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富家女難道就不配擁有愛情嗎?

富家女難道就不配擁有愛情嗎?

001

宋浩明,求求你,這次慈善拍賣會不要帶洛圓圓去好嗎?我爺爺今天也會去的,請你在爺爺面前給我留點兒面子,要不爺爺問起來我可怎麼交代?」紀歌拉著要出門的宋浩明,一臉的哀求。

紀歌,你憑什麼來求我?以你宋太太的身份?我告訴你,很快你就不是了,一個月之後律師會給你離婚協議的,這次帶你去也就是給你一個面子,你要不想去就隨便。」宋浩明毫不留情的扯開紀歌的手,一把推開她,紀歌被推倒在地毯上,宋浩明徑直跨過去,「碰」的一聲兒關上了門。

紀歌蜷縮在地毯上,無助的望著天花板,沒有了眼淚也沒有了感覺。

良久,紀歌才抬了抬發麻的腿,站了起來,偌大的別墅卻讓她覺得窒息,晚上的慈善晚會還是要去的,是必須去,今晚要拍賣的一樣東西是她勢在必得。

洗了個澡,簡單的把長發挽在了腦後,在為數不多的禮服里選了一套白色的及膝的禮服,那白色的玫瑰花包裹著她玲瓏有致的身材,誰也不會想到一個結婚三年的女人,還純潔的像一張白紙,她的丈夫不屑碰她。

望著鏡子里蒼白的面容,紀歌拿出胭脂淡淡的化了一個妝,看著時間差不多了,登上十公分的高跟鞋,開著車準備出發,宋浩明是不會回來接她的,他只屬於那個叫洛圓圓的女人。

經過了幾個紅綠燈,紀歌的頭有點兒暈,可能是低血糖犯了,她伸出一隻手在手袋裡摸糖,卻聽到「砰」的一聲兒,紀歌的車和一輛紅色的瑪莎拉蒂追尾了,把人家漂亮的車尾撞了好大的一個窩。

你是怎麼開車的?會不會開車?」前面的車裡下來了一位嫵媚的女人,穿著火紅的禮服,惹的圍觀的人都捨不得離開。

不好意思,都是我的錯。」見到撞到人家的車了,紀歌也趕快下來跟車主陪不是。

當然是你的錯了,就你那破車,賣了也陪不了修車費,還穿禮服。」那女人一臉的看不起。

紅色的車裡還坐著一個人,本來是不想參與女人之間的爭執,可當他看到紀歌從車裡出來的時候,眼睛一亮,是她!

紀歌被那女人說的頭都抬不起來,頭也暈的厲害,剛才糖都還沒有拿出來,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以至於糖都還沒來得及吃。

紫清,算了吧,也沒多嚴重。」忽然聽到了不一樣的聲音,紀歌才抬起了頭。

太陽的餘暉還沒有完全退下,街道的餘熱還在揮發,可在這個男人出來之後,一切都變的冰冷,讓紀歌心頭一涼。

梳的一絲不苟的頭髮,小麥色的皮膚,五官深邃,得體的西服包裹著偉岸的身軀,那氣場就如同一座冰山,讓大家不敢靠近。

思修,你把人家嚇著了,我也就是說她兩句,沒別是意思。」叫紫清的女人看到男子過來立刻說話的聲音就變了,又嗲又甜,和剛才跟紀歌說話的聲音完全不同,還把柔軟的身子湊過去。

老黃,把車開去修,小姐,你的車可能也沒法開了,送修理廠吧。」穆思修看著紀歌,臉上的表情耐人尋味。

紀歌聽到這句話還真是感謝這個冰塊男,看著慈善宴會時間都要到了,卻被這個女人拖在這個地方,心裡真的是很急,吃了一顆糖,無奈的看了看車,車是不能開了,只能打的了。

穿著禮服,登著十公分的高跟鞋,手裡拿著名貴的手包的紀歌,此時站在公路邊上招手打的,一輛輛的計程車不是滿員就是瞥了一眼紀歌就走了。換做誰也會覺得紀歌一定是出來找樂子的。誰會穿成這樣出來打的。

紀歌的手都舉酸了,也沒有一輛計程車停下來,正當紀歌很懊惱的時候,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停在了紀歌的身旁,車窗搖下露出了穆思修那帥的讓人移不開視線的臉。

