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讓三哥寢食難安不惜犯險,這是怎樣的一條路

讓三哥寢食難安不惜犯險,這是怎樣的一條路

奇怪,印度這回似乎鐵了心。

這幾年中印邊境偶有摩擦,基本上都通過外交手段成功化解,握握手,各回各家。但這回印度覥著臉硬撐了一個月,不僅越線阻攔在洞朗地區修路,還口口聲聲指責「中方的修路行動給印方帶來嚴重安全風險」。

為一條路耿耿於懷、興師動眾,至於嗎?

印度的夢魘

讓印度人輾轉反側的,首先是洞朗特殊的戰略位置。洞朗位於雲南省亞東縣東南,面積約100平方公里。地圖上看,它就像一個凸出的小水滴,楔狀伸入錫金和不丹之間。最重要的是,這個地方離印度的西里古里走廊太近了。這條走廊簡直就是印度的七寸,它是連接東西印度的咽喉要道,卻只有20多公里寬,最窄的地方僅有3公里,易攻難守。

如果把洞朗的路修好,從此再直出幾十公里就更加容易,封鎖西里古里走廊,截斷印度東北邦與本土的聯繫,印度就將生生分裂成兩塊,而印度東北那幾個邦本來就不太安定,這樣一鬧它們很有可能獨立。

那無疑將是印度最大的夢魘。

印度人肯定忘不了,1971年他們就是這樣對付巴其斯坦兄弟的,當時印軍進入東巴其斯坦,後者很快就獨立成為孟加拉國。假如也這麼搞一次,收復藏南恐怕也就是分分鐘的事。

所以,印度看在這修路,無異於芒刺在背、如梗在喉。

不光是洞朗這條路,近幾年在西南方向基礎設施建設的各項進展,印度都非常忌憚。比如我們修通了青藏鐵路,川藏、滇藏與新藏鐵路也會陸續開通,從青海玉樹到西藏藏南的鐵路也在建設中,對此印度人都有一肚子想法。

一位學者向刀姐透露,印度駐華大使曾私下向他表示,印度很多人都認定修路是用於運兵,他們相信建成這麼多鐵路后,可以在一個月之內輕鬆運兵二三十萬,而一條鐵路的運輸量就足以支持解放軍5個山地旅在前方作戰。

上述幾條鐵路一旦修通,就有能力跟印度打長期消耗戰,這將深刻改變中印邊境的軍事平衡和心理態勢。然而,這些鐵路離中印邊境尚有距離,印度不便說三道四,更無力干涉。這次在洞朗修路,它好不容易逮住個抓手和發力點,自然要大做文章。

除了軍事上的影響,洞朗的這條路還可能衝擊山南地區的地緣政治格局,尤其是不丹與中印的關係。

不丹是印度的所謂附屬國,它外貿、能源、軍費的90%都由印度提供,可以說國家經濟命脈都捏在印度手中。而由於喜馬拉雅山脈與西藏高原的阻斷,難以向這個山南小國施加影響。不丹沒有擺脫印度的戰略空間,所以只能乖乖聽三哥的話。

但印度相信,以的經濟實力,可以瞬間把不丹買走。目前中不合作的主要障礙是有高山阻隔,雙方僅有一個可連接地區,就是山南凸出部的亞東縣洞朗地區。洞朗的路一修好,理論上就有可能跟不丹西南的交通樞紐龐措林宗連在一起。

一旦中不交通連接便利了,雙方經貿聯繫加強,印度就會逐步失去控制不丹的資本,三哥的鐵杆粉就要變成路人了。萬一把不丹拉過來,再通過不丹越境跟印度東北邦接觸,那樣印度的噩夢就又要上演了。

這樣一盤算,就難怪印度要不惜犯險阻攔修路了。

三哥想多了

只能說,三哥的心眼太多了。

洞朗人煙稀少,環境惡劣,歷史上的管理一直很鬆散,對這一地區的實際控制也是在2007年以後。但整個亞東縣控制的面積很大,那裡的邊境線有200多公里,卻只有一個團在守衛,所以那個地方除了幾個隘口有部隊,其他大多數邊境都是空白的。當地藏民和不丹人的邊界意識淡薄,經常穿過邊境來回走。

一位曾在當地駐紮過的軍事專家告訴刀姐,這次修路,我們的初衷很單純,主要就是更好地保衛自己的領土,加強對邊境的管控。由於哨所不多,只能派巡邏隊季節性地去看看,沒什麼情況就得回來。最近要再修一兩個哨所,可那個地方連電都沒有,老百姓也很少,要修永久性哨所,就得保證汽車能通行,為駐地人員運輸生活所需給養。

