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健身教練的最後一個炮友

健身教練的最後一個炮友

每天讀點故事app作者:村野夕 | 禁止轉載

1

夜幕如虹,轎車緩緩停在健身房樓下。池菏身著一襲黑色露肩晚裝走下車,一手拿包一手拎著及地裙擺,娉婷裊裊地順著樓梯走向掛著「瑜伽訓練室」牌子的房間。身材高挑、膚白貌美的池菏早已習慣一路投來的覬覦目光。

房間內,一個女子正指著站在鏡子前的鄧臨清罵他渣男,聲稱作為健身教練的鄧臨清睡了她的好閨蜜后,拔屌無情,翻臉不認人。

池菏站在門口,看清了站在罵人女子身邊一直在低頭抹淚的女人,身材好自是不必多說,那一雙梨花帶雨的眉眼,活活就是和池菏如一個模子里刻出來似的。

鄧臨清看到池菏后,立即裝出一副做錯事的可憐樣,嘴裡念叨著,「老婆,我錯了」。

池菏走上前,抬手便是一個響亮的耳光,打在鄧臨清的臉上。鄧臨清驚愕地看著池菏,皺眉想要說什麼,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池菏走向哭泣的女子,從手包里拿出一包紙巾遞給她,輕啟紅唇,說:「你別哭了,該哭的是我。我也不怪你給人做小三兒,怪只怪我沒時間滿足這隻泰迪狗附身的臭男人。

「姑娘,我勸你一句,下次以身相許時,最好先打聽下那個男人是不是值得。不要看到有一副好皮囊就寬衣解帶,萬一他要是泰迪精變的呢,你難不成還要生個小泰迪出來?」

本就傷心的女子,聽到池菏的話,愣是氣得一時語塞。就連剛才罵得最凶的女子,也只能幹瞪眼,不知是被池菏的氣勢壓倒,還是被池菏的話氣得大腦短路。或許更多的是同情吧,同情她一個如此精緻貌美的女人,居然有一個喜歡出軌偷情的渣男老公。

池菏說完后,留下身後一群人飽含深意的目光,隨手把手包扔向鄧臨清,抬頭挺胸扭著腰肢走出了健身房,鄧臨清像一隻哈巴狗似的跟在後面。

這會兒,估計那個被鄧臨清一夜臨幸的女子一定後悔不已,應該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眼裡的泰迪型男,有著一隻哈巴狗的本性。

2

一個小時后,池菏換上她留在健身房的休閑裝后,和鄧臨清面對面坐在馬路邊的燒烤攤,喝著啤酒擼烤串。

池菏仰頭灌下半瓶啤酒後,長舒一口氣,對正在擼串的鄧臨清說:「鄧大帥哥,我求你了,以後咱再睡那些學員的時候,能不挑和我相貌相似的嗎?」

「自從你上次和我說了這個條件以後,我就改了。這次就和你長得不一樣啊,你是瓜子臉,她是長方臉。」

池菏想到那個女子的眼睛,「哐當」把啤酒瓶蹲在桌面上,「五官有任何一處相同也不行!」

鄧臨清咂摸著池菏的話,回過味兒來,反駁道:「你不讓我找和你臉盤兒相似的倒還好說,可這五官也不能相似,那就太難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你總不能讓我堂堂健身房最帥的教練,去找那些歪瓜裂棗睡吧?

「不過你要是真的不想我找和你長得一樣的也好說,那你就嫁給我!」鄧臨清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去抬池菏的下巴。

