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為慶祝女兒保研,浙江一家三口自駕青藏,路遇事故車輛焚毀

為慶祝女兒保研,浙江一家三口自駕青藏,路遇事故車輛焚毀

7月29日,寧波市鄞州中學官方微信發布一條通告:2017年7月28日17時許,我校接到甘肅省天水市高速交警通報,我校陳忠銓、全靜霞老師一家於甘肅省天水市甘谷縣高速公路上發生交通意外。

昨天,學校再次發布通告:出事車輛確定為陳忠銓老師的車子,由於車輛已經嚴重焚毀,車內人員的人數及身份需要經過DNA鑒定比對才能最後做出司法確定。

據記者初步了解,當時車內應該有三人,陳忠銓夫妻及剛剛保送研究所的女兒。

事故可能發生在返程路上

昨天,鄞州教育系統的微信群里,老師們都在說這起事故。

據陳忠銓的同事介紹,陳忠銓是鄞州中學的招生辦主任,妻子全靜霞是鄞州藍青學校的副校長,該校屬鄞州中學聯合辦學單位,女兒就讀上海外國語大學,今年大學部畢業,剛剛被保送到本校讀研究所。

所以這次的自駕游,本是一次開心的慶祝旅行,一家人的目標,是把車開上青藏高原。

7月上旬,一家人做了詳細的攻略后,從寧波開車出發,計劃從青海進入西藏,一路順利的話,應該是8月初就能返回寧波。

出事前一天,陳忠銓在自己的朋友圈曬出兩張照片,一張是他在310國道上和車子的合影,一張是一家三口到達青藏高原的象徵地——唐古拉山口的合影。

陳忠銓老師在310國道上和車子合影(圖自陳忠銓朋友圈)

根據鄞州中學官方通報,事故發生在甘肅天水甘谷縣境內的高速公路上。據資深驢友介紹,這條高速應該是連霍(大連至霍爾果斯)高速,通過這條高速,可以直接進入西藏和新疆。從時間上推算,這起事故應該是發生在一家人返程的路上。

一家三口到達青藏高原的象徵地——唐古拉山口(圖自陳忠銓朋友圈)

曾3次自駕入藏的驢友老陶說,從寧波出發到青海西寧可以全程高速,中間路過天水,這是最近的一條自駕線路,其中天水到蘭州的高速路段質量不是很好,有很多隧道,如果是新手自駕,很容易在這一路段出現追尾事故。

而據陳忠銓同事獲得的情況來看,陳忠銓的車子當時很有可能遭遇了強烈追尾,車子瞬間爆燃。

優秀的老師,優秀的女兒

陳忠銓和全靜霞夫婦,都是教語文的優秀教師。

在最近幾年的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中,陳忠銓輔導的學生屢屢獲得全國大獎,全靜霞則是藍青學校的名師,出過書,還在國家級、省級多個刊物上發表學術論文。

很多年前,鄞州中學的學生在百度貼吧發起過一個討論:哪位老師,是鄞州中學最具親和力的老師?有學生這樣回復:陳忠銓,不解釋。

7月29日,在這條帖子的留言區,有學生補充了一句:老陳走了。

三年前從鄞州中學畢業的小張同學說,他聽過陳忠銓老師一年的課,「他講課很風趣,尤其教我們寫作,很有一套,方法挺管用的,有什麼問題去請教,他都是非常耐心細緻地給我們解答。」

4年前,陳忠銓的女兒考入上海外國語大學,今年因為成績優秀,被直接保送研究所。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出了這個意外。

事情發生后,鄞州中學多位領導已經陪同陳忠銓老師的親屬,一起前往甘肅天水。昨天下午到晚上,記者多次撥打學校王校長的電話,但一直無人接聽或者關機。

學校通過官方微信表示,待法醫作出醫學鑒定后,會再發布訃告。

自駕入藏,應該注意些什麼?

