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日本軍事介入 中國南海主權面臨四大挑戰

日本軍事介入 中國南海主權面臨四大挑戰

原標題:日本軍事介入 南海主權面臨四大挑戰

資料視頻:日本自衛隊准航母出雲號南海碰瓷兒

南海島礁

自2016年下半年以來,受與東盟有關國家加強多邊和雙邊對話磋商等積極因素的推動,南海形勢持續朝著「降溫、趨緩」和回歸合作的向好態勢發展。然而南海問題仍存在諸多不穩定因素,未來南海局勢走向如何,是域內國家和國際社會普遍關注的話題。

日前,南海問題研究院院長吳士存在出席第六屆世界和平論壇時闡述了當前南海形勢特點、未來影響南海走勢的主要因素,以及如何維護南海和平穩定的對策建議。南海網將其演講內容摘錄如下:

現狀

在雙邊層面,與有關聲索國積極推動重回雙邊談判正軌,並致力於加強海上務實合作。今年5月,中菲在貴陽舉行了首次兩國政府間南海問題雙邊磋商會議,就中菲兩國建立信任措施、促進海上合作與海上安全,以及爭議最終解決建立了機制性對話平台。同時,與東盟有關國家還逐步拋棄競爭、衝突的「零和」思維,加強海上執法安全合作。目前,已經與菲律賓、越南海警部門簽署合作諒解備忘錄,與馬來西亞、印尼兩國海上執法安全合作也在積極的商談中。

在多邊層面,2016年7月,與東盟十國發表了《關於全面有效落實的聯合聲明》,再次強調直接相關主權當事國家談判協商和平解決有關爭議;9月,-東盟領導人會議審議通過《與東盟國家應對海上緊急事態外交高官熱線平台指導方針》和《關於在南海適用的聯合聲明》兩份文件,進一步完善與東盟各國共同管控南海海上局勢、避免海上衝突危機爆發和升級機制。今年5月,與東盟10國在落實《宣言》高官會期間審議通過了「南海行為準則」框架,「準則」磋商取得了重要階段性成果。

挑戰

目前形勢雖總體維持相對穩定,但依然存在諸多不確定性因素,甚至是消極因素,可能會導致南海形勢的再度升溫。特別是南海仲裁案改變了南海博弈的規則,爭端方可能會將其關注重點轉向實際控制以及海域管轄權,通過軍事或民事手段強化海上力量的存在,鞏固加強海上執法以及單方面開發資源;美、日等域外力量亦可能藉助仲裁加大挑戰在南海的權益主張。

第一,南海對於美國維持亞太地區,尤其是西太平洋地區的主導地位至關重要,因此,不管川普政府全球和亞太戰略的如何調整,中美在南海的地緣政治博弈將持續存在。特別是美國挑起的中美在南海地區的軍力博弈或某種形式的軍事對抗,將成為未來南海地緣政治競爭和海權爭奪的顯著特徵。

第二,日本日益成為影響南海形勢發展新的變數。日本將南海視為攸關其能源進口和貿易通道安全的「海上生命線」,並試圖藉助南海問題,擴大地區事務影響力和軍事存在,以實現其「政治大國」、「軍事大國」目標。今年5月,日本海上自衛開始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海外軍事行動,派遣最大護衛艦「出雲」號開始進入南海,在6月與美國海軍「里根」號核動力航母進行了聯合訓練,並邀請了東盟10國軍方官員一同巡航南海。6月初,日本防相稻田朋美在出席2017年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會議期間重申,支持美軍南海航行自由,並表示將與美國在南海展開聯合巡航訓練。鑒此,未來日本可能通過加大對越南、菲律賓等國的資金援助和武器輸出,擴大在南海地區的軍事存在,從而全方位介入南海問題。但中日政治互信赤字、軍事戰略對立、危機管控機制缺失等因素,日本在南海地區軍事存在的不斷擴大必將大大增加中日在南海發生軍事衝突的風險。

具體而言,影響未來南海形勢發展的主要因素有四個方面:

其一,美國將會繼續在南海以「航行自由」行動為名,挑戰在南海的權利和主張。今年5月,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會議召開前夕,美軍開展了川普上台以來的首次南海航行自由行動,派遣「杜威」號導彈驅逐艦進入南沙美濟礁鄰近海域。6月,美國防長馬蒂斯在香格里拉對話會期間明確表示,美軍將繼續開展南海航行自由行動。同月舉行的首次中美外交安全對話期間,美國國務卿蒂勒森亦表示,美國對南海問題的立場沒有變化,不希望改變現狀。因此,美軍「航行自由行動」的海域和方式都可能出現新的變化,但絕對不會停止或放棄南海航行自由行動計劃,中美圍繞美軍藉助南海巡航,開展針對的抵近偵察和情報搜集活動也將會有增無減。

