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見字如面丨尺素表寸心,我卻又該如何稱呼你

見字如面丨尺素表寸心,我卻又該如何稱呼你

近日,讀信電視節目《見字如面》感動了萬千觀眾。書信,可以說是文化修養與內心世界最直白的表露。往昔的文人,大多能寫出典雅而得體的書信。書信先從稱謂開始,那麼傳統的書信稱謂又有哪些呢?

無論給誰寫信,都要有稱謂。稱呼對方,一般要用敬稱。老北京人很講究禮貌,用「您」稱呼對方。南方人不然,無論老少都稱「你」。在日語、韓語中,至今保留著人用敬語的傳統,比如「你好」一詞,對老年人、對父母、對平輩、對晚輩,說法都不一樣。如果對老年人沒有用敬語,老年人可以不理你。

文化重倫理,講究名分、尊卑,彼此交往,習慣上總是把對方放在高於自己的位置,以便使用敬稱、敬語。人們常用的尊稱方式很多,比較常見的有以下幾種:

以君、公、卿等原本屬於爵稱的字稱呼對方

君。古代領有土地的人都可稱為君,一國的元首稱為「國君」。後來,君被用於尊稱,這在古詩詞中時有所見,如「問君能有幾多愁」、「問君西遊何時還」,「君問歸期未有期」等,都是用「君」指代對方。

公。古代天子三公,地位極高。諸侯也稱「公」,如《詩經》內稱魯侯為「魯公」,《春秋》凡是提及魯君,都稱「魯公」。後來使用很泛,連劉邦都稱「沛公」。再後來成為尊稱,彼此相呼亦稱公,如《戰國策》毛遂說:「公等碌碌。」這種用法在現當代還有,如上個世紀30年代,各地前往重慶的文藝界人士多稱周恩來為「周公」;不久前剛過世的著名學者龐朴先生,北京學術圈內也多以「龐公」相稱。

卿。「卿」原本也是爵稱,大夫有上大夫與下大夫之分,前者又稱為「卿」。後來演變為尊稱,如荀子,人稱「荀卿」,就是一例。電視里,皇帝稱呼眾臣為「諸愛卿」,也含有尊重的意思。今天人們常說的「卿卿我我」,也是用卿指代第二人稱。

侯。在古代的書面語言里,「侯」字用得比較多,比如稱對方父親為「尊侯」。今天的日常生活中則很少有人用。

夫人。我們讀《禮記》可以知道,古代天子的嫡配稱「后」,母親稱「母后」,祖母稱「太后」,這些稱呼專屬於天子,其他人不得使用。諸侯的配偶稱「夫人」,後來用來尊稱對方的配偶,如「尊夫人」、「嫂夫人」等。今人不明此理,常有人當眾稱自己的配偶為「夫人」,貽笑大方。

公子。古代諸侯的嫡長子以外的其他兒子,統稱「公子」。後來,人們用以尊稱對方的孩子,對方的女兒則稱「女公子」。

用表敬字來傳達敬意

令。令有美、好的意思,所以稱對方的父親為「令尊大人」,母親為「令堂大人」、「令慈」,兒子為「令郎」,女兒為「令愛」、「令媛」。

賢。人仰慕聖賢,賢是德行高尚者,地位僅次於聖,所以尊稱對方兄弟為「賢兄」、「賢弟」,尊稱對方夫婦為「賢伉儷」。

台。古人以星空比喻人世,在帝星的附近有「三台」星,人們將其比附為朝廷中的司徒、司馬、司空三公,故書信中常用的「台鑒」、「台覽」、「兄台」,正是為了誇讚對方尊比三公之意。有一點要注意,千萬不要把此處的「台」寫成「臺」,「臺」和「台」原本是兩個字,內地文字改革后把它們合併成了一個字。浙江有個台州市,「台」念[tāi],不能寫成「臺州」;更不能把「台鑒」寫成「臺鑒」。

用陛下、殿下、閣下、左右等詞表敬

陛下。有個成語叫「分庭抗禮」。如果倆人的身份一樣,像毛澤東和尼克松,一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一個是美國總統,那麼這倆人的禮數完全對等,談判時各坐一邊。如果是普通官員,沒有資格與皇帝平起平坐。「陛下」是表示知道自己身份的委婉說法,有話只能請站在宮殿的丹陛之下的下級官吏轉達。

殿下。天子之位,由嫡長子繼承,其餘諸子分封各地,這一類貴族,清代稱「親王」,或稱「殿下」。大家熟知的柬埔寨前元首西哈努克親王訪華時,周恩來總理即尊稱他為「殿下」。

