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東北土匪的日常生活:入伙有實習期,工資一年一結

東北土匪的日常生活:入伙有實習期,工資一年一結

文|思明洲

東北土匪真實生活情況,遠沒有影片中那樣瀟洒。在東北匪團混生活者,同樣是辛苦忙碌的打工族。

土匪也需要面試和實習期

「人逼急了為匪,狗逼急了咬人」。自清末開始,東北歷經甲午戰爭、俄軍入侵和日俄戰爭蹂躪,導致地方上槍支泛濫,土匪多如牛毛。如此情形下,是什麼樣的人才在當土匪?基本以欠債者,賭徒,通緝犯和破產農民居多。

他們當土匪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發財。土匪歌謠唱道:「當鬍子,不發愁,進了租界住高樓;吃大菜,住妓院,花錢好似江水流,槍就別後腰,真是神仙太自由」。雖然三百六十行里沒有匪行,但對於一無技術二無資本的人來說,這是最有可能發財、當官、吃好喝好的工作。

幾個土匪首領們。這些土匪的祖師爺是咸豐年間闖關東的山東和河北流民當中的亡命之徒,由於清廷調東北八旗軍入關圍剿太平天國,因此關外兵力空虛,土匪即「胡 子」趁虛而起。在甲午戰爭時期,大批淮軍、湘軍和東北駐防軍在朝鮮和遼東半島戰敗,也導致不少潰軍在關東地區到處流竄,時間一長便「起局」、「佔山」、 「建綹子」,落草為寇,當地一些遊手好閒的流氓無產者貪羨土匪「騎大馬、喝小酒、吃大肉、搶娘們」的逍遙生活,也紛紛投奔入伙。甲午戰爭之後東北地區「鬍子」的數量大增,每股鬍子少則上千,多則上萬。後來叱詫風雲的「東北王」張作霖就是在這一時期通過一邊辦團練武裝、一邊吸收小股土匪武裝而慢慢起家的。

想要加入土匪團伙並不容易,因為土匪首領害怕混進姦細,或者其他匪團到這裡拐帶槍馬,故規定新人入伙必須要有保舉人保薦。

其次還要進行面試,也就是「過堂」。「過堂」主要是土匪首領們要看看面試者是不是有膽量。第一種考驗是,讓面試者跟著尋找搶劫對象,在不發給武器的情況下, 孤身打探消息,對預定犯罪現場進行踩點等等。第二種考驗是在頭上放上葫蘆,土匪首領突然舉槍射擊葫蘆,以看面試者是否嚇破膽尿褲子。

面試關過了,就是入職儀式。土匪入職要「拜香」,新入職者當著大家插香並對天起誓,起誓內容大致包括:要和大夥一條心,不出賣朋友,不叛變,不走漏風聲,如果違犯則千刀萬剮之類。起誓完畢,還要挨個拜訪土匪團伙「四梁八柱」各位領導,接受訓導。剛當上土匪的人,被稱為崽子。團伙平時只管崽子們吃住,不發工 資。工資要到年底時才一次性發放,只是這工資並不容易拿到。

剛入伙的崽子無槍無馬,每次出去打仗搶劫,只是用紅布包著木頭槍嚇唬人。有了真槍以後才能分贓,崽子們一旦有了真槍就要辛苦賣命,如衝鋒在前,撤退在後。崽子們每天白天行軍,晚上還要輪流站崗放哨和鍘草喂馬,根本沒有睡覺時間,比做長工還要累。

土匪馬隊準備進入村子。東北人多稱土匪為「鬍子」,也稱為「綹子」、「響馬」或「馬賊」。這些土匪的武器一般是土槍,槍口平時塞著木塞,上面系著紅纓。在開 槍時,土匪將木塞從槍口中拔出來,銜在口中,遠遠望去就像長了一綹紅色的鬍子,故而得名。俄國人(以及後來的日本人)則稱之為「紅鬍子」。1896年有幾 股土匪武裝襲擊琿春-寧古塔地區的居民點和俄國中東鐵路工地,甚至進入俄國的烏蘇里地區,被當地的哥薩克百人騎兵隊打敗,俄方稱這次土匪襲擾為「紅鬍子戰爭」。

土匪搶劫須知

土匪最賺錢的行動,肯定是砸響窯,也就是搶劫有錢人家的大院。打進去叫砸響了,沒打進去叫沒砸響。這些地主富商都會給大院修建大院牆,築有炮台,還會花高價雇傭獵手和好槍手擔任護院保鏢。一方有難八方支援,若干村莊會組成聯庄民團,以應對大股土匪進犯。

