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調查:耿直哥去了一趟杭州藍色錢江小區

調查:耿直哥去了一趟杭州藍色錢江小區

發生在8天前的6·22杭州保姆縱火案,雖然最初引起大家公憤的是那個疑因「恩將仇報」縱火殺人的嫌疑人保姆,可公眾的憤怒,卻在短短2天後迅速轉移到了縱火案發生的物業公司「綠城集團」的身上…

因為家屬和業主們很快披露了一些令人震驚的消息:被縱火的樓層消防栓沒水,火災報警器失效。他們認為,如果不是因為物業,在火災中逝去的3個孩子和一個母親就可能生還。

更有人斥責「保姆是元兇,綠城才是真兇」。

可隨著包括耿直哥在內的眾多媒體記者開始去實地走訪和調查,我們卻發現事情比我們在網上看到的,要複雜得多…

但既然是一份調查,耿直哥今天只給大家陳述信息,基本不談任何的情緒、情感和動機這些主觀的東西,只會在文章最後有一個簡單的總結。

目前家屬和業主對於綠城集團的憤怒,主要他們表示火災發生后,聽說消防栓沒水,也有人說消防栓水壓不夠。而且,他們也看到消防員在住宅的一樓接了水管上18樓滅火。

另外,5:00就被發現的火災最終是在6:48才被完全撲滅。

所以,他們認為綠城的消防系統存在巨大的問題,才導致本可以被救出的死者最終死在了屋裡。

不過,綠城方面則一直在否認這些說法,包括耿直哥此次去杭州調查,綠城方面也再次表示:

1、消防栓出水正常;

2、消防栓水壓正常。

為了證明自己的說法,綠城物業的總工程師徐工還拿出了下面這樣一張圖紙進行了闡述:

他說,這張圖並不是出事樓的設計圖,而是一張同類消防系統的模擬圖。其中圖中大紅圈圈出的是安置在樓頂的「消防水箱」,儲存的水量是18噸,夠1個水帶使用1個小時、2個水帶使用30分鐘,而且還會自動補水。

他說,這符合國家《消防給水及消火栓系統技術規範》GB50974-2014對於高層住宅的規定,即不小於18立方米。

而這個水箱的水壓靠的是從上往下的自重,靜態水壓在18樓的為4公斤,動態水壓則為噴出去的水柱超過10米。徐工表示,這也是符合國家標準的。

他繼續說,既然18樓的水壓是符合標準的,那麼16樓的水壓也就同樣符合標準,因為16樓比18樓底,自重產生的壓力更大。

結合回到火災當天的情況,徐工表示16樓和18樓的消防栓都是有水的,而且水壓也是足夠的。他說這一點也得到了官方的印證:消防大隊在當天早上5:15進入小區后,之所以能在5:54分就控制住火勢,即「不再呈蔓延趨勢猛烈燃燒」,靠的就是用16樓以及之後18樓的消防栓的水。

耿直哥還查詢發現,火勢在5:54分左右得到控制的說法也得到了《新民周刊》的作證。這家媒體拿出的下面圖片也顯示,火勢在5:56分時已經較小。

至於這張圖片中同時提到的人在拿水流很小的水管滅火的事情,綠城方面介紹說,這個人不是消防員,而是隔壁單元的人怕火燒到自家,所以在拿自己家的水龍頭接上水管阻攔火的蔓延。