池菏拿著酒瓶去打鄧臨清的手,「當初咱們可是說好的,我只負責幫你消除麻煩,可沒答應給你做麻煩。我吃飽了,你結賬吧。」

鄧臨清看著漸行漸遠的池菏,叫來服務員又加了一份烤串五瓶啤酒。目光深遠地看著池菏上了計程車后,暗暗念道:「我就不信睡不到你!」

就在一個小時前,上周末和鄧臨清發生關係的女學員在朋友的陪同下找到他,質問鄧臨清為什麼睡完以後對她不理不睬,甚至將她的聯繫方式拉入黑名單。

鄧臨清倒也直接,再三重申他們就是單純的一夜情,玩玩而已,千萬不要當真。鄧臨清的渣男本性露出來后,學員的好朋友立即展開炮火攻擊,鄧臨清不得不給池菏打電話求助。

池菏接到電話時,正在參加公司的酒會。她拿著手機一邊向老闆請假,一邊走出酒會,在手機里罵鄧臨清,什麼時候才能收收他那泰迪狗的本性。

3

池菏與鄧臨清早在四年前的大學時就認識,那個時候池菏是校拉拉隊的領隊,鄧臨清是校籃球隊的主力。不論在誰看來,身材火辣的池菏和挺拔英俊的鄧臨清都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兩個人在人堆里一站,那就是目光的聚焦點。

可惜,漂亮的池菏不喜歡騎白馬的鄧臨清,一心只記掛著遠在異國他鄉的青梅竹馬劉墨。

誰知,騎白馬的鄧臨清雖然身邊環肥燕瘦,總有使出渾身解數的女生往身上撲,但人家心裡只有池菏。

池菏開誠布公地告訴鄧臨清,「整個學校的女生恨不得做你的三宮六院,你為什麼偏偏要在我這棵老枯樹上弔死?我已名花有主,你就不要做無用功了。」

鄧臨清想都不想,回答:「縱使弱水三千,我也只取你這一瓢。只要我不放棄,你就可以從一棵枯樹變成一棵萬年青。」

就這樣,每次比賽結束,人家都是有人拿著礦泉水給球員們送,他鄧臨清是拿著礦泉水給池菏送。

終於,在池菏參加完畢業前最後一場拉拉隊表演時,她問鄧臨清願不願意做她的畢業晚會舞伴。

鄧臨清毫不猶豫地答應后,回到宿舍一打聽才知道,原來池菏心心念念了四年的青梅竹馬劉墨,突然告訴她要繼續在國外念研究所,並且有了新的女朋友。

在所有人看來,鄧臨清的春天終於來了。然而,他迎來的不只是燦若桃花的春天,還有一個纏纏綿綿的不眠夜。

那晚,鄧臨清好好收拾了一番,早早到晚會現場等著池菏。奈何舞會已經進行了一半,池菏還是遲遲未到。鄧臨清再三給池菏打電話、發簡訊,池菏言簡意賅地回他:「等著」。

一向對付女人都遊刃有餘的鄧臨清,倒也十分聽話。儘管心裡既擔心又焦急,卻也不敢擅自去找池菏。那個時候,他還不知道,自己早已經開成了一朵張愛玲小姐頭上卑微的小花。

池菏姍姍來遲,開口對鄧臨清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你真的愛我?」

鄧臨清被池菏嘴裡噴出的一口酒味嗆得咳嗽,跟在池菏身後的女生告訴鄧臨清,池菏剛剛在學校湖邊已經喝了五瓶啤酒,嘴裡不斷地問著「到底愛不愛她」。

鄧臨清見池菏有些醉了,打算送她回宿舍休息。池菏堅決反對,執意要和鄧臨清跳雙人舞,不然就說鄧臨清之前對她都是虛情假意。對池菏恨不得可以掏出心來示愛的鄧臨清,哪裡受得了池菏這樣的刺激,當即連抱帶摟地和池菏在舞池裡橫衝直撞,舞不是舞,倒像是武術的武。

舞會結束時,池菏的醉意也清醒了許多,她整個身子被鄧臨清摟在懷裡。月光下,四目相對,流光如電,鄧臨清只覺耳根發燙,不得已先開了口。

「送你回宿舍?」

池菏不語,緩緩傾身,剛剛流過淚的眼睛,帶著夏夜裡的潮濕,伏在鄧臨清的肩頭。縱使痴情如鄧臨清,如果連池菏這般的信號都不明白,真真是配不上他球場上風馳電掣的屢屢奪魁。