這裡不好打車,上車吧,送你。」穆思修簡單的說完,一旁的紫清狠狠的瞪著紀歌,鼻子都氣歪了。

紀歌也顧不得紫清的感受了,她確實很需要有車送一送,她二話不說就拉開了副駕駛的門,上了車。

整個車內的氣氛十分的壓抑,紫清刀子一樣的目光,穆思修冰冷的氣場,紀歌在心裡只盼望著趕快到目的地。

紀小姐,請問你到哪裡去?」司機師傅很有禮貌的詢問著紀歌。

去周氏莊園。」紀歌也不客氣,穆思修看了看她的背影,紫清也詫異的看了看紀歌。

一路再也無話,到了周氏莊園,紀歌道了謝就急忙下了車,走的匆忙的她沒有發現穆思修和紫清也都相繼下了車。

周氏莊園是B市最大的幾家莊園之一,周氏是B市的龍頭企業,涉及珠寶,建築,房產,娛樂等很多個領域,在B市打個噴嚏都會抖三抖。

今天周氏莊園召開一年一度的慈善拍賣會,被邀請的人都是非富即貴,一般人是進不去的。

紀歌也是第一次來周氏莊園,不免被周氏莊園的宏偉大氣所嘆息,雖然自己家也算是在B市排的上名的,可是跟周氏一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當紀歌走進周氏莊園,裡面已經到了很多的人,宋浩明和洛圓圓已經到了,洛圓圓化著精緻的妝容,穿著一件紫色的禮服,把她微微隆起的肚子遮掩的很好,根本就看不出來小三已經懷孕了。

紀歌走進大廳,很多說話的聲音忽然的 停了下來,有那炙熱的眼光追隨著紀歌的腳步。

宋浩明此時也抬起了頭,看到一抹倩影走了過來,長發被她挽在腦後,耳邊隨意的散落了一些碎發讓人看著很是俏皮,臉上淡淡的妝容和平時那大媽的裝束完全就像兩個人,白色的禮服包裹著她姣好的身段,沒想到她看著瘦,該有的地方可一點兒也不遜色。

在洛圓圓異樣的眼神下,紀歌走過去挽住了宋浩明的胳膊,悄悄對洛圓圓說了一句:「借我老公用一下。」微笑著朝著爺爺走去,宋浩明也仍由她挽著,背後她能聽到洛圓圓的牙齒咬碎的聲音。

爺爺,您來的真早。」紀歌鬆開宋浩明的胳膊,蹲在了爺爺身邊。

紀老太爺都八十多了,身體還算是硬朗,就是腿腳不太好,坐在輪椅上,身後跟著幾個彪形大漢。

紀老太爺慈愛的拍了拍紀歌的手:「歌兒,怎麼和浩明分開到的,那個女人是誰?」

紀歌看了一眼宋浩明,宋浩明雖然臉上也有笑容,卻不達眼底,那眼神里都是對紀歌的厭惡。

爺爺,我跟閨蜜出去逛街了,順路就過來了,那個女人是浩明的朋友吧。」

哦,歌兒,不要委屈了自己,如果有人欺負你,回來給爺爺說。」紀老爺子漂了一眼宋浩明,宋浩明的臉上笑容頓時就消失了。

爺爺,沒有人欺負我,如果真有人欺負我,我第一時間告訴您。」紀歌對著爺爺撒嬌,心裡卻苦的跟黃連一樣。爺爺不是傻子,宋浩明和洛圓圓一起進來,爺爺一定是看到了。

002

慈善酒會剛剛開始沒多久,紀老爺子由於身體不適就早早離開了,紀歌和宋浩明的戲也就演完了。紀歌準備去找點吃的東西,宋浩明也撕下了臉上的偽裝,摟著洛圓圓到一邊關切的詢問著。

結婚後宋浩明很少帶紀歌出門應酬,認識紀歌的人不多,紀歌自己拿了些兒吃食坐到一個沒人的角落靜靜的吃著。

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樣的女人,仗著家裡有點兒錢,無法無天,真是讓人噁心。」宋浩明那張俊臉又浮現在紀歌的眼前。而這句話就一直縈繞在紀歌的心頭,她也不知道是哪裡得罪過宋浩明,他會如此的看她。

