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87版《紅樓夢》30歲了,「寶玉」訴說與陳曉旭的「耳鬢廝磨」

87版《紅樓夢》30歲了,「寶玉」訴說與陳曉旭的「耳鬢廝磨」

今年是經典電視劇87版《紅樓夢》播放30周年,該劇被譽為「電視史上的絕妙篇章」、「不可逾越的熒屏經典」,一經播出即引起轟動。藉由該劇,曹雪芹筆下的家族榮衰、多舛命途,各個人物鮮明的特色得以在熒幕中展現。馮其庸先生說這是《紅樓夢》「有史以來的最大普及」,而周汝昌先生則更是將其譽為「首尾全龍第一功」。

而當劇中青年男女脫下鳳冠霞帔,走出紅樓歸入現實之後,「黛玉」遁入佛門,芳華早逝,「寶釵」移居海外,孑然一身,這些演員的命運竟也如劇中一樣令人欷歔……在「賈寶玉」飾演者——歐陽奮強主編的《1987,我們的紅樓夢》一書中,記錄了當初青年演員們與「紅樓夢」的緣分,書中附有多份舊劇照、舊手稿,用文字、影像來回憶《紅樓夢》劇集經典,穿越明暗交錯的光影,邂逅亦真亦幻的美好「紅樓時光」。

《1987,我們的紅樓夢》

歐陽奮強

輕工業出版社

寶黛初會:她善解人意,愛開玩笑,會鼓勵人

文 | 歐陽奮強

我和陳曉旭的第一次見面是在去香山的路上。

傍晚,我和演賈璉的高亮從山下回山上的住地,遠遠看見了一個苗條、瘦弱、氣質不凡的女孩子,走近了看得更清楚了,一個直覺告訴我:她就是演林黛玉的演員。

高亮給我們介紹:「這是歐陽奮強,寶玉。這是陳曉旭,演黛玉的。」

還真是演林黛玉的陳曉旭。

我和陳曉旭互相點點頭,這就算是認識了。

陳曉旭後來對我說,她當時是冷眼打量我,覺得我還是一個小孩子,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怎麼看都是一個頑童。

我是最後一個進組的演員,先前定下角色的演員已經熟悉得跟一家人一樣了,我融不進去,一和大家在一起我就很拘謹,不好意思說話,心怯得都不敢看其他人。這個時候,剛好有一隻蒼蠅飛過來一直在我頭上轉。陳曉旭看見了,就開玩笑說:「歐陽,沒有想到你是招蒼(蠅)一員(議員)!」——召倉議員是日本電影《追捕》中的一個反面角色。

陳曉旭這個玩笑立即引起了在座所有人的哄堂大笑,拘謹感頓時消除了很多;這個玩笑也讓我知道了這個演林妹妹的陳曉旭很有幽默感、也很善解人意,由此對她產生了好感。

87版《紅樓夢》劇照

陳曉旭不但善解人意,喜歡開玩笑,還會鼓勵人。

我以前在峨影演員劇團是板凳演員,極少演主角。因此,在「紅樓」劇組那麼多主要演員里,我是比較沒自信的一個,陳曉旭看出我的心思后對我說:「我看過你演的《楊小亮》!」

我以為她是客氣,沒想到她竟說出了一句當時看過《楊小亮》的人都知道的「著名」台詞:「我給小汽車加點油。」她真的看過我演的這部戲!而且那句台詞她學得還挺像。她說的這些給了我很大的自信,漸漸地心理上和大家的距離縮小了。

和劇組的兄弟姐妹熟悉之後,我露出了自己本性,本來他們對我是否可以演好寶玉還比較懷疑,一看我吃飯的樣子更讓他們受不了。這是因為我吃飯的時候會埋著頭狼吞虎咽,脖子憋粗了,眼睛也瞪圓了,油嘴花臉,好像和誰在搶食一樣。吃飽了,我還用手背一擦嘴巴,沒有一點賈寶玉的書生氣、脂粉氣。

