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恐怖鬼故事:住在13樓的腐屍小姐姐

恐怖鬼故事:住在13樓的腐屍小姐姐

這個故事發生在我剛搬進新居不久。我的新居在城南,是一棟十三層高的大樓,因為剛建好和位置偏僻的緣故,住進來的人不多,大多都住在下面幾層,6層以上只住了兩戶,一戶是住在12層的我,一戶是樓下的那對姐弟。

對於這對姐弟,我了解得並不多,只知道姐姐在外面工作,很晚才會回來,而那個十三歲的弟弟,卻是個智障兒。

也許是人氣單薄的緣故,從住進這棟樓的第一天開始,我就覺得樓里充滿了陰森的鬼氣,連樓道里的聲控燈,都好像在渲染著這樣的氣氛,該亮的時候不亮,不該亮的時候亮得像貓的眼睛。

我是個不成氣候的插畫畫家,隔三岔五地接一些活回來做,無非是給言情小說和恐怖小說畫插畫,每天的生活一成不變,如果不是到外面買速食麵,我可以幾天不出門。

詭異的事情開始於一個安靜的晚上,我之所以會說安靜,是因為幾乎每天晚上樓下的弟弟就會在樓道里拍皮球,而且不是在11層拍,而是到12層來,就像是專門和我作對一樣,那咚咚咚沉悶的響聲像是機械一樣頻率準確又準時。可是今天,我沒有聽到那討厭的聲音,難道他姐姐把他帶出去了?

那時我在畫一部恐怖小說的插畫,作者是一個姓庄的知名恐怖作家。故事氣氛渲染得特別好,恐怖而又血腥,我的膽子不算小,也給嚇得不輕。剛好我電腦的背後就是一扇巨大的窗戶,窗戶外面是一米左右寬的陽台。陽台外寂靜而黑暗的夜空令我心存恐懼,很怕那裡會突然冒出一個人來。每過兩三分鐘我就會朝外面看一眼,像在和誰玩著一個恐怖的遊戲。

電腦屏幕上顯示的是一張猙獰的臉,雙眼圓瞪,鮮血直流,像和誰有著深仇大恨,連半邊臉都腐爛了,可是她是笑著的,詭異而猙獰的笑。

這是我的作品,畫了兩天,終於就要收尾了。我的心情還算愉快,再做一些修補工作后,總算大功告成。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我習慣性地抬頭,望了一眼窗外,卻赫然看見一張猙獰的臉從陽台下緩緩地升了起來,那張臉那樣熟悉,和電腦中的一模一樣。

那一瞬間,我的呼吸彷彿停止了,陽台外和電腦里一大一小兩張臉都直直地盯著我,沖我溫柔地笑。我覺得背上一片涼意,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我想叫,卻怎麼也叫不出聲來,腦中一片空白。

這裡是12層!我這樣問自己,到底是誰能爬到12層的陽台上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張臉似乎厭倦了與我對視,往下一縮就不見了。我一震,從椅子上重重地摔下來,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全身都已經濕透了,像是剛剛從水裡撈起來。

我抬頭看著電腦屏幕,那張臉還在笑,我突然覺得很噁心,粗魯地關掉電源,屏幕黑了下來。屋子沒有開燈,也跟著一片漆黑。

我戰戰兢兢地摸索著去開燈,就在我的手快要碰到開關的時候,突然「砰」的一聲,嚇得我差點又坐在地上。

那聲音有節奏地響了起來,砰砰砰砰,就像心跳。是那個男孩?我心裡突然升起一股怒火,氣勢洶洶地奔出去,猛地打開門,果然是那個男孩,他站在樓道口,一下一下專心致志地拍球。我正要開罵,卻猛然看見男孩手裡拍的不是球,而是一顆死人頭!