當年結婚的時候確實是宋浩明的家族最困難的時期,不過她也是受害者,被父親逼著從法國回來嫁給宋浩明,父親想吞併宋氏集團,可是由於自己不擅經營,現在是賠了女兒又折兵,不但被宋浩明奪回了宋氏集團,連女兒都不被待見。

想到父親,紀歌心裡就不是滋味,父親給自己找了個后媽,拋棄了自己的母親,現在和后媽卷了家裡的財產去美國定居了,把一個爛攤子扔給了爺爺。

慈善拍賣會正式開始。」銅鑼一響,把紀歌從回憶里拉了回來。

放下餐盤,整理了一下子妝容,給自己打了打氣,紀歌走向了拍賣會場。

第一樣是一條紫水晶的項鏈,閃閃發光的項鏈讓很多女人心動不已,不過紀歌可不喜歡這樣太招搖的東西,連著幾件超炫的東西都沒有讓紀歌動心。

喝了五杯水,已經是第六樣拍賣物品,主持人打開一個普通的絲絨盒子,裡面是一枚祖母綠的戒指,底座是銀質的鏤空花,只是那祖母綠綠的就像一滴淚水。

紀歌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對這枚戒指情有獨鍾,當她無意之間看到這枚戒指的拍賣消息之後,她就確定一定要得到它。

這枚祖母綠的戒指是周家當家主母的最愛,這次為了拍賣會拿了出來,起價十萬。」主持人報出了底價。

對於如此普通的戒指,很多名媛都不感興趣。

十五萬。」有人給出了價錢。

十六萬。」有人跟進。

紀歌的手心都濕了,她的心情很激動,但是還沒有出價。

價錢越來越高了,紀歌看了一下那些兒出價的人,都是一些兒小公司的老闆,紀歌定了定神,拿起了價碼牌。

我出一百萬。」清麗的聲音響徹了整個大廳,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紀歌。一百萬買一枚普通的戒指,大家都以為她瘋了。

紀歌出了個驚天的高價,其他人都沒有做聲了,沉寂了一會兒之後,主持人敲著鎚子。

一百萬第一次,一百萬第二次。」就在馬上要拍板的時候,又有人出價了。

一百五十萬。」再次震驚了全場的人,不會今天來的人都沒吃藥吧。

紀歌也吃驚的看著那人,宋浩明,他怎麼會想買這個戒指。

二百萬。」又一個聲音響起,大廳再次沸騰了。

紀歌回頭就看到了穆思修,穆思修卻沒有看她,冷著一張臉看著那枚戒指。

穆思修的身邊坐著紫清,正一臉的鄙視,看樣子她是不喜歡這枚戒指。

紀歌抓緊了手包,裡面是她全部的家當,只有一百五十萬,這枚戒指看樣子是無緣了,她狠狠的瞪著穆思修,這個男人是老天派來和自己作對的吧?

也許是感覺到目光太刺人了,穆思修的臉微微的側過來瞟了一眼紀歌,紀歌想收回目光已經來不及了。

003

沒有懸念,那枚祖母綠的戒指被穆思修給拍下了。宋浩明也帶著洛圓圓來到了休息區。整個拍賣會圓滿的完成了,舞會開始了。

紀歌心裡不痛快,對舞會也是沒有興趣了,頹喪的想離開周氏莊園,剛走到門口的時候,被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男子攔住了。