其二,美、日等域外力量勢必將利用南沙島礁建設及其軍事設施部署繼續炒作南海「軍事化」問題。美日聯手在南海維持常態化的軍事存在已成現實。為加強南海地區公共服務產品供給,將會繼續在南海島礁修建民用設施;同時,也將評估南海地區安全形勢發展,修建必要的和用於防禦目的的軍事設施。但自2014年以來,日、美兩國有意炒作南沙島礁「軍事化」,指稱南沙島礁建設是用于軍事目的,並將破壞地區現狀。今年6月3日,美、日兩國防長在香格里拉對話會議期間,再次指責南沙島礁建設的「軍事化」將破壞地區穩定。因此,美、日等域外力量不會輕易放棄對的施壓,勢必將利用南沙島礁建設及其軍事設施部署繼續炒作南海「軍事化」問題,並有可能藉機採取反制措施。

其三,南海仲裁案的潛在影響仍不可忽視。伴隨著一系列及時有效的外交和輿論應對,南海局勢在仲裁裁決出爐之後進入了一個相對平靜的時期。但美、日、澳等部分域外國家並不甘心裁決成為一張「廢紙」,也不會輕易放過借裁決挑戰南海政策主張和擴大自身在南海地區軍事存在的機會。2017年香格里拉對話會期間,三國再次一致表示,仲裁裁決具有法律拘束力,並要求有關各方遵守裁決結果。有關聲索國仍可能依據裁決對在斷續線內資源開發歷史性權利的否定,伺機擴大島礁建設、海域管控、油氣和漁業資源開發等單邊活動。

四是目前與東盟十國雖已完成「準則」 框架磋商,隨著「準則」磋商談判進入實質階段,圍繞「準則」核心條款所涉及的某些關鍵問題的分歧可能會更加突出,達成共識的難度不容低估,甚至不能排除陷入僵局的可能性。

未來

南海的和平與穩定來之不易,維護南海的和平與穩定需要域內外國家尤其是域內國家的共同努力和精誠合作。

第一,建立統一的、行之有效的防止南海潛在衝突的危機管控機制。就南海問題而言,中美兩國應著眼於在南海構建起避免誤判、減少對抗,中美兩國應致力於在「新型大國關係」的框架下,建設中美新型軍事關係,構建、管控危機的軍事互動關係,避免美方過於頻繁的航行自由宣誓和抵近偵察,以及中方的島礁建設過度「軍事化」引發軍事對抗或衝突。

第二,與東盟各國應集中精力、排除干擾,加速「準則」磋商,從而把「雙軌思路」的第一軌,即:「南海的和平穩定由和東盟共同維護」落到實處。在充分考慮到「準則」磋商的複雜性和難度的同時,儘可能制定「準則」磋商的「時間表」和「線路圖」,同時防止外部勢力干擾,建立由南海周邊國家主導和共同參與的地區危機管控機制。

第三,聲索國應保持克制,避免在爭議地區進行單邊開發活動,而應致力於擱置爭議、尋求共識,開展南海海上務實合作。南海問題複雜特殊,因此尋求短期內解決並不現實。目前,擱置有關爭議、開展海上合作是確保各方利益最大化的唯一選擇。南海周邊有關國家應加快全面有效落實《宣言》框架下五大領域的合作,圍繞海洋環境保護和生物資源可持續利用等議程探討建立「南海沿岸國合作機制」,重點開展南海珊瑚礁修復、漁業資源養護和保護生物多樣性等領域的合作。

第四,與有關聲索國應積極落實「雙軌思路」的第二軌,即:「南海爭議由有關直接當事方通過談判和協商解決」,探討逐步建立著眼於危機管控和爭端解決的雙邊磋商機制。目前,中菲兩國已建立針對南海有關海上安全和推動合作的雙邊磋商機制。中越、中馬也應探討建立雙邊機制性平台,增進互信、促進合作,為南海有關爭議解決奠定基礎。

南海的和平與穩定能否持久,取決於和其他聲索國、東盟、域外國家(主要是美、日)的共同努力和相向而行的一致行動,只要有一方背道而馳、一意孤行,南海的和平與穩定就會成為泡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