那一夜,天色出奇的亮,即使將賓館里厚重的窗帘拉合得那般嚴實,鄧臨清仍覺得有一束月光照在他支起的身體下方,身下便是肆意迎合的池菏。透過月光,恰好可以看到溫暖如溪的鮮紅,染成一朵不敗的鳶尾花。

也就是那一刻,鄧臨清下定了決心,這一生他只愛池菏一個。

可惜,只愛池菏的鄧臨清,次日等來的是池菏的一句「我們都是成年人了,這種事也要當真嗎?」

還沒有完全睡醒的鄧臨清如當頭喝棒,猛地從床上坐起來,詫異地看著池菏,「如果你絲毫不喜歡我,會願意把你的第一次給我?」

「什麼第一次不第一次的,都是你情我願的事。」池菏說完后,麻利地穿好衣服,走到房間門口時,還不忘回頭和鄧臨清說:「謝謝你的房費,哦對了,你昨晚很厲害哦!」

鄧臨清愣怔地坐在床上,久久。他突然明白,原來一個女生願意和你同床共枕,一夜纏綿,或許並不是因為喜歡你,而只是單純的想和你睡。

4

那日之後,鄧臨清再沒有見過池菏。

宿舍的同學說池菏早就已經在這座城市找了一份還不錯的工作,原本是打算等劉墨回來以後一起共築他們的小家。現在劉墨不回來了,她也就沒必要繼續留在學校里荒廢時間,還不如好好工作,找回自己。

鄧臨清站在池菏的宿舍樓下,回味著池菏說的「好好工作,找回自己」,不禁啞然失笑。她倒是穿上衣服抬屁股走人,去好好工作找回自己了,可他該怎麼辦?

鄧臨清突然站在畢業和池菏這兩條分界線上,第一次失去了方向,好像手下的籃球,不管怎麼用力,都不能如粘在手心裡一般,運球自如。

他把自己關在宿舍里的第五天,在QQ簽名里寫道——這世界上最痛心的話不是「對不起,我不愛你了」,也不是「我們分手吧」,更不是「你很好,可惜我們不合適」,而是一夜歡愉之後,你說這是你情我願的事。

第七天,當宿管再次來催他搬離宿舍時,一塊打球的兄弟拎著啤酒烤串找到他,劈頭蓋臉地告訴他,「你就是個傻逼,平白讓人家睡了,還在這裡一廂情願。來,喝了這瓶酒,哥給你介紹個好工作。」

那人說的好工作,也就是鄧臨清後來從事的健身教練。

彼時,健身房正如雨後春筍般在這座城市裡破土發芽,因為長期運動打球,讓鄧臨清擁有很多男人夢寐以求的的健碩身材。恰逢健身教練缺口很大,鄧臨清只稍微在前輩手下培訓了很短時間,便開始了他的健身教練生涯。

初入職場的鄧臨清如一隻菜鳥,雖然飽受池菏給他的情感打擊,好在長得一副英俊臉龐,又有一身完美的腱子肉,久而久之也就成了女學員之間的香餑餑。今天這個女學員約他去吃頓晚飯,明晚那個女學員要求他去陪著買健身衣。

都說女人是男人的學校,縱使再痴情如他,也挨不住熱情似火的女人主動投懷送抱。更何況這些溫情一夜的女人,也都是明事理的,從不會牽扯到感情上來,再加上池菏留給他的深厚疤痕,他漸漸地把這種與女學員之間的一夜情,當成了是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點調情。

不過,投懷送抱的多了,感情糾葛也就必不可少。可惜,他早已決心只動身,不動情。偶爾碰上看走眼,死活要和他恩愛一生的,便選擇走為上計。

也就是這一次又一次的走為上計,讓他睡了池菏在畢業工作后認識的好閨蜜——夏嬋。

5

被學員閨蜜找上健身房報仇的畫面總是如此相似,那日,池菏穿著一身職業裝,推門而進,食指指著正彎腰指導學員的鄧臨清罵道:「你個渣男,給我出來!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鄧臨清緩緩抬身,一回頭,兩人四目相對。