是紀小姐嗎?我們總裁請你過去。」男子很有禮貌的伸了伸手。

對不起,我不認識你們總裁,而且我現在要回家。你給我讓開。」紀歌推了推面前的人,那人卻像鐵塔一樣紋絲不動。

識時務者為俊傑,紀歌想著自己走不了,也就不強求。「那他實在想見我,那我就給他一個面子好了,在哪?走吧。」

跟著黑衣男子在周氏莊園里轉了幾個彎,來到了樓上的一個房間,推開門裡面有淡淡的燈光和淡淡的紅酒味,讓紀歌進去了,黑衣男人退出去把門關上。

窗戶大打開,可以看到外面朦朧的山巒,靠窗站著一個高大的男人,穿著合體的黑色西裝,一隻手揣褲兜里,另外一隻手端著一杯紅酒,正眺望著遠方,那背影說不出的孤單。

聽到門響,男人轉過身來,深不見底的眼睛盯著紀歌,性感的紅唇抿著,就那麼盯著紀歌,讓紀歌有點兒手足無措的緊張。

兩人持續沉默了一會兒,還是紀歌忍不住:「請問您找我有事?」

你過來。」穆思修把手伸給紀歌,紀歌聽話的朝前走了幾步,在離穆思修一步的位置停了下來。

請問您找我有事?」紀歌再次問起。

你為什麼要那枚戒指?」穆思修低沉的聲音就猶如大提琴一樣的悅耳。

你為什麼要那枚戒指?」紀歌沒有回答,同樣的問穆思修。

我這人好奇心很重,看到你特別想要這枚戒指,就把它拍下,讓你得不到,就可以知道你的秘密。」穆思修喝了一口紅酒,把紅酒遞給了紀歌。

我不喝,對了您有這樣的愛好我也有一個愛好,人家越是想知道,我就越是不告訴他,如果沒什麼事,我就走了。」紀歌白了穆思修一眼,轉身就準備離開。

不要走。」穆思修抓住紀歌的胳膊,由於慣性作用,紀歌穿著十公分的高跟鞋沒站穩,整個人朝著穆思修倒去。

穆思修也沒想到紀歌會摔倒,下意識的一扶,紀歌一陣的亂抓,抓到了一個東西穩住了身體,身後是穆思修的大手接住了她。

就在她抓住那個東西的時候,穆思修大手一縮,紀歌就繼續朝下倒,而穆思修也跟著倒下去,趴在紀歌的身上。

你,快起來。」紀歌滿臉通紅,穆思修的嘴唇正吻在她的額頭上,溫熱溫熱的。

你不鬆手我怎麼起來?」穆思修趴在紀歌的身上,軟軟的讓他不想離開。

紀歌這才發現自己的手被穆思修壓著,而手裡正握著一個東西,剛才還比較小,現在卻變的大大的。

哎呀。」紀歌嫌棄的鬆了手,臉就更紅了。

是你招惹的它,現在怎麼辦?」穆思修也沒有想到自己對紀歌會有這麼大的反應,畢竟他的寶貝已經沉睡很久了,遇到了紀歌居然蘇醒了。

我這裡有點兒錢,要不你去找個小姐?」紀歌雖然沒有經歷過人事,可是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她知道她是惹了事了。

你有多少錢?」穆思修又好氣又好笑,他堂堂穆少,居然淪落到花錢找女人的下場了。

這支票你不能動,現金只有三千,應該夠了。」紀歌推了推穆思修,想去把手包拿過來。

女人,你知道我是誰嗎?」穆思修徹底被激怒了,他捏著紀歌的下巴迫使紀歌面對著自己。

你,你是誰?如果我說挺面熟的,你會給我打折嗎?」紀歌莫名其妙的盯著穆思修,如果說認識就打折的話,她還是願意的。

穆思修從紀歌的身上起來,整理了一下衣衫,這個女人居然完全想不起自己了,好,很好,他會給她一點苦頭吃的。

這時紀歌的電話響了,拿過手包掏出手機,紀歌看到顯示屏上顯的宋浩明,皺起眉頭接通了電話。

你在哪裡?」宋浩明不帶任何感情的問。

路上。」紀歌看了一眼穆思修,撒了個謊,她可不敢告訴宋浩明自己和一個男人在一起,而且剛才那個男人還在自己身上。

快點回家,我有事要找你。」說完宋浩明就掛了電話。

這是三千塊錢,給你,不行,我要拿一百,一會兒我還要打車。」本來都把錢拿給了穆思修,紀歌又縮回手,抽了一張出來。

女人,你引起的火本來應該你來滅的,不過今天就放過你,我們很快就會見面的,錢我收下了。那欠的一百明天再還,我會跟你聯繫的。」穆思修抓過紀歌的電話,給自己撥了一個電話。

看到長的如此好看的人,卻如此小氣,一百塊還要專門來還。

紀歌看了一下自己的全身上下,確實拿不出一百了,只能忍口氣。

正要走到門口,穆思修又喊住了她,站到紀歌的面前,穆思修拉起紀歌的手,把那二百萬拍下的祖母綠的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

