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深圳課外輔導機構達2000多家機構多無證監管有盲區

深圳課外輔導機構達2000多家機構多無證監管有盲區

在培訓班的課上

深圳課外輔導機構達2000多家,市教育局指出,多頭審批、監管弱化甚至存在盲區,給了無證辦學者可乘之機

學生放暑假對培訓機構來說無疑是開啟了一個巨大市場。然而,目前深圳教育培訓機構很多屬於無證經營,師資也良莠不齊,而且因涉及教育、民政、工商等多個部門管理,各部門監管範圍又不明確,存在一定監管盲區,在處理問題時難免會出現相互扯皮甚至「無人管」的現象。

7月25日,記者從深圳市教育局獲悉,對於此現象,目前該局已提請深圳市政府協調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民政、稅務、城管、教育、人力資源社會保障等相關部門,共同研究培訓機構監管問題,依據法律法規,理順管理體制,明確管理責任。

學生熱衷參加培訓班 暑假培訓費用超萬元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學生暑期上課外培訓班成了「潮流」。記者就此採訪多位學生,包括中考的高分考生,他們均表示暑期在上各種補習班。

「想鞏固自己所學的,上補習班也可以充實些。」深圳高級中學的李同學告訴記者,他和另外三名小夥伴來上補習班都是自己作出的決定。

今年9月將上初三的許同學告訴記者,他擔心自己不上補習班的話開學的時候跟不上老師的進度,所以想做到未雨綢繆。記者採訪幾所培訓機構發現了一個現象,參加補習的多是深圳幾所名校的學生,他們大多數因為學習競爭壓力很大,遇上暑期時間長便想多學些東西。

「現在不只暑假,秋季很多班都報滿了。」 記者在某教育機構看到許多家長正帶著孩子諮詢報班問題,諮詢人員表示很多班都報滿了。

如此龐大的蛋糕,引發了培訓機構的一場爭奪大戰。

福田區一所名校的劉老師告訴記者,每到暑假放學前,都可以看到不少發傳單的人員,穿著各式各樣的培訓機構的衣服,手裡拿著宣傳單和送出的小禮物,等待發給學生和家長。

記者了解到,各類培訓班收費高昂,基本上每節課100元—200元很常見,部分課程更多達幾百元,按全年三個培訓班計算,單次價格150元,單個培訓班20節課計算,一個孩子每年花在課外補習上的支出近萬元,還不包括各類教輔材料的支出。除了補習課業,像表演、高爾夫球、主持、樂器等看上去與學業相關性不大的項目,費用也是極高。一位家長告訴記者,整個暑假的培訓費用超過萬元。

很多機構為無證經營 部分老師為在讀學生

深圳市政協委員賴榮火曾表示,最近幾年,課外輔導行業在深圳發展速度非常迅速,深圳目前有大大小小的課外輔導機構多達2000多家,深圳每年參加課外文化補習的中國小生保守估計有15萬至30萬人,市場的「蛋糕」總量超過20億元。

根據深圳市教育局統計,目前由市、區教育行政部門批准設立的教育培訓機構461家,其中市教育局審批的機構184家、各區教育局審批的276家。

賴榮火稱,除了正規的課外培訓機構相對來說有較好的學習場所和辦學質量,其餘的絕大部份規模較小、學習環境較差,師資的水平良莠不齊,有的甚至只有一間幾十平方米的房間、幾張課桌和數位接待人員,就能組成一個培訓學校;有的甚至一兩個人在家裡就能進行課外培訓,整個市場呈現出「小而多」的格局,甚至很大一部分屬於無證經營,分佈在各居民小區或者城中村,存在很大的安全隱患,很多根本不具備課外培訓的條件和實力。

在教育教學中,老師是至關重要的,但是在培訓機構里老師的好壞並沒有一個真正的統一的標準。深圳華強北一家培訓機構的老師告訴記者,她有一個同事,之前只是一所高校教英語的老師。這位老師是名牌大學的研究所,雖然從來沒有過教雅思的經歷,但是進來后第二天就上崗教「VIP」的學生,「而且現在很多機構的老師是兼職。」