我發出一聲慘叫,跌坐在地上,覺得一陣天旋地轉。那男孩彷彿看不見我一般,繼續拍他的球,他的嘴角帶著一絲詭異的笑,小聲地念著:「一、二、三、四……」

我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負荷不了這樣的重壓了,恐懼像蟲子一樣從我的毛孔里鑽出來又鑽進去,漸漸地,我覺得不對,那死人頭似乎有了些奇怪的變化。

突然之間,我明白了,我從地上一下子跳起來,衝過去猛地搶過死人頭,用力一扯,一張面具被我從球上扯了下來。我朝他吼道:「你這是做什麼?你知不知道會嚇死人的?!」

男孩睜著一雙純潔無辜的眼睛看著我,鼻涕流得滿臉都是:「姐姐,不是你昨天叫我套一張面具玩的么?」

「我?」我又是驚又是怒,「我什麼時候叫你這麼玩的?」

「就是昨天啊,就昨天。」男孩嘿嘿地傻笑,「你在樓上陪我玩皮球,還說套上面具才好玩哩。」

樓上?我抬頭看了看黑漆漆的樓道,心裡「咯噔」了一下,說:「我什麼時候在樓上陪你玩過?樓上根本就沒有住人!你居然騙我!」

男孩似乎被我凶神惡煞的模樣嚇住了,大哭起來,委屈地說:「樓上有住人啊,明明是你自己跟我說你住樓上的啊,你才是騙子,大騙子!」

我無奈地嘆了口氣,隨即釋然,陽台上的那個鬼臉也是男孩無聊的惡作劇吧。看來得跟他姐姐好好溝通溝通了,隨他這樣鬧下去還得了?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個女人站在我的床頭,長長的頭髮,白色的連衣裙,惡俗鬼片里的女鬼打扮。但是我看不清她的臉,越想看清那張臉就越模糊。就在這個時候,她緩緩地抬起頭,望向窗外,窗外的月光也照在她的臉上,那張臉如此熟悉,赫然就是我自己!

我大叫一聲,詐屍一般從床上坐了起來,天已經亮了,身上的睡衣早已被冷汗濕透。我嘆了口氣,將睡衣脫下來,卻發現胸口有幾滴血。呈現噴濺的形態。我皺了皺眉,疑惑地想,難道昨天晚上流鼻血了?

柜子里的速食麵已經見底了,我無奈地梳洗好,打算出去買點吃的,可是就在我打開鞋櫃的時候,一股濃烈的腥味洶湧而來,灌進我的鼻孔。我咳了兩下,拿出皮鞋,頓時全身像結了冰。

我已經將近五天沒有出門了,而且清楚地記得幾天前我剛剛把鞋刷過,可是鞋底還是有一層黑色的污垢。那東西散發出濃烈的腥味,不像是泥,反倒像血。

我打了個寒戰,將鞋又塞了回去,換了一雙許久不穿的布鞋。我沿著安靜的樓梯往下走,覺得從來沒有的不安,那些污垢到底是哪裡來的?難道家裡進賊了嗎?

出了大樓,天空突然亮了起來。不遠處的垃圾桶旁站滿了人,一個老太婆坐在地上,懷裡抱著一個血肉模糊的東西,號喪一般地痛哭。

「真是作孽啊。」一個看熱鬧的大嬸說,「好端端的一條狗,就這樣被人給開膛破肚了。聽說還把心給挖出來了,誰這麼喪心病狂啊,幸好殺的是狗,要是人……」

我幾乎是逃難似的逃離那個謀殺現場,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逃,但心裡的不安卻越來越強烈,像進了一隻蟲子,在裡面生生地咬。

我失魂落魄地進了一家超市,隨便買了幾包泡麵,正打算付款,那收銀員突然朝我笑了起來,說:「楊小姐,又來買泡麵啊。」

「又?」我疑惑地想,這搬來的幾個月似乎沒到這裡買過東西啊,他怎麼會認識我?

「怎麼,你忘了?」收銀員笑著說,「昨天晚上你來買泡麵,少了幾毛錢,還是我幫你付的呢。」

昨天晚上?我背上升起一股涼意。

「對了,你還買了一把西瓜刀。我問你買那麼大的刀幹什麼,你說想殺人,把我給逗樂了……」

我胸口一片冰涼,收銀員說的什麼我已經聽不清了,從他身後的大鏡子里,我看到一個女人站在遠處一個貨櫃后,沖我殘忍地笑。

那個女人就是我自己!

