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你說得對,不代表你是對的

你說得對,不代表你是對的

01

常常聽見有人講,「知道很多道理,卻依然過不好這一生」,以及類似的話。

他們在講這句話的時候是自嘲+失望的。

這種失望不是對知道很多道理的失望,而是對過不好人生的失望。

的確,我們知道太多道理了。

看看手機里有多少個APP,微信里有多少個公眾號就知道了。

只要你想,你可以看到數之不盡的信息和觀點。

這讓我們輕易就「通曉」了很多道理。

然而另一方面,我們總是無法讓這些道理真正起到有益的作用。

以我自己為例。

我曾經想早起晨跑,每天5點多起床;

曾經想學吉他,為此還買了一把;

曾經想學圍棋,加入了一個社團;

……

嗯,如你所想,最後沒有一件堅持下來。

02

在這個過程中,我又知道了很多道理——

比如,這些事情可能並不是我真正想要做的;

比如,我不能以別人的標準來決定我應該做什麼;

比如,放棄我不想做的事情也是一種快樂;

……

知道這些道理之後,我再次領悟到了新的道理——

如果沒有經過我自己的驗證,再對的道理都是沒用的;

如果我自己不深信,再對的道理都發揮不了作用。

這其實是兩碼事,很多人或多或少能領悟前一句;

但並非所有人都能領悟后一句。

另一方面,這種領悟又是極為私密的,每個人都不一樣。

假如你覺得我說得對,那麼就又掉進了文章開頭的困境。

我說得對,也不代表我就是對的,對你還是沒用。

03

在一個倉促之時。

慈明禪師突然問可真:「如何是佛法大意?」

可真說:「無雲生嶺上,有月落波心。」

慈明瞪大了眼睛,大喝道:

「你都一大把年紀了,還只有這麼一點不入流的見解,怎麼能脫離生死!」

可真「悚然」請求師傅指示。

慈明說:「你來問我。」

可真照著前語問他。

慈明這次又大聲說:「無雲生嶺上,有月落波心。」

可真大悟。

誰有過被老師留下來單獨輔導的經歷?

我體驗過,簡直戰戰兢兢,汗不敢出。

要是碰上了很嚴厲的老師,更是緊張得要死,一個字都不敢多說。

當慈明問可真如何是佛法大意的時候,

可真說:「無雲生嶺上,有月落波心。」

這兩句話很優美,很有意境。

但是慈明用辭嚴厲地否定了他的見解。

可真就懵了,悚然地請求慈明指示他。

然而可真問慈明如何是佛法大意的時候,慈明卻又說:「無雲生嶺上,有月落波心。」

一個字都沒有改,卻讓可真在一個惶恐緊張的氣氛中恍然大悟。

禪師的教育手段之高明可見一斑。

在可真第一次說出正解的時候,他是不十分肯定的,也許還有猶疑。

所以馬上就被慈明看出了手腳,在慈明的一聲大喝之下原形畢露。

他說的很對,但他自己還不完全相信,在本質上,這種領悟仍然是膚淺的。

慈明就在可真惴惴不安時趁虛而入,猛然叫醒了他。

世間的道理就是這樣,你自己不深信,儘管說的再對又如何?

04

大梅法常禪師,初參馬祖道一禪師,問「如何是佛?」

馬祖回答:「即心即佛。」

大梅因此大悟,隨後便隱居到山裡保任去了。

馬祖聽說大梅久住山中后,想知道他目前狀況如何,便遣僧人去試探:

「您到底從馬大師處得個什麼,便住此山?」

大梅答:「大師說『即心即佛』,我就住在這裡了。」

僧人說:「可是大師最近已經改口講『非心非佛』了。」

大梅:「管他非心非佛,我只管即心即佛。」

僧人便回去如實稟報,馬祖大師說:「梅子熟也。」

面對馬祖的考驗,大梅說不管你怎麼說,我只管即心即佛。

如果他有一點猶疑,也會像可真一樣悚然再次求教。

結果大梅經受住了考驗,所以馬祖說梅子熟了。

今天我們看這個公案,覺得簡單,其實裡面是非常兇險的。

面對權威的質疑,你是否具有堅持己見的膽量?

我相信很多人都會敗下陣來。

因為要堅持己見,則非有一顆清明的心和當仁不讓於師的勇氣不可。

而這種人,永遠是少數。

那麼,

你有無論身處何種境地都能不改的人生信條嗎?

再以這個問題回到文章開頭的問題,便知道,知道很多道理,又如何呢?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