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國商視野】新經濟時代已到來,看金融業的新舞台和新使命

【國商視野】新經濟時代已到來,看金融業的新舞台和新使命

在新的十年裡,資本賬戶的管制將會被解除。人民幣國際化,將迎來它最關鍵的時期。金融業的舞台,也隨之從國內的區域網舞台,切換到全球性的互聯網舞台。通道全球化,資產配置和流動全球化。這是一個十分大的機遇和挑戰,也是一個放大了很多倍的市場。

從A股啟動註冊制,不難看出,金融業的改革,是向著自由流動,去摩擦成本,以便讓企業可以更便捷的獲得融資這個思路去的。這背後更深層的意圖,是為了給全民創業,全面創新,提供一個良性的金融生態環境。

經濟,未來要啟用新版的操作系統,金融在這個新的操作系統里,將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因為任何生意做到最後,都是金融:融資,風險,流動性。

萬物互聯,當然也包括一切資產的互聯。所以,之前的互聯網金融,只是小試牛刀。當一切資產都被連接了起來,那會是一個金融版本的互聯網。就像工業4.0也叫工業互聯網一樣,金融業,也將會出現一個金融互聯網。也可以稱之為,金融2.0。

金融2.0的基本特徵,就在於全面信息化。一切藩籬和壁壘都將被拆除。資產將獲得空前的自由和流動性。這是金融業的新浪潮。

這個新浪潮,也是它的使命所在。連接全球市場,向全世界輸出資本。通過輸出資本這個手段,來實現輸出意志,和收穫利益。這不僅是個生意場,更是一個戰場。

經濟系統性風險可控

經濟,每一個階段,都會有新的問題和風險出現。歷史上,世界上,都沒有先例,也沒有什麼模板和歷史經驗可供參考借鑒。很多現象,用既有的主流的經濟學模型,甚至連解釋都無法解釋。

這導致一些照本宣科的學者們認為,不是模型錯了,而是經濟錯了;不是理論錯了,而是現實錯了。如同拿著張圖去找馬,發現現實中的馬和圖裡的馬不一樣,就宣布現實中的馬不是馬。

按圖索驥,也是經濟分析的大忌。如果模型解釋不了現實,那顯然是模型錯了,理論錯了。在經濟分析領域,教條主義也是沒有前途的。

現階段的經濟,客觀存在的風險和問題在於,上一個周期遺留下來的問題需要解決,新的增長點還沒有找到和發揮引擎支柱作用。

如果是V型過渡,那麼就是大破大立,一些激進的政策出台,把之前的舊模式都打的稀巴爛,劇烈的陣痛過後,然後再重生。短期內,即可過渡切換到新模式。相信,這不符合穩健的基本思路和方針。因為這個選項,是風險失控的選項。既然要穩健,那麼風險控制肯定是要放在第一位的。所以,未來的經濟,不會出現V型過渡。睡一覺,第二天天一亮就好了,這樣的事,可能性不大。

如果是U型呢,那麼就會是一個中等周期的調整。7%左右的低速增長,會持續好幾年的時間。風險會控制的更穩健。新常態,並非是指新模式和新經濟,而是指兩個景氣周期之間的調整期過渡期。解決遺留問題,尋找新的增長引擎,如何實現呢,唯有通過改革。

如果是L型,則說明,不論是外部環境還是國內的環境,都遇到了更複雜的難題。那麼這個調整周期就會加長。在改革的政策舉措上,也會更加的深耕細作。深度上,也會更深。無論是U型過渡,還是L型過渡,經濟出現崩潰的風險,可能性都很小。因為激進高風險的V型過渡選項,已經被排除。

最大的洪澇,已經安全過境。所以,後面,不會再有更大的洪澇出現,經濟的崩潰風險,可以認為,已經被排除。排除了三戰的外部風險,排除了經濟從內部崩潰的風險,並已經確立了高遠的新的戰略決心和使命,滿足了這三點前提,那麼才有資格有條件談後面的經濟轉型和新的經濟戰略。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