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小學生也能讀懂大師!諾獎得主的童書有什麼不一樣

小學生也能讀懂大師!諾獎得主的童書有什麼不一樣

關心孩子閱讀的家長可能會發現,市面上童書不少,但是中文世界中,由公認的大師級別的作家寫的童書卻不多見。「諾獎童書」系列選取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專門為青少年創作的作品,不同於成人作品的刪節本,這些作品能讓孩子充分領略大家風範,給予他們更完整的文學性體驗。本文節錄自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陳子善、上海大學中文系教授孫曉忠與叢書策劃尚飛先生的對談。

陳子善: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

孫曉忠:上海大學中文系教授

尚飛:「諾獎童書」策劃人

尚飛:寫成人書的大作家,甚至很多大師級的作家,有時也會寫一些童書,只不過大家一向把注意力放在這些大作家寫的成人書上,他們寫的童書,一般不太被關注。但是這些大作家寫的書品質都非常好,而且還會吸引一些大師級的插畫家,願意為他們繪圖。

▲《夜鶯之歌》中的精美插畫

「諾獎童書」系列,是從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的童書作品中,精選適合當代兒童閱讀的作品。我們希望能夠把大師級作家寫的、適合兒童看的作品成規模地呈現給讀者。我覺得小孩子從小閱讀大作家寫的兒童書,等他們長大后,再去讀這些大作家的作品,也許會更有幫助。

孫曉忠:我的小孩8歲,在讀二年級,某種程度上也是叢書受眾。當剛拿到這兩套書的時候,他讀得如饑似渴,現在我們反而要限制他讀書了。

在啟蒙這一塊,也可以分為偏人文和偏數理的面向,一類是讓孩子進文學門檻,通過故事書喜歡文科和文學;另一類就是喜歡數理化。其實出版社的書類都有兩種模式,比如我們在數學里會有大師寫給小孩的一類,就類似於這樣的啟蒙讀物。

但是寫給小孩兒看的文學經典是什麼呢?我們引進國外的一些經典,比如《飄》,不管是翻譯的簡寫本、刪節本,還是英文的原文,參照這樣的模式,其實是蠻有害的。

首先我們不論譯者和節本編輯,你選哪一段或者不選哪一段,實際上對原文已經有很大的改動了。第二,刪節本無法原汁原味地體現原著,其實對小孩的閱讀是有影響的。事實上從譯本和節選的視角來說,對於大師的原初性,也有一定影響。

▲ 福克納作品《許願樹》

而這套「諾獎童書」完全是文學大師們親自寫的,比如像福克納這樣的大家寫的童書,就很有吸引力。

陳子善:曉忠老師以父親的身份聊了他的想法,他家孩子看到這個書很高興,讀得很投入,說明這套書對孩子確實有相當的吸引力。

孩子需要從小培養他去認識真善美,當然認識真善美有很多途徑,閱讀世界上公認的、來源於大作家的這種書,是向孩子引入文學性的一種有效途徑。

這套書印製得很漂亮,對小孩兒來講很有吸引力,會把孩子領入到一個童話的世界,一個文學的世界里去,這是一個很好的嘗試。我小時候就沒有這樣幸運,不可能讀到那麼多的,包括歐洲的、美國的、俄羅斯的,幾乎世界上所有文學史上有地位的作家。

當然有一類書是不僅小孩子可以看,大人也可以看的。例如《小王子》,老少皆宜,很有哲理,可以從兒童的視角來領悟,也可以從成人的視角來領悟。

文學史上有一些書、有一些作者,是可以從不同年齡段的角度進行切入、理解和生髮思考,這兩套書同樣如此。像我這個年齡回過頭來閱讀,也很有啟發。比如曉忠老師看了,他的兒子也看了,他也可以跟他兒子交流,孩子聽聽從爸爸的角度怎麼來理解這個書,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同一本書,爸爸媽媽孩子都讀一遍,閱讀後大家一起來交流。讓孩子從小養成一個善於交流、表達的習慣。全家基於同一本書、不同年齡段的閱讀交流,也是一種不錯的嘗試——這就是為什麼這套書還蠻適合現在應試教育下的孩子閱讀。現在的孩子隨著年齡的增長,受應試教育的壓力越來越大,可能到了中學以後,要忙著考大學。

