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日本,隱藏在全球礦業背後的觸手,在你毫無察覺間打造了一個礦業帝國

日本,隱藏在全球礦業背後的觸手,在你毫無察覺間打造了一個礦業帝國

礦業匯

專註礦業的行業垂直自媒體社交平台,為礦業全產業鏈行業的從業者、管理者,提供有價值資訊,搭建礦業社交平台。

日本彈丸之國、資源匱乏,當國內資源滿足不了自身需求,發動戰爭、搶奪他國資源也便成為這個民族最大的夢想,於是日本挑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然後結束了這場戰爭。

但戰爭真的結束了嗎?答案是否定的,二戰後,日本在海外打造了一個礦業帝國。

日本礦產資源種類較齊全,但儲量及其匱乏,且二戰前後基本開採殆盡,所以日本常被稱為「資源標本國」,不知算作稱讚還是嘲諷。

日本是典型的經濟外向型國家,大量進口礦產資源,大量出口工業產品。因此,日本多數金屬礦產完全依賴進口,對外依存度高達100%。

二、二戰後日本礦產資源戰略

日本的反思:

過去所採取的國力=軍事力量=資源實力的方針沒有錯,但方式上欠妥當,不該用露骨的、直接的領土擴張方式,應該用含蓄、間接的方式進行全球資源再分配。

日本的戰略

石油:立足亞太,覬覦南海,爭取中東、搶奪非洲,重視俄羅斯中亞,在世界範圍內滲透。

有色金屬和貴金屬:立足拉美,廣泛布點,建立穩定供應基地,控制亞洲,覬覦新轉軌的國家,滲透非洲。

日本的措施:

1

政府援助

政府通過財政、金融、稅收等多種手段全方位鼓勵礦業跨國經營,從政治、外交等不同角度支持和促進在海外建立礦產資源供應基地。

如:前期風險程度最高的勘查工作(選點工作),經費全部由日本政府承擔,後續鑽探和勘探工程政府補貼50%;海外礦產勘探,政府提供貸款額為所需總資金數的50%,若項目失敗或遇天災、戰爭等事故,可減免貸款本金。

2

跨國企業

日本跨國礦業公司多採用「參股不控股」、「以協作求發展」的方式參與全球礦產資源爭奪,通過與國際投資機構、跨國礦業公司及資源國公司合作,在礦產資源全球配置中佔據有利位置。

優勢:分擔風險,利益均攤;與諸如世行、亞行、國際著名投資機構等合作,資源國不敢輕舉妄動,加強了項目安全性;與當地公司的合作使其在許多事情獲得諸多便利。

3

滲透模式

1)通過扶持紡織、基建、運輸等形式,立足國家和地方,再伺機滲透礦業等其他領域。

2)礦山開發,為其提供技術、資金、運輸等基礎服務,換取股份和礦產資源。

3)產業鏈和地區協同,日企掌握資源量可能較少,但滲透整個產業鏈,從而上下協同,實現利潤最大化。

三、三井物產--日本礦業帝國的縮影

三井一直扮演著「幕後推手」的角色,將自己的下屬公司以及關聯企業推到台前,不斷地擴大著市場、資源和疆土,謀求著利潤最大化,而自己則隱藏起來,像極了「影子帝國」里的王者。也因此,甚少有人知道三井通過各種隱秘渠道影響著世界經濟。

三井物產在全球礦產領域的擴張,正是日本礦業帝國的縮影。

1

與礦業巨頭資源捆綁

淡水河谷:三井物產擁有巴西Valepar S.A.公司(淡水河谷母公司)18.24%(另有說法為15%,待考證)的股權,屬於幕後決策者。而淡水河谷這座由巴西總統親自任命總裁的超級企業,在三井物產的決策推動下,不斷地吞併、壟斷。