每年暑假,都是自駕入藏的高峰期,但驢友老陶說,其實這並不是入藏的最佳季節。

唐古拉山是青藏線進藏必經之路,7月仍是白雪皚皚。攝影 吳斌

老陶說,每年4月到9月上旬,是西藏的雨季,9月下旬到10月開始進入旱季。當然,七八月份去西藏,還能在青海看到最後的油菜花。

從浙江出發,入藏的線路一般是三條:經雲南走滇藏線,經四川走南北兩條川藏線,經青海走青藏線。無論走哪條,單程都有三千多公里,並且要從零海拔上升到三四千米的高原,對車技和車況要求都很高。

雨季進藏容易發生泥石流。攝影 胡俊超

這些線路中,青藏線全年都比較好走,另外兩條對季節要求比較高,旱季進藏相對更安全,因為雨季容易發生泥石流。特別是318國道川藏線,坡多彎多峽谷多,新手第一次盲目自駕進藏,非常危險。2006年寧波兩對夫妻自駕經川藏線進藏,車輛在林芝地區波密縣境內翻入雅魯藏布江支流,1人當場死亡,3人失蹤。不少寧波驢友對這起事故還記憶猶新。

老陶根據自己的進藏經歷,為自駕新手提出了一個相對安全的辦法:先飛機到成都或者西寧,然後在當地租車自駕進藏。

當然,自駕也並不一定全程自己開,最好雇一個當地的老司機,價格大概1200元一天,到了相對平穩的路段,可以嘗試自己開一段,不過一定切記:不能開太快!

老陶說,有一次和朋友走川藏線,在業拉山上著名的99道拐這裡,親眼看到過自駕車從懸崖翻下去,「那個慘烈的場面至今難忘,以後每次進藏路過這裡,我都會低速開,不能拿命開玩笑。」

318國道川藏線上的業拉山99道拐。攝影 吳斌

3次進藏,老陶都是選擇從川藏線進,青藏線出,因為川藏線沿途風景更好,青藏線路好,返程可以節約不少時間。

一名驢友的進藏生死體驗

7月初,北京的何先生和3個朋友自駕進藏,途中經歷一次可怕的翻車事故,他用文字記錄了當時的生死瞬間。

車身忽然劇烈地飄忽抖動起來。

我從酣睡中驚醒,困惑驚恐地看著豐田霸道咆哮著衝下路基。

然後翻滾。世界在我的眼前顛倒,旋轉。

猛烈地撞擊地面,彈起,再旋轉,翻滾。

我的頭部不知撞到了什麼,或是被什麼撞到了,清晰的撞擊感。

我一次次地想,差不多了,該停下來了吧,接下來卻是又一次的翻滾。

翻滾……

可能我要死了吧!沒想到會死得這麼快!

翻滾……

我連個最簡單的告別都沒機會了。

翻滾……

終於,豐田霸道的左側車身重重地砸向地面,停止了。

如果有人恰巧路過,他看到的情形將是這樣的:

一輛高速前進的豐田越野車,突然發了瘋一樣衝出路基,不斷翻滾跳躍,零件和物品四處飛濺,一次次與地面猛烈衝撞,一次次彈起,就這樣彈跳翻滾著衝出了100多米,最終以側翻的方式砸在地面。

車頭四分五裂,車身七扭八歪,強大的豐田霸道完全報廢。

他一定會想,車裡的人,肯定全完了。

我被安全帶緊緊地鎖在左側後座上,世界旋轉了90度。

左側的安全氣囊已經打開,軟塌塌地掛在車窗上方。到處都是血滴――那時我還不知道,都是我的,我的頭部豁開一個小口子,不算大,也不算深,只是掀開了頭皮,卻隨著車輛翻滾,甩出了不少血。

身體的每一個角落感覺都很清晰。腳沒問題,腿沒問題,腰沒問題,前胸也沒問題。後背胸椎和頸椎一帶疼感明顯,但尚可忍受。我真的沒問題。我還活著,而且似乎並沒有特別嚴重的、配得上這一串暴力翻滾的內外傷。頭上的口子還在出血,左臉頰留下幾道血流,但這完全可以忽略。

1小時后趕來的交警深感意外:如此嚴重的令越野車直接報廢的交通事故,居然無人死亡,3人輕傷,1人重傷――後來發現,其實是4人全部輕傷。

這絕對是個奇迹,我們全都系了安全帶,是安全帶將我們緊緊地束綁在座椅上,和車體保持同步的翻滾與旋轉。

即使是坐在後座,亦請系好安全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