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安全感是房產證上的一個名字嗎?

安全感是房產證上的一個名字嗎?

安全感是房產證上的一個名字嗎?

2017-06-11 江徐 江徐的自留地

樊勝美與王柏川最終還是分了手。

王母曾經百般阻撓、堅決反對,他們沒有分手。樊家父母和兄嫂給出各種不堪與難題,他們沒有分手。王柏川投資被騙,一夜破產,她也沒有為此放棄。導致二人分手的,是一個現實到赤裸裸的問題:房產證署名。

在上海買房、立足、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是樊勝美磐石無轉移的目標,王柏川口口聲聲說愛她,要給她、會給她想要的,種種表現確實讓樊勝美在他身上看到希望。畢竟,靠她一己之力,想在上海買房,簡直天方夜譚。

當王柏川經過生意失敗、破產並且東山再起,兩人約定去看房、直至準備簽定合同,樊勝美都覺得,房產證上,應當寫上王柏川和自己兩個人的名字。

在她看來,王柏川的打拚成果有她一部分的功勞,而且以後房貸需要兩人共同承擔。更重要的是,你王柏川不是愛我嗎,你也不是不清楚我在渴望著什麼。愛我,不就應該給我想要同時你也給得起的嗎?

所以,當對方說著抱歉,房產證上只寫一個人名字時,她目瞪口呆,反應不過來,轉身離去的那一刻,她一定對坐在那裡的王柏川、對他倆磕磕絆絆很不容易走到當下的愛情徹底感到心灰意冷、萬念俱灰。

邱瑩瑩和關關安慰她時,她以一種「你們不懂」的口吻說道:房產證上「樊勝美」三個字它不只是一個名字,它是對我愛情的一個保障,是對我未來婚姻的一個安全感!

扯淡!

愛情當中存在保障嗎?

講求保障的還算愛情嗎?

婚姻中的安全感是一套房子、一個名字就能解決的嗎?

樊勝美並不承認,房產證署名問題是她提出分手的原因。也的確可以說不是,因為從本質上來看,她真正在意的並非房子,也不是一個簽名。最本根的問題在於——她辨不清本質。

人生之所以妙不可言,就在於:

一方面,未來的不確定性讓我們心生恐懼,前行的路上有時也會患得患失;

另一方面,各種未知數成為我們不斷走下去的勇氣,或亦步亦趨,或勇往直前。

說到底,整個人生都無法保障,何況愛情?

如果我相信算命,我就不會因為好奇而去算命。如果有人願意對我說「永遠」,我會立馬堵住他的嘴,謝了你,誰都可以講這樣的大話,誰都沒資格講這樣的大話。

面對命運,你真能做得了主嗎?

至於誓言,昆德拉誠懇到不給男人留絲毫情面:哪裡有承諾,哪裡就有背叛。

安全感是個什麼東東?

一樣物品或者一份情感能夠穩定且持久地專屬自己?

樊勝美以及現實當中的樊勝美們,心裡非常明白,活的情感不比死的物質牢靠,所以才要越過情感,去渴望一個原本不帶溫度和態度的物品。這何嘗不是一種不自信?

對人生的不自信,或者說,還沒有切切實實認識人生本質——無常

人生由變數連串而成。任何人、任何事、分分秒秒都在千變萬化,地球不斷公轉自轉,細胞時刻衰退更新,你不知道明天整個世界或者個人將會遇到怎樣的意外。

真真切切認識並且接受這一點,並不容易。大部分人都不自覺地拒絕著,否則就不會對所謂的安全感孜孜以求。

當你不再渴望從外界獲取安全感的時候,安全感才有可能真正靠近。

對人生悲觀了,才有可能真正對日常樂觀。

——這是江徐瞎說的。

房產證署名是他倆分手的一根導火線,這根導火線讓樊勝美瞬間覺醒,對愛情、對自己、對她與王柏川之間的關係有了清醒認識:一旦遇到事情,習慣退縮和妥協,面對多年來像寄生蟲一樣吸附在她身上的一家老小,綏靖政策是唯一措施。王柏川呢,被她視為將自己從水深火熱中拉出的救命稻草,死死拉著不放。

於是她以愛的名義,向他提各種要求,還得做到讓她滿意為止。她一直覺得,自己在這段戀愛中有過真心且辛苦的付出,理由應當獲得對方(力所能及)的回報,不管感情還是物質。不承想,到頭來,連她最最渴望的房子,對方(在給得起的時候)都不願意給,那就只有說拜拜。

這算愛嗎?

算,這就是文明之下、俗世之中的愛——交換。情感與物質之間、情感與情感之間的交換。

覺醒后,隔著分手餐桌,樊勝美擺出客氣的微笑,向王柏川給予的依賴和關愛表示十二分的感謝,又說道:「如果有一天,我們還可以重新開始的話,我希望是以各自獨立的姿態重新開始。我必須要會學站起來,才有資格去奢求愛情,才有資格去選擇是否站在王柏川你身邊。

選擇分手的樊勝美痛定思痛,決定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這種強大,在我理解中,其實是更加投身於現實、更加實際、冷靜地看中物質。(至少是一段時期)。

紅塵滾滾,洪水猛獸。人,固然需要強大,更應學會柔弱。

現實中的生活不像電視劇,只需一行字,就是「多年以後」。電視劇中的角色,可以在四十分鐘一集之後恍然醒悟,現實中的人,也許在真的多年以後,依然痴痴地指望著狗嘴裡吐出象牙、雞蛋里挑出骨頭、大千世界中謀取所謂的安全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