看到鄧臨清的一瞬間,池菏後悔得腸子都青了。她後悔之前閨蜜夏嬋給她看鄧臨清的照片時,她以不近男色為由拒絕了;後悔夏嬋在電話里向她哭訴被健身教練鄧臨清玩完翻臉不認人時,為什麼沒有多想想怎麼這個名字聽著如此熟悉,只一心想著要為夏嬋報仇,衝進了健身房。

好在鄧臨清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只不過這次找上門的是個老熟人而已。他不顧學員們投來的異樣目光,信步走到池菏身前,禮貌地伸出右手說:「好久不見,老同學。」

回過神的池菏伸出手,禮貌性地和鄧臨清的右手碰了碰,急忙收了回來,「好久不見,想不到你居然變成了一個渣男。」池菏從沒有想過,有一天他們會是因為這種原因見面,儘管再三克制情緒,仍免不了些許的激動。

鄧臨清聽完后悶著聲笑,故意靠近池菏,貼著她的耳邊說:「我變成這麼渣還不是拜你所賜?我的前渣女友!哦,對了,不是你告訴我的嗎?上床這種事,本來就是你情我願。」

池菏被鄧臨清的話噎得一時語塞,但又一時不知該怎麼反駁他。畢竟,當初是她睡了人家一夜后不辭而別。

後來聽同學們說,風度翩翩的鄧臨清因為一夜纏綿,居然丟了三魂六魄般把自己關在宿舍里足足七天,要不是宿管去轟人,估計就要在宿舍里紮根發芽了。她看到鄧臨清的QQ簽名時,幾度想要拿起電話打給鄧臨清,說明當初是因為自己一時賭氣才做出的蠢事,可終究是沒有那個勇氣。

畢竟,讓一個女人去和男人說,「嘿,哥們,別太在意,咱倆就是互相寂寞了睡了一覺而已」這種話,還是需要很大心理建設的。當初她能說出「你情我願」的話,也是一夜未睡左思右想的。只不過,她沒想到,自己的一時賭氣,會給鄧臨清帶來如此的傷害。

鄧臨清看到池菏一時氣結,積壓了許久的壞心思直涌心頭,他回過頭去和她說:「你閨蜜有我的所有聯繫方式,你要是想睡我了,可以隨時聯繫我。」

池菏看著鄧臨清一臉得意洋洋地離開,終於氣得在原地一邊跺腳一邊指著他的背影罵道:「鄧臨清,你個王八蛋!」

後來,當鄧臨清和池菏心平氣和地坐在咖啡館里,說起當初他被一夜情后,池菏遠走高飛致使其變成渣男的事,她是死活不願意背黑鍋的。

6

池菏見過鄧臨清后,回到家裡和閨蜜夏嬋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你怎麼會蠢到被他這麼一個渣男勾引呢?」

「我要是知道他是個王八蛋渣男,我也不會主動獻身啊!」

兩人越說越來氣,索性拿出紅酒,互斟互飲,喝到酩酊大醉。一覺醒來后,池菏頂著頭痛又罵了一句「鄧臨清,你個王八蛋!」然後洗漱去上班。

晚上下班后,池菏拿著中午在夏嬋那裡要來的鄧臨清的聯繫方式,約他一起吃晚飯,和夏嬋美其名曰二度收拾渣男王八蛋。

鄧臨清坐在靠窗的位置,看到池菏進門后,遠遠站起來招手示意。池菏一落座,鄧臨清迫不及待地問她:「這麼快就想睡我了?」

池菏剛喝進嘴裡的水應聲噴在鄧臨清的臉上,站在旁邊等著點菜的服務員臉上一陣綠一陣紅。好在池菏已經做好了鄧臨清不會輕易饒過她的準備,也沒打算和他斤斤計較,簡單點了幾個菜后,問他:「我要怎麼做,你才能原諒我?」

昨晚池菏喝醉后,雖然肢體已經處於麻木狀態,但大腦清晰得和明鏡兒似的。嘴上一邊罵著鄧臨清是王八蛋,心裡實在苦惱,到底該怎麼做才能挽回當初給鄧臨清留下的心理創傷?

