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首家共享單車虧錢倒閉 創始人曾在北大當保安

首家共享單車虧錢倒閉 創始人曾在北大當保安

【PConline 資訊】6月19日消息,近日,在共享腳踏車領域有兩則消息引人關註:一是摩拜腳踏車宣布完成超過6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創下共享腳踏車行業單筆融資最高紀錄;一是正式運營僅僅5個月後,重慶的共享腳踏車運營商悟空腳踏車宣布退出市場。

6月13日,悟空腳踏車的運營方重慶戰國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由於公司戰略發生調整,自2017年6月起,將正式終止對悟空腳踏車提供支持服務,退出共享腳踏車市場。

悟空腳踏車退出共享腳踏車市場

悟空腳踏車創始人雷厚義透露,退出是因為打不贏了,「我們拿不到頂級的供應鏈資源,摩拜、ofo都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應鏈廠商合作,而悟空腳踏車合作的都是小廠商,產品品質上不是特別好,車子容易壞。」

雷厚義告訴記者,他的經歷十分坎坷,大一退學,曾在北大旁聽和做保安,先後賣過房子、賣過電腦,直到近年涉足互聯網金融。雷厚義感嘆,「創業不要盲目追風口。風口不是追上的, 而要等出來的,需要在一個行業深耕,機會來的時候才會有所準備。」

退出因為打不贏,90%的車已經找不到了

公開資料顯示,重慶戰國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專註共享經濟的互聯網科技公司,主打「悟空共享腳踏車」品牌,成立於2016年9月,註冊資本10萬元人民幣,總部位於重慶。

雷厚義表示,因為公司採用合伙人模式,為避免糾紛,投資人的錢都已經退了,用戶的餘額、押金也已經全部退還,「悟空腳踏車在重慶總共投放了1200輛腳踏車,約一半投放在大學城,其餘的投放在市區。但因為我們採用的是機械鎖,大部分已經找不到了,找到的大概在10%左右。」

「我們總共虧了上百萬元。」雷厚義說,之所以選擇退出的原因有好幾個,「第一就是打不贏了,在資源上,頭部效應非常明顯,媒體資源、政府資源,都集中在前面幾家企業身上。」

「我們拿不到頂級的供應鏈資源,摩拜、ofo都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應鏈廠商合作,而悟空腳踏車合作的都是小廠商,產品品質上不是特別好,車子容易壞。」雷厚義指出,公司現有模式已經運營不下去了,「車子是動的,車多一定要錢多。悟空腳踏車原計劃採用合伙人模式,通過農村包圍城市來撬動共享腳踏車市場,但項目自身沒有盈利,說服不了城市合伙人。的中小商戶,安全意識是很重的,看你還沒有盈利,他們是不願意出錢的。」

所謂合伙人計劃,就是招募個人或小商家以眾籌腳踏車的形式,解決資金和區域運營的問題,每輛車標價為1100元,個人或商家均可認購,未來可獲得運營收益的70%。

「還有一個問題,ofo在重慶這邊基本上搞免費,搞得我們很無語。」雷厚義說。

據透露,截至退出前,悟空腳踏車有約一萬名用戶,每輛車每天平均使用頻率在三到四次。

「之前想過一些盈利的方法,比如車身廣告,或者車上裝一個顯示屏,還有對大數據進行延伸開發。還想過和企業合作,將租車收入賣給企業,發給員工做交通補貼,例如10萬元的騎行券,賣給企業只要5萬元,企業再當做福利發給員工。」雷厚義說。

從北大保安到試水共享腳踏車

和ofo創始人戴威一樣,雷厚義也是90后,生於1991年,但相較於年齡,他的經歷可謂十分豐富。

2011年,雷厚義考上了大連大學機械設計專業,但只念一年他就退學了,「對專業不敢興趣,想轉專業學校又不批准,再加上自己想成就一番事業,就退學了。」

此後他來到北京大學,白天旁聽,晚上做保安。「上午睡覺,下午就去旁聽學習。聽了很多課,MBA、心理學、文學、物理都聽。雖然不是很專,但對我的思維方式、心態格局改變很大。」

接下來的時間裡,雷厚義輾轉到了深圳、北京、四川,賣過房、賣過電腦,還在親戚的工廠幫過忙。2014年年初,雷厚義開始琢磨創業,最初想涉足社區O2O,但是沒有成功,此後他決定學習專業的iOS軟體開發。

「但我是屬於沒有天賦的, 每天去得最早,走得最晚,凌晨3點還在肯德基學代碼。」此後雷厚義先後在P2P平台、二手物品交易網站工作。

2015年他回到重慶,在互聯網金融領域創業,但前期進展並不順利,直到2016年他們轉型互聯網流量分發,生意逐漸有了起色。

2016年底,共享腳踏車模式帶給了雷厚義靈感,他當時判斷這個事情能搞大且市場規模大,「但對後面的風險沒有足夠的預判。」

雷厚義感嘆,「創業不要盲目追風口。風口不是追上的, 而要等出來的,需要在一個行業深耕,機會來的時候才會有所準備。此外,行業最早那幾家也是可以做成的 ,這是先發優勢。後來的人沒有十倍的兵力、資源就不要進去了,你做不大。頭部資源太集中。」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