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透視2016銀行理財報告:大行佔比持續萎縮 債券配置創新高

透視2016銀行理財報告:大行佔比持續萎縮 債券配置創新高

《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底,國有大型銀行的理財產品餘額佔比繼續下降,占約三成;股份行佔比持平,佔四成;城商行和農村金融機構的佔比則有所升高,合計上升了約4個百分點。

2016年四季度銀行有沒有為應對MPA考核沖規模?同業理財規模有多大?區域性銀行理財的市場份額達到了多少?銀行理財的大類資產配置有什麼變化?

這些問題,5月19日銀行業理財登記託管中心發布的《2016年銀行業理財市場年度報告》(下稱《報告》)用數據做了一一解答。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整理2014年-2016年三年數據,銀行理財市場的變化脈絡清晰顯現:銀行理財規模增速迎來拐點,2016年增速低於2015年的一半,而2017年規模增速再「腰斬」也在市場預期之中。

從不同類型銀行來看,區域性銀行通過同業理財做大規模,在市場份額上三年持續提升;其中,農村金融機構理財規模同比增幅高達80%。

2016年以來,有關銀行理財的各類消息常常能成為攪動債市的重要因素,原因之一是銀行理財投向債市的規模不斷增大。一方面是銀行理財投資債券的佔比大大提高,從原來不到三分之一,提高至2016年末的43.76%;另一方面,由於銀行通過委外投資債券,非銀管理人加槓桿、信用下沉等行為也較為普遍。

今年以來,隨著「去槓桿」和「去空轉」的推進,理財負債結構和委外調整成為主題,局部糾結在所難免。

四季度未現「沖規模」規模增速再「腰斬」預期中

截至2016年末,銀行理財規模為29.05萬億元,增速為23.62%,不到2015年增速56.46%的一半。

究竟銀行有沒有年末沖理財規模,《報告》數據顯示,整體來看,2016年10月和11月沖規模之後,12月規模還是稍有回落。

有華北城商行資管部負責人表示,對於「四季度沖規模給MPA廣義信貸考核做基數」的說法,本身存在謬誤。因MPA廣義信貸考核的是同比增速,如果2016年四季度增長過快,意味著2017年一季度必須降規模才能使同比增速不至於太高。

按銀行分類來看,城商行最符合「一路高歌」。股份行則是11月衝刺無力,但12月衝到了全年高點。

國有大行和農村金融機構12月底的規模都不及10月末。其中,國有行規模9月有一個明顯回落,10月和11月沖規模,12月又明顯回落到8月的水平。農村金融機構是唯一全年規模連續11個月逐月增長,但12月下滑的機構類型。

某華南股份行資管部人士曾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該行2016年沖規模均在一季度,此後規模一直保持平穩。

歷史來看,四季度前兩個月沖規模,12月回落本身也是普遍現象。

回看2014年,也存在12月「掉規模」的情況,國有行和股份行均是12月底規模不及10月底。但城商行也是一路猛進,農村金融機構則基本持平。2015年則可謂「特殊」年份。四季度所有類型銀行規模一路上漲。

區域性銀行市場份額擴張委外深度調整

去年區域性銀行的理財業務發展引人注目,其中,農村金融機構理財規模同比增幅高達80%。城商行和農商行的業務擴張,市場份額的數據最為直觀。

《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底,國有大型銀行的理財產品餘額佔比繼續下降,占約三成;股份行佔比持平,佔四成;城商行和農村金融機構的佔比則有所升高,合計上升了約4個百分點。

具體來看,國有行的規模為9.43萬億元,佔比32.46%;股份行規模為12.25萬億元,佔比為42.17%;城商行規模4.40萬億元,佔比15.15%;農村金融機構規模1.64萬,佔比5.65%。(註:還有外資行和其他金融機構)

回溯至2014年,兩年間,國有大行的市場份額縮水了超10個百分點,股份行提高了近5個百分點,城商行和農村金融機構合計提高了約6個百分點。

近兩年,城商和農商銀行的金融市場和資管業務迅速發展,同時也有大量資金通過非銀機構進行委外投資。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以某城商行資管部為例,同業理財佔比高峰時曾達70%以上,債券委外(包括購買資管產品)比例高達90%。

