位 32 歲的白人女子海瑟·希爾當即被撞死,另有 19 人受傷。

肇事司機逃遁不久后被抓住,他是來自俄亥俄州的 20 歲白人至上主義者詹姆斯·菲爾德。

Daily Stormer 為人所知也是在衝突發生后

集會事件發生后的第二天,Daily Stormer 的出版人 Andrew Anglin 發表了一篇文章,標題是《海瑟·希爾:路怒事件中死亡的女性,一個 32 歲還沒孩子的蕩婦》,稱「不管媒體怎麼假裝憤慨,大多數人還是慶幸她死了的。因為她詮釋了什麼是一文不值,32 歲還沒有孩子的女人,是對社會毫無用處的累贅……是公共財富和能源的無底洞。」

Anglin 特別糾結於「32 歲沒有孩子」是因為納粹價值觀。在納粹德國,高等種族女性最重要的職責是作為母親生更多小納粹。當時甚至還有「德國母親榮譽十字勳章」,分三級,最高一級得生 8 個,最低一級也要生 4 個,每一年頒獎的日期也是 8 月 12 日,這是希特勒母親的生日。

Daily Stormer 就是這樣一個宣揚納粹主義的網站,從這個名字你也能知道它的立場。網站的名字來自 Der Stürmer(《先鋒報》),一份二戰時期的納粹刊物。它的主編尤利烏斯·施特萊歇爾是納粹黨高層,鼓吹種族滅絕。在二戰結束后被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絞死。

儘管 2013 年就上線了,但 Daily Stormer 直到發表這篇文章時才被大部分人注意到,讓它成為第一個沒有明確違法行為卻被矽谷主流公司全面封殺的網站。

川普的三次聲明引來了更多關注

事發當天,川普在一則聲明中並沒明確指責白人種族主義的行徑,而是立場模糊地表示:「我們必須團結起來,譴責任何形式的仇恨。」「以最強烈的言辭譴責來自任何一方的仇恨、偏見、暴力」。但並未直接譴責白人種族主義的行徑。

一個類似歐洲的恐怖襲擊發生了,但美國總統並未直接譴責行兇群體。川普的態度引來極右翼的歡呼。比如當時還沒被封的 Daily Stormer 就發文稱讚川普,寫道「當被要求明確譴責的時候,他直接走出了屋子。實在是太棒了,上帝保佑他。」

加上大選期間川普被問到如何看待白人至上運動時,也拒絕譴責而是說自己不了解那些團體,川普的態度引來大規模抗議。

在白宮幕僚長凱利的勸說下,8 月 14 日川普第二次就此事在推特上發言,他說:「種族主義是邪惡的。那些以種族主義名義來使用暴力的人是罪犯和匪徒,包括三K 黨、新納粹、白人至上主義者,以及其他以仇恨為基礎的團體。」

隨後,參與了此次「右派團結」的前 3K 黨領袖、大巫師(這是他在 3K 黨的正式職位)David Duke 指責川普背叛了他們的信任。

8 月 15 日,川普在紐約川普大廈當中進行一次非正式的談話當中,在記者關於極右翼主義的追問下,川普給了一個各打五十大板的回應。他說:「右翼不對,但去現場抗議右翼的左翼同樣攜帶了武器,兩邊人都很暴力。」

川普關於左翼帶武器的說法有事實根據。根據當時的視頻,雙方都有人帶了武器,示威期間也有過肢體衝突,不過被警方很快隔開,並未造成傷亡。但最後像歐洲伊斯蘭聖戰主義恐怖分子一樣開車沖向人群的是一個極右翼分子,同時各路極右翼團體為此慶賀也是事實。

之後美國公眾人物都公開站隊,沒有幾個人站在「兩邊都不對」那派。

撞車襲擊后,波士頓的極右翼示威也引發大規模抗議,照片中左方建築內聚集著極右翼示威者,數十人規模。被隔離在遠處的龐大人群是反極右翼示威的人群

政治人物不用說了。比如與川普站在同一陣營的共和黨議員 Cory Gardner 說:「總統先生,我們必須對於邪惡勢力直呼其名,這是一次國內恐怖事件。」

一個又一個川普顧問團的企業家宣布退出顧問團,就連與川普聯繫頻繁的貝萊德 CEO 也宣布退出。最後川普直接解散兩個顧問團。

一貫避免直接評論政治的現役軍隊高層也公開表態。美軍參謀長聯席會的五個長官都公開在社交網路上直接譴責襲擊,這五人分別是美國海陸空三軍、陸戰隊和國民警備隊的最高指揮官,每個人的聲明都不只是代表個人,而是強調各軍種立場。比如海軍作戰部長海軍上將約翰·理查森在 Facebook 上寫道:「在夏洛茨維爾發生的讓人感到可恥的事件是不可接受的,決不能容忍。美國海軍永遠不容忍這樣的仇恨行徑。」