響窯並不好打,比如1923年,德惠縣萬寶鎮,大土匪大龍率領100多土匪圍攻善人屯一家地主遭慘敗。這家地主院牆有3米多高,牆頂有垛頭,院子四角修有炮 台,內有20多名護院保鏢。土匪雖一度衝進院子,最後還是被護院保鏢打出來。戰鬥結束,土匪被打死20多人,所有死者都被護院保鏢割下腦袋,送往縣城請賞。

1932年土匪攻打伊通,更是倒霉到直接被警察伏擊。戰後,警察把土匪腦袋全部割下來,裝滿11條麻袋,送上公主嶺報功。

當打下響窯,大掌柜和各位首領要先揣滿自己口袋,再往下是大掌柜親信槍手們分贓。大多數普通土匪只是奴僕,分錢給多少是多少,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份。但到了執行紀律時,肯定要拿那些沒有背景的崽子開刀。

崽子們不僅要打仗,還要做墊背的。比如土匪團伙綁票綁錯有權勢的人,引發地方勢力惱怒,土匪團伙會交出幾個新人崽子給人家砍頭,以平息對方怒氣。

土匪在進行警戒。這些人平時或是盤踞在山林之中,或是幾百人騎馬在平原地區呼嘯來去,從事砸買賣、搶富戶、綁肉票、打官兵、販鴉片等種種無法無天的活動。東北地區地廣人稀, 守防官兵駐地動輒相隔六七百里、八九百里,難以進行有效控制。此外,在開拓東北的早期年代,居民往往半以狩獵為生,因此都擁有火槍,很多時候是冬為獵戶、 夏為響馬;一旦被官兵俘獲,往往有地方鄉紳聯名具保,所以日漸橫行,肆無忌憚。久而久之,「鬍子」甚至形成了一種獨特的文化,並且與滿洲地區自發的拓荒活 動結合起來。這是動蕩而荒蠻的邊疆地區常有的現象,在十九世紀美國的加利福尼亞和得克薩斯,的內外蒙古、甘肅青海,以及奧斯曼帝國統治下的巴爾幹地區 也有很多類似於「鬍子」的劫匪、馬賊一類武裝團伙。

東北土匪大多各據一方,沒事不能跑到其他土匪團伙地盤犯案,那會引發激烈火拚。自己的地盤呢,可供匪團下手攻打的地方並不多。鄉鎮里各種護院保鏢、民團、自 衛隊林立;縣城駐紮有軍隊警察;山上林場、礦山大多都有槍械護衛。還有很多目標是需要維護的「朋友」,不能動一根毫毛。

威震熱河、遼寧的大馬匪李守信曾感嘆:「打開地圖十幾個縣,幾乎找不到可以下手的地方。結果跑到千里之外,做上一趟買賣回來,自己所剩無幾」。土匪團伙風裡來雨里去,奔波幾個月賺不到錢是常有的事情。在第2年,李守信就因不賺錢而洗手不幹,投入軍隊改行剿匪。

土匪砸窯也不一定能發財。1931年11月,伊通縣駐軍2個連叛變為匪,聯合北山皮匪幫圍攻縣城。經過激戰,匪徒們衝進縣城,大肆搶掠商號店鋪,打砸大戶人 家。洗劫縣城讓土匪們吃上小米飯和豬肉燉粉條,匪徒各個裡三層外三層穿著花衣服、皮大襖、長袍馬褂,看上去五顏六色、千奇百怪。這一切卻沒有讓土匪們發 財。嘩變為匪的東北軍連長,背著三八槍大罵:「我說不出來,你們非拉出來,打了一次縣城,每人才分7錢金子,13錢銀子,掙餉錢也比這個多,當一次鬍子一輩子也扒不掉賊皮」。

土匪們雖然更喜歡白花花的銀洋,但在搶劫或索取贖金時對「錢票」也來者不拒。偽滿成立之前,東北地區流通紙幣有東三省官銀號的「奉票」,吉林永衡官錢號和黑龍江永信公司的「官帖」,銀行和交通銀行的紙幣,以及日本朝鮮銀行的「金票」、「老頭票」等等。偽滿洲國成立后發行「國幣」,最大面值是一百圓,背面印有一群綿羊,因此被土匪們稱為「老綿羊票子」。

