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夏季星空演講:趙麗穎談了農村出身,劉燁聊兒子聊嗨了,鄭愷現場唱起歌

夏季星空演講:趙麗穎談了農村出身,劉燁聊兒子聊嗨了,鄭愷現場唱起歌

「星空演講」

星空演講視頻全程

愛美與自戀的小王子劉燁怎麼看待諾一現在比爹更紅的情況?

一直被傳言不善言辭的趙麗穎人生第一場演講會選擇怎樣的主題?

朋友你聽過李小璐一言不合飆英文嗎?

「世界上最快的男人」鄭愷怎麼突然變慢了?

蓋房子的大佬馮侖怎麼看待年輕人買房?

在陳曉楠眼裡採訪是不是一問一答?

像蔣方舟這樣被貼了20多年才女標籤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各位觀眾,歡迎來到2017夏季星空演講,你所關心的這些問題,昨晚在北京語言大學舉辦,由騰訊娛樂、騰訊視頻主辦的星空演講都有回應。劉燁、趙麗穎、李小璐、鄭愷、馮侖、陳曉楠、蔣方舟七位嘉賓出現在北京語言大學,分享了自己的人生故事與時代思考。

現場嘉賓合影

孩子現在更有名: 喜歡諾一等於喜歡我的基因, 甜馨是人生幸福的一部分

本屆星空演講的嘉賓中,劉燁和李小璐都是藝齡頗長、在表演上也都得過獎項加持的演員,同樣巧合的是,當他們的孩子在親子真人秀中出現后,他們的大眾認知,迅速被替代為「諾一爹」、「甜馨媽」。

劉燁直接把演講主題定為《我和我爹,我兒子和他爹》,跟標題一樣,劉燁講的都是大白話,親和得像個老朋友。他表示,當自己一開始發現自己演藝上的成績,被幾檔節目幾張照片所取代,有點難以適應。開始被人叫「諾一爸爸」的時候,心裡是抗拒的,後來想通了:「反正他是我兒子跑不了,喜歡他等於喜歡我給他的基因,間接就是喜歡我。」

社長可能是星空演講史上最輕鬆、最隨性、最沒有偶像包袱的嘉賓了,對別人來說,演講現場忘詞是個尷尬的大事,然而他卻有本事把忘詞變成一個又一個現場小高潮——他能直接說,「讓我看一下那個(提詞器)」,「等我看一下啊」、「我往下翻點啊」,還抱怨,「這(提詞)不知道誰寫的,這麼亂。」

劉燁

按照他的說法,這是他爸對他從小的教育釋然——誠實、不狡辯。這也是他現在對諾一的要求。

什麼樣的偶像有什麼樣的冬粉。別家的冬粉都是來捧場的,劉燁的冬粉估計是來拆台的。觀眾對他的誠實報以鼓掌和大笑,然而他的冬粉,能直接笑滿三分鐘成為他後面演講的bgm。冬粉還特別會接話,劉燁一說,「我小時候特別乖。」台下接:「假的!」劉燁還原諾一問話:「爸爸你會永遠喜歡我嗎?」台下接:「會!」

劉燁大概已經習慣這樣的待遇。面對冬粉的接話,劉燁面不改色延續自己的話題,「我就乖」、「爸爸會永遠愛你。」唯獨冬粉大喊我愛你,他回了個飛吻。

此前他在騰訊娛樂的採訪里曾透露,當自己最初知道要帶諾一去《爸爸去哪兒》時,是帶著一種「賣兒求榮」的恥辱感的,但他在星空演講願意講自己為人父、為人子的故事,是因為,諾一上幼稚園了!最近他給孩子去報名,不僅發現老師不認識他和諾一,「覺得我要更努力」,更發現孩子這麼一眨眼就長大了,讓自己產生了很多思考。

劉燁的父親是傳統的嚴父,劉燁的小時候常因為調皮被打,他的童年分成兩半,一半是爸爸在家的時候,那時候他就特別乖,另一半是爸爸出去拍戲了,他就開始放飛自我,「我媽打我打不疼。」他解釋。

