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薦讀 | 100年前,中國的90后竟有這麼牛!

薦讀 | 100年前,中國的90后竟有這麼牛!

今天是五四青年節,也是北大119周年校慶。

100年前,也就是1917年

當時的北大,有這樣一群教授:

梁漱溟,25歲;

胡適,27歲;

劉半農,27歲;

劉文典,27歲;

林損,27歲;

周作人,33歲;

陳獨秀,39歲;

朱希祖,39歲…

校長是蔡元培50歲……

最年輕的是徐悲鴻,23歲。

這個年齡,擱現在許多人還在為了湊齊房子的首付而困獸斗,他們已經是一代大師了。

要知道在當時,這些人的年齡可都是現在的「90后」!

100年前的,那時國人的追求、情趣以及行為,是現在的我們遠遠不能理解的。

比如那時幾乎國將不國了,軍閥天天混戰,但教育仍是教育、思想仍是思想、人才仍然是人才!

即便是老百姓天天過著市井世俗的日子,大家也自由自在地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沒有個統一的標準,大家也不爭著去當什麼所謂的「成功人士」。

比如那些的年輕人真可以稱得上敢作敢為,面對民族命運大有捨我其誰的精神,在國際上籤署了一個不公平條約,國內青年學生立馬就鬧起來了,五四愛國運動,其實就是一種青年精神。

獨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頭。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漫江碧透,百舸爭流。鷹擊長空,魚翔淺底,萬類霜天競自由。悵寥廓,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

攜來百侶曾游,憶往昔崢嶸歲月稠。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書生意氣,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曾記否,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

——這是33歲的毛澤東去廣州主持農民運動時,途徑長沙所做。

那時候出去看世界的人很多,但是傳統思想依然流在他們血液里,留洋多年又知道西人怎麼個活法。然而回到國內,沒有半點兒倨傲的意思,只是送往迎來平常做事。出國就跟走了趟親戚似的,哪像今日的「海歸」人士那般自以為是招搖倨傲?

這些年出了很多有關民國時代的圖書、電影,以至於城市裡的小資們以自己的生活方式像民國中某某人為標榜。可這些都太刻意太矯情了。

今人看那個時代中人,哪怕是敬仰,說些誇讚的話,也往往一時說不到地方,因為你只是在模仿,想給自己帶個帽子而已,你根本沒有那個情懷!

對,我們要說的就是一種家國情懷

你看蔡元培,赴日本留學,目的卻是為著反滿抗清,學著怎麼造炸彈。回到國內,起先的身份卻是第一暗殺團團長的角色!今人只知道他執掌北京大學時在教育方面的功績,知道他倡導的著名的「循思想自由原則,取兼容並包主義」的大學理念,卻不知道他能如此地看待大學教育,卻與他另一個我們不大知道的身份有關。

那種

襟懷、血性、和擔當

,讓人肅然起敬!

民國這種傳奇人士太多了,萬貫家財,身家性命,為著一個想法一夜之間驟然散盡卻了不當意。

你看朱德,都已經做了雲南警察廳的廳長了,拿著優厚的奉祿,住著一個大院子,僕從一大群,名利俱在,真是要什麼有什麼。忽然就為了心中一個理想,將這一切棄之如敝屣,拉上一杆子人馬,革命去了。

再比如秋瑾,她以「鑒湖女俠」為筆名,在雜誌上發表了《敬告二萬萬女同胞》等大氣磅礴的文章,並主張:女子必當有學問,求自立,不當事事仰給男子。在日本留學時,更寫下了「拚將十萬頭顱血,須把乾坤力挽回」這種蕩氣迴腸的的詩句。

黨人徐錫麟事發被抓,秋瑾也不逃走,坐在廳堂中從容就捕。看她在日本時手持利刃拍的照片吧,哪裡是一個弱女子?

1907年秋瑾就義。負責審問她的山陰縣令李忠岳一直仰慕秋瑾人品,待若上賓,見天兒的讓媳婦做了好吃的用食盒提到監牢里去,還讓孩子面見秋女士聆聽教誨。秋瑾死後,李縣令備棺厚葬之。此後竟天天手捧秋瑾的手書「秋風秋雨愁煞人」飲泣不已,一年後,竟以此抑鬱而終。

1911年,年僅25歲的林覺民為了奔赴革命,在手帕上寫下了絕筆——《與妻書》:

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矣!吾作此書時,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書時,吾已成為陰間一鬼。吾作此書,淚珠和筆墨齊下,不能竟書而欲擱筆,又恐汝不察吾衷,謂吾忍舍汝而死,謂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為汝言之。

當時其妻子已有身孕,他卻留下絕筆衝上戰場,當年就被俘就義。

1911年廣州起義時,年僅25歲且左手殘廢的喻培倫,胸前掛著滿滿一筐炸彈(自己研製的),率先帶領同盟會員攻打總都衙門。與增援清兵直接遭遇,鏖戰三個多小時後身負重傷,彈儘力竭為敵所捕。臨刑前他高呼:「頭可斷,學說不可絕!」「黨人可殺,學理不可滅!」

這種豪情和大義,是當今年輕人不可理解的。

百年前,青年人為國拋頭顱灑熱血,當下,也有無數年輕人敢為人先,以創業創新促經濟發展。年輕的天星資本,願與的優秀青年一起,挖掘每一分可能,成就更多的青春夢想。

青年節快樂!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