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國地圖從「海棠葉」變成「大公雞」,因缺了這地方

中國地圖從「海棠葉」變成「大公雞」,因缺了這地方

外蒙古,靜靜躺在版圖的懷抱之中,它曾經是領土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近代以來卻成為國人心中永遠的痛。

外蒙古怎麼來的

蒙古並不是一塊的,在成吉思汗將各部組織起來前,就是各過各的,在明朝將蒙古打回原形時,又使他們重新分裂。

到了清朝,蒙古已經有漠南、漠北、漠西、和碩特蒙古等部,清朝蒙古的籠絡方式是因部落而異的。

漠南蒙古相當於內蒙古,是最早臣服於清朝的。漠北蒙古就相當於外蒙古,又稱為喀爾喀蒙古,分為土謝圖汗、車臣汗和札薩克圖汗三部。

清朝對於外蒙古最早採取的是貢藩統治,說白了,就是外蒙古屬於清朝的藩屬國,對清朝年年進貢。地位和朝鮮、越南這樣的藩屬國一樣。

但是康熙年間這一局面打破了,壓力來自於北部的沙俄和西部漠西蒙古的準噶爾部。

此時的沙俄不斷在北方向南侵略,西部的準噶爾部又想統一蒙古,於是沙俄支持準噶爾部,利用喀爾喀蒙古三部之間的矛盾挑撥離間,一時間草原上刀光劍影。

草原上的紛爭吸引了康熙皇帝的注意,已讓他看到了機會,於是在康熙三十年,即公元1691年,康熙皇帝親自在內蒙古多倫主持會盟,對喀爾喀蒙古各部進行調節。

在此次會盟上,康熙皇帝不但調節了紛爭,還趁機在喀爾喀蒙古推行和內蒙古一樣的盟旗制度。

至此,外蒙古正式成為清朝的領土。

(圖)清朝時期版圖

烽煙再起

應該說,多倫會盟后,經歷了清朝抗擊沙俄、消滅準噶爾汗國的重大歷史事件,外蒙古始終堅定地與清朝中央政府站在一起,甚至在中原地區發生太平天國起義、捻軍起義、白蓮教起義等機會顛覆清朝的大變局,外蒙古也始終與清朝相思相守。

蒙古為清朝軍隊提供了源源不斷的戰士和戰馬。

蒙古的不離不棄,除清朝推行的制度讓他們失去了東山再起的可能,更在於外蒙古上層王公對清朝統治者的巨大認同,經過康熙皇帝以來皇帝們的感情加深,滿蒙一家深入人心,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但是國弱妖孽起,清朝在鴉片戰爭后不可避免地走上了下坡路,英國對清政府的入侵讓列強看到了這個帝國的虛弱,於是周邊的惡鄰也開始虎視眈眈。

沙俄自第二次鴉片戰爭起,對外東北地區、新疆巴爾喀什湖周邊地區大肆搶奪,奪走了一百五十多萬平方公里領土,清政府沒有辦法,打碎門牙往肚裡吞。

隨著甲午戰爭敗給小國日本,更是刺激了列強對的瓜分。

此時的沙俄統治者是沙皇尼古拉二世,他制定了一個罪惡的旨在瓜分的「黃俄羅斯計劃」,此計劃從新疆中俄邊境的喬戈里峰直到海參崴劃一條直線,將此以北的土地全都劃歸俄羅斯。

這個計劃一直實施到1917年沙俄二月革命,在此期間沙俄將侵略的觸角直接延伸到長城沿線,若此計劃成功,則不僅是外蒙古,整個蒙古地區將會徹底脫離版圖。

因此,自1896年開始,沙俄勢力開始在外蒙古滲透,開始為罪惡的「黃俄羅斯」計劃鋪路,各種探險家、考察隊、資本家蜂擁而至。

沙俄逼迫清政府簽訂一系列條約,使其在外蒙古擁有稅收、採礦等種種特權。在這樣的險惡環境下,清政府卻在外蒙古地區推行了旨在搜刮蒙古地區的所謂新政,導致蒙古上層離心,部分蒙古王公開始蠢蠢欲動。

