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真正聰明的人,往往很少交朋友

真正聰明的人,往往很少交朋友

越是聰明的人,在社交上花的時間越少。因為他懂得:人脈不在別人身上,而是藏在自己身上。

唯有成為自己的貴人,別人才會成為你的貴人。

01

關於朋友,我們常常感嘆兩件事。

第一件:總感嘆朋友怎麼都那麼假。

艾小羊同學在微博上說過一件事,

有一次,他裝修房子急需兩萬元,

於是就跟十個朋友發了借錢簡訊:

「……不知你有餘錢沒,三個月內歸還。」

結果9個朋友都婉拒了:

「真對不起!我目前也有點困難。」

「我小舅子剛問我借了5萬,實在抱歉。」

「我的錢都在股票里,真對不起!」

「我兒子轉學,開學就要交5萬,很抱歉。」

…………

他本以為跟這些朋友的關係都挺鐵的,

沒想到一到關鍵時刻就紛紛掉鏈子了。

艾小羊感嘆:「人心猶如海底針啊!」

平時你好我好,關鍵時刻應者寥寥——這已成為朋友間的一種常態。

02

第二件:總感嘆昔日老友越來越遠。

春節回老家,我媽問我:

「放假了,怎麼也不找小軍玩啊?」

我猶豫了半天,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我和小軍是光屁股玩大的發小,

記得國小時,我們還信誓旦旦:

「我們做一輩子的好朋友!」

「嗯,一輩子。」

一輩子的盡頭,只是國中畢業。

國中后,他輟學,而我念了高中。

記得高中時,我還經常向人炫耀:

「有個發小,和我關係鐵得不得了。」

但終於,我們莫名就越走越遠了。

以前連課堂偷偷放個屁都會告訴對方,

後來卻連結婚這種大事彼此都不知道。

前年見面時,我們已找不到共同話題,

除了回憶,就只剩下寒暄和尷尬。

正如陳奕迅在《最佳損友》里唱的那樣:

「一直躲避的藉口,非什麼大仇。

為何舊知己,在最後變不到老友。」

為何舊知己,最後變不到老友——這也已成為朋友間的一種常態。

03

我一直搞不懂為何會出現這兩種「常態」,

直到看到風墟先生講的「共情社交」與「功利社交」。

所謂「共情社交」,風墟先生說:

「就是指為獲得情感聯結與情感體驗,打發無聊,或因共同興趣而產生的社交行為。」

共情社交存在的根本原因是在於:

當一個人的心智尚未成熟獨立,

或是社會階層較低、生活不如意時,

他需要從朋友那裡獲得情感上的聯結和支持。」

這種共情社交不涉及利益的交換,

絕大多數人自小產生的社交行為,

就是源於這種共情類的需求。

風墟先生研究共情社交時發現一個現象:

「一個人的心智越成熟,他對共情社交的需求就會越少。」

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情況?

「因為心智成熟到一定程度,就不再需要朋友提供情感支持和心理慰藉了。」

張愛玲與炎櫻相識於香港大學,

念大學時,兩人好得如膠似膝。

張愛玲書中插畫,多由炎櫻創作。

張愛玲結婚時,炎櫻更是證婚人。

可後來,兩人莫名就沒了來往。

炎櫻寫信說:為什麼不再理我?

張愛玲說:我不喜歡老是聊幾十年前的事,好像我是個死人一樣。

「那個時候我們能成為朋友,

只是因為恰好出現在了同一間教室里,

恰好都需要有人陪自己吃飯逛街聊心事,

所以就天天膩歪在了一起。

但後來經歷成長經歷世事後,

才發現我們根本就不是一類人,

所以我們就只能走到這裡了。」

這是張愛玲的潛台詞,也是共情社交的本質。

04

所謂「功利社交」,風墟先生說:

「就是指為達成某一目的,或是從對方身上獲得利益而產生的社交行為。」

「功利社交」有兩個基本前提:

一是有效信息、知識與物質的交互傳遞。

鄰居家孩子小樹,在我們小區朋友最多。

為什麼呢?因為他擁有最多的玩具。

一天,媽媽問:「誰是你真正的朋友啊?」

小樹答:「胡新宇。」

媽媽問:「為什麼是他啊?」

小樹答:「他從來不搶我玩具,他只跟我換。」

你看,連孩童都覺得:沒有交換,等於搶。

二是擁有較為「對等」的價值水平。

這個價值水平不僅僅是指社會地位的層次對等,也指精神才藝上的和諧共鳴和思想觀念上的門當戶對。

春秋最有名的琴師叫俞伯牙。

一次,俞伯牙在野外彈琴時,

恰巧樵夫鍾子期從旁路過。

撫琴時,伯牙心中想到高山,

鍾子期便說:「宛如巍巍高山屹立面前。」

撫琴時,伯牙心中想到流水,

鍾子期便說:「宛如滔滔江水奔騰而過。」

伯牙停琴驚嘆:「君真乃我知音也。」

后子期病故,伯牙說「世再無知音」,

於是「破琴絕弦,終身不復鼓」。

大音樂家和砍柴的成為千古至交,正是因為精神才藝上的和諧共鳴。

風墟先生說:「功利社交的目的,就是獲得『有效交換』。如果一段交往不能給你帶來絲毫利益,就會被你本能地捨棄。」

看似很功利,但這就是社交的本質。

05

當我們能分清這兩種社交后,

很多關於朋友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比如「朋友疏遠要不要挽回」的問題。

前些年,一大學室友喜歡叫我玩:

「一起去洗浴中心做個大全套吧。」

我說:「算了,沒什麼意思。」

等幾天,他又來叫我:「走,泡吧去。」

我說:「算了,我不太喜歡。」

一來二去,他慢慢就不再聯繫我了。

很多時候只有感嘆:行走的不僅是時間,還有漸行漸遠的價值觀。

他喜歡泡妞,我喜歡看書。

他喜歡打牌,我喜歡碼字。

他喜歡熱鬧,我喜歡清靜。

不存在誰好誰壞誰高誰低,

只是因為三觀與喜好的漸行漸遠,

我們終於都長成了對方不認識的人。

以前,聽著陳奕迅那句「來年陌生的,是昨日最親的某某」,就會傷心想哭。

現在終於懂得:相忘於江湖,才是最好的結局。

很喜歡《千里千尋》中的那段話:

「人生就是一列開往墳墓的列車,

路途上會有很多站口,

沒有一個人可以至始至終陪著你走完,

你會看到來來往往、上上下下的人。

如果幸運,會有人陪你走過一段,

當這個人要下車的時候,即使不舍,

也該心存感激,然後揮手道別。

因為,說不定下一站,

會有另外一個人會陪你走得更遠。」

所以,友誼走至末路的時候,

不要去勉強挽救與維持我們仍是好朋友的假象,

相對無言,相對無趣,不如相忘於江湖。

就像余華那樣:「我不再裝模作樣地擁有很多友人,而是回到孤單之中,以真正的我開始新的生活。

06

當然,如果你與老友的三觀一直很合,

如果一直想成為無話不談的「靈魂伴侶」,

只有一個辦法——彼此跟上對方的成長

朋友雪講過她一個閨蜜的故事。

她閨蜜每天很早就起來讀各種經典書籍,

她英語不好,就手抄了一本托福寫作書,

終於將不及格的成績提到了80多分。

有次,雪問她:「你為什麼這麼努力?」

她回答:「我還想和你做閨蜜。」

雪很詫異:「我們不一直都是好閨蜜嗎?」

她說了一段讓雪銘記一輩子的話: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我不努力,就和你差距越來越大,

再好的朋友之間也會有隔閡,

維繫友誼的最好的辦法就是共同進步。

我們一直在同一節奏上,才可以一路同行。」

最好的友誼,原來是跟得上對方。

就像哲學家周國平所說:

「使一種交往具有價值的不是交往本身,

而是交往者各自的價值。

高質量的友誼總是發生在兩個優秀的獨立人格之間,

它的實質是雙方互相由衷的欣賞和尊敬。

因此,重要的是使自己真正有價值,

配得上做一個高質量的朋友,

這是一個人能夠為友誼所做的首要貢獻。」

對於共情社交類的老朋友,

三觀合,就努力跟上對方的節奏。

三觀不合,就順其自然地相忘於江湖。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