「諾獎童書」適讀年齡基本上是國小生階段,在這個階段,對文學愛好的培養基於比較高的起點上,讓這些一流的作品更早、更快地進入他的視野,我想這對於兒童教育來講,是非常有幫助的。

《許願樹》內頁

另一方面,這也是圖書策劃界的一種創新。在一段較長的時間維度內如若「流淌」下去,將是一種發自孩童世界的精神寶庫。這些大作家當時在寫這些書時,也考慮到孩子怎麼能夠理解,考慮到孩子的喜好。它經過了長期的時間的考驗,大家所公認的。所以就出版來講,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並且很成功的創意。

其中還很難得的一點是其中插圖的選取,是兒童文學名著中,在美術鑒賞能力方面的不錯補充。對我來講這是第一次看到吉卜林的作品被收錄在童書中,更多的是收錄在給成人看的圖書中,所以我一直沒有注意到。

▲ 吉卜林作品《原來如此的故事》

在吉卜林的《原來如此的故事》中的插圖很有名,但在這之前我始終不知道這個跟吉卜林有什麼關係,通過這本書,我知道這是他自己畫的,我還是頭一次注意到這種有趣的方式。

孫曉忠:現在的很多童書,其實是以圖為主、文字偏少的一種方式。但是現在想一想,如果我們真的要反省一下今天這個社會,我覺得我們還是要重新回到閱讀時代。

一個民族的文化精神要想得到好的提升,要想看一個民族的文化繁榮不繁榮,一個很重要的標誌就是看這個民族的大眾市民,他的閱讀是什麼?你不能說今天我們讀得不多,「圖像時代」已經到來,但是圖像時代通常會被認為:給孩子多看一點圖像,會啟發他的想象力。

但是這樣也可能會造成幾個後果:第一個可能是孩子對文字的感受能力反而下降了;第二個是圖像帶來的所謂想象力,其實是一個比較空的想象力,對於今天我們的孩子,缺的恰恰不是虛幻的想象力。

看動漫和遊戲給現在的孩子所帶來的想象力完全是一種虛擬世界。我認為這種虛擬想象力對長大以後的孩子是有影響的。只是基於圖像的想象力可能相對會比較空,文字與思維之間的關係還是具有其重要意義。

陳子善:我同意這種觀點。我們所說的童書不僅僅是繪畫這種圖像,我們一般的教育程序是從圖像到文字,光看圖像是不夠的,你要引導他進入對文字世界的探索,因為文字世界的探索是更加「無限」的。

所以在這個意義上來講,他們閱讀這樣的一個讀物很有必要。讓孩子知道這跟動漫世界的動畫是不一樣的,除了動漫世界之外,文字也是很有意思的。

現在的家長比較容易關注到書籍「適合幾歲的孩子讀」這樣較為機械化的選購標準,很多讀物的年齡跨界是可以很寬泛。有些書是可以重溫的,到了一定年齡他會回憶起來自己小時候初次讀這作品的感覺。

其實國外的大作家或者是獲得諾貝爾獎的作家,會在相當多的程度上為兒童專門書寫讀物,比例相當高。國內也有很多有名的作家專門寫給孩子看的讀物,但是不是每個人都寫過,很希望國內的「大作家」也多做這方面的嘗試。

-作者簡介-

《許願樹》(彩色) 〔美〕威廉·福克納

《夜鶯之歌》(彩色) 〔法〕勒克萊齊奧

《樹國之旅》(彩色) 〔法〕勒克萊齊奧

《如夢初醒》 (彩色)〔英〕高爾斯華綏

《我的小狗》 〔英〕高爾斯華綏

《愛爾蘭童話故事》 〔愛爾蘭〕葉芝

《原來如此的故事》 〔英〕吉卜林

《奇幻森林》 〔英〕吉卜林

《紅襟鳥》 〔瑞典〕塞爾瑪·拉格洛芙

《蜜蜂的生活》 〔比〕梅特林克

《白海豹》 〔英〕吉卜林

《我們的朋友狗狗》(彩色) 〔比〕梅特林克

《泰戈爾經典詩集》(彩色) 〔印〕泰戈爾

《蜜蜂公主》 〔法〕阿納托爾·法郎士

點擊下圖 立即購買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