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她鮮有緋聞傳出,10年拿了8個影后,戰狼火了后也沒借勢炒作!

她鮮有緋聞傳出,10年拿了8個影后,戰狼火了后也沒借勢炒作!

提到國際電影節,一般想到的是國際章、國際冰,但其實還有一個人她是各大國際電影節評委席的常客,曾擔任過柏林電影節,釜山電影節,芝加哥電影節,東京電影節。

她就是在戰狼里「生死成迷」的龍小雲——余男。

柏林電影節評委會主席迪特·科斯里克稱她是「文藝片的女王」

有人說,她與比舒淇更性感的厚唇,以致於對余男出現這樣一番說辭「有一種性感,深入骨髓」

她的標誌性紅唇,讓人徹夜難眠。

比起各大國際電影獎項對她的認可,余男在的知名度不算高。

這也許與她不愛炒作,不靠花邊新聞上位的性格不無關係。

她的低調讓人往往忽視了她的性感,其實她是個演技和魅力兼具的女星。

20世紀70年代末,余男出生在大連一個知識分子家庭。「余教授孫女」的頭銜讓她倍感壓力,她以叛逆處之,成績最差的時候,數學只考了20多分。這讓一向對她要求嚴格的母親十分失望,余男幾乎每天都要挨打。她當時就想:「我的生活要是這樣,我一定不會留在這兒了,一定會離開這個家庭。」

機會果真來了。

聯考前一年,北京電影學院去大連招收一個表演培訓班,余男去了,當時去的有社會上從事各種職業的人,她是其中年齡最小的。考試時,幾個人分別對著鏡頭表演。考官說:「前面走來一個人,由遠及近,你看到他了,是你男朋友,可是他遲到了……」這時候,有人開始做出張望的表情,有人開始跺腳,也有人說:「哎呀,煩死了。」余男只覺得無奈,一切都寫在細微的表情變化和眼神里。

考官問了她的名字,對她說:「明年電影學院招生,你可以去試試。」

她為這話高興了很久,卻也不敢當真。她的聯考志願全是警校和外語學院—她覺得警察、翻譯都算是比較特殊的職業,她沒法想象自己成為一個整天乖乖坐在辦公室里的文員。第二年,北京電影學院果真到大連招生,余男成為唯一被錄取的人。

「她很內向,很有思想,很有自己的主意,不太愛講話。」負責招生的謝園後來回憶道,「初試結束的時候,我們幾個老師幾乎都心照不宣:這個小孩一定要錄取。」

考上電影學院對余男而言,算是很大的肯定。

在東方審美中,余男無疑是跟「美」字不搭邊的。「不是明星,不是藝人,是演員。」徐崢如此評價她。

一如她自己總結:「性感是一種不可抗拒的氣場,說力量有點重,說感覺有點輕。」在她看來,自己是屬於氣質型的性感,而非如今滿熒幕小鮮肉的輕浮。

有很長一段時間,余男的名字是與王全安連在一起的。從初入影壇,到在柏林電影節上斬獲金熊,這對昔日的親密愛人走過了十年的時光。

王全安嫖娼事件后,她並不忌諱提起「王全安」,「我特別感謝他,在我一無是處時,在所有人都不認同我時,他看到了我不同尋常的地方,覺得『這個女孩一定可以』,並把這份不同引了出來。」如今的余男,在屬於生活的30%時間裡,除了睡覺、吃飯、陪貓玩。

在金星秀上,金星問她:你覺得你是一個明星么?

她回:我只是一個演員。

金星又問:你是不是一線演員?

她回:演員沒有級別,但是演技有級別。

她是一位出色的女性,在我所熟悉的青年演員里,她是保有為演戲去體驗生活這樣習慣的一個人,劇本給到她,我什麼都不用做了,她自己就知道要怎麼演,要出什麼效果。

寧浩是這樣評價余男的。

郭富城說余男演戲最出挑的是她的眼睛,即便沒有台詞,沒有肢體動作,但余男可以眼睛傳達出很多東西。

是的,她的眼睛會說話。

10年來她拿了8個影后,卻低調到從不接廣告,因為她不想讓自己變得商業化。

她只想純粹的生活,純粹的演戲。

這就是她,一個性感到骨子裡的人。

卻又如此純潔,如此純粹。

只要有電影,她就是活著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