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上線20天的共享單車,突然死了

上線20天的共享單車,突然死了

最近,上海街頭又出現了一款白色的共享腳踏車,網友戲稱共享腳踏車湊齊了彩虹家族。和小白腳踏車相比,坐標莆田的共享腳踏車卡拉腳踏車就比較悲催,據報道,卡拉腳踏車用用19天時間投放了667輛車,結果丟失大半,只找回來157輛車,丟失率76.5%。

丟失率這麼高已經夠讓公司心痛了,更悲劇的是,卡拉腳踏車的投資方根據對賭協議,已經撤資退出,不僅如此,此前投資的錢也要全部收回。此前卡拉腳踏車曾預定了5000輛車,已生產好的4000多輛車無法提貨。

莆田卡拉腳踏車

由於共享腳踏車十分普遍的押金模式,此前使用這款腳踏車的部分用戶也沒有收到退款。根據卡拉腳踏車的官方微信公眾號披露,卡拉腳踏車自1月25日運營至2月13日19天共有2800餘人繳納押金使用。目前公司正在積極籌錢退款。

卡拉腳踏車官方也進行了回應,看起來他們覺得莆田是適合共享腳踏車的。卡拉腳踏車明言小城市不等於低素質,也希望政府能支持。不過挨踢妹覺得,目前最重要的,還是把用戶的押金先退回去再說吧。

車頭上安裝手機架和杯架的「小白車」

目前共享腳踏車領域之間的戰爭越來越激烈,最近ofo小黃車和摩拜腳踏車也加大了燒錢圈地的步伐,「周末免費騎車」、「充值返現」等花招層出不窮。

不過,共享腳踏車在火爆的同時,也有不少奇葩的用車行為,所以有人將共享腳踏車稱為一面「照妖鏡」。比如有人違規把車帶進捷運,有人將腳踏車偷回去轉賣,更別提隨處可見的違停現象了。

捷運里驚現小黃車

摩拜遭遇惡意疊羅漢

如果說這些是共享腳踏車企業遇到的人為障礙都不是什麼事兒,那麼共享腳踏車自身運營模式則是腳踏車企業能不能長久生存下去的決定因素。說到底,就是融資的錢燒完了以後,有沒有足夠的自我造血能力。

可以說,現在共享腳踏車唯一的盈利方式來自腳踏車的租賃費用,然而共享腳踏車的租金又非常廉價,每半小時0.5或1元租金明顯不足以應對日常的損耗。

以開頭遭遇危機的卡拉腳踏車為例,卡拉腳踏車採用前半小時免費,後續收費的計費模式。據官方介紹,卡拉腳踏車運營半月多,卡拉腳踏車的總營收僅為1000元左右。很多用戶開了鎖之後就會點擊還車,然後騎一天都不付費。

另外一個讓媒體以及用戶討論較多的問題是,共享腳踏車的押金。廣州日報在《三問共享腳踏車:押金是否過高? 數億押金誰來管?》中表示,腳踏車的成本遠高於單次使用的費用,收取押金起到擔保作用,這原本無可厚非,但動輒數百元的押金是否過高?退還押金周期時間長,也被吐槽是利用時間差獲利的手段。同時,共享腳踏車押金匯成數以億計的資金池,目前的金融安全監管對此卻是盲區。

根據Trustdata發布的《2016年移動互聯網行業發展分析報告》顯示,摩拜腳踏車日充值筆數達10.79萬筆,以摩拜最低的充值額每筆10元估算,摩拜每月押金充值額超過三千萬元;而根據以上報告,至去年12月,摩拜腳踏車月活躍用戶量已達313.5萬人,以此估算,摩拜腳踏車每月活躍用戶押金總額逾9億元。

優拜腳踏車的投資人田江川此前在接受採訪時說,除了每次騎車的租金以外,用戶押金帶來的利息也是共享腳踏車盈利模式的設想之一。雖然共享腳踏車平台無一公布用押金賺錢的計劃,但外界分析不少都將押金作為它們的收入來源。因為押金理財,在很多行業都是個繞不開的話題。

押金獨立存管是個辦法,但不得不承認,監管相對空白的情況下,怎麼做,全憑企業的良心。

而對於用戶來說,押金過高也是一個現實問題,因為一般情況下,用戶使用共享腳踏車都不會僅僅只用一家,那麼每一家都要交付押金。

萬一碰到某腳踏車像卡拉腳踏車這樣說不行就不行,消費者的麻煩也就跟著來了。(圖片by網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