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科研明星的高考

科研明星的高考

本文轉載自「解螺旋·臨床醫生科研成長平台」。

聯考季已過,分數線和志願填報也都已經塵埃落定,「天之驕子」們現在都是拿著入學通知書坐等進入高等學府的時候了。然而社會上總有一種言論:書讀得好不一定社會混得好。小編認為這話看你怎麼理解了,怎麼算混得好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標準。作為關注醫學科研的我們,今天忍不住八卦心,想要八一八生物醫學領域當紅科研明星們當年的聯考怎麼樣。

1施一公:沒有聯考的聯考

施一公其實是沒有參加聯考。1984年,他以全國數學聯賽省第一名的成績報送了清華。然而他卻對聯考印象深刻,這源於他特殊的家庭。

施一公的父母親都是名牌大學畢業,父親是哈工大畢業,母親是北京礦業學院(今礦業大學)畢業,還有兩個姐姐、一個哥哥、一個表哥和一個表姐(二姨媽家的孩子)。哥哥姐姐們刻苦的學習、父親悉心的輔導以及不錯的聯考成績,確實讓他記憶猶新。

77年下半年的一天,放學回家,看到父親在很激動地與大姐玉芬、表哥平波和表姐小黎說什麼事情。哥哥毅堅也在聽。後來才知道要恢復「聯考」了。

從那以後,父親就會很投入地給大姐、表哥和表姐定時講解、輔導課程,無論數學、物理,還是化學,父親都挺在行。表哥表姐國中就趕上文革,功課都耽誤了,基礎很差,聽課也很吃力。每天晚上,煤油燈下,父親總是一遍遍耐心講解,紙張比較貴重,有時就用粉筆在地上推演公式,甚至用小磚塊。

大姐、表哥和表姐都參加了77年12月10日的聯考。由於基礎太差,表哥和表姐都沒有達到中專錄取線,大姐則被湖北省一所中專錄取。大姐決心再好好複習重考,與表哥和表姐一起,在父親的悉心輔導下又苦讀了一年。78年聯考,表姐去了汝南師專,表哥被信陽中醫學院錄取,大姐考了328分,進入鄭州工學院水利系讀大學部。

當時聯考的錄取比例非常低。施的表哥和表姐僅憑初小文化,最終考上大學,除了他們的苦讀和毅力,主要原因還是父親的心血教導。哥哥毅堅79年參加聯考,總分352,儘管高中老師希望哥哥報考清華大學(錄取分數線大約348),最終父親還是保守地為哥哥選擇了北京航空學院。

姐姐毅志天資聰慧,直到高三還是班上的前三名,可惜姐姐連續兩年聯考緊張、發揮嚴重失常,僅僅在83年考取了鄭州電力專科學校。

施一公從小受五位哥哥姐姐聯考的影響,爭強好勝。父親輔導哥哥姐姐時他也跟著聽,從小就喜歡上推演方程式的神奇,也對父親佩服得五體投地。他常常嚮往著學習更高深的數學、物理,以期超過哥哥姐姐。

在父親的影響下,施一公在77年開始自學五年級的功課,嘗試跳級。79年在駐馬店鎮國小升國中統一考試中,數學100分,語文84,常識96,以總分280獲得全鎮第一名。1985年夏天,以84年全國數學聯賽河南賽區第一名的成績被保送進入清華大學生物系學習。

2顏寧:水木清華里的絢麗青春

顏寧是山東萊蕪人,生於1977年。從國小到高中,顏寧一直是老師和同學們眼中的好孩子,十分自律,成績也極為優異。

顏寧還是個富有浪漫情懷的女孩,喜歡唐詩宋詞,愛讀散文小說,文科成績一直是年級第一,目標則是北大中文系。懷著一腔熱情,顏寧在高中分班時選擇了文科班,但班導老師卻以「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為理由將她硬拉回了理科班。

聯考填志願時,父母非常希望顏寧學醫,但顏寧喜歡動物,不願意解剖小動物,但又不忍拂逆父母的意願,於是便選擇了自己喜歡且較為前沿的生物科學與技術專業。她告訴父母:「21世紀是生命科學時代,而且生物學跟醫學也很相近,以後我的研究成果沒準能為醫學界提供幫助呢。」顏寧的想法得到了父母的認可,於是,她於1996成為了清華大學生物科學與技術系的一名新生。

成為清華人後,顏寧一度覺得壓力非常大,尤其是入校后的第一學期,她幾乎每晚都會做噩夢,夢見自己考試不合格被勸退。這樣戰戰兢兢地過了一個學期,期末考試的時候,顏寧感到緊張,尤其是參加高數考試時,她腦子裡一片空白,連最基本的公式都忘了,最後成績出來了,顏寧考了67分。

