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全國「慰安婦」受害者只剩八位!紀錄片《二十二》里這些老人的影像讓觀眾淚目

全國「慰安婦」受害者只剩八位!紀錄片《二十二》里這些老人的影像讓觀眾淚目

今天是日本投降72周年的紀念日!

藝綻君(ID:bjvariety)的朋友圈被同一部電影刷屏了,它沒有大牌的明星,沒有很炫的特技,甚至連導演在此之前都沒什麼名氣。

你也許猜到了,它就是《二十二》▼

這個名字乍看之下令人困惑,了解之後卻讓人淚目,因為導演郭柯開始拍攝該片時,尚存於世的慰安婦數量為22人。而在日軍侵華期間,至少有20萬名婦女被迫淪為「慰安婦」。

而伴隨著《二十二》的拍攝,期間又有幾位老人陸續辭世,出現在影片中的「慰安婦」老人,在世者僅剩9人。就在電影上映前兩天,這個數字又變成了8,9人中的黃有良老人去世,享年90歲。▼

終有一日,這個數字會變成0。這部《二十二》,或許將成為她們留在世間的最後影像。

「慰安婦」是日本語中特有的名詞。但「慰安婦」實質概念是指按日本政府或軍隊之命令,為日本軍人提供性服務、充當性奴隸的婦女,是日本軍隊專屬的性奴隸。

「慰安婦」有別於「軍妓」。前者是在日軍的刺刀下被強行逼迫的結果,是日軍有組織有計劃強征或騙征的;後者則主要是出於一種經濟利益考慮的自願行為。

20世紀90年代以來,亞洲的日軍「慰安婦」制度受害倖存者不斷向日本政府提起訴訟,要求日本政府正式道歉並賠償。的受害者們曾先後4次提起訴訟,均被判敗訴。

——導演郭柯

拍攝初衷

2012年,來自四川的80后小伙郭柯,開始關注「慰安婦」這一特殊的群體,創作了「慰安婦」題材的紀錄電影《三十二》。

在《三十二》中,郭柯只選取了一個「慰安婦」的故事,來代表當時在世的32個「慰安婦」的現狀。之所以選擇這樣一個代表,源於2012年,他在微博上看到了一篇介紹「慰安婦」韋紹蘭老人的文章《一個「慰安婦」生下的日本孩子》。於是他以紀錄片的形式,將90歲「慰安婦」老人韋紹蘭和她那個「鬼子的孩子」的故事記錄下來。

韋紹蘭和她的「日本」兒子▲

當那個因為日本血緣,一輩子不能上學、娶不了妻的70歲老人,在鏡頭前講述自己的一生時,B站上彈出了鋪天蓋地的彈幕:「你是人」。這一幕擊中了包括郭柯在內許多許多的人。▼

伴隨著時間的流逝,當年32位倖存在世的「慰安婦」老人陸陸續續去世。為了更多的留住這段歷史,郭柯再度出發,從2014年1月1日開始,一個一個尋找當時僅存於世的「慰安婦」老人,開始了另一部「慰安婦」題材電影《二十二》的製作。「拍完《三十二》后,就想著拍這個群體,當時自己完全像一位孫子輩的後輩一般,完完全全是想幫奶奶們做一些事」,郭柯說。

創作理念

在這部追尋僅存在世「慰安婦」的新紀錄片中,攝製組足跡遍及黑龍江、山西、湖北、廣西、海南等地,陸續走訪了韋紹蘭、李愛連、張先兔、毛銀梅、陳亞扁、王志鳳、陳連村等22位倖存於世的「慰安婦」老人,最終根據身體健康狀況、表達能力、個人經歷等,重點選取4位倖存者,分別是湖北毛銀梅,海南林愛蘭、李美金,山西的李愛連,因為當時全國僅餘22位「慰安婦」,片名便被定為《二十二》。

但不同於《三十二》的是,在《二十二》里,老人們沒有一個人願意直白地講述自己曾經作為「慰安婦」的那段經歷。拍攝時,老人多是「不說了,都是過去的事兒了」,甚至有人說「日本人也沒對我怎麼樣」,搞得郭柯困惑到打電話給「慰安婦」問題研究專家蘇智良教授,問「某某老人當年確定被抓過嗎」?蘇教授回復他「老人不願再說很正常」。

劇組與毛銀梅老人合影▲

我希望通過這個題材,讓自己和更多的人思考,戰爭給女性帶來的傷害。希望大家看到這部片子,能知道老人當時的心情和現在的生活。」郭柯如是說。

在整部電影的拍攝和製作過程中,他沒有用劇情電影導演的本能去積累矛盾衝突,引發激烈情感,而是將鏡頭放長,客觀、人性、平實地捕捉老人的生活狀態。

這樣的拍攝手法引發了部分網友的質疑和抨擊,但郭柯認為:「走不出這段歷史的是我們,而不是老人。跟老人去相處一段時間,當問題問出看到老人們的眼睛的一瞬間,我想你的選擇會和我一樣,你不會多問了,你只是一個晚輩,你不是什麼導演。當我把他們當作我的親人看待,我的拍攝就有了分寸,問題就有了底線。將所有鏡頭拉長,給觀眾一個機會深情的看看她們,去體會老人的生活環境和她的心情。」