暫時借給你戴著,別忘了明天還錢。」說完拉開門,穆思修先跨了出去,等紀歌回過神的時候,穆思修已經不見了蹤影。

看著手上多出來的戒指,再想到那個連一百塊都要計較的男人,紀歌搖了搖頭,現在不正常的人太多,也不多眼前的這個。

004

紀歌出來的時候周氏莊園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想在這裡打車也是很不容易的,到這裡來的人恐怕沒有人會打車來的。

天已經有點晚了,黑色的天空繁星點點,一輪月牙掛在了天空,宛如一張笑臉。

紀歌脫下了十公分的高跟鞋,提在手裡,披散著長發,赤腳走在青石板的路上,在這個寧靜的夜色里,沒有焦慮,也沒有算計,微風吹來長發隨風飄舞,她就好像是黑夜的一隻精靈。

一直跟在紀歌身後的宋浩明心裡一動,他一直知道紀歌是美的,可是眼前的她卻讓他有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由於仇恨,他沒有認真看過自己結婚三年的妻子,他的眼裡只有青梅竹馬的洛圓圓,紀歌從來都不吵鬧,只是扮演好宋太太的角色。

宋浩明嚇了一跳,在準備離婚的前期,他怎麼忽然感受到妻子的好了,不行不行,紀歌一家人都充滿了算計,自己一定是被她迷惑了。

酒會之後宋浩明就發現紀歌離開了,可是他打電話回去家裡卻沒有人,他知道她的車壞了,讓人跟著她卻跟丟了,那一刻他有一點兒慌亂,才讓人把洛圓圓送了回去,自己還在這裡等著。

走了很長一段路,紀歌的腳有點兒磨皮了,坐在路邊揉起了腳,看著腳上的血泡,紀歌自嘲的笑了,沒有人愛的感覺還真的是不好。

一個人影罩在她的頭上,把微弱的月光都擋住了,紀歌下意識握住了手裡的高跟鞋。

黑影一把抱起了紀歌,紀歌掄起高跟鞋就要砸下去,卻傳來了宋浩明的聲音:「是我。」紀歌的手獃滯在空中,宋浩明,他怎麼會在這裡?

好巧,宋總裁,你也在這裡散步?」紀歌調侃著宋浩明,難道這又是一位沒吃藥就出門的。

回去好好交代你到哪裡去了。」宋浩明黑著臉,把紀歌扔進副駕駛。

宋浩明的車紀歌很少坐,他也從來都不去接她,紀歌都有點兒懷疑宋浩明連她是做什麼工作的都不知道吧。

宋浩明打燃了火,一下子就看到了紀歌手上的戒指,他的手一頓,整個拍賣會都知道這枚戒指是被穆思修買下了,可是現在卻在他的太太手上,而且他的太太手裡沒有結婚時他買給她的鑽石戒指,只有這枚突兀的戒指。

宋浩明一把就抓住了紀歌的手:「這是什麼?怎麼會在你手上。」

宋浩明,你是今晚沒吃藥還是吃多了?我容忍你是因為你是我的老公,很快你就不是了,我也可以找下家了。」紀歌掙了掙,沒有掙脫。

宋浩明想了想,也是,自己今天出門好像是沒有吃藥,怎麼忽然關心起仇人的女兒了。想通了宋浩明就鬆了手,可是他心裡卻不好受,想到自己的妻子會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他的心裡就不好受。

紀歌,我們去吃點東西。」結婚三年他們在一起吃飯的次數一雙手都用不完。

行。」正好紀歌也餓了,既然有人請吃飯,她也不矯情,誰讓自己兜里只有一百塊。

宋浩明開車來到了一家火鍋店,紀歌覺得很巧,這家就是自己和閨蜜經常來的,難道洛圓圓也喜歡來這裡?