但被打不僅沒有給劉燁產生心理陰影,反而他覺得這是個讓孩子記住教訓的好辦法。但在諾一的教育上,法國媳婦堅決反對體罰,所以他沒打過諾一。唯一一次例外,是因為,諾一不尊重爺爺和姥姥,「你知道他們是誰嗎,是我爸、我丈母娘,我都沒捨得不尊重!」於是用安娜梳子替代戒尺,打了諾一一下手心。諾一特別平靜,他都以為自己打輕了,打了一下自己才知道有多痛,「不哭這點很像我,小男子漢,我挺為他驕傲的。」

劉燁對接受「諾一他爸」的身份還經過了心理轉型,但李小璐卻很適應成為「賈雲馨女士的母親」的身份,因為,她從17歲定下的人生理想當中,本來就包括事業、愛情、家庭三個方面。

李小璐在星空演講現場狂飆英文,她流利地引用一段娜塔莉波特曼的演講,強調了自己想說的主題:「我可以決定自己的價值,而不是讓票房或名聲來決定。」

李小璐17歲拿金馬獎,27歲演了《奮鬥》,但之後似乎並沒有作品超過以往的成績。但李小璐在演講中,卻解釋自己並非不思進取,因為她17歲時許下的心愿包括三方面:拍一部轟動的電影,做一個成功的女人,有一個浪漫的人生。

李小璐

李小璐坦言,她的人生並不追求某一端的登頂,而是追求三者平衡,或者說,最優性價比。她為此進行了很大努力,比如為了在有孩子之後繼續拍戲,她堪比孟母三遷地搬了好幾次家,在哪拍戲都把孩子帶著。去年她拒絕了一部電影,因為需要全程在海外拍攝,「有遺憾,但不後悔。」她甚至在星空演講透露,自己正在學導演,「如果沒有我想要的電影來找我演,我不介意自己拍。」

「你們說我沒有一往無前地追求事業,我承認,但我盡了我最大的努力去實現我的心愿,你們承認嗎?」李小璐在現場問。觀眾對此高呼「承認!」

同一部電影不同的感受: 趙麗穎英雄主義, 鄭愷差不多就行

本屆星空演講的嘉賓中,趙麗穎和鄭愷都看了印度電影《摔跤吧爸爸》,並都展開了自己的思考,並帶上了星空演講的舞台。

在《摔跤吧爸爸》中,趙麗穎被電影感動,同時發現了自己的變化:「以前會代入女兒的角色,頑強勵志,現在更願意代入爸爸的角色。」也因此,在星空演講中,她願意傳遞自己的價值觀。

趙麗穎把自己人生的第一次演講主題,定為《我小小的英雄主義》。所謂小小的英雄主義,不僅是她從一個普通女孩,當演員至今所堅持的初心,也是她所希望的,能像阿米爾汗一樣,可以做到個人承載社會。說到動情處,趙麗穎眼帶淚花、語音哽咽。

趙麗穎

趙麗穎總結自己是一個從否定中成長起來的演員,一開始,因為圓臉,趙麗穎被認為只能演一些配角,但通過自己的堅持,她得到了陸貞的角色,並漸被觀眾認識。而後,作為一個不善言辭的人,她需要對抗「不會說話的人混不下去」的偏見,作為一個偶像劇起家的演員,她需要對抗「偶像劇是沒有價值的」之類的偏見。最後,她以《花千骨》的金鷹獎證明了自己。包括現在,她還在對抗「時尚黑洞」之類的偏見,雖然她並不理解,為什麼對女演員的衡量標準變成了穿衣風格和大刊封面,雖然她自己,仍然想趁自己對表演有熱情的時候,「燃燒自己」。

「我們正在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大家對於鮮肉和鮮花的定義。我們通過講述一個一個或悲傷或喜悅的故事,去表達信仰的力量,夢想的價值,和世界上最珍貴的情感。」趙麗穎在台上哽咽。

最後,趙麗穎立場堅定、毫不迴避地回應了「英雄不問出處」,承認自己來自農村,祖輩都是農民,「農村的生活經歷磨練了我的堅韌的毅力、鍛煉了我不怕吃苦的性格。正是這些經歷成就了我的今天。所以英雄的出處,是來自於內心的強大,來自於對夢想的執著追求和你從事職業的堅定和她是,以及面對浮躁浮華的淡定和定力。」趙麗穎總結。