我尖叫一聲,扔下泡麵逃了出去,腦中一片空白。我沒有看見當時的自己究竟是個什麼樣子,但從路人的眼中,我分明讀到了兩個字:瘋子!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只覺得心臟已經承受不了這樣的負荷,直直地躺在沙發上,全身冰涼。

也不知過了多久,心情終於稍稍平復了,我起身想去冰箱倒點水,卻突然之間愣在了那裡,心臟也彷彿停止了跳動。

在冰箱那雪白的門把上,赫然印著一個鮮紅的手印,血已經乾涸了,但依然灼燒著我的眼睛。

那再普通不過的冰箱突然放大起來,像一個妖魔,佔據了我整個世界。我很害怕,非常害怕,但冥冥中彷彿有一股力量操縱著我,一步一步走向那個妖魔。

我打開冰箱的門,一個塑料口袋立刻從裡面滾了出來,落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響。

那竟是一把血跡斑斑的西瓜刀,和一顆鮮紅的心臟!

「你是說自己很可能得了精神分裂?」我躺在一張躺椅上,旁邊坐著一個英俊的年輕人,西裝革履,頗有些紳士風度。

「是。」我無力地答了一句,這個男人叫程嵐,是我的國中同學,但我很難把他與以前那個又矮又胖,滿臉鼻涕的程嵐聯繫起來,那個時候幾乎每個人都認為他不會有出息,可是他還是考上了重點大學心理系,成為了一個鑽石王老五級的心理諮詢師。

程嵐沉默良久才說:「也許不是你想的那麼嚴重,應該只是普通的夢遊而已。我給你開點安眠藥,睡覺前吃點。你可能是壓力太大了。女孩子干自由職業還是太勉強,其實對女孩子來說最好的減壓方法是逛街。有時間多出去逛逛,找個男朋友,最好找個穩定的工作。」

「逛街需要錢的。」我無奈地說,「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是小資啊。」

他看著我,眼神突然變得很溫柔,說:「阿颯,要不來我這裡工作吧,做我的秘書,我給你雙倍的工資。」

我不得不承認,他的眼神和說話都很有誘惑力,但我還是說:「不必了,就我這丟三落四的毛病,肯定過不了三天就被你炒了魷魚。」

他笑了笑,沒有說話。我從診所里出來,才想起中學的時候他似乎也給我寫過情書,他也許是一個好情人,但我現在實在沒有談戀愛的心情。

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了,樓道里又安靜下來,聲控燈明明滅滅,我抬頭看著蜿蜒的樓梯,覺得每一級都出奇的陡,彷彿永遠沒有盡頭。

也不知到了第幾層,眼前突然一花,一個皮球砸在了我的身上,我還沒反應過來,那智障男孩就撲了過來,往我身上狠狠地踢:「你這個壞蛋,你這個冒牌貨!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我怒不可遏,一把抓住他的手,喝道:「你胡說什麼!什麼冒牌貨?」

「你就是冒牌的,你就是冒牌的!」男孩狠狠地瞪著我,眼睛里滿是仇恨。我第一次看到那樣的眼神,像刀一樣刻在我的心裡,令我膽寒。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女聲突然響了起來:「小明,你在做什麼?」

我轉過頭,看到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衝過來,抓住男孩,斥責道:「你怎麼對姐姐這麼沒禮貌,我平時是怎麼教你的?」

「姐姐,她是冒牌貨,13樓的姐姐才是真的!」男孩委屈地說。

「胡說!」女人拍了一下他的腦袋,轉過身來跟我道歉,說,「小孩子不懂事,你多擔待。」

「沒什麼。」我望著她那超短裙漁網襪,一眼就可以看出她的職業,「以後多管管他就好了。」

女人向我道了謝,拉著弟弟回屋去了。樓道里又安靜下來,我茫然地向樓上看著,13樓,究竟有什麼?