要了一個包間,宋浩明抱著紀歌落座,點了菜,上菜之前宋浩明又出去了,紀歌在背後喊他:「要走也把錢付了哦。」宋浩明的腳步一頓,又走了。

不一會兒菜品就上來了,紀歌問了問服務生:「小哥,剛才那個人走的時候結賬了嗎?」如果結了紀歌吃的還安心一點兒,如果沒有結,也只能在心裡把宋浩明祖宗八代問候一遍。

沒有。」服務生老實的回答。

這個宋浩明!」紀歌咬著牙狠狠的問候著他,對女人小氣的男人還真的是大有人在,不過宋浩明只是對她小氣,對洛圓圓可是大方的很,買的別墅都要趕上他們的婚房了。

說我什麼?」說曹操曹操到,宋浩明提著一個袋子走了進來。

你回來做什麼?」紀歌斜了一眼宋浩明,心裡有著怨氣。

宋浩明也沒有理會她,走過去扶起了她的腳,打開塑料口袋,把裡面的葯拿出來,清洗了腳底,細心的上著葯。

紀歌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夾在筷子上的肉還沒有進嘴就掉到地上她都沒有發現,只是獃獃的看著宋浩明,末了放下筷子使勁的揉了揉眼睛,面前的人確實是宋浩明,她又伸手去摸了摸宋浩明的額頭,不燙。

做什麼?」宋浩明把葯上完了,把買的布鞋給紀歌穿上了。

碼子還合適,和圓圓的一樣大。」宋浩明做完了到洗手間去洗手。

宋浩明,宋浩明,你是被鬼附體了?」紀歌活動了了一下腳,沒有剛才那麼痛了。

可能吧。」宋浩明出來開始涮起了火鍋,還細心的給紀歌挑著魚刺。

說吧,是不是離婚的時候讓我凈身出戶?沒關係,我也不會恨你的,你用不著對我如此好,這樣我會不習慣的。」紀歌看著一桌子自己愛吃的菜,卻吃不下,這突如其來的好,讓她有點兒受不了。

先吃吧。」宋浩明頓了一下,確實他是要她凈身出戶,可是從她嘴裡說的那麼無所謂,他又覺得有點兒不甘心。

兩人無語的吃完了火鍋,這時宋浩明的電話響了,他沒有避諱紀歌,接起了電話:「喂,圓圓,有點兒不舒服?好,我馬上回來。」

宋浩明掛了電話拿起了衣服,走了幾步走到門口,想了想又拿出幾張錢。

一會兒你打車回去吧,賬我去結。」放下了錢宋浩明就離開了。

和誰過不去也不能和錢過不去,紀歌收起了錢,忍著腳痛,走出了包間。這個時候吃火鍋的人已經很少了,紀歌慢慢的走出了火鍋店,已經是夜晚十二點了,路上燈火闌珊,拉長了紀歌孤獨的背影。

車裡,穆思修正在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一個急剎車,司機老黃緊張的下了車,穆思修也是鬱悶,今天都出了兩次車禍了,是出門沒有看黃曆。

小姐,小姐。」老黃扶起了地上坐著的紀歌,紀歌對他擺擺手,讓他走。

不行啊,小姐,你哪裡受傷了?」老黃著急的看著紀歌,怕她是腦子撞壞了。

沒事,大叔,是我自己腳崴了,你沒有撞到我,還謝謝你剎車及時。」紀歌是剛才踩到了一個石頭,把腳崴了摔倒了,正好就遇到老黃開車過來,老黃還以為是自己撞到人了。

去醫院看看吧。」半夜的一個女孩子走在路上也讓老黃不放心。

真的不用,大叔謝謝你。」紀歌可不想麻煩別人。她再一次的拒絕了老黃。

005

發生什麼事情了?」穆思修看到老黃獨自一個人回來了問他。

一個姑娘,說沒事,硬是不用我送她上醫院。」老黃簡單的彙報了情況。

沒事就沒事吧,走吧。」穆思修聽說沒事他也不想多事。

就在車駛過紀歌身邊的時候,穆思修看到了她,立刻讓老黃停車。

穆思修下了車,抱著紀歌就上了車,紀歌的心臟一陣兒的狂跳,當她看清是穆思修的時候,才拍著胸口,緩了一口氣,她覺得她的人生觀從今天起真的是要改寫了,這些人,確切的說是這些男人,思維的確和女人不一樣,做的事情完全都不按照套路來。