例:CMM公司和淡水河谷合計擁有巴西22處鐵礦中的18家開採權,可謂巴西鐵礦兩大巨頭。三井物產首先從CMM創始人的孫子手中買進 CMM公司60%股份,加上之前已經擁有的40%的股份,三井物產徹底併購CMM,隨後,三井再將一半的CMM股份賣給淡水河谷,幫助後者成功控制 CMM。在合作過程中,三井物產不僅向淡水河谷提供產品和技術,還積極給於後者以金融援助,幫助後者擴展業務範圍。

必和必拓和力拓:2001年,必和必拓在蒙古發現世界級超級銅礦,隨後將許可證轉讓給加拿大的艾芬豪礦業公司,2005年,艾芬豪礦業與三井物產達成協議,三井提供運輸、基建等,共同開發,2006年,力拓收購加拿大艾芬豪10%的股份。整個過程,三井物產與必和必拓、力拓雖未直接接觸,卻將自己成功綁定在一起。

與礦業巨頭的資源捆綁在鐵礦領域更明顯,在澳大利亞24個主要鐵礦中,日本企業重點投資8家,參股16家,三井和力拓共同擁有西澳大利亞紐曼地區的兩座礦山(西安吉拉斯礦山和羅布河礦山);三井和必和必拓共同擁有MAC鐵礦等5家礦山。

英美公司:智利科亞瓦西作為智利最大的三家私營銅礦之一,其股份由斯特拉塔持有44%股份,英美公司持有44%股份,三井物產持有12%股份,另外兩家智利最大私營銅礦均有日本企業參股(三菱等日企)。

2

三井在和印度印度

2006年淡水河谷鐵礦石漲價遭到多家鋼企反對,印度最大私營鐵礦石出口商SesaGoa公司(寶鋼等均為其用戶)表示,該公司將把鐵礦石價格上調19%,從而積極策應淡水河谷的價格談判。原來,三井物產擁有印度Sesa Goa公司51%的股份,再加上其掌握淡水河谷股份,也就不難理解了。

2007年,三井通過印度韋丹塔公司收購三井所持印度Sesa Goa 51%的股份,不再控股Sesa Goa,「隱身」於印度韋丹塔公司,再透過印度韋丹塔公司收購澳大利亞最大的銅生產公司WMC銅資產、美國銅業公司Asarco、購入尚比亞銅業投資公司所持孔科拉銅礦28.4%股份等,儼然一頭咄咄逼人的怪獸,隱於背後。

以鄂爾多斯為例。

第一步:扶植紡織產業

1979年,三井物產幫助鄂爾多斯羊絨公司購置紡織設備,並將生產的原毛和羊絨產品出口到日本,充抵設備款項。從此鄂爾多斯經濟起飛,目前鄂爾多斯紡織產業,已經佔世界羊絨市場的40%,地位難以撼動。

第二步:時機成熟,染指資源產業

2003年,三井物產投資190億日元,持有鄂爾多斯電力冶金公司的25%權益,主持鄂爾多斯煤炭、冶金、電力、黃河引水工程。鄂爾多斯電力冶金公司迅速成為擁有世界最大硅鐵工廠的企業。每年生產硅鐵55萬噸和硅錳15萬噸,覆蓋日本總需求量。

第三步:區域協同

與礦業巨頭開發蒙古銅礦,建設運輸線路,與鄂爾多斯形成協同運作,三井通過對一個龐大工程的把握,將日本、蒙古、澳大利亞、,甚至俄羅斯的資源捆綁在一起,運籌帷幄。

除了鄂爾多斯,三井物產將鋼企坑的也挺慘。

在那些世界級的礦產資源,或許三井物產的資本不大,並沒有實現控股。但是三井物產會讓其隱身於整個礦業產業鏈,從而協調各方,以獲得自身最大利益。

四、日本

與不同,背負日本民族的不是政府,而是財團企業,財團始終以民族的強大為己任,日本就這樣通過類似三井的財團,成為隱藏在全球礦業背後的觸手,不知不覺間打造了一個礦業帝國。

而在面對日本緊密團結的財團企業時,卻往往暴露出鬆散的弱點,進而成為日本的打工者,不斷有國家和民族賴以生存的企業,被日本財團吸納。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