看到這個成績后,她忽然長舒了一口氣,覺得自己發揮得那麼糟糕都能及格,清華其實沒那麼恐怖。丟掉壓力后,顏寧完全放鬆了下來,在學習之餘開始積极參加課外活動。大二那年,她不僅當上了學生會主席,還組織參與了許多校外活動,跳國標、玩兵兵,還加入了學校的攝影和游泳小組,將生活過得多姿多彩。

3饒毅:不得意的聯考

1962年,饒毅生於江西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饒毅的曾外祖父周蔚生,1904至1909年為京師大學堂優級師範科第二期學生,既是北大校友,也是北師大校友,曾長期從事中學教育工作。

饒毅上國小時還在文化大革命餘熱未消期間。那時的語文學習生涯,讀大字報、毛主席的「老三篇」、看樣板戲等。課外,在地攤讀《三國演義》《鐵道游擊隊》等小說,讀地攤書沒時間查字典,很多發音靠自己揣摩,饒毅自認為這個習慣讓自己的語文有嚴重缺陷。

饒毅的國中加高中只讀了4年,在1974年到1978年。這是江西一所很有名的中學——南昌10中。但饒毅對於中學時的記憶,很多是與玩有關,其時,學業不重,課程不全。

當時甚至沒什麼書可以讀,文化生活空虛,以至於1974年新影片《閃閃的紅星》在南昌八一禮堂上映,只能容納1000人的電影院外面擠了5000多人。

饒毅的中學生活最重要的一段記憶,則源自三舅和一群同學。這位當年以江西省狀元考入北大物理系的舅舅回南昌的時候,給外甥講裝收音機的知識,帶他買無線電的書,教他裝收音機。當時的學業很輕鬆,饒毅和三四個要好的同學就此開始玩起了無線電收音機,每到周末,幾個十三四歲的少年在南昌街頭穿行,尋找降價處理的元器件,有時候為了搶一個設備,一群人都會撲過去。後來這批同學全部考上了大學,其中一位痴迷者走進了科技大學的物理系,其他幾個考上了浙江大學、南開大學,「一台收音機,收穫了一輩子的朋友」。

1978年參加聯考時,他立志要成為一名「對人類有用的科學家」,然而一向在班上成績不錯的饒毅因為聯考一道20分的數學題存在歧義而卡殼,16歲的少年帶著失落和不平走進了一所地方院校——江西醫學院,而他本希望能去科技大學攻讀物理和數學的。

大學期間,饒毅開始「削峰填谷」,強化自己的動手能力,但不管他如何努力,每次做實驗,總是難以超過那些看起來漫不經心的同學。後來發掘自己的長處,「大學時代,我讀過的學術文獻遠超出一般的學生。」這使他之後的科研工作如魚得水。

4庄小威:科大少年班的科學天才

庄小威1972年出生於江蘇省如皋市,她的父母都是中科大的教授,但5歲前,庄小威並沒有與父母生活在一起,而是在江蘇如皋跟隨爺爺、奶奶生活。她沒有上過幼稚園,也沒有正規地學過拼音識字,從如皋回到父母身邊后,直接上了科大附小二年級。

庄小威上國中時,是班裡年齡最小的一個,卻是最聰穎的學生之一。她曾獲得全國中學生數理化競賽第一名,後來被推薦到北京景山學校上了半年科大預備班,13歲轉入離家較近的蘇州中學科大預備班,成績一直名列前茅,數學、物理常拿滿分。最終,庄小威以聯考600多分的狀元成績考進了中科大少年班。

據庄小威在中科大少年班的一位室友回憶,「小威得天獨厚,雖然讀書無數,視力卻是1.5。有時在宿舍里,大家都伏案用功,她躺在上鋪的床上看書,還能看見我們書上的字。小威還有個一心兩用的本領,一邊聽三國評書一邊做原子物理作業,這些都讓我們好生佩服。」

1991年,庄小威在中科大畢業后赴美,這一年,她僅僅19歲。經過6年在異域的潛心學習,她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拿到了物理學博士學位。此後,她又在斯坦福大學師從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華裔科學家朱棣文做博士后研究,

2001年,不到30歲的庄小威被聘為哈佛大學助理教授。在哈佛大學工作以來,她一周七天,每天都從早上10時工作到半夜12時。她說:「除了吃飯和睡覺,剩下的時間都在工作。做科研是一件十分辛苦的事,只有對自己的學問擁有長期的熱情,才能擁有動力,而動力就是化解一切困難的秘訣。」

.............

如此看來,科研明星學霸多,他們的成功跟聰慧的天資、良好的家庭教育分不開,而我們也看到他們異於常人的努力和拼搏,正應了一句話「比你優秀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比你優秀的人比你更努力」。還有什麼理由不奮鬥呢?這就滾去讀文獻吧。

End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