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可燃冰革命」若成現實意味著什麼?

「可燃冰革命」若成現實意味著什麼?

5月18日,宣布在南海神狐海域成功試采天然氣水合物(簡稱可燃冰),連續一周以上日產氣(甲烷含量99.5%)超過1萬立方米,成為全球第一個實現在海域可燃冰試開採中獲得連續穩定產氣的國家,也是世界首次成功實現資源量佔全球90%以上、開發難度最大的泥質粉砂型天然氣水合物安全可控開採。

從已知信息來看,儘管還存在一系列不可忽視的技術難題有待克服,但可燃冰商業化開採已非遙不可及,而且有望在其中躋身第一梯隊,甚至一騎絕塵。而由於可燃冰資源儲量巨大,相當於其他原油天然氣總量兩倍以上,一旦實現商業化開採,對和全世界能源產業、經濟政治產生的影響將超越本世紀以來已經深刻改變國際能源市場的「頁岩革命」,可以從天然氣市場本身、整個能源市場、國內區域經濟發展、國際經濟格局四個層次展開分析。

天然氣市場

在天然氣市場本身這個層次上,潛在「可燃冰革命」的影響首先將體現為增強天然氣進口貿易談判地位,對長期合同談判的影響將更顯著。對而言,擴大進口美國油氣屬於戰略性交易,因為在巴拿馬運河的擴建工程已於去年中期投入使用、美國原油和液化天然氣(LNG)能夠以有競爭力成本進入東亞市場的情況下,增加從美國這個世界天然氣價格窪地、新供應方進口,必然有助於遏制傳統供應方要價。事實上,隨著LNG貿易發展,東亞天然氣價格超過美國價格的東亞溢價已經顯著縮小:2015年,美國天然氣年度均價為2美元/百萬英熱單位,東亞的日本價格為10.4美元/百萬英熱單位,等於美國價格的4倍。2016年,美國天然氣年度均價為2.5美元/百萬英熱單位,日本為6.9美元/百萬英熱單位,等於美國價格的2.76倍。今年一季度,美國天然氣季度均價為3美元/百萬英熱單位,日本為7.5美元/百萬英熱單位,是美國價格的2.5倍。

我們要做的就是以儘可能的有利條件推動擴大進口美國LNG,繼續壓縮、直至最終消除東亞溢價。正因為如此,在本月「一帶一路」峰會論壇前夕宣布的《中美經濟合作百日計劃早期收穫》十項共識中,第四款內容相當引人矚目:「美國歡迎,和其他美國貿易夥伴,自美進口液化天然氣。在液化天然氣出口許可上,美國給予的待遇將不低於美國給予其他非自貿協定貿易夥伴的待遇。來自的公司可以在任何時間與美國液化天然氣出口商基於各方商業考慮,談判所有類型的合同安排,包括長期合同。截至2017年4月25日,美國能源部已授權向非自貿協定國家每日出口192億立方英尺天然氣。」可想而知,實現穩定開採海域可燃冰,對現貨市場影響不大,畢竟大規模商業化開採可燃冰尚需時日;但對長期合同談判的影響就不一樣了。

其次,長期內,潛在「可燃冰革命」將是進一步增強液化氣相對於管道氣的優勢。輸氣管道固定資產投資浩大,涉及規模巨大的跨境基礎設施建設運營而提高了其複雜性,且因資產專用性強而更容易遭到途經國家不可預測風險因素干擾;液化氣則不涉及跨境基礎設施建設運營,資產專用性相對較低,運營相對靈活,導致近年來液化天然氣市場規模增速遠遠超過天然氣市場總體增速。由於全球可燃冰資源多數位於海域而非陸地,未來商業化開採的可燃冰天然氣更多的應該是通過液化氣船舶運輸,而非通過管道運輸。

能源市場

在整個能源市場的層次上,潛在「可燃冰革命」將強有力助推天然氣在和世界能源消費構成中所佔份額上升,對天然氣消費的推動將尤為顯著。因為能源消費構成中天然氣佔比仍大大低於世界平均水平,但已經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能源消費大國,天然氣消費絕對規模也已經上升至世界前列,在工業、居民、交通運輸等各行業的消費市場已經全面啟動,且天然氣基礎設施供應國內需求已經相當完備,而且可以開始承擔東亞貿易樞紐功能……在這種情況下,獲得新的可開發巨大自產氣源,完全有可能引爆天然氣消費未來出現新一輪爆髮式增長。

在國內區域經濟發展的層次上,潛在「可燃冰革命」將削弱西部、特別是西北在國家經濟版圖中的地位,進一步增強東部、特別是東南沿海的經濟地位。長期以來,經濟、產業分佈的一個突出特點就是能源主產地與主要消費地分離,油氣產地與消費地的分離尤為顯著,而且日益加深。但可燃冰資源多數分佈於海域,這樣一來,一旦實現可燃冰大規模商業化開採,一直被視為油氣資源匱乏之地的東部沿海、特別是東南沿海反而將獲得近水樓台之便,一躍而兼具下游產業、天然氣資源雙重優勢。

在國際經濟格局的層次上,「可燃冰革命」若成現實也將產生類似影響,工業化國家地位將增強,沒有強大製造業與現代服務業的石油天然氣生產輸出國地位將大大削弱。因為大多數可燃冰資源位於海域,工業化國家有能力進行大規模開發,非工業化國家反之,傳統石油天然氣生產輸出國也由此喪失了原來相對於工業化國家的資源優勢。

面對未來將出現的這種局面,傳統石油天然氣生產輸出國都有必要意識到,「可燃冰革命」一旦成為現實,如果還奉行資源民粹主義色彩濃郁的政策,其油氣資源在開放的市場上將日益喪失競爭力,其經濟地位將加速下降,需要及早未雨綢繆,更新觀念,轉換思想,擺脫資源民粹主義觀念,以求應對未來的挑戰衝擊。

須知,此前歷時10年的初級產品牛市也是資源民粹主義大行其道的時期,無限高估本地/本國資源價值,對外地/外國客戶和投資者無限提高要價,成為社會普遍認可的「政治正確」。這些國家/地區對外來投資者的政策由此日益苛刻、多變。隨著,2014年下半年石油市場全面跌入熊市之後,這些國家/地區淪為客戶和投資者首選拋棄對象而遭受衝擊。未來的「可燃冰革命」將給這些國家/地區帶來更大壓力。

海外油氣生產和出口國能否擺脫資源民粹主義思想桎梏,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但筆者希望油氣產地政府能夠在資源稅、勞動用工等方面減少對企業竭澤而漁的索求,為企業創造儘可能良好的商業環境,為本地油氣在開放的競爭市場上保持競爭力。(作者:梅新育,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