而眾多業主看到的消防員從一樓接水管上18樓的情況,綠城方面給出的監控顯示,這個接水管的事情是發生在6:02分,也就是在5:54火勢得到控制之後。

綠城物業一位負責人說,消防之所以這麼做是為了進一步增加滅火的水源。

耿直哥單獨採訪的一位來自廣東省的消防員也表示,在火勢猛烈的情況下,一個樓層的消火栓不能滿足火場供水也很正常,供水自然是多多益善。

最終火在6:48被徹底撲滅,四名遇難者被發現。

2、消防警鈴失效的問題

在6月22日火災發生后,以及在6月29日凌晨綠城發布的一篇情況說明的長微博中,綠城物業都表示他們沒有安裝消防警鈴,各樓層配備的是消防廣播系統,起火都在正常工作。

而耿直哥此次調查獲得的進一步的信息是,這些消防廣播系統的喇叭是安裝在保姆梯和客梯前室的上方,但消防逃生樓梯里沒有。

廣播的音量約在60分貝左右,是用中文和英文通知大家儘快疏散的,並不是那種嗚嗚叫的警報聲。

另外,比耿直哥先到杭州採訪綠城物業的《界面新聞》看到了物業方面提供的火災報警控制器數據記錄和監控。這些資料顯示,當被縱火的1802的濃煙觸發了18樓的煙感報警器后,一名藍色錢江的保安隊員趕往起火的2號樓,並通過對講機向控制室確定了火災信息。

之後,在5點07分,控制器發出聯動啟動請求;5點08分,收到各聯動設備的反饋信息,開始逐層啟動火災疏散廣播,廣播是隨著大樓的消防聯動系統是樓層逐層啟動的。

另一方面耿直哥採訪幾位業主后得知,在靠近出事的18樓的業主中,有樓下的業主是聽到18樓的動靜后醒來查看發現起火後走消防樓梯逃生的,也有的是樓上的聞到煙味后自行走樓梯逃生的。這些業主下樓的時間在5:06-5:20之間,他們表示沒有聽到消防警鈴或讓大家疏散的廣播。

還有低層的業主表示自己在房內沒有聽到警報,是被保安和下樓逃生的鄰居敲門告知后才得知的,這些業主下樓的時間在6:00出頭。而對於這些業主的說法,綠城的回應是:可能是因為房間隔音好,外加當時是睡覺的時間,所以會存在沒聽到的情況。

此外,綠城物業還表示有業主聽到了廣播,還抱怨英文的廣播比中文的長不少。

3、沒看到保安叫人的問題

除了表示沒有聽到消防警鈴,有的業主還表示沒有看到保安叫人,質疑保安到底有沒有在行動。

對此,《界面新聞》的記者李一帆在看了綠城提供的監控后,在他的報道中陳述到:在5:07-5:081802著火的事情得到確認,有保安隊員趕往失火的18層,其中電梯監控記錄就顯示5點08分23秒,該保安隊員進入該單元電梯,但到達18層后,在電梯門打開時,有煙進入電梯,於是該保安隊員又返回地面。

按照綠城方面的說法,之後這名保安隊員和其他保安從消防樓梯進入樓層並通知業主疏散。之後在大約5:30分的時候,有保安隊員通過隔壁單元的天台進入起火單元的頂層,開始從上往下喊人,但此事基本上這些高層的業主已經自行完成疏散了。

4、不讓家屬進入救人,說起火房屋裡沒有人的問題

死者方面的家屬表示當時他們想去救人,但被保安和消防的人攔住,還聽到消防的人說「沒人、沒人」。

針對這一情況,綠城方面表示,他們的保安也聽到消防的人說「沒人、沒人」的話了。但說話的語境是負責檢查其他樓層還有沒有人沒有撤離的消防員通過對講機對同伴表示他負責的樓層沒人。

二、火災結束后發生的一系列的情況

1、「篡改消防記錄」的事情

一位名叫徐冠華的業主在火災發生后,發現自家門口的消防器材的檢查記錄是被保安剛剛補填上去的,質疑物業在篡改消防記錄。

對此,綠城方面分兩部分給出了回應。

首先,火災發生后警方和消防很快就封鎖了起火的18樓,所以,他們不可能篡改火災當天18樓的消防器材的信息。

耿直哥昨天去起火單元樓下查看也發現目前仍然有警方人員在起火的住宅樓下拉起警戒線。

3個遇害孩子的父親曾在頭七那天去過18樓,表示自家房子被燒毀的很嚴重,過火面積或有200平。

但除此之外,警方表示18樓目前禁止任何人進入,也包括死者的其他親屬。

不過,這也令死者家屬有點不滿,抱怨不能回家。他們還不滿為什麼物業的人總往事發的樓里跑,並擔心他們可能會做手腳。

但警方表示他們去的不是18樓,而是19樓等其他被火災波及的樓層,目的是為了查看這些房屋的損害程度。物業方面表示,因為颱風季快來了,所以如果不了解清楚周圍房屋受損的程度,一旦颱風襲來又會發生重大問題。

