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萬物簡史」海外華人愛「悶聲發大財」?|商業

「萬物簡史」海外華人愛「悶聲發大財」?|商業

能夠「悶聲發大財」應該是件好事,不過當人們這麼形容海外華人時,常常語含譏諷,言下之意是他們只顧埋頭做生意,不關心政治,不會爭取自身政治權益,因此一旦所在國局勢不穩,往往悶聲不成,財產也遭受損失。

這種說法乍一看頗有幾分道理,也很符合海外華人一直以來低調務實的形象。不過細究之下,這種成見其實不乏偏頗,有著太多先入為主的成見,不僅忽略了一種政經現實得以生成並持續的主客觀土壤和歷史根由,還有倒果為因之嫌。

從歷史上看,士農工商的四民階序就決定了華商群體在國內時的弱勢地位,面對官府的強勢,他們早已習慣了悶聲發大財的生存狀態,所以人們很難指望他們漂洋過海來到異國他鄉后就能瞬間改變文化基因。而形成鮮明對比的歐洲殖民者的強勢,是由他們本身在母國的強勢地位所決定的,當然像澳洲這樣的主要由犯人來充當拓殖主力軍的除外。

去國離鄉來到一個陌生的甚至不乏敵意的環境來謀生,悶聲發財顯然是現實的選擇。這種低調務實加上他們的財技和與母國的網路,曾經讓海外華人群體在發展初期得到了當地權貴的庇護,並相對順利地度過了歐洲殖民者到來所引發的政權轉換期,雖然其間也不乏被殖民者欺凌與屠戮的血淚史。

認為海外華人悶聲發財所隱含的另一種指責是他們自甘邊緣,不夠關注公益,沒能主動融合進入當地的社區和主流社會。

這依然是一個倒果為因的說法。美國、加拿大、澳洲等白人殖民地國家曾經有過的排華法案表明很多時候所謂融入主流不過是一廂情願的想法。而東南亞華人社團與當地社會的相處之道很多時候也並非華人自身所能左右,而且模式也遠非千篇一律。

像早期西班牙殖民者曾奉行讓華人移民改宗和與當地人通婚的政策,否則限制其流動及經商自由,因此導致了名為「美斯蒂索」的土生混血華人族群的出現。而荷蘭殖民者傾向於維繫華人移民的自我身份,以利用其特有的與中華故鄉區域的通道以展開貿易。還有一些殖民者刻意區隔華人社群與土著社會,並委任華商為包稅商,以利用其財技與組織能力實行委託治理。在這種情形下,顯然作為二等公民的華人比土著人更為「主流」,雖然這無疑招致了後者長期的憤恨不平。

可以這麼說,在帝國主義時代到來之前,融合與維繫自我身份兩條路線同時存在,土生華人、新客華人與當地社群也大體相安無事。到了帝國主義大移民時代,交通通訊的便利化和殖民地事業的新發展,令新客華人以壓倒性比例出現在東南亞華人社區,導致族群相處情形大為複雜化。

這些新華人移民本身的民族主義意識相較於前輩要強上很多,移入地殖民者對攜帶家屬限制的減少令移民與當地族群通婚的必要性也大為減少,新移民所進入行業的企業化運作也加強移民社群自成一體的趨勢,而此時也恰逢殖民地原住民自身的民族主義覺醒開始高漲,這些都令新移民與當地族群與社區的融合增添了障礙。

二戰的爆發在很大程度上惡化了海外華人的處境。日本佔領者為贏得原歐洲殖民地原住民的認同,不僅主動打壓華人社群,還煽動原住民對前者的仇恨情緒,鼓勵民族仇殺。二戰後欲恢復殖民榮光的歐洲人,則希望通過主動「拋棄」原來的以華人為主的委託治理集團來向殖民地民族主義者示好。而獨立后的原住民執政者,則發現將一個政治上虛弱無根、而在經濟領域頗具才能的華人社群加以「區隔」,最符合自己的統治利益:一種以政治庇護換經濟笑納的模式因此得以確立並長期延續,直至遭遇當地新一輪民主化浪潮下政經關係重組的挑戰。

總之,泛泛指責海外華人喜歡「悶聲發大財」,既不公平,也使人們失去了一個靜心考察更豐富的歷史細節的可能性。

推薦閱讀:《他者中的華人:近現代移民史》

一個物品如何成為一個全球化商品,一個物品如何促進全球化,一個物品又是如何實現全球化製造?「萬物簡史」這個欄目將從「物品」出發,去看這些「物品」如何滲透進我們的生活,並改變了我們的世界。

它近期將會關注的內容包括,集裝箱鐵路,水,迪士尼氣候折扣,T恤,航海圖,武夫,香料鴉片咖啡木材舊衣服,貿易,大豆,宜家阿拉伯,玉米,酒店,黃金,疾病,白銀,皮毛石油,天然氣,西方文明鐵路股票大戰汽車,奢侈品,貧困,抗生素,瑞士旅遊業通用電氣,有線電視,廣告,探索頻道,商人,車型人民幣傳教士鳥糞安利,冒險家,蒸汽機,航線,棉花茄子湖廣填四川尼加拉瓜運河一汽大眾洗浴紐約農業聯盟滙豐銀行登山港口棉布歐元亞馬遜「優先配送」除草盜茶廢品Zara 症荒野文化利瑪竇的地圖皈依者沈福宗黑死病鱈魚人類基因下南洋紅衣大炮經濟中的野蠻人福利國家西醫的草藥機關槍鐵皮坦克天花ISIS冷戰體育運動……

題圖來自 視覺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