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菲律賓前總統拉莫斯質疑杜特爾特戒嚴政策

菲律賓前總統拉莫斯質疑杜特爾特戒嚴政策

菲律賓前總統拉莫斯質疑杜特爾特戒嚴政策

5月26日,菲律賓前總統拉莫斯出席新聞發布會,杜特爾特的軍管令的批評聲呈上升之勢。

菲律賓前總統拉莫斯周五表示,杜特爾特的軍管應該局限於棉蘭老島的部分地區。

拉莫斯在電視上說:「我並不是說杜特爾特總統做錯了。這是一個正確的決定,但是應局限於棉蘭老島的部分地區。」他說,軍管在當局眼裡可能是合適的舉措,但是也要承認,棉蘭老也有和平的地區,不需要軍管。

拉莫斯說,希望政府安全部隊和地方官員有效遏制威脅,這樣棉蘭老的軍管可以儘早結束。

前天總拉莫斯,一直是鼓勵杜特爾特參加競選總統的人,自認有義務「糾正公眾因軍管產生的恐慌」。他本人經歷過軍管年代,但是杜特爾特政府不少內閣成員以及很多的國會議員都沒有經歷過軍管年代。

他說:「好幾個內閣成員,甚至國會議員,都高聲支持在棉蘭老島實施軍管。他們沒有經歷過被射殺、逃難、渡河求生、失去生計、家破人亡的年代。總而言之,無論誰給出什麼樣子的建議,就總統而言,他必須要做出決定並對後果負責。」

前總統拉莫斯還警告軍管可能導致的侵犯人權,他說:「讓我們看看是否會發生,在軍管之前,就已經有很多的侵犯人權的行為。」他指的是杜氏禁毒戰爭中的殺戮。

擴大軍管範圍將「禍國」

前天總統拉莫斯聲稱,杜特爾特總統若將軍管範圍延伸到全國,恐怕將「傷害國家」。

在馬加智的新聞發布會上,他被問及如果軍管令延展到呂宋和未獅耶地區會出現什麼後果?

拉莫斯說:「我的回答是,如果我要向你描述軍管期間發生的種種,你得呆在這裡兩周才可以聽完。因為這勢將發生的全國軍管必定於國大大的不利。」

拉莫斯說,他的觀點並不是將杜特爾特的軍管與馬科斯的軍管作比較。他說:「這不是在於前朝做對比,現在我們因為『建設、建設、再建設』而變得更加的不利。」他指的是杜特爾特政府的基建計劃。

他補充說:「我們很容易從俄羅斯獲得貸款,我們不得不保證富人來支付政府的計劃,我們有一個3.3萬億的預算。如果我們全國範圍的實施軍管,所有的這些事情都將做不好。」

拉莫斯的言論惹爭議

杜特爾特總統去年就職時聲稱,他參加總統競選是得到前天總統拉莫斯的鼓勵,因此對他表示謝意。後任命他為特使,希望他到進行斡旋。拉莫斯稍後率團到香港走一趟,回來后不久辭去特使的職務。隨後,他在媒體發表文章,對杜特爾特總統進行嚴厲的批評,把他的政府形容為一艘即將下沉的航船。為什麼不到一年,前總統拉莫斯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變化,有人指出,可能是美國背後的因素,因為杜特爾特總統疏遠美國讓他非常不滿。

是否有宣布實施戒嚴令的必要,這是總統的權利,局外人無權過問。因對實際情況不了解,很難作出正確的批評。拉莫斯的言論引起一些參議員的不滿,表示他作出批評前應給政府一個機會。參議員依奚西道指出,拉莫斯擔任總統期間也沒有什麼好的徵集可記錄下來。他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不要隨便發言,必須尊重杜特爾特總統的決定。參議員轆順指出,如果拉莫斯不作任何批評將更加有幫助,因為他不了解實際情況。

針對前總統拉莫斯的批評,總統發言人阿貝拉也為杜特爾特總統進行辯護,表示對俄羅斯訪問是杜特爾特總統的一項重要的外交行動,他有他的考慮和風格,一些重要的閣員陪同他前往俄羅斯訪問是有必要的。

目前健在的前任總統除了拉莫斯外,還有埃斯特拉達和阿羅約夫人,對杜特爾特總統宣布在棉蘭佬實施戒嚴令,前總統、現任馬尼拉市長的埃斯特拉達曾經表示,馬尼拉市也將設立檢查站,預防恐怖分子勢力滲透到馬尼拉來,這說明,他是支持杜特爾特總統的行動的。雖然目前阿羅約夫人還沒有就宣布戒嚴令置評,不過就她任總統期間,在馬銀蘭佬省宣布戒嚴一事來看,她可以理解為什麼杜特爾特總統要這麼做,大概不會亂加批評。雖然拉莫斯是對內閣部長和國會議員進行批評,其實他的矛頭是對著杜特爾特總統,這是不言而明的。

拉莫斯在馬科斯宣布全國戒嚴時擔任保安軍司令,負有主要責任,現在他以當事人的身份對內閣部長和國會議員提出警告說:你們都沒有身歷其境,我可是當事人。你們大力支持實施戒嚴令,但是你們沒有經歷過射殺或被迫流放、失業、失去親人的痛苦。這番話的用意何在不言而喻,就他的言論和最近一個時期的做法來看,他已經越走越遠了。

俗語說:「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參議員依奚西道說得好,拉莫斯的時代過去了,應該尊重現任領導人的決定,夸夸其談於事無補,反而會導致國家出現分裂。拉莫斯反對實施戒嚴令,以民主捍衛者自居,不過有人卻不買他的賬,要他安靜一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