那個晚上我又夢見了我自己,她用仇恨的眼神看著我,手裡拿著一把鋒利的西瓜刀。我想叫,但喉嚨里什麼聲音也發不出,身上像壓著一塊巨大的石頭,令我無法呼吸。

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程嵐的葯還真有效,不過依然治療不了我的噩夢。

一走出卧室,我就聞到一股腐臭味,就像壞了的雞蛋一般。我的心裡「咯噔」了一下,莫非我又做了什麼?我心驚膽戰地打開冰箱,幸好,裡面除了一些我早前買的凍肉之外一無所有。我微微鬆了口氣,拿了一塊肉走進廚房,打算做晚餐。

但我的心瞬間便冷了下來,手中的凍肉也掉在了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響。

在我的鍋里,放著兩隻死老鼠,大半都已經腐爛了,發出嗆人的惡臭,幾隻蒼蠅盤旋其上,蚯蚓一般大的蛆從鍋里緩緩地爬出來,爬滿整個灶台。

我的胃裡開始翻江倒海,嘴裡湧起一股辣味,連忙衝進廁所大吐特吐。這幾天我東西吃得很少,吐出來的幾乎全是胃酸。我抬起頭看著鏡中的自己,臉龐慘白得嚇人,眼睛深深地凹陷了下去,嘴唇烏青。

這還是我嗎?這還是那個年輕漂亮的楊颯嗎?

那兩隻老鼠到底是誰做的?是我嗎?不!就算我人格分裂了,也不可能做這種變態的事情,難道……

我想起了那個叫小明的智障男孩,他眼裡的仇恨讓我印象深刻。

一股怒火從心裡升了起來,我摔門而出,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訓這個臭小子,不管他是不是智障,這樣做都太過分了。

小明家的門虛掩著,我想也沒想就推門沖了進去。這是我第一次進這對姐弟的家,屋裡的陳設很簡單,但很乾凈,小明坐在沙發上,正興緻勃勃地玩彈珠。

我衝過去,狠狠推了他的肩膀一下,憤怒地說:「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我到底什麼地方對不起你了?」

他抬起頭,似乎對我的突然來訪並不驚訝,眼睛里全是可怕的冷靜。「你是假的!是冒牌貨!」男孩咬牙切齒地說,但話還沒說完,他的目光一下子就凝固了,緊緊地盯著我的身後,眼中的冷靜慢慢地轉變成了恐懼。

一絲徹骨的寒意從我的背上爬了上來,全身上下每一根亳毛都豎了起來,四肢一片冰涼。

我的背後……我的背後究竟有什麼……

我膽戰心驚地往身後緩緩地轉頭,但脖子卻像凝固了一般堅硬。突然,一雙強有力的手從我脖子后伸了過來,一下子就捂住了我的口鼻。

我奮力掙扎,指甲劃過他的臂膀,但鼻子里卻灌進一股帶著淡淡香甜的氣味,一直衝入我的中樞神經。我的世界頓時天旋地轉起來,在一片迷濛中,我最後看到的,是男孩小明蜷縮在沙發里恐懼的眼神,像看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怪物。

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天黑了,我躺在自己的房間里,身上一片冰涼,太陽穴還有些隱隱作痛,剛剛的一切難道只是夢嗎?為什麼這個夢這麼清晰?

我腦中一片混亂,像老舊的黑白電視機,重放著剛才的那一幕,夾雜著雪花,像在看著一場前世的罪孽。

門外傳來一陣嘈雜的說話聲,我皺起眉,疑惑地打開房門,小心翼翼地將腦袋伸了出去。那些說話聲似乎是從11樓傳來的,我穿上拖鞋,走下幾級樓梯,看見一群人圍在那對姐弟的房門前,一邊奮力朝里觀望一邊小聲地討論著什麼。

這時,兩個警察抬著一個擔架從屋裡走了出來,擔架上躺著一個孩子,身上蓋著白色的床單。那穿得極其性感的姐姐正伏在孩子的身上,哭得天昏地暗,讓人不由得心生悲戚。一名女警正安慰著她,將她拉離擔架。也許是太激動的緣故,床單竟然被她給扯了下來。

我終於看到了那孩子的臉,小明睜著一雙充血的眼睛,直直地看著我,面色青紫,嘴角滲出一條已經乾涸的血絲。他的脖子上纏著一根極粗的麻繩,已經深深地陷進了他的肉里。

我的眼前一陣天旋地轉,原來那不是夢!真的有人襲擊過我,不僅如此,他還殘忍地殺了小明!