放開我,放開我,你瘋了嗎?」紀歌捶打著穆思修的胸膛,她好好的走個路是招誰惹誰了,大半夜的。

穆思修把她按在自己的懷裡,緊緊的抱著,也不說話,任由她捶打著。

打著鐵一樣的胸膛,不一會兒紀歌的手就酸了,被抱著,聞著穆思修身體淡淡的煙草味,紀歌慢慢的居然睡著了。

少爺,還要繼續轉嗎?」司機老黃的眼睛都要睜不開了,繞著B市已經轉了八圈了。

好了,回去吧。」穆思修抱著紀歌,手和腿都已經麻木了,看著睡的香甜的面容,真不知道她是多久沒有睡覺了,在一個陌生男人的懷裡,她居然睡的著。

紀歌的手機已經被穆思修關機了,沒有任何的吵鬧,紀歌當然睡的香甜。

車停在了別墅的車庫,穆思修讓老黃先去休息,自己則抱著紀歌下了車,這一下車紀歌就醒了,她睜開惺忪的眼睛一下子就看到了穆思修,一聲響徹夜空的尖叫之後,紀歌摔在了地上。

喂,你這個人怎麼回事。」剛看到自己在穆思修的懷裡紀歌確實嚇了一跳,可是現在被摔在地上,屁股很痛哎。

本來抱了一晚上手腳就麻木了,你再一叫,嚇到我了。」穆思修也沒想拉紀歌起來,自顧自的活動了一下手腳。

是不是男人,居然摔女人,再麻木也不能摔女人。」紀歌自己起來了,嘴巴嘟的高高的,滿臉的怨氣。

是不是男人,難道你昨天沒感覺到?」穆思修湊近紀歌的耳朵,在耳旁戲謔的問道。

離我遠點兒。」在穆思修的身邊,紀歌總覺得很危險。

你剛才睡覺的時候怎麼不讓我遠點?用完就嫌棄,你們女人也真是的。」穆思修活動好了手腳就朝著房子里走去。

紀歌在背後做著鬼臉,「跟過來,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做什麼。」穆思修好像腦後長了眼睛一樣。

穆思修的這棟別墅可真大,比宋浩明的要大好幾倍,三層樓,巍峨的矗立在山腰,進了房子裡面的客廳和周氏莊園的客廳差不多大小,左邊是樓梯,穆思修上了樓梯,紀歌就站在客廳里,不知道自己該到哪裡去,外面的天還沒有亮,要走也不容易。

上來,去洗個澡換件衣服。」穆思修依舊沒有回頭,吩咐著。

看著自己身上皺巴巴的禮服,和一身的火鍋味,紀歌覺得穆思修的這個建議不錯,她接受,就跟著穆思修上了樓。

你就在這裡洗,洗了自己在衣櫃里找衣服。」穆思修指了指一扇門,自己走到另外一邊。

沒想到這個男人還挺細心的,紀歌稍微感動了一下,推開門,摸著房門口的開關打開了燈,紀歌捂住嘴想笑,房間里粉粉的,粉色的蚊帳,粉色的被子,粉色的地毯。不會是穆思修的女朋友喜歡的風格吧,好幼稚,這都是紀歌幾年前喜歡的顏色了,如今她都只喜歡白色了。

房間特別的大,要摺合紀歌的卧室兩個那麼大,旁邊有個小門,紀歌推開看到裡面是一間屋子,掛滿了各種各樣女士的衣服,下面還配著鞋子和包包,紀歌又有點羨慕穆思修所愛的那個女人了,

退了出來,來到衛生間,一個大大的浴缸,衛生間也都粉粉的,紀歌驚奇的發現浴室里的沐浴露和洗髮水都是自己常用的牌子。紀歌是一個執著的人,一旦喜歡上一種東西,就會一直用,那個牌子她用了很多年,看到有自己喜歡的沐浴露,紀歌的心裡就更加的高興了,三下五除二脫了衣服,放了滿滿一浴缸的水,她要好好的泡一個澡,清除一下身上的晦氣。

泡了一會兒,紀歌覺自己的精神好多了,裹著浴巾才想起剛才自己忘了拿衣服了,大概的擦了擦頭髮,朝著衣帽間走去,她看著那都沒有拆掉標籤的衣服,那風格也和自己幾年前一樣,不過自己以前到底什麼樣已經記不清了。