清政府進入二十世紀更加虛弱,國內形勢風雲變幻。推行各種改革和新政,但基本都是飲鴆止渴,甚至有些新政完全起到了反作用,加速了清朝的瓦解。

1911年清朝在四川收迴路權行為直接引起了「保路運動」,並直接導致了葬送清王朝的辛亥革命的爆發。

辛亥革命造就了變局,但也是亂局。

沙俄趁著戰亂的機會,煽動外蒙古地區地位最高藏傳佛教喇嘛,即庫倫活佛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並聯合蒙古王公喀爾喀四部札薩克,於1911年12月1日宣布外蒙古獨立,12月28日,哲布尊丹舉行了登基大典,自稱「大蒙古帝國日光皇帝」。

至此外蒙古開始第一次獨立,潘多拉的盒子打開,外蒙古開始成為最難以啟齒的痛。

外蒙古獨立,國內輿論大嘩。

此時的外蒙古在沙俄的支持下,又開始向周邊蒙古各部擴張,氣焰十分囂張。有了沙俄支持,很快,外蒙古侵佔了烏里雅蘇台、科布多等地。此時的革命黨和袁世凱在舉行南北會談,南北軍隊在南方打得不可開交,北方兵力空虛。革命黨為爭取列強支持,承認清朝先前簽訂的條約繼續有效,但是對外蒙獨立極度憤慨。

袁世凱也相對務實,為了取得對的實際控制不惜在外交上各種讓步。1913年,沙俄和袁世凱簽訂中俄《聲明文件》,承認外蒙古「自治」。

此時的沙俄攛掇外蒙獨立集團進攻內蒙古,製造「烏泰叛亂」和「呼倫貝爾獨立」,內蒙古部分王公也群起附庸獨立,蒙古全境淪陷。

袁世凱成為全民公敵,迫於各界壓力,袁世凱宣布組織「討逆軍」,並與1914年出兵討伐,經過三年戰爭,終於在1916年收復內蒙古全境。

(圖)清總理學務大臣審定《皇朝直省圖》的蒙古圖

「自治」到「自立」

就在形勢愈發惡劣時,「一戰」爆發,外蒙古形勢迎來轉機。

本來在沙俄支持下,外蒙四面出擊,欲統一包括內蒙、新疆、西藏,建立大蒙古帝國,但沙俄不願意自己周邊出現又一個強國,同時侵略新疆西藏英國會受到刺激,東邊的日本也虎視眈眈。

恰在這時,一戰爆發,帝國主義紛紛西去,沙俄在歐洲與德國開戰,外蒙古一下子沒了靠山。

此時的由袁世凱主導的北洋政府控制,討逆軍收復內蒙古后,北洋政府再接再厲,利用外蒙失去庇護,風雨飄搖的現實,趁機重新收復外蒙。

1919年10月28日,皖系將軍徐樹錚率領四千人的軍隊浩浩蕩蕩地殺進外蒙古「首都」庫倫,以軍事實力逼迫蒙古王公服從中央。11月17日,外蒙古上書民國總統徐世昌,請求回歸,外蒙古重回祖國懷抱。

此時,一戰已經結束,帝國主義勢力重新回到了遠東地區。此時的沙俄卻已經變天,1917年接連發生的「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將沙俄帶入社會主義蘇俄時代。