東北土匪搶什麼?當然不僅僅是罕見的金銀財寶和快槍駿馬,實際是見啥搶啥的套路。1933年8月,土匪搶劫臨江縣大青溝時,搶劫物品如下;錢票30元,紅布 被1床,紅色斜紋褥子1床,刀牌香煙1大盒,洋蠟4包,正藍細布褲褂1套,青布夾褲1件,禮帽1頂,美人皂2塊,青粗布2匹……不要說衣服,就是罐子里的 鹹菜疙瘩,土匪都要撈走。

搶劫完畢后,崽子們若私帶錢財不交公、浪費子彈和謊報子彈消耗,都屬於違紀。被毆打一頓必 不可少,嚴重的會被直接處決。如果一次搶掠到的錢財數額較大,為防止引發內部火拚,或預防官兵民團看到后眼熱而從四面八方過來圍攻上來,土匪當天就會分贓,之後崽子們各自逃到指定地點隱蔽。

如果大掌柜經常帶領大夥撲空,或是被官兵民團圍住了連番惡戰,損耗大量彈藥還陣亡不少崽子,那麼久而久之也就沒人願意跟隨這位大掌柜。此時,大掌柜須要非常注意部下,防止他們逃跑、打黑槍和做內奸。

平時在匪團,無時無刻都有大掌柜心腹親信監督所有崽子,所有匪團成員的一言一行都會被上報給各級首領。那些平時表現不能讓首領們滿意的崽子,在打仗時就會被人家「借刀殺人」。匪首會讓所有他們厭惡和懷疑的人打頭陣,卻不通知其撤退或突圍,還讓人報告給官兵。

1916年,「蒙匪」巴布扎布帶領數千人逃竄到遼寧、吉林兩省。奉軍28師奉督軍張作霖之命阻擊,並進駐鄭家屯。

舌尖上的土匪

土匪吃什麼呢?平時,土匪團伙特別是崽子們伙食很差,粗茶淡飯是主流,吃頓餃子像過年。1937年初,安圖縣,「野馬」「老三省」等土匪團伙決心組成聯軍。它們在木場舉行宴會,這些著名匪首們圍坐在木桌旁,每人都得到一份菜,僅僅是一碗老白乾、一碟油餅和一盤子燜羊肉。

1941年,共產黨遼西縣委書記李然去招降梨樹縣一股大土匪的掌柜「九頭鳥」。據李然在匪穴的觀察,土匪宿舍就是一排排地窩子,匪首「九頭鳥」正在吃飯,桌子上只有鹹菜條和窩窩頭。

解放軍著名偵察員楊子榮抓捕座山雕時,在土匪聯絡站只能吃到苞米面、蕎麥麵。「百雞宴」肯定不存在,土匪只提供了2隻小雞給楊子榮和其他6名偵察員開葷。

只有攻進村莊,土匪們才能改善伙食。1946年6月,於福匪團侵入撫松縣下屬村莊,土匪到處抓雞,讓村民包餃子和備酒。就在屯子當中,他們支上兩口大鍋煮上 豬頭、方肉和小雞舉行慶功宴。在威逼下,全村居民都忙著殺豬宰羊、燉肉、餃子、麵條和烙餅。村民們用幾口大鍋不停地做飯,做了一頓又一頓,土匪們餓死鬼投胎樣拚命吃。土匪最喜歡說:「打粳米罵白面,不打不罵小米飯」。

折騰一天或者幾天後,土匪吃幾頓好的,就要離開村莊趕緊跑路。一旦被軍警盯住,會很難脫身。1922年,東北軍警隊在東豐、西安、海龍、磐石四縣,輾轉900 里,馳騁於冰天雪地,連續追蹤報號「南平」匪團150多人。發生多次交火,軍警隊從土匪處搶回大批被劫人質和財物。可以看到貪吃,就有可能被盯死。

土匪們在用餐。

怎麼才能穿出土匪范

土匪穿什麼呢?東北秋冬季節寒冷漫長,土匪長期風餐露宿,需要輕便保暖的衣物。在匪團里,掌柜大哥與各位首領大多戴著水獺皮帽子,崽子們則是狗皮、貓皮、兔皮和狼皮帽。土匪很注意用帽子遮住后脖頸,以免冷風雪片鑽入。

外套方面,首領們多是內穿一件對襟黑棉襖,外套棉袍袍子一角還要撩起來掖在腰帶上以方便騎馬。崽子們裡面穿小棉襖、外套一件棉坎肩或者皮襖。屁股上還要綁一塊老鼠皮,或豬皮、狗皮墊子。土匪到處跑,屁股上多一塊皮子,可以隨走隨座,不怕著涼。