我支撐著搖搖欲墜的身體回到自己的房間,一頭扎在沙發上。我不知道,到底是我瘋了,還是這個世界瘋了。我的腦中一片空白,在那一瞬間,我竟然無法肯定是不是真的有這麼一個歹徒出現過,也許……也許從來沒有什麼歹徒,那一切都是我的幻想,而小明……是我殺的!

「不!」我抱住自己的腦袋,頭痛欲裂,這都是假的!是假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我要離開這裡,離開這棟不祥的樓,只要離開這裡,也許就……

我起身,瘋了似的跑回卧室收拾衣服,明天……不,今天晚上我就要搬出去,這裡是一天也不能待了!

就在開門的一剎那,我赫然看見窗外飄著一個白色的影子,我慘叫一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仔細看去,竟然只是一件白色的連衣裙。那裙子浮在半空,隨著夜晚的風輕輕飄動著,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美感。

是誰?是誰在惡作劇?小明已經死了,他姐姐也被警察帶走,那麼,能做這種事的人,只有……

13樓!

我又想起了小明口中那個13樓的姐姐,他說她才是真正的我,而我……只是個冒牌貨。

那麼,13樓究竟有什麼?

我想我一定是瘋了,只有瘋子才會在這種時候做出這種瘋狂的舉動。也許冥冥中真的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在操縱我們的命運。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站在13樓的樓道口,面前是一扇沒有鎖的木門,門虛掩著,裡面一片漆黑。

我伸出手去,輕輕地碰了一下木門,門無聲地開了,裡面什麼也沒有,地板上凌亂地散落著一些小碎石。月光從窗外打進來,在地上印出一個方形的亮斑,涼入骨髓。

這套房子和我那套的構造一模一樣,二室一廳,但因為沒有傢具的緣故,看起來特別大,給人一種空寂的感覺。

我推開西邊那扇門,迎面撲來一股惡臭,我連忙捂住口鼻,在屋子的角落裡是幾隻碩大的死老鼠,已經腐爛。我想起鍋里的那兩隻,胃裡又開始翻騰,連忙將門拉了過來。

就在這時,背後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我一驚,倏地轉過頭,看見一道白色的影子隱進了陽台。

我跟了上去,看見陽台里堆放著許多腐爛的木料,在那堆木料上面,赫然是一顆死人頭!

我後退了一步,全身的毛孔都豎了起來,那隻腦袋……那隻腦袋不是那天出現在我陽台外的腐爛人臉么?難道……

我快步走過去,將人頭取了下來,那不過是一張塑膠面具,裡面包裹著一隻皮球。那隻皮球我認識,竟是小明用來打我的那隻!

身後又響起輕微的腳步聲,我全身一震,猛地轉過身,手中的人頭無聲地落了下去。

那是我這一輩子見到的最恐怖的景象,我竟然看到了我自己!她和我一樣的髮型一樣的穿著一樣的容貌,就像在看著一面鏡子。但是,她的眼神里有一種深沉的恨意,像潮水一般壓得我幾近窒息。

「你……你是誰?」

「我就是你啊。」她笑了起來,然後臉色一變,大叫一聲朝我撲過來,將我壓在身下,雙手狠狠地掐我的脖子,尖聲吼道,「你以為我想做你嗎?我以前比你漂亮多了!都是因為你!全都是你!我才會變成這個樣子!」

我難以想象,一個女孩子竟然有這麼大的力氣,她是誰?她做的這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為什麼她如此恨我?