同樣是一年工作300多天的演員,鄭愷看完《摔跤吧爸爸》的感受與趙麗穎不盡相同。他覺得以前他也像片中人物一樣,追求第一,不斷奮進,但後來發現,這樣的執著,可能在人生道路上會遇到更多困難。於是他學會了差不多精神。

作為星空演講的開場,鄭愷一出現就掀起了熱潮。不僅跟冬粉互動頻繁,現場還附送了兩次炫歌技。開場唱了一段和主題符合的《差不多先生》,聊到無敵的話題,又唱起了「無敵是寂寞」。

鄭愷

「我覺得我是世界上最快的男人。」鄭愷在星空演講上調侃。當然,他的快指的是自己反應快,行動快,在一場戲和另一場戲的間隔中,他都可以給團隊開上一個會。

而當進入演藝圈后,由於想從金字塔底端進入頂端,他只能奮發,「我出道的時候沒有新媒體,沒有微信公眾號,沒有營銷團隊,一個新人演員想要走進觀眾的視野,只能通過作品量的積累達成質的飛躍。」以至於有一天經紀人告訴他,這年他總共工作了361天。

他得到了很多,金錢事業地位,但也失去了很多,最主要的,是自己的生活:缺席親人的婚禮或葬禮,缺席了寵物的成長,甚至,忽然發現父母老了那麼多。感到自己的人生像被按了快進鍵之後,他開始意識到差不多的重要性。

鄭愷從表演理論上論證差不多不是敷衍了事,而是一種準確:「很多事既要做到極致,又要把握分寸,過分追求反而適得其反,這就是差不多精神。」他仍然知道自己的目標在哪裡,只是他選擇「差不多」的行進路線。「人生就像一場長跑比賽,一直領跑的未必得第一,重要的是調整呼吸,讓心臟保持跳動,跟隨自己的步伐,看似混在人群當中,衝刺時卻一鳴驚人,沒拿第一也沒關係,只能證明你發力過早,下一場,好好比就是了。」

職業思考: 更廣闊的自由, 更善於聆聽的陌生人和更健康的女性寫作

星空演講除了明星之外,也邀請各行業的知名人士,真誠給出他們的人生與職業經驗。

作為房產大佬,馮侖給大家安利的卻不是買房,是自由。很多人認為房子限制了人的自由,但馮侖認為,可能邏輯是相反的,因為內心不自由,誤導了人們對房子的看法。「平均買房年齡是27歲,美國是41歲,而GDP是1萬美金,美國差不多5萬。在這種情況下你做了買房的決定,是你這個年齡本來就承受不住的。你做了一個太早的、你的能力不能承受的決定。」

很多人認為,馮侖因為財務自由,所以可以談論自由,但馮侖卻認為,正是因為他內心自由,充滿好奇,才能在人生路上不斷開荒、走到今天。

馮侖

馮侖把自己的行事標準總結為「我願意」。早年間他和王功權、潘石屹等人從機關出來開公司,憑的是「我願意」。不僅沒有鐵飯碗,當時也沒有資本,只能到處借錢、抵押貸款,「別人會覺得很緊張,但我們因為願意,所以覺得很有樂趣。」

繼走出機關后,1995年,馮侖還憑藉積累的最初資本走到了美國。「在這之前很多人勸我們要出國,我們都不願意,有些機會需要彎著腰、趴著求人出去,我們要站著出去。這會有了點初始的資本之後,我們就開始想著到境外,仍然是我很願意,先往美國跑。」

在美國他發展了萬通的第一位老總,並開始第一次天使投資,使萬通成為第一家在美國進行天使投資的企業。「如果你不願意、不想走很遠、不想去嘗試,這一切都是零。但是當你願意的時候,你改變了這一切。」

而現在他想走出地球。他去NASA進行失重訓練,在尋找能發射火箭、衛星的公司,在今年8月,馮侖的衛星「風馬牛一號」就要上天了。而他選擇的公司,每個人都非常年輕,老闆才25歲,只是因為熱愛,哪怕工資都發不出來都要搞火箭,最後他不僅得到了馮侖的訂單,也得到了馮侖的投資。