她一想到接下來的日子裡,不知道會有多少個像夏嬋一樣的女子主動向鄧臨清投懷送抱,寬衣解帶,就恨不得拿玻璃碴子好好捅在自己的心口上。所以,當她早上罵出那句「鄧臨清,你個王八蛋」時,心裡的潛台詞是,鄧臨清,老娘為了萬千良家婦女,真是怕了你了。

一頓飯吃下來,兩人終於達成協議,要想讓鄧臨清原諒池菏,那麼以後池菏就要扮演鄧臨清正牌女友或是妻子的角色,關鍵時刻要能及時處理各種女人找上門討債報仇的危險局面。至於他什麼時候能不再禍害良家婦女,那要看他什麼時候能找到真正愛的人。

雖然這個協議不管怎麼看都是一個不平等條約,但池菏想到多少能緩解一些她的內疚,也只好勉強答應。

就這樣,自從答應給鄧臨清做危機公關后,鄧臨清似乎變本加厲,幾乎每個月都有那麼一兩名女學員哭著喊著要和他同歸於盡。池菏每次都是風塵僕僕地出現,裝成一個霸道少婦的樣子,這邊連罵帶打地收拾鄧臨清,那麼譏諷哄騙地勸解女學員。

終於,在幫鄧臨清解決了第十二個女學員后,池菏忍無可忍,義憤填膺地問他:「你到底還要睡多少個女人才能放過我?」

「找到我的真愛后,你就可以走了。」

「那能不能拜託你,以後再睡女人的時候,不要找那些和我長得相似的好嗎?」

突然,鄧臨清那無賴流氓的樣子瞬間變得可憐冷漠,前一秒還眉目傳情的丹鳳眼,這一秒竟蒙上了霧氣,就這麼安靜地看著獨自喝酒的池菏,一句話也不說。

四年前,你給了我最美的一夜,你的音容你的所有,便都深深地刻在了我腦海。那之後,不管我再與誰夜夜承歡,都必須要有你的影子。我可以不愛她,但不能忘了你。

池菏被他這突如其來的目光看得心裡如螻蟻吞噬,她太明白鄧臨清為什麼會這麼看她,卻又不敢問一句,「如果我回來,你還要我么?」

7

自從上次幫鄧臨清解決了那個和她眉眼相似的女學員后,池菏就再沒有出現在鄧臨清面前。說來也奇怪,那之後,鄧臨清就像是被閹割了的泰迪,沒了慾望,也就沒有了討債的女人。沒有了討債的女人,她池菏也就沒有出現的必要了。

本來嘛,池菏的每次出現都是在鄧臨清的一通電話后。現在鄧臨清不主動找她,池菏也如消失了一般。

之前有著千絲萬縷的兩個人,突然就失去了聯繫。

這日,鄧臨清百無聊賴地躺在訓練房的地板上,夏日的烈光透過巨大的玻璃牆壁灑進屋子,將他整個人包裹在光圈里。儘管訓練房的空調開到最冷,他依然覺得周身燥熱,沒來由的,感覺每一個毛細血孔裡頭都隱藏著一頭獅子,時刻準備跳出來嘶吼。

放在身體旁邊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屏幕上「我的前渣女友」正是他給池菏的備註。他那一身的燥熱似乎突然跳進了廣告里的雪碧池子,透心涼,是真的透著心裡涼。

「你最近是不是做節扎了?」

「這麼久不見,想我了?」

兩人倒是不客氣,開門見山,直奔主題。

「別多情,既然現在不需要我給你解決問題了,該輪到你幫我解決問題了。」

「你也遇上了泰迪?」

「放屁,是我的初戀回來了。」

「劉墨?」

「是的,他現在是我的老總。」

在兩人沒有任何聯繫的這一個月里,池菏不知道鄧臨清是怎麼度過,總之她過得是水深火熱。她的初戀劉墨在一個月前突然空降公司,成為了她的頂頭上司。

這一個月里,她不斷地給自己找各種借口理智地面對劉墨,好在劉墨還算紳士,並沒有給她徒添什麼煩惱。池菏以為,或許兩人可以就這樣井水不犯河水地繼續相處下去,劉墨卻突然找到她,邀請她作為舞伴一起出席公司的慶功會,還明確表示,他現在是單身人士。