她的手指在一點一點地收緊,我眼冒金星,拼盡全身力氣將她往旁邊一推,她尖叫一聲,撞在牆上。我連忙爬起來往外跑,哪知沒跑兩步,就被她從後面抱住我的腰,我們一齊重重地向地上摔去。

然後,空中響起一陣凄厲的叫聲,我奮力將她推開,看著她倒在地上,肚子上插著把水果刀,鮮血染滿了她雪白的長裙。

那把刀是我從家裡帶出來防身的,就算我再笨,也不會赤手空拳地到這恐怖的13樓冒險。

「你……你竟然……」她抬起頭,用手支撐著自己無力的身子,一把抓住我的裙角,直勾勾地望著我,眼睛里滿是濃烈的仇恨,「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她軟軟地倒了下去,我望著她滿是鮮血的屍體,竟覺得從來沒有過的平靜。

一切都結束了。

「她的名字叫方心曉。」程嵐遞給我一份資料,坐在我身旁,「20歲,是個孤兒,幾年前得了精神分裂,被送進了精神病院。不過一個月前她逃出來了。」

我翻開文件夾,看到一張一寸照片。照片中的方心曉非常美麗,容貌和我有天壤之別,但她的眼神,和我如此相似。

「她整容了。」程嵐似乎看出我的疑惑,說。

「她為什麼要整容?她比我好看多了。」

「這我就不知道了,很可能是她羨慕你的工作和人生,夢想著成為你,代替你生活。但同時她又是恨著你的,她嫉妒你,所以對你做著各種惡作劇。」

我望著照片中的方心曉,心裡升起濃濃的憂傷,我終究還是殺了她。

「好了,別想太多。」程嵐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那不是你的錯。我去給你倒杯茶吧。」

「謝謝。」我道了聲謝,看著他從壁櫥的最頂端取下咖啡壺,頓時覺得全身冰涼。

在他取咖啡的時候,西裝袖子滑了下來,露出手腕處幾處鮮紅的指甲印。

「小明是你殺的……對吧?」

他一震,放下手中的咖啡,轉過頭,冷冷地看著我,說:「你在說什麼?小明是方心曉殺的。」

「不!小明是方心曉惟一的朋友,她不會殺他的。」我嚴厲地說,「當時襲擊我的是一雙男人的手,而且,我在歹徒的手上留下了指甲印!」

程嵐冷冷地看著我,突然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緩緩朝我走過來:「阿颯,為什麼你不明白我的心呢,我一直都喜歡你,從中學開始,這麼多年來從沒有變過。你知道嗎,我做夢都想你待在我身邊,所以我到精神病院去把方心曉帶出來,把她整容成你的樣子,我為你做了這麼多,為什麼你就不明白呢?」

「你瘋了……原來都是你做的……」我一步一步地往後退,「你為什麼要殺小明?」

「那個白痴!他竟然敢襲擊你,敢罵你!」程嵐眼中露出凶光,「我不會允許他玷污我的女神!」

「那我真是榮幸啊。」我突然冷笑起來,「你還是跟他們說吧。」

程嵐一驚,轉過身,門已經被撞開了,小明的姐姐帶著一群警察沖了進來,她的身上穿著警服。

「謝謝你。」姐姐看著幾名警察將程嵐死死地壓在地上,舒了一口氣,「之前我在酒吧卧底才穿成那樣的。其實我們從很早就懷疑他了,只是沒有證據,謝謝你,我終於替我弟弟報了仇。」

「哪裡。」我笑了笑,「我和小明是好朋友,這是應該的。」

她感激地笑笑,押著程嵐走了出去。我轉過頭,東邊的牆壁上鑲嵌著一面鏡子,我望著鏡子里的自己,覺得一陣悲哀。

報了仇的又何止你一個呢?我也報了仇啊,只是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我的名字叫方心曉,那個叫楊颯的女孩已經死了,那個晚上,我們穿著一樣的衣服梳著一樣的頭髮,我用從她家拿出的水果刀殺了她,取代了她的人生。

一切,才剛剛開始。

看更多精彩鬼故事請微信搜索公眾號:奇聞靈異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