土匪穿好外套,外面繫上一條黑色或者藍色布腰帶。這條腰帶既可以別手槍、刀子、也可藏金銀,遇到危險還能當繩子下房下井。最後再戴上狗皮套袖和護肘,沒事時把手插入就能保溫。

土匪們下身穿緊腿褲,小腿打綁腿。與其他在山野生存的行業諸如;捕魚、伐木和獵人一樣,土匪也在褲子外面加一條套褲,以免風寒侵襲腿部。土匪們腳下蹬著的皮 靴,是一種非常肥大的牛皮靴,不分左右腳。腳上不穿襪子,只綁著靰鞡草(又名烏拉草,生長於東北地區及外興安嶺以南,具有保暖防寒的作用,可以用來填充在鞋中)。每晚睡覺,都要解開腳上的靰鞡草,攤開了放在地上吹風散味。

△絮著靰鞡草的靰鞡鞋。靰鞡草,又名烏拉草,是多年生草本植物。烏拉在滿語中是「江」的意思。由於這種草盛產于吉林烏拉一帶,因此被稱為「烏拉草」。後來人們用它來絮鞋子,而且鞋多是由皮革製成,所以「烏拉」演變為「靰鞡」。

土匪工資一年一結 窩主才是最大贏家

秋風起樹葉黃,年底時分土匪團隊開始分錢貓冬。分錢是按股份來,大掌柜和四梁八柱等首領分得大股,一般土匪只能分小股。如果自己帶著槍支馬匹入伙,可以多分一點。土匪們分完錢就藏起長槍,各自投親靠友,或者住進租界。

冬季是土匪最享受的季節,再也不用風餐露宿,出生入死。崽子們拿著辛苦1年的工資去賭博、打牌、喝酒,亦或偷偷住進暗娼家中。每年冬季,都會有很多土匪被捕,或是露財引起懷疑被警察查出,或是酒後失言被人認出從而落入官兵手裡。

也有很多崽子會躲進「拉幫套」家。所謂「拉幫套」是指既有丈夫,也有相好的女人。她們的丈夫多是小買賣人、耍錢賭徒、跳大神者、甚至是殘疾人。她們的相好大多是土匪團伙里的崽子。

當崽子們分別住進「拉幫套」家后,兩個丈夫住在一個炕上,一個人前半夜,一個人後半夜。第2年春天,土匪團伙碼人集合日子一到,崽子就要離開「拉幫套」家。女人像送自己丈夫一樣,幫他收拾好行裝,送到村外,叮囑他天冷后趕快回家來。

忙活一年,出生入死、爬冰卧雪的匪首和崽子們實際上很難賺到大財。真正發財的是窩主,窩主本人並不出面打殺,而是供給土匪團伙槍支彈藥馬匹,從中分紅。他們 還窩藏土匪收取保險金、放高利貸、敲竹杠。很多土匪將錢財寄存在窩主家裡,到最後一分錢都拿不回來,人還遭到出賣或者直接被黑槍擊斃。

△不安全感讓土匪們睡覺時不敢脫衣服,也不敢離開手中武器。

這些窩主本身也是有財有勢的大地主,家裡有圍牆炮台和護院保鏢,他們都跟當地軍警保持良好關係。有些規模不大的匪團到了窩主家,還要給窩主家長工小費,得罪了窩主家長工可不是鬧著玩的。

逃進軍隊的整個匪團大多也得不到好處,土匪首領要送給軍官們禮物,還會遭借錢、借槍的勒索。除了需要討好軍官外,匪首還不能得罪那些當兵的,普通士兵就敢搶劫土匪並滅口。等到土匪錢花完了,手下人跑光了,軍隊就會扣留所有槍馬,將土匪首領趕出軍營。

人一旦上了賊船就只能隨波逐流,過著朝不保夕的日子,有了錢就隨意揮霍。即使是土匪頭子也同樣食不甘味,寢不安席,他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觀察所有的人,因為每一個都有可能是叛徒是姦細。每一次砸窯都有可能是一個圈套,每一次貓冬都有可能自投羅網。故土匪極少有壽終正寢者,大多20-30多歲就把屍骨扔在戰場與刑場。

總之,土匪生活沒有想象中的浪漫情調,匪團里聚集著一切社會醜惡現象。

*本文由微信公號「知道主義」授權發表,轉載務請註明出處*

- END -

式謀殺:以坐月子的名義!大夏天開暖風,捂緊棉被不洗澡

中產爸媽養老價目表:比養娃還貴;公立養老排隊100年,私立先交20萬,每月2萬多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