所以,在這部電影里,沒有聲嘶力竭的控訴,沒有血光淋漓的戰爭;有的,只是適度的靠近,真誠的交流和靜靜的聆聽。畢竟時間會流逝,人會一個個離開,但著眼於當前的生活,真誠關心這些寥寥無幾、尚在人世的老人,才是最重要的事。

資金短缺

而作為一個公益性質的紀錄片電影,《二十二》拍攝過程如韓國電影《鬼鄉》一樣困難重重。2008年劇本創作完成後,《鬼鄉》的導演趙正萊開始尋找投資人,但最終都因為「不夠商業」、「沒有大眾性」被投資公司婉拒,最終在廣大網友的眾籌支持下,影片終於得以開拍,前後歷時14年。《鬼鄉》拍攝所需的費用里有超過一半來自眾籌,7.5萬多名韓國民眾慷慨解囊,捐出共計約12億韓元(約合672萬元人民幣)。

電影《鬼鄉》劇照▲

《二十二》的拍攝過程中,也面臨資金短缺的問題。「我可能有一點情結在裡面,我就覺得她們是一個群體,我就一定要把她們全部拍下來」,因為郭柯堅持要把22位老人一起拍攝,而投資方覺得不應該一下子拍攝那麼多老人,因為成本太高,並且一個電影裡面20多個主角,在世界電影里不多見。分歧之下,投資方很快撤資而去。

影片拍攝花絮▲

走投無路的郭柯,在朋友圈裡發了一條自嘲的信息:「我媽願意賣房支持我拍這部電影」,引起了著名演員張歆藝的關注。

僅僅因一次合作認識的張歆藝仔細了解情況后,最終毫不猶豫伸出援手,無條件私人借款100萬,幫助電影完成拍攝。她說:「歷史就是客觀存在,是永存的,沒法抹去的」,珍視這部電影,就是珍視那段歷史的真實記憶。

張歆藝在電影首映式上▲

但《二十二》的艱難之路並未結束,即使拿到了公映許可證。但由於缺乏發行資金,影片只能在電影節和部分院線點映。而此時,《鬼鄉》的眾籌方式給了郭柯啟發。

《二十二》最終也採取這種形式,通過32099人次眾籌到了100萬元,除去電影後期製作費用20萬元后,剩餘的80萬元就成為這部電影宣傳活動所有的資金來源。對普通的商業電影來說,這些錢甚至可能不夠組織一次發布會。這三萬餘人的姓名,匯成了一張長長的名單,出現在了紀錄片的片尾。

電影製作完成後,定於8月14日世界「慰安婦日」上映。不知道有多少人像藝綻君一樣,因為這部電影,才知道了這個日子。

原本它或許會像很多沒有資本支撐的紀錄片一樣,在商業片的夾縫中苦苦求生幾天後,從院線銷聲匿跡。

可是但凡認真看過這部電影的人,面對這些經歷過苦難卻仍然熱愛生活的老人,誰能不動容?

媒體首先坐不住了,央視也變身「自來水」▼

上映前兩天,明星們也站出來力挺,一向以「愛放炮」著稱的馮小剛導演,這次卻為一部和自己無關的影片賣力吆喝▼

《戰狼2》之後觀眾該看什麼?吳京推薦了《二十二》▼

演員濮存昕、張一山、高偉光、吳剛,導演管虎等演藝界名人也對影片進行了推薦。

雖然只有1%的排片,但是《二十二》上座率很不錯,許多觀眾自發買票去支持,影院里沒有如預想般聽到哭聲,但是幾乎所有人都不約而同,靜靜地坐到影片的字幕全部出完▼

上映首日,影片的排片就上升到了1.5%,票房也過了300萬,對這樣一部紀錄片來說,幾乎算是個奇迹

郭柯說,票房能過600萬自己就已很滿足,但是從15日的情況來看,影片的排片還在繼續攀升,已經超過了3%▼

固然,這部影片的價值並不能用排片和票房來簡單衡量,可是這樣的成績,仍然令人覺得欣慰。

電影后產品銷售收益及票房收益,郭柯和創作團隊都將全部捐獻給上海師範大學「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用於對「慰安婦」歷史研究及倖存者的資助。

而對我們這些普通的觀眾來說,記住她們,記住歷史,或許就是對這些老人最深的敬意。

最後,送上《二十二》的主題曲《九重山》。在戰爭爆發前,少女韋紹蘭曾經哼唱著它,眺望山的另一邊,眺望自己美好的未來。

唱歌音過九重山

日頭出來點點紅

照進妹房米海空

米海越空學好耍

只愁命短不愁窮

人進大門呵呵笑

我進大門眼淚流

你講你難我沒信

我講我難才是真

你難你有平屋住

我難住在苦瓜棚

天上落雨路又滑

自己跌倒自己爬

自己憂愁自己解

自流眼淚自抹乾

別哭,別哭,這一次,就讓我們來抹乾你的淚水。

至 臻 文 · 放 如 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