另一方面,對於被業主徐冠華髮現的補填消防器材檢查記錄的事情。綠城方面表示這是火災發生后,物業方面在全面排查其他消防隱患時,保安的個人行為,但他們不會開出這個保安,以免被說拿臨時工背鍋。

他們還解釋說這位保安6·22火災中也參與了滅火,卻發現業主和死者家屬因為死了四名受害者對保安有不少怨言,令他壓力很大,便想補填了之前沒填的消防記錄,避免被進一步指責。

此外,綠城還表示保安並不負責消防器材的專業維護和檢修,他們只負責平時的普通檢查,比如消防栓有沒有漏水等等。

2、有業主發現消防栓的安全門打開很費勁,以及有的消防栓扣不上水帶、用不了的問題

對於第一個問題,綠城物業已經承認有些消防栓的門確實存在一些故障。但也表示有的消防栓的門打不開,是因為業主打開消防栓的方式不對。

但他們也承認自己並沒有給業主培訓過怎麼打開消防栓。

不過另一方面,綠城物業也表示有些消防栓是被業主的柜子堵住了,而且這些業主並不願意挪開這些柜子。

對於消防栓扣不上,不能用的問題,綠城方面給耿直哥看了兩段視頻,一段是一位業主打開自家樓層的消防栓安全門后,怒斥消防栓扣不上的視頻;另一段則是保安在這位業主所在的樓層,很輕鬆的就把消防栓扣上的視頻。

▲業主投訴扣不上的視頻截圖

圖為綠城物業一名負責人播放物業保安講述如何正確使用消防栓的做法:要把消防栓先旋轉90度,卡扣正對外面,才能扣上水帶

綠城物業表示,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是業主並不知道怎麼用消防栓。但在耿直哥追問下,綠城也承認並沒有培訓過業主怎麼用。

3、遲遲不與死者家屬和業主溝通,以及遲遲不回應公眾質疑的問題

綠城物業方面表示,事發后他們曾經想與家屬溝通,但政府表示由政府來協調溝通家屬。之後,綠城物業曾在23號與遇害者的一名親屬進行過溝通,參加的是綠城物業的副總裁,也回答了家屬的一些疑問,但因為親人剛剛過世,家屬很悲痛,於是雙方決定之後再溝通。之後綠城聯繫過幾次家屬,但都未能實現最終的溝通。

家屬方面則表示,他們認為綠城方面缺乏誠意,來溝通的人級別太低,而且不願正視自己的錯誤。

業主方面,綠城方面表示也進行過一次溝通,目前正打算再進行更深度的溝通。

至於遲遲不回應公眾的質疑,綠城方面表示,因為公安和消防要求案件保密,所以他們此前一直都在等官方結果,6月29日凌晨之所以回應,是因為看到公安批捕了保姆,覺得可以回應了。

但耿直哥的追問下,特別是關於綠城遲遲不在公開渠道慰問家屬、表達哀思這個根本不涉及任何案情保密的問題面前,他們也承認了自己的工作和對於家屬與業主的安撫確實還有不足。

最後,綠城方面表示,他們正在等待消防部門的權威調查結果。如果消防部門認定綠城方面存在問題,他們會全力彌補,不會推脫責任。

三、簡單總結

1、從火災發生后就與家屬和業主存在嚴重的信息偏差,而這可能說明綠城對於火災的培訓演練可能還存在欠缺。另外,綠城並沒有及時消除和安撫因為信息混亂和4條生命死亡的嚴重後果而造成的業主的恐慌情緒和家屬的憤怒之情。

2、對業主的消防觀念和小區內相關器材的使用缺乏培訓,對於平時的巡查缺乏責任心,出事後才想起要嚴格和彌補。

但至於綠城是不是殺死四名受害者的「真兇」,從現有的證據來看,還得不出這樣的結論。

不過,具體綠城的責任,還是要看官方的結果。而如果家屬方面對官方結果不滿意,可以考慮申請外地第三方機構介入複議官方的調查結果。這是家屬的權利。

耿直哥

環球時報新媒體部編輯

專長:儘可能還原新聞事實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