王貴娥(尤氏扮演者,選角負責人之一)實在看不過去了,就說,「哎,寶玉同志,你能不能慢點吃,我們是不會和你搶的!」大家又是一陣鬨笑,我的臉唰地一下紅了,「嗯?哦!咳,這是習慣。」王貴娥說:「馬上就要拍戲了,你應該注意點兒,戲里吃飯的戲很多,我擔心你到時候改不過來。」

我笑:「平時是平時,演戲是演戲。」

陳曉旭聽著我們的對話,就在一邊微笑不說話,靜靜觀察我。

87版《紅樓夢》劇照

我初來乍到一直找不到人物的感覺。陳曉旭很著急,說:「歐陽,哪有林妹妹不和寶哥哥一起搭戲的?我們要經常在一起,熟悉之後才有導演要求的耳鬢廝磨的感覺。」

陳曉旭的認真和主動,讓我對她刮目相看,這樣就有了我和她時常在一起的時間,一起玩耍、搞惡作劇。

有次我們散步,走到山上找到一個環境好、風景好的地方,陳曉旭把一根竹竿繫上紗巾做的紗兜,往肩上一挑,花鋤和花兜都有了。

陳曉旭用林黛玉看賈寶玉的眼神瞥了我一眼,我心領神會,開始和她對了一遍台詞,就是「西廂記妙詞通戲語,牡丹亭艷曲警芳心」那一回。排了一會兒我們都發現彼此的拘謹還在。

隨後,指導老師劉宗佑(賈雨村扮演者)看到這一幕,露出失望的表情說:「你們沒有交流,沒有情,知道嗎?」曉旭點頭看我,像看陌生人一樣靜靜看著我。

87版《紅樓夢》劇照

我也知道進組之後,我的片段總是被表演否定,自己心裡也說不出那種難受的滋味,做了這麼多的努力,還是被劉宗佑老師否定了,還把陳曉旭拖累了。

怎麼才能把寶哥哥和林妹妹的戲演好呢?

在回去的路上,曉旭主動對我說:「人物分析得怎樣了?」「我正在寫。」我不敢看曉旭,看著別處回答她。這不對啊,她是林妹妹,我怎麼說話不看她呢?我意識到了這點,便回頭看著曉旭:「你快寫完了吧?」

「我已經寫完了,因為我對林黛玉太熟悉了。」陳曉旭像林黛玉一樣看著我,再次刺激了我對人物的體會,開始和她聊天:「你好瘦,體重不到80斤?你是南方人吧?」陳曉旭說:「不是,我是地地道道的東北人,鞍山的。」

「怎麼長得像我們南方人,還特別像江浙一帶的女孩子,真的很像林黛玉。」陳曉旭抿著嘴,微笑看著我,我又問,「你一定很喜歡林黛玉吧?」

「是的,所有作品中的女性形象,我最喜歡她。」

「我以前看《紅樓夢》的時候,就是不喜歡林黛玉。」我說的是實話,這也是很多男性讀者看《紅樓夢》的一個感覺。

「為什麼?」陳曉旭睜大了眼睛,好像我說我不喜歡林黛玉就像不喜歡她一樣。這就是寶玉和黛玉有時鬧彆扭的感覺,我心裡一絲喜悅襲上來。我希望繼續強化這種感覺,這種寶黛之間特有的純真感覺。於是說出了我的實話,不管她高不高興:「太小心眼了,寶玉真的娶了她,神經受不了!」

陳曉旭可以接受別人說她的不好,但她絕對不能容忍有人說林黛玉的不好。聽見我這麼一說,她有些發火了:「你根本就欣賞不了她的美,你不過是一個凡夫俗子罷了。你認為你那個寶玉可愛?他到處留情,是個鬚眉濁物,泛愛主義者。黛玉怎麼會愛上他!」

陳曉旭的一陣狂轟濫炸,把我打擊得無語,只好眨巴眼睛說:「好厲害呀,贏得輸不得!」對,這也是寶玉對大觀園裡姐妹們的心理,就是自己雖然被大家寵愛,但是他愛這些姐妹,這些姐妹搶白他,寶玉都不往心裡去。