據他了解,亞東縣的公路早就通了,洞朗那裡也有路,只是原來的路比較差,一下雪,汽車就沒法走。現在就是把這段幾公里長的支岔路鋪點石頭,做個瀝青硬化。這樣一來也能改善村鎮交通,方便當地百姓出行和經濟發展。

簡言之,洞朗這條路主要還是服務於保衛後勤和民生需要,中方的戰略用心被印度過分誇大了。大家想想,假設有那麼深遠的戰略考慮,如果我們真下決心修路以威脅印度,那還不早把印度的軍隊清出去了,何必多費這一個多月的唇舌?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麼多年並沒有全心全力準備與印度打仗,否則就無法解釋和印度在前線部署軍力人數的明顯失衡。據專家介紹,印度為了防範養著十幾個山地師,而在西藏邊區只部署了1個旅的兵力。因為這些年中印關係總體比較穩定,我們的作戰準備重心並不在西南方向。

說句不好聽的,真要動手,還差洞朗這一條小路嗎?

這是病,得治

不過,這次印度的惡劣表現也給我們提了一個醒。所謂有備無患,有準備打,才能不打。印度想給我們立規矩,絕不能輕易妥協,該修的路一定要堅決修。

路不好,正常的巡邏都保證不了,何談守衛國土。前兩天一位資深學者剛跟刀姐聊起,他1965年在洞朗地區待過9個月,到邊境各個山口巡邏,那時路況艱難,有些路太窄,開汽車經常要像摩托一樣,兩個輪子懸空在外面。雖然駕駛員技術高超,但還是極其危險,有好幾次他們都差點掉到山溝里犧牲。

道路的重要性,就是後勤的重要性。這位資深學者還給刀姐劇透了一段內幕,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本來中央要求10月18日動手,就因為道路太差汽車難行,所有炮彈都要靠西藏的耗牛運輸,不得已開戰日就推遲了兩天。據說為了這事,當地的一位後勤部長差點被槍斃。

至今很多人都不理解,當年9月印度打死我們十幾個人,為什麼拖到10月才動手,而且只打了一個月又迅速收手。這位學者一解釋刀姐就明白了,因為受道路所限,那時運兵部署都需要相當長時間。而一到12月,大雪封山,後勤補給跟不上,我們的軍隊無法在前方持續作戰,只能回撤。

其實印度也深知道路的重要性。新德里10多年前就準備沿中印邊境修建73條戰略要道,計劃2012年完工。幾天前它還聲稱要在所謂的「阿魯納恰爾邦」建兩條隧道,縮短到距離,便于軍隊調遣。只不過,印度的工程進展有多緩慢地球人都知道,73條路他們現在還沒修完一半。

唉,刀姐都替他們捉急。三哥還不如跟基建狂魔打個招呼,修完洞朗這一段,咱順道過去幫他一把,一個月保證通通修好,親記得到時給個好評就行了。

無論如何,在自家院里修路都合理合法,印度想擋也擋不住。正如美國軍艦來南海咋呼了幾圈,的島礁建設依然順風順水。

對印度來說,與合作是最划算的買賣。如果各方有意願和互信,的鐵路公路網還可以進一步延伸,連接印度、尼泊爾和不丹,屆時中印經貿進一步密切,印度經濟將獲得更大的增長動能,對華貿易逆差也有望大大改善。

印度如果與和平相處,我們修的路上就會飄滿印度芒果的香氣。它若執意跟死磕,就休怪我們不客氣了,那些路上運送的必將是我們的軍隊和炮彈。

刀姐想起呂氏春秋里的一個小故事,倒是很適合講給三哥聽聽。

從前有個鄉下人,丟了把斧子。他懷疑是鄰居家的兒子偷去了,便觀察那人,那人走路的樣子,像是偷斧子的;看那人的臉色表情,也像是偷斧子的;聽他的言談話語,更像是偷斧子的,那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無一不像偷斧子的。沒多久,他在翻動谷堆時發現了自己的斧子,第二天又見到鄰居家的兒子,就覺得他言行舉止沒有一處像是偷斧子的人了。

如果印度永遠放不下「1962情結」,沉溺於被害妄想症,那不管做什麼,它都會疑神疑鬼,覺得是要害自己。這是病,得治。度只有拋開成見和臆想,它才不會為修一條路輾轉反側,寢食難安。

往期精彩回顧:

獨家|吉布地:剛去這裡租塊地,西方就如喪考妣

「巴鐵」不怕火煉,總有一種真情讓我們熱淚盈眶

123年後,我們不需要悲情,只需要淡定!

有了「聖人曼德拉」,今天南非人為何仍感到苦澀

蘋果用戶打賞專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