十月革命除了給帶來馬克思列寧主義(李大釗語)外,也給帶來了巨大的傷痛。

由於十月革命的勝利,沙俄舊勢力組成白軍向東逃竄,英美等帝國主義國家開始武裝干涉遠東,戰火燒到外蒙古地區。但很快蘇俄就將遠東地區平定,並擊敗外國干涉軍。

蘇俄建立初期,內外交困,為緩解周邊壓力,列寧在1919年7月發表《第一次對華宣言》,宣布廢除1896年以後所有強加給的不平等條約。

但很快,蘇俄穩定了國內外形勢,所以對態度開始消極起來。隨著1924年列寧逝世,收回主權的願望化為泡影。

後繼的斯大林則根本不承認歷史,不僅如此,他執政的蘇聯政府,開始繼承沙皇時代的領土政策,繼續扶植外蒙古反動勢力。

同時期的,北洋軍閥繼續相互傾軋。1920年9月,皖系倒台,徐樹錚被通緝,勢力匆匆退出外蒙古,使外蒙古形勢再添變數。

十月革命后,蘇俄支持外蒙古人蘇黑巴托爾和喬巴山組建了蒙古人民黨。1921年,他們領導的軍隊將軍隊趕出外蒙古。

3月21日,蒙古人民黨領導宣布成立「蒙古臨時人民政府」。此時,在庫倫,蒙古王公和俄國殘餘勢力組成的白軍勢力仍然強大,蒙古人民黨邀請蘇聯紅軍參戰。

1921年5月,蘇聯紅軍進入外蒙古,開始對外蒙的新一輪扶植。1921年7月,蒙古人民黨和蒙古王公組成「蒙古人民革命政府」,1924年蒙古正式建國。

(圖)北洋政府出版的外蒙古地圖

國破山河碎

蒙古的再次背叛激起了全國人民的憤怒,但當時的北洋軍閥忙於相互傾軋,對於外蒙古問題力不從心。

北洋軍閥的中央政府走馬換將,政策不延續,態度強硬卻收效甚微,外蒙古成為和相連的「飛地」。

隨後,以蔣介石為首的新軍閥名義上統一全國,但很快資本主義經濟危機席捲全球,日本帝國主義佔領東北,開始了長達十四年的抗日戰爭,的版圖再次被撕裂。

「二戰」是重整山河的轉折點。鑒於在抗戰中的巨大犧牲和貢獻,1943年11月中美英《開羅會議》承認了對東北、台灣及澎湖等地的主權。但是1945年2月的雅爾塔會議再次為領土蒙上了陰影。

為了儘早打敗日本結束戰爭,羅斯福和斯大林秘密進行了秘密約定,美國以犧牲權益換取蘇聯出兵東北。兩國約定外蒙古繼續維持「現狀」,作為戰勝國卻損失了一百七十多萬平方公里土地。

美蘇的密約讓蔣介石震驚憤怒卻又無可奈何。

弱國無外交,他只能寄希望於外交部長宋子文在與斯大林的談判中爭得權益。但宋子文讓他失望了,斯大林的強硬態度讓宋子文痛苦不堪。

條約簽字儀式上,宋子文傷心落淚,不願做民族罪人,蔣介石無奈讓蔣經國簽下同意書。

至此,外蒙古徹底脫離懷抱,「海棠葉」從此成為「大公雞」。

(圖)現在的版圖

被遺忘的恩怨

1945年10月,在蘇聯的干預下,外蒙古以97.8%的公投票數贊成「獨立」,從法理上喪失了對外蒙的控制。

二戰後蔣介石對於外蒙古耿耿於懷,一直不承認外蒙古獨立。但對於大踏步走上獨立的外蒙古而言,這一切都顯得太過蒼白。

及至新成立,毛主席和周總理曾多次和蘇聯領導斯大林以及赫魯曉夫交涉過外蒙古問題,但是無奈力量薄弱最終不了了之,這也讓人真正認識到「強權之下無公理」。

其後,新奮發圖強,綜合國力獲得巨大提升,並在1969年和蘇聯在珍寶島進行了硬碰硬的較量。

今天的外蒙古依然橫亘在中俄之間。

冷戰後,蒙古全面倒向西方,推行反華政策,由於外蒙古的喪失,北京作為首都至今沒有足夠的戰略縱深應對來自北部的邊境威脅,不得不在內蒙古囤積重兵應對邊境威脅。

當下,隨著蘇聯解體、中俄關係改善,國際形勢緩和。對於外蒙古我們似乎不再關注,但是我們不應該忘記這段痛苦的記憶。

「國雖大、好戰必亡。天下雖安,忘戰必危」,知恥才能后勇,外蒙古是中華民族崛起最大的助推器,我們相信,只有我們祖國足夠強大,我們才能應對所有威脅,捍衛我們的疆域不受侵犯!

歷史大學堂官方團隊作品 文:澀梗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