87版《紅樓夢》劇照

人物的內心感覺找到了,可是要放開來演,還要一個過程。

導演組和其他人看了我的片段,說我演的寶玉像個小警察,老成、呆板、不活泛;王扶林導演給我下了任務:淘氣,劇組裡任何人我都可以使壞。要淘氣、使壞,還不得罪人地完成任務,這種事情只好找陳曉旭。她的點子很多,還可以把握好火候。果然,她笑眯眯地同意了,但約法三章:只捉弄別人,不能打內戰。

劇組裡面好多人遭了我們的殃,我還真是玩得有些過頭了,把目標轉向了陳曉旭。

有天上午,看見曉旭在閱覽室看書,我寫好一封信,讓人捎給她,信里寫道:

陳曉旭同志:

我們珠影廠最近欲招一批青年演員,看到報紙上宣傳過您,我們想與您見面談一次,看您是否願意到我們廠來工作,見面之事,已與《紅樓夢》劇組的製片主任打過招呼,明天下午一時請您在山下等候,我們屆時前往,我們住在北影招待所。

珠影藝術室王東和、徐小中

我看信送到了陳曉旭手裡,悄悄跑到閱覽室門口,透過門縫看陳曉旭的反應。

陳曉旭拿著那封信有些莫名其妙、不太相信的樣子。盯著信看了一會兒,她就把信放在桌子上繼續看書。真沉得住氣啊!我就不信可以騙過別人,就騙不了你陳曉旭。

接下來的時間,我都盡量避開陳曉旭,偷偷觀察她有什麼異樣的行為。

可兩天了,她都沒有動靜,我沉不住氣了,在走廊遇見陳曉旭,問她,「你沒有出去啊?」,「沒有啊!」

我眨巴了幾下眼睛,真的太失望了,怎麼就騙不了她呢?唉,打道回府,繼續想招,一定要捉弄陳曉旭一把。剛轉身,陳曉旭大喝一聲,「站住!王東和!我不知道你歐陽還有這個筆名哪!」

我笑起來,大笑,我太有成就感了。

「好你個徐小中,居然開玩笑開到你的顧問身上來了,你簡直是個猶大,太可氣了!」當她把王東和、徐小中的名字都說出來的時候,氣得渾身發抖。

我趕緊給她道歉:「對不起,你不是沒去嗎?算了啊,不要生氣!」

曉旭冷笑:「你以為可以騙到我嗎?你的騙局一點也不精緻。」

我躬身謙虛地說:「是啊,在這方面我還要向你學習。」

我直起腰桿后,問曉旭:「我的玩笑怎麼就不精緻呢?」

陳曉旭得意地笑著說:「昨天我拿到信還是有些相信的,不過又覺得不對,珠影幹嘛就憑著報刊上的宣傳來找我呢?也太輕率了吧?剛好晚上我有住在北影招待所的朋友給我打電話,我就順便問他們招待所裡面是不是有珠影來的人,朋友很肯定地告訴我說沒有。」

87版《紅樓夢》劇照

沮喪襲上來,這惡作劇的任務還真是不好完成。

陳曉旭猜到我的心思,微笑道:「我也有點相信,想到底是什麼人給我寫的信呢?」我來勁了,說:「我就不信捉弄不到你陳曉旭!」

她鼻子「哼」了一聲,真的怕我再使什麼招禍害她,轉身跑到王導那裡告狀:「歐陽在這兩天充分發揮了他的聰明才智和惡魔本性,不能讓他繼續為非作歹、坑害百姓了,他如今不像警察了,已經是十惡不赦的惡棍了!」

王導聽了陳曉旭的話哈哈大笑,終於認可和驗收了我的作業,我也終於找到了寶玉自身的感覺和與其他人物的關係了。

因為有了陳曉旭和我私下的接觸、配合,我們演起戲來就有了默契。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