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特寫 | 360 手機總裁李開新:這樣虧損,我看著都很嚇人

特寫 | 360 手機總裁李開新:這樣虧損,我看著都很嚇人

200 多家明星企業,20 位著名投資機構頂級投資人共同參與!「新智造成長榜」致力於發掘 AI 領域有 「三年十倍」 成長潛力的創新公司,下一波 AI 獨角獸,會有你么?點擊閱讀原文了解詳情!

雷鋒網按:在周鴻禕看來,「沒找對人」 是他做手機磕磕絆絆的主因,從這個角度看,360 手機掌門人李開新任重而道遠。

1

2016 年 2 月底,李開新離職審批生效,結束了二十年的華為生涯。他沒想歇著,所以早在審批生效之前,就見了好幾撥手機廠商高層,清一色互聯網公司。

360 下手有點晚,等祝芳浩找到李時,他已經談了另一家手機公司。雖然對方行業地位並不比 360 高,但李不想背信棄義,他對祝芳浩說,我已經答應那邊了,咱們做個朋友,360 手機在銷售方面有什麼問題,我都可以幫忙。

話說到這份上,祝芳浩只好作罷。

實際上,李開新當時的話只說了一半。有言在先不假,但若真是自由身,要不要加入 360?他還有個最大的顧慮。

那時候,李開新已經聽了太多 「老周準備撤退」 的風言風語,所以當祝芳浩聽聞李又離開了新公司,第一時間找過去時,李還是沒鬆口。

2

李開新和周鴻禕第一次見面是在周的辦公室。兩人聊了一個多小時,基本上都是周在提問題:我們(360 手機)為什麼不能像 OPPO、vivo、華為那樣?為什麼不能直接跟蘇寧、國美、迪信通談合作?為什麼不能開連鎖店...

看得出來,做了一年手機,周鴻禕被這個行業困惑壞了。

但最令人意外的是,周還問李,你懂不懂產品定義和產品規劃?要知道,周可是坊間傳聞 「最優秀的產品經理」,而李離開華為之前是榮耀的銷售副總裁。

「我當然懂,管華為區的時候,區所有的產品定義都是以我們(銷售團隊)為主,一切以市場為導向。包括在榮耀,產品定義我們也要參與,產品上市之前是要提要求的。」 李開新說。

的喬布斯們更信奉另一句話:

「消費者並不知道自己需要什麼,直到我們拿出自己的產品,他們就發現,這是我要的東西。」

無論如何,那天的對話是成功的。從周鴻禕辦公室出來之後,李開新給華為前同事,現酷派 CEO 劉江峰打了電話。劉江峰跟他說,如果老周真想做的話,還是有機會的。但顯然,老周究竟是不是真想做,劉也打不了包票。他告訴雷鋒網,他跟老周並不是很熟。

終於,李開新跟祝芳浩攤了牌。

周鴻禕的電話第二天就來了,李開新上來就問了三個問題:你到底想不想長期做?手機這邊的資金能不能不動(當初做手機,周鴻禕往這個公司放了 4 億多美金 )?以後做什麼產品能不能讓市場來說話?老周的答案毋庸贅言,李開新也於 4 月底正式入職 360 手機,任執行副總裁。

3

半年之後,李開新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周鴻禕正式宣布做手機是在 2015 年 5 月 6 日,那天雷鋒網也在場。最讓人記憶猶新的是,老周說,我的手機是瞄準 5000 價位去的,不過我在想怎麼才能免費賣手機,至少硬體免費。兩年後,周在接受駱軼航採訪時卻說,去年的虧損全部來源於所謂硬體免費的思路。

這次學費交得有點貴,貴得讓周鴻禕差點退學。

很多公司都是被庫存搞死的,李開新說。他一來就提出,清庫存必須果斷,要不然損失會更嚴重,但他知道,這對一個決策者來說,太難了。

「如果是幾十萬台機器,多虧一百塊錢就要多虧幾千萬,那時候人就會產生幻想,我是不是可以再扛一扛,這樣就可以少損失幾千萬,但歷史的經驗告訴我,這樣只會再多損失幾千萬。」

2004 年以前,李開新在華為賣的是通信設備,一台基站,或一個交換機,今年賣不出去明年還能接著賣,不過是成本和資金占用問題,但賣手機不同,早上市一個月是暢銷品,晚上市一個月就是庫存,三個月以後就徹底報廢,是尾貨。

「每個月這樣虧損,作為職業經理人,我看著都很嚇人,完全不能接受。」 李開新說。

周鴻禕也動搖了,他開始問身邊的人,這個團隊到底行不行?能不能止損?能不能扭轉局面?作為被詢問對象之一,李開新給過一些樂觀的回應,但他說,還得老周自己下決心,別人影響不了。

4

去年 11 月,周鴻禕回了一趟深圳,把所有中層以上的員工叫到一起開會,他在會上說,我願意給大家信任,我相信你們能把這個事情做起來。但信任是相互的,就是我給你信任,你們也要讓我有信心。

也是在那次會上,周宣布祝芳浩不再擔任 360 手機總裁一職,李開新升任執行副總裁,負責所有日常運營。

「他如果下定決心不做的話,用不著換人,直接把業務關掉就可以了,之所以換人,實際上是他已經下定決心去做這事情。」

關鍵時刻李開新接受了重任,但他並沒有照單全收周鴻禕的要求。

李開新明白,如果一個手機公司年出貨量做不到一千萬台,那這個公司會一直很危險,「這是一個基本量,必須做到。」 但當周在會上提出這個目標時,李態度鮮明,「今年(2016)肯定做不到一千萬台,這不現實。」

李還在華為時,親身經歷了從第一台手機開賣,到最後把年出貨量一千萬台整個過程,所以一方面,他有信心完成這項任務,但另一方面,他很清楚完成這項任務需要的時間,「兩年或三年。」

陣地戰遠沒有閃電戰刺激,周鴻禕不得不承認的是,「目前已經不是做手機最好的時機。」

5

對一家年輕的手機公司來說,一款產品的成敗或許就能決定生死,N5 之於 360 便是這樣。

在 N5 之前,市面上沒有一款 2000 塊錢以下,且運存為 6GB 的手機。核算成本的時候,李開新砍掉了很多在他看來用戶不會在意的東西,比如王凱的代言費。

李相信自己對市場的判斷,1500 的售價足夠有吸引力,京東、天貓也吃得下並不激進的備貨量,可即使如此,他對 N5 還是有些擔心。

一款產品正常的研發周期是八個月,N5 立項於去年 7 月,中間又經歷了組織調整,所以能不能年後發出來還是個未知數,而一旦錯過時間窗口,尾貨的風險很大。

實際的交付環節比李預期的順暢,N5 最終在 2017 年 2 月 22 日準時發布,「上市以後,消費者的反應也很不錯。」 李開新說,「今年上半年整個階段,應該給了老周信心。」

賠本賺吆喝已經是過去時,李曾對周說,團隊自己造血活下來,這對任何一個企業來說都非常關鍵。我們先達到這個目的,然後再來說發展,壯大。

沒有什麼事情比虧損更能讓一個企業家成長。雖然樸實的道理在互聯網語境中顯得陳舊,但常識不過時。周鴻禕比大多數人激進,也比大多數人善於反思,就像他現在也說,「策略上只要放低了期望,不要高歌猛進,在這個賽場里我還是個 player,那就還有機會。」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