最後連小默多克,川普最愛的電視台福克斯新聞的 CEO 都在郵件里寫道「我簡直不敢相信我得寫這樣的話:對抗納粹是最基本的。世上沒有好納粹、好 3K 黨或者好恐怖分子。」

但就像大選期間幾次一邊倒的事件一樣,這次儘管公眾人物都立場鮮明,但根據調研機構 SurveyMonkey 上周的一份調查,40% 的被調查對象認為示威雙方對傷亡負有同樣程度的責任。

不論川普當選,還是現在活躍的極右翼,顯然都在美國有一定民眾基礎。

事件擴大后,互聯網公司的封鎖也開始了

Daily Stormer 只是一個起點,對於白人至上運動的封鎖,蔓延到持有各種互聯網服務的矽谷公司。

最早付諸行動的是 Airbnb。早在夏洛茨維爾遊行示威發生前 4 天,Airbnb 就宣布停止那些他們認為可能是為了參加那個集會而在他們平台上訂房間的人的賬戶。

這更像是態度的表達,畢竟 Airbnb 也沒能實質性地阻止集會發生。在一份聲明中 Airbnb 表示他們的社區成員「必須接受尊重他人的不同種族、宗教、民族、國籍、殘疾、性別、性取向或是年齡。」

Daily Stormer 被數次下線之後,更多的互聯網公司參與進來,在各自能控制的服務上封鎖極端組織。

矽谷科技公司向來持有自由派立場,早先會直接發聲明、捐款支持相同政見團體,但不會直接封殺對立方。

但氛圍在轉變。

最直接的是阻斷言論渠道。除了前面提到的基礎設施外。流血事件后,Facebook 刪除了 Daily Stormer 的文章鏈接和活動頁面;Twitter 也清除了組織者的賬戶;Reddit 關閉了一個含有大量相關暴力言論的板塊。這三家社交平台幾乎覆蓋了全美所有的線上言論渠道。

緊接著還有支付公司。Paypal 最先表明停止向極端組織提供支付和轉賬服務;之後傳統的金融機構 Discover、Visa 和 Master Card 也先後切斷了這些網站的支持,其中后二者是全球最大的兩家信用卡支付渠道;蘋果 Apple Pay 也在 16 日宣布不再向相同的網站提供服務。這意味著宣揚白人至上的網站完全失去了主流的支付方式。

另外,眾籌網站 GoFundMe 也移除了多個為犯罪嫌疑人 James Fields 籌款的項目,後來變成為事件受害者籌款。

如果說域名、言論和金錢控制了極端團體的命脈,那麼一些互聯網服務商的行動,似乎造成不了多大的實質性威脅。

Uber 在 17 日宣布不再為白人至上主義者提供服務,不過這本身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畢竟他們無法審核每一個乘客。唯一被拿出來的案例是乘客在車裡發表種族主義言論,被黑人女司機舉報,隨後 Uber 關閉了三個乘客的賬號。

不少科技公司的決策似乎是被推著走。

再比如流媒體音樂服務商 Spotify,宣布說刪除了多個有仇恨傾向的樂隊和他們的歌曲。這個問題其實由來已久,2015 年就有媒體指摘他們的平台上有 37 個這樣的樂隊,同期 iTunes 是刪除了的。直到現在才解決問題,Spotify 怎麼看都有點被輿論脅迫的意思。

其他的公司,也大多在付諸行動前遭受輿論壓力。

最直接的,可能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一個一個域名網站。

「@GoDaddy 你們掌握著 The Daily Stormer 的域名,他們發布了這個(冒犯文章截圖)。如果你們覺得這種言論應該被禁止,就轉發。」在 GoDaddy 撤銷域名前,女性和 LGBTQ 組織的主席 Amy Siskind 在 Twitter 上的這篇帖子被轉發上萬次。

每當一個域名網站接下 Daily Stormer 網站,都會被質問同一個問題——為什麼 Godday、Google 動手了,你無動於衷?

在 Twitter 封鎖賬號前,也有不少人@ 創始人傑克· 多西,指責說「連 GoDaddy 和 Cloudflare 都站在了納粹的對立面。Twitter 是跟隨大潮,還是一如既往的為納粹提供平台?」

少數科技公司在對抗這個趨勢,比如在右翼成員中流行的社交應用 Gab 堅持說自己容忍極端言論是為了言論自由。在遭到 Google Play 下架后,他們自己籌措了 100 萬美元資金,把自己描述為「為自由言論,個人自由和在線信息自由流動的創作者提供一個無廣告的社交網路」,還指責科技公司是奧威爾式的集權主義,諷刺扎克伯格是「斯大林伯格」。