記者在深圳大學的論壇上,看到了五花八門的培訓機構發帖招攬大學生作兼職老師。記者委託一名深圳大學大四的學生,用她的賬號進行應聘諮詢,記者以英語系的大四學生身份,簡單地表述了一下學習成績,就輕鬆地應聘到了暑期的這種短期兼職培訓老師了,對方還告訴記者第二天就可以過來領取課本進行備課,教初一的學生。

培訓機構多頭審批 監管交叉存在盲區

對於監管問題,深圳市教育局指出,目前,深圳培訓機構存在多頭審批、多頭管理、主體多元化的問題,除教育部門和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門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審批文化教育類培訓機構和職業技能培訓機構之外,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部門審批經營性培訓機構,文體旅遊部門審批經營性文化藝術類培訓機構,經信委審批外資類培訓機構,各部門審批標準不統一,且管理範圍出現交叉,甚至存在盲區的情況,以至有些教育信息諮詢有限公司也在從事教育培訓和家教活動。從事早教和外語培訓的機構大都是打「擦邊球」開展培訓。由於審批部門較多,信息溝通不夠,監管弱化,為無證辦學者提供了可乘之機。

鑒於上述問題,深圳市教育局表示,已提請市政府協調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民政、稅務、城管、教育、人力資源社會保障等相關部門,共同研究培訓機構監管問題,依據法律法規,理順管理體制,明確管理責任。

深圳教育培訓類消費投訴增長快

2017年上半年受理1585宗,同比增長39.77%

金羊網訊 記者王俊報道:記者7月25日獲悉,2016年到2017年上半年,深圳市、區消委會共受理非學歷教育培訓類消費投訴4358宗,其中2016年2773宗、2017年上半年1585宗。2017年的投訴量增長較快,其前半年的投訴量同比增長39.77%。

據介紹,2016年投訴的具體類別主要有駕駛培訓753宗,技能類培訓470宗,語言培訓424宗,成人高等教育培訓324宗,嬰幼兒教育培訓257宗,藝術培訓208宗,計算機培訓98宗,課外輔導87宗。2017年上半年的投訴具體類別主要有駕駛培訓350宗,語言培訓260宗,技能類培訓259宗,成人高等教育培訓204宗,藝術培訓155宗,嬰幼兒教育培訓97宗,計算機培訓48宗,課外輔導40宗。

而非學歷教育培訓消費投訴主要反映的問題有:退費退款難,因對培訓機構的教學和服務質量不滿意、或因消費者自己的經濟、時間等原因,申請解除合約,與商家協商退還餘款未能達成一致意見,相關投訴超過了60%;培訓服務質量差,主要反映商家教師資質不達標、配套設施不全、頻繁更換教師、培訓課程安排不到位,服務態度不好等問題;虛假宣傳,主要是商家對培訓效果、師資力量、機構資質、售後服務等方面進行虛假宣傳;機構資質問題,主要是商家不具從事相關培訓的資質,超過經營許可範圍從事培訓。

深圳市消委會介紹,駕駛培訓主要投訴商家安排培訓學時不夠、教練服務態度不好、加收培訓費用、退費難等;語言學習主要投訴韋博英語、美聯英語、華爾街英語等機構,反映教學質量與宣傳不符、學費貴、退費難等問題;成人高等教育類主要投訴尚德教育等機構,反映培訓機構教學質量不好、亂收費、不按承諾安排考試等問題;技能類培訓主要投訴會計、建築師、美容美髮、烹飪等技能類培訓,反映教學質量差、學習效果不好、退款難、亂收費、機構關門跑路等問題;藝術類培訓主要反映師資力量不好、不履行宣傳的承諾、退款難等問題;嬰幼兒教育培訓主要反映退款難、商家跑路、老師更換頻繁、小孩在培訓中發生安全事故等問題。

文/圖 金羊網記者 沈婷婷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