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德國之後,韓國也走向了「脫核電」時代

德國之後,韓國也走向了「脫核電」時代

在德國宣布放棄利用核能發電之後,韓國也作出了同樣的舉措。

據韓聯社報道,韓國總統文在寅19日出席在釜山韓國水電與核電公司古里核電站本部舉行的古里1號機組永久關閉宣布儀式。文在寅在致辭中表示,全面取消正在準備的新核電站建設計劃,不再延長核電站的設計壽命。

文在寅稱,將重新研討核電站政策,廢除以核電站為主的發電政策,走向「脫核電」時代。對於目前延長壽命運轉的月城1號機組,在考慮供電情況后儘快關閉。對於目前正在建設的新古里5號、6號機組,綜合考慮安全性、項目進展、投入和補償成本、系統備用容量等,儘快形成社會共識。這暗示了有可能中斷新機組的建設工作。

文在寅稱,永久關閉古里核電站1號機組是走向脫核電國家的起點,是走向「安全大韓民國」的大拐點。他稱,將積極扶持新再生能源、LNG發電、太陽能等替代能源產業,同時減少火力發電,提高天然氣發電設備運轉率。

報道稱,文在寅稱,西方發達國家減少核電站,宣布脫離核電,但韓國卻背道而馳,成為核電站最為密集的國家,儘管事故發生的可能性微之又微,但若發生事故,其後果不堪設想。

第一財經記者注意到,在西方發達國家,德國是率先放棄核能的國家之一。2011年3月日本大地震引發核泄漏事故后,當時的默克爾政府關閉德國8座正在發電的核電站反應堆,並決定在2020年前分批關閉另外9座核電站,實現全面放棄核能。

德國的核電技術相對發達,自核電開始啟用以來,並未出現過核泄漏問題。目前,德國用電總量中有1/4來自核電。儘管德國近年來在可再生能源利用尤其是風力和太陽能發電方面取得長足進展,但政府對於可再生能源的預期發電量是否足以彌補關閉所有核電站造成的電力短缺並沒有十足信心。

德國放棄核能與其民眾多年反核有關。上世紀80年代反核運動及綠黨的崛起,使核能的利用成為民眾激烈爭論的話題。例如,哈瑙核工廠經過5年的建設完工後,連一根燃料棒也沒有生產過。當時的德國外長菲舍爾初次參政就是在黑森州任環境保護部長,這家工廠以及原有的一個老核材料加工廠正好歸他管轄。經過無窮無盡的爭論、繁複的安全審查程序,原有的老加工廠最終被停工。

此外,德國民眾對核能的反對,除了對其後果的擔憂之外,也和高昂的維護費用也有很大關係。為了確保核電站安全運轉,德國每年需要最多5000萬歐元(約合4.64億元人民幣)的維護費用。

同樣,在2015年,作為世界核電列強,法國也宣布削減核能在能源結構中的比例。這一年,法國國民議會(下院)通過了能源轉換法案,法案規定最遲到2025年把發電量中的核電比例從目前的75%下調至50%。

法國的核電比例居全球首位。法案提出了6個數值目標,包括下調核電比例、最遲到2030年將化石燃料消費量比2012年削減30%。法案不允許增加核電發電量,並規定要把可再生能源發電比例提高到約32%,相當於2012年的2.5倍。

文在寅稱,新政府將確保核電站安全視為決定國家存亡的重要安全問題加以對待,將核電安全委員會升格為總統直屬機構。

文在寅還稱,新政府將開啟脫核電和未來能源時代,扶持新再生能源、LNG發電、太陽能、海洋風力發電等清潔安全能源產業。將能源產業與第四次工業革命掛鉤,將其發展成為韓國的新增長動力。重整環保能源稅制,改變能源高消費產業結構,整改工業用電費系統,防止工業部門過度消耗電力。拆除核電站是耗時久、耗資大、需要尖端科技的高難度作業,為此將在東南部地區新設有關研究所確保技術,積極提供支持。

根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目前,韓國現今已躋身世界級核電強國,成為繼美國、法國、俄羅斯、加拿大和日本之後,全球第六個能夠完整出口核電工程的國家。 韓國在2009年的阿聯酋核電項目訂單總額達到了400億美元。

目前,官方信號顯示,發展核電的決心和方向沒有改變。2017年2月17日,國家能源局官網公布的《國家能源局關於印發2017年能源工作指導意見的通知》(下稱《通知》)顯示,「年內計劃開工8台機組」。與此同時,全國年內計劃建成三門1號機組等5個核電項目。

第一財經記者根據官方資料梳理髮現,新建核電機組所採用的技術為三代技術,且裝機容量均為百萬級千瓦以上。目前,一台百萬級三代核電機組的總投資為160億元至200億元。這意味著,8台三代核電機組的總投資將達到1280億元至1600億元。

「到2020年,核電運行和在建裝機將達到8800萬千瓦。」 《人民日報》今年早些時候的一則報道中引述國防科工局副局長、國家原子能機構副主任王毅韌的話說,發展新能源是實現未來可持續發展的必然趨勢,核電作為低碳能源,是新能源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未來能源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基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