比較諷刺的是,Twitter 上的自由派指責扎克伯格包庇納粹;美國新納粹網站說扎克伯格是準備迫害白人的猶太人,俄國人才是朋友;Gab 這樣的競爭對手則說扎克伯格是俄國獨裁者斯大林。

甚至,Gab 還聲稱要建立一個「完全自由的操作系統」,說要通過 ICO 募資 5 億美元。

Gab 早先曾經是矽谷最大孵化器 YC 的一員,后被掃地出門。

著名的 ACLU( 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組織)這次也成為了輿論討伐的焦點,這家總部位於紐約的大型非盈利法律援助組織,成立於 1920 年。其目的是為了「捍衛和維護美國憲法和其他法律賦予的、這個國度里每個公民享有的個人的權利和自由。」

在夏洛茨維爾的集會中,原本右翼團體在解放公園集會申請被當地政府以安全為由駁回,組織者以第一修正案為由,將當地政府狀告到了聯邦法院,最後遊行被批准。這個過程當中,左翼的 ACLU 組織對其遊行自由權利一直表示支持。

ACLU 一直堅持不分派別和價值取向地保障憲法第一修正案賦予公民的權利。在歷史上,它也曾支持納粹黨人遊行的權利。

這一次 ACLU 支持極右翼集會同樣遭受到了強烈質疑…ACLU 弗吉尼亞州董事會成員 Waldo Jaquith 決定辭職離開組織,在 Twitter 上他是這麼說的:「我已經離開了 ACLU 弗吉尼亞州的董事會,什麼是合法的事情與什麼是正確的事情有時候是不一樣的,但無論如何,我都不會為納粹提供幫助。」

傷亡發生后,ACLU 發布聲明稱將重新考慮保障團體自由集會權力的限度,至少確定當事人沒有持槍並且不具暴力傾向。

矽谷大公司這次讓納粹下線,那麼下一次是誰呢?

Daily Stormer 代表的納粹極端主義很難讓人同情。但不是所有觀點都像納粹那麼黑白分明。

並不同情納粹的 EFF(電子前哨基金會)發表博文對近日科技公司集體靜音新納粹分子/網站的行為表示譴責。

EFF 在博文中表示,這些用來屏蔽仇恨言論的行為,最終也將會反作用於爭取自由權利的民權組織,未來也會被各大科技公司反過來用于禁止民權組織發聲。

EFF 說:「保護言論自由並非是因為我們支持哪一種言論,哪種言論就應該受到支持,而是因為我們相信不管是政府還是商業組織都沒有許可權去干涉言論自由。」

事實上,這些限制 Daily Stormer 發聲的科技公司有可能會面臨訴訟。美國高院已經有多次裁決,禁止政府限制帶有歧視或者仇恨,但並不直接威脅的言論。之前沒有關於公司控制言論的先例,因為公司從未有這樣的力量去控制言論。

說自己因為起床氣而直接拔線的 Cloudflare CEO Prince 在做出決定的同時,也公開承認做法有問題。

這位至今還在大學任教的法學副教授公開說自己做出這個決定是因為 Daily Stormer 的人說 Cloudflare 是納粹的秘密支持者,而他不想被當成納粹同黨。他這麼做,是因為公司的用戶協議給了他這麼做的權力。

在做出決定時,也意識到了這一做法的潛在危險。事後在接受 The Verge 採訪時,Prince 說:

「這是我的決定,我不認為這是 Cloudflare 的政策,而且我認為在很多方面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決定。」
「我認為我們作為互聯網公司需要有一個討論公司行為限度的共識,有清晰的規則和框架。我,或者傑夫(貝索斯,亞馬遜創始人)、拉里(佩奇,Google 創始人)、薩提亞(納德拉,微軟 CEO)、馬克(扎克伯格,Facebook 創始人)的抱怨不應該決定什麼東西可以上線。我認為 Daily Stormer 背後的人令人憎惡,但我不覺得我的政治立場應該用來決定什麼可以存在於互聯網。」
「但是在我們解決這個特定的問題之前,我們沒有辦法達成這樣的討論與共識。」

大多數互聯網公司並沒有對此公開討論。在封殺網站時,基本只是說因為違反用戶協議,所以停止了服務。

今天,十幾個控制互聯網基礎設施的矽谷公司可以讓一個聲音徹底消失。但做出決定的人並不需要解釋具體原因。

聽起來挺耳熟。

題圖來自 Getty images

門店之外的渠道擴張已經說了兩年多,為什麼宜家在這件事上還是那麼慢?

塗鴉藝術家陳英傑在上海畫了一隻虎,他說城市就是個大畫廊

阿里和騰訊發了財報,10 個圖看控制中文互聯網的這兩個公司發生了什麼變化

- 關注好奇心研究所,與有氣質的你共勉高尚趣味 -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