閣下。不言而喻,閣,是低於陛、殿的建築。普通人之間,一般不用陛下、殿下相互稱呼,而常常用「閣下」指代對方。

左右。書信中稱「某某左右」,字面意思是指收信人左右的秘書之類的工作人員。其實對方是普通人,身邊並沒有助手。之所以這樣說,純粹屬於表達敬意的辭令,諸位不要誤解。

通過表字、官銜、籍貫等方式稱呼對方

表字。古代男子生下來三個月,父親為之取名;年滿二十舉行成人禮,為之取表字。名,只有父母、長輩才能呼喊。此外,皇帝是天下的至尊,對任何人都可以直呼其名。古代但凡有些文化的人,在姓名之外都有字,甚至還有號。例如:

孔丘字仲尼,班固字孟堅,

鄭玄字康成,錢大昕字竹汀,

魏源字默深,王國維字靜安,

錢穆字賓四,毛澤東字潤之。

普通人之間,直呼對方姓名,是一件非常失禮的事情。稱對方的表字,不僅是尊重對方,也是自己尊重傳統文化的表現。

官銜。古代選拔人才的理念是「學而優則仕」,能夠出仕之人,一般都是學有成就,或者政績卓著者,所以,人們習慣上又以對方的官銜為尊稱,例如:杜甫做過工部侍郎,故人稱杜工部。王羲之當過右丞,故人稱王右丞。陳子昂當過名為「拾遺」的官,故人稱陳拾遺。顏真卿死後封為魯國公,故人稱顏魯公等。

籍貫。有些人成就很高,聲名遠揚,故人們以他的籍貫或出生地作為尊稱,例如戊戌變法領袖康有為,廣東南海人,故人稱康南海。洋務運動領袖張之洞,直隸南皮人,故人稱張南皮。

此外,稱呼與對方有關的事物,也要用敬語、美稱。

感謝對方宴請:承蒙賜宴、承蒙賜席。

感謝對方饋贈:厚贈、厚賜、厚貺。

尊稱對方文章:大作、華章、瑤章。

尊稱對方信函:大函、大翰、琅函、惠示、大示、大教、手示。

書信中對於自己的稱謂要用謙稱,有敬則有謙。《老子》上講:

人之所惡,唯孤、寡、不穀,而王公以為稱。

人往往不喜歡孤寡,即沒有配偶、很孤獨的那樣。「寡」指老而無夫,「孤」是沒有父母,「穀」就是善,「不榖」就是謙稱自己不善。古代的王公,稱自己為「孤家」、「寡人」,稱孤道寡,這都是謙稱。《禮記·曲禮》中也有關於謙稱的說法:

天子之妃曰后,諸侯曰夫人,大夫曰孺人,士曰婦人,庶人曰妻。……夫人自稱於天子曰老婦,自稱於諸侯曰寡小君,自稱於其君曰小童,自世婦以下自稱曰婢子。

古代這種嚴格的叫法,可以衡量一個人有沒有教養。依我看,關於稱謂,其實算不得高深,像「不學詩,無以言」才是厲害的。

此外,司馬遷在《報任安書》謙稱自己為「牛馬走」,意為自己像牛和馬一樣供人驅使。作為普通人可以謙稱自己為「在下」,或稱自己為「晚」。有些人雖然年齡與對方差不多,但自稱為「晚學」,聞道也晚,寫信落款經常落「晚」。都是謙虛的說法。

對自己的家人要用謙稱。稱自己的父親就是「家父」、「家君」、「家嚴」,稱自己的母親為「家母」、「家慈」,嚴父慈母。另外還有「家伯」、「家伯母」,「家叔」、「家叔母」,「家兄」、「家嫂」,「舍弟」、「舍妹」,稱自己的配偶為「內人」,或者「內子」。

對自己一方的事物也要用謙語。《紅樓夢》里提到,送給別人一件物品,說是「聊表芹獻」。芹菜是不值錢的東西。「寸志」就是小小的一點心意。請人家吃飯,叫「略備菲酌」,「菲」是菲薄,或者叫「薄酒」。稱自己的作品可說「拙作」,就是很拙劣,然後請人家「斧正」,為了體現人家的水平高,叫作「郢政」。《莊子》講,在古代「郢」這個地方,有個人可以用斧子把對方鼻子上一點點白的地方弄掉,卻毫髮無傷,這就叫「郢政」。稱自己的家為「寒舍」。總之,要把自己說得很低調、很謙虛。

摘編自《禮樂文明與文化精神——彭林教授東南大學講演錄》

彭林 著

人民大學出版社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