「自由的根本不是像有時候大家講到的,是你有了錢才有自由,恰好是因為你有了心的自由,首先就放開了去想我願意。」馮侖總結。

作為知名媒體人,陳曉楠告訴大家的,是她為什麼願意和陌生人說話。她曾經有過失敗的採訪經歷,和一個「小姐」聊天,對方把自己的故事傾囊相授。但當她邀請她下周來直播廳做節目,那個女孩換了電話號碼,退了酒店房間,從此失聯。

在那個姑娘身上,陳曉楠發現,對方可能並沒有把和她對話當一個採訪,而是可能只是找一個陌生人說話。她慢慢理解了她形形色色的採訪對象,他們的身份、故事千差萬別,但將他們聯繫在一起的,「可能是一份孤獨吧,我可能因緣巧合,因為非常偶然的機會成為了跟他們搭建了某種連接的少數人,而且是唯一的人,我就是那個唯一願意坐下來聽一聽的人。」

陳曉楠

而她自己,也被這些交談所影響。相比跌宕起伏的劇情,打動她的更是那些樸素的的、似曾相識的東西:生老病死,喜怒哀樂,愛恨情愁。那種感受對陳曉楠來說,「我站在了兩個人的生命河流真正的交集點上,站在了兩個人非常真實的生命感受之間,就在兩個完全素不相識的人生命碰撞的點上。」

「我們所說人生而孤獨,We are all alone,but we are alone together。我們生而孤獨,所幸,我們可以一起孤獨。哪怕是一瞬間的似曾相識,哪怕是一瞬間的感同身受,也值得感激。」陳曉楠動情總結。

而蔣方舟則好好掰扯了與她如影相隨20多年的「才女」名號。她一針見血的指出,才女既不是職業定位,也不是真心讚美,而更像是某種供需關係的產物,是男性社會製造的無傷大雅的點綴。

蔣方舟發現,因為自己的性別是女,所以不管自己做什麼、寫什麼,都會被標籤化。她寫過一個調侃自己相親的文章,後果是,有網站發起「蔣方舟真的丑嗎?」的投票討論,自己的每篇微博下都被追問今天相親了嗎,甚至交稿都會被編輯調侃「感謝蔣老師在相親之餘賜稿」,而更多意見則認為蔣方舟是個大齡愁嫁女青年,「不配做新時代的女性」。

蔣方舟

「我害怕自己就此被歷史定了性。在我死之後,我的墓志銘上寫著『蔣方舟,生不詳,卒不詳,相親派女作家』。」蔣方舟調侃。

她因此非常理解最近自殺去世的台灣女作家林奕含,相對她的書寫,觀眾更關注的是她身上的社會新聞般的故事。「一個女性寫作者把自己的經驗寫出來是一件非常有風險的事情。因為你會發現,你的文本會被淹沒,你的才華會被淹沒,你對藝術專業的追求會被淹沒,你的獨特品質會被淹沒,最後能夠代替你,能夠定義你的只有這段經歷而已。」

從16歲的「詩詞女神」,到朋友圈把女性當菜的文章,她越來越意識到,社會的進步其實很小,「男人對才女『才』的欣賞,有點像一個成年人他們看到一個五歲的孩子可以會做乘法,成年人當然會喝彩、鼓掌。但是如果這個5歲的孩子竟然熟練的掌握了微積分和線性代數的話,那麼成年人更多的反應是恐慌、不知所措,彷彿在看一個怪物。」

而對這種現狀的抗爭,她並不主張控訴「直男癌」之類的方式。蔣方舟表示,自己推崇的女性寫作,應該是在性別之外的,不服從男性,也不扮演男性,「既不顧盼生姿,也不為自己的女性氣質而抱歉。她們講述的是身為人類的不公,而不講述作為女性的不公。每一次面臨她們可以躲在性別的洞穴里就可以逃避的風暴的時候,她們沒有選擇逃避,她們挺身而出,對自己賭咒發誓,我要做得更出色,更完美。」

點擊「閱讀原文」,觀看2017夏季《星空演講》全程視頻。

文/阿誰 攝影/薛建宇 攝像/王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