對於劉墨的邀請,池菏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並且聲稱已有男友。劉墨趁機而追,希望池菏可以帶男友一起參加慶功會。

池菏當然知道劉墨的用意,再三考慮,只好撥通了鄧臨清的電話。

8

池菏能夠主動找鄧臨清幫忙,鄧臨清自然是求之不得,欣然答應。

有時候你無法忘記一個人,並不是你有多恨她,而是你一直都在愛著她,只不過方式不同而已。池菏之於鄧臨清,就是心頭那一抹怎麼也抹不去的愛,雖然痛著,但他一直用自己認為合適的方式去化解,去給自己尋找平衡。

有一天,他發現這種尋找來的平衡並不是真正的平衡,也就沒有了再繼續尋找的目的,那些圍繞在身邊的鶯鶯燕燕,也就沒有了任何吸引力。畢竟,他若是梧桐枝頭,能落下的也只有那一隻鳳凰而已。

這晚,鄧臨清與池菏一同出現在慶功會。觥籌交錯間,鄧臨清笑話池菏太過緊張。

池菏一手端著酒杯,一手掐鄧臨清的小臂,「少說話,別給我惹出亂子。」

然而有些事就是這樣不經人念叨,尤其是不好的事。

就在劉墨端著酒杯與兩人一陣寒暄後轉身要離開時,兩個身著禮服的女子端著酒杯站在不遠處嗤笑著小聲議論。

「不知道和多少女人上過床了,還敢帶出來,也不怕丟人現眼。」

「就是,聽我閨蜜說,最近都沒人敢和他走近了,好像是得了什麼不幹凈的病……」

恰好經過的劉墨把這些話真真聽進了耳朵里,撇著頭看向正在耳鬢廝磨竊竊私語的池菏和鄧臨清,兩人似乎絲毫沒有被這些話影響。

此時,池菏正用力地掐鄧臨清的小臂,怨恨他平日里勾搭的女人太多,他們的身份可能馬上就要穿幫。鄧臨清看似甜蜜微笑的背後,其實是疼得齜牙咧嘴,顧左右而言其他,正努力地告訴池菏,讓她放心,他絕對乾淨,沒有任何病。

池菏聽后,手上更是不留情,兩人肩並肩緊緊摟著走出了會場。

在酒店大門口的噴泉前,池菏蹲在地上,一手拎著高跟鞋,一手撩著噴泉池裡的水,等著鄧臨清去開車。鄧臨清停好車子,走到池菏身旁,池菏似乎是玩得太入迷,根本沒有注意到鄧臨清。

燈火下的池菏,倒映在泛著波紋的水面。有那麼一瞬間,鄧臨清覺得,這些年的恨是值得的。

「池菏……」他的聲音並不大,甚至都不如水花落入水池的聲音大。

可池菏聽見了,她緩緩抬起頭,站起來,兩人四目相對。

「怎麼了?」池菏一直都很怕這麼認真的鄧臨清。

「做我女朋友吧?」

池菏愣了愣,噗嗤一聲笑了,「想得美,你那麼多炮友,我可不想被她們群起而攻之。」說著話就要鑽進車子。

鄧臨清一把將池菏拉進懷裡,雙臂環著她的背,「那你就做我最後一個炮友!」

愛情本來就是這樣,你把它當遊戲,它便帶你遊戲人間,你把它當生命,它便給你開一世荼蘼。當初的她太執拗,認定自己不配他的滿腔純情。好在當初的他用情太深,一旦用心,就再也不願抽身。(原題:《健身教練的最後一個炮友》作者:村野夕。來自:每天讀點故事APP <公號: dudiangushi>,下載看更多精彩)(深夜有情為讀點故事旗下媒體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