多數情況下,區域性小銀行的投研實力並不足以支持其對管理人的充分投后管理和評估。隨著去年四季度債市大幅調整,市場整體流動性收緊,無論是大行還是小行,作為委託人都在逐步積累委外經驗,市場上的非銀管理人也面臨著一輪洗牌。

「我們之前一個管理人賬戶,雖然當時行情挺好,但一直不要擴大規模,管理人認為行情可能有變。後來印證,這個賬戶規模一直沒上來,但進可攻、退可守,比較令人放心。這就體現出管理的差距了。」某華北城商行資管部人士就管理人調整表示。

同業理財佔比達歷史高點超20%

區域性銀行規模的快速擴張,具有批發性質的同業理財是關鍵。過去一年,甚至不乏銀行間相互「幫忙」購買理財的現象。

截至2016年末,同業理財規模已達5.99萬億元,佔比達20.61%。如果分上下半年來看,下半年增勢更猛。截至2016年6月末,同業理財存量為4.02萬元,比年初增長了約1萬億,而下半年則增加了近2萬億。

回溯過去兩年,截至2015年末,同業理財規模是3萬億元,即,2016年規模接近翻番。而截至2014年末,同業理財還僅僅只有不到5000億的規模,佔比僅僅為3.26%。

同業理財最大的問題,在於資金的同向性,容易發生共振效應。資金寬鬆時,同業理財相對個人理財和公司理財最便宜,但一旦流動性收緊,價格也將最快速地反應出來。而銀行理財資金和資產期限存在一定錯配,一旦資金續不上,就有資產難以處置,從而不得不面臨無法變現的困境。

當前銀行已經切身感受到同業理財佔比過高所帶來的風險。各銀行均有意調整負債結構,做大零售,縮減同業。

某華南股份行資管部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藉助行內做大零售的東風,目前調整負債結構取得了明顯成效,同業理財占理財規模比重已經降低至不到20%。另有某華北城商行的同業理財佔比從70%下降至50%左右。

但同業理財規模也並非說降就降。對於區域性銀行來說,零售理財的銷售因為網點覆蓋的限制,很難迅速上量,形成對同業理財資金的替換。同時,調整過程還伴隨著流動性管理的挑戰。

債券配比近三年最高提高高流動資產配置迫在眉睫

《報告》顯示,2016年銀行整體配置債券比例高達43.76%,從此前的不到三分之一到超四成,為近三年的最高水平。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甚至有股份行的債券配置已經達到了近60%。

對比過去兩年,2015年銀行理財整體債券配比為29.49%,2014年的數據口徑債券和貨幣市場工具一起才43.75%。2016年和2015年貨幣市場工具配比分別為13.14%和21.5%,因此可推算2014年債券配比大概率不超過30%。

以招行為例,其2016年報顯示,理財投資債券餘額超1萬億元,同比增長21%。招行截至2016年末理財規模為2.16萬億元,若按債券1萬億元來計算,佔比已超46%。

招行還在其2016年上半年業績交流會上披露,截至去年6月末,債券委託投資2300多億元,占債券投資總規模的24.74%,較年初增長24.43%。而一般股份行的債券委外規模在百億級別。

若加總現金、存款和貨幣市場工具,即高流動性資產,2016年整體佔比為29.76%,2015年為43.88%,2014年存款佔比為26.56%(貨幣市場工具和債券一起披露無單獨數據),可見截至2016年末高流動性資產佔比大大下降。

此前,兩名華北股份行資管部高管均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今年應特別提高對流動性風險的警惕,將提高高流動性資產的配比。

「今年因為各種監管和考核,我們的投資組合要有充分的靈活性,資產不能只趴著不動。」某股份行資管部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除了配置可交易資產,讓表面上不可交易的資產流動起來,是其中的功夫所在。

從銀行大類資產配置中的非標佔比來看,2014、2015和2016年的佔比分別為20.91%、15.73%和17.49%。

「非標也要有自己的流轉渠道,訣竅倒不是非標轉標,而是找到和我們資產負債表互補的機構,形成交易通道。」上述股份行資管人士表示。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