選了一件酷奇的碎花弔帶長裙,外面罩著一件白色的針織外套,尺碼也正好,看了看價錢,有點兒咋舌,不過再看了看其他的也都不便宜。想著自己一個月的工資就泡湯了。

穿好了衣服天也麻麻亮了,紀歌掏出手機,手機已經關機了,重新打開裡面居然有幾十個未接電話,還有很多的簡訊。有宋浩明的也有自己的閨蜜段煉的。

紀歌忽略了宋浩明的電話和簡訊,把段煉的簡訊打開看,原來是宋浩明回家沒找到自己,打電話也沒接,就打到段煉那裡去了,段煉也急的要發瘋了,紀歌就撥通了段煉的電話。

死妮子,你到哪裡去了,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嚇人的?」電話一接通段煉就一口氣的數落著紀歌。

段小姐,對不起,昨天事發突然,沒來得及跟您老彙報。」聽到閨蜜生氣了,紀歌低聲下氣的賠著不是。

對了,你家那個昨天怎麼那麼急著找你,是不是以為那個什麼圓圓懷孕了,他欲求不滿啊?」段煉的嘴巴向來很毒,她一直都不喜歡宋浩明。

段煉,別瞎說了,他寧可用左手也不會來找我的,對了,段煉,你能給我講講三年前的事情嗎?」紀歌求著段煉。

怎麼了寶貝,你就只是出了個小小的車禍,怎麼想起問這個問題了?」段煉的聲音明顯有點兒躲閃。

我為什麼覺得這戒指對我很重要,而且我看到一個男人,覺得他很熟悉。」紀歌說出了心裡的疑問。

誰,你碰到誰了?」段煉的聲音一下子提高了。

一個男人,不過我還沒問他的名字。」紀歌捶著頭,一天下來她居然不知道人家的名字,還在人家裡,還在人懷抱里睡了一覺。

寶貝,你快出來,我來接你,你在哪裡,我馬上過來。」段煉的聲音慌亂了起來,紀歌報了地方。

打完了電話,紀歌走出了房間,正好碰到走出來的穆思修。

謝謝你,對了,你是叫什麼名字?」

穆思修。」穆思修說完邁著大長腿朝樓下走去。

穆少爺,這衣服的錢我會給你的,你給我個賬號,哎,穆少爺,穆先生,穆思修你給我站住。」紀歌追著穆思修的後面。

一套衣服的錢我還出的起,你要是覺得不好意思,可以不穿。」穆思修說完就下樓了。

紀歌也不知道哪裡惹到他了,說生氣就生氣了,樓下的保姆做好了早飯,那餐桌也太大了,上面擺滿了早餐,有麵包、蛋糕,牛排還有餃子,包子,紀歌咽了一下口水。

站了一分鐘,穆思修沒有喊她吃了飯再走,紀歌也不好意思坐下,挪著就走到了門口。

吃了飯再走。」穆思修開口了,紀歌一下子就坐到了他的對面,速度快的讓穆思修抬了抬眉頭。

那就謝謝你了,我就不客氣了。」昨晚吃的火鍋完全不是滋味,肚子早就餓了,紀歌左手拿起了包子,右手往嘴裡塞了個餃子,小嘴巴咬了一口包子,右手又去拿蛋糕。

你是多久沒吃飯了,吃飯可不可以斯文點?」穆思修看著眼前這個小女人,和以前一樣完全沒有變化,她老公是怎麼受得了?想起她已經嫁人了,穆思修的心裡就很難受。

哦,好。」嘴裡塞的滿滿的,紀歌只能說最簡單的字。

果然紀歌放慢了速度,小口小口的啃著。一個包子吃了半天都還有一半。

算了,你想怎麼吃就怎麼吃吧,別噎著就行。」看著紀歌眨巴著圓圓的眼睛,穆思修就投降了。

好嘞。」話一說出口,半個包子沒了。

一桌子的早餐被紀歌吃了個七七八八,穆思修只吃了很少的一點兒,周圍的保姆都驚呆了,少爺帶的這個女人真是與眾不同。

微信篇幅有限,後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繼續閱讀哦~~~

↓↓↓↓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