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別整天就知道「原諒色」,今夏最in的應該是……

別整天就知道「原諒色」,今夏最in的應該是……

喜歡一個人的心情是粉紅色的,撲通撲通跳動著停不下來;一個人享受寧靜時是藍色的,靜謐美好漣漪輕拂;專註於某件事的時候,心情是綠色的,那麼的積極向上,那麼的沉穩執著……

「好色」是人天生的稟賦,而對藝術家而言,對色彩的敏感度與執著度除了老天爺賞飯吃,更多的也是在生活中的累積和在藝術鑒賞與創作中日復一日的沉澱,正如董大為,將色彩作為光的媒介,當做觸動情緒與感知的通道,創作了今天的「可見之光」……

在藝術家董大為的心裡,色彩作為光的媒介,是觸動情緒與感知的通道

80后的董大為曾在法國布爾日國立高等藝術學院、魯迅美術學院學習,在大大小小的個展和群展中,觀者總能看到他在色彩與邏輯性之間演繹出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

在「可見之光」的個人展覽中,他的作品在色彩的變化中跳脫著放大著平時不為人所察覺的細節,演繹著每一個細微變化背後的細膩情感。

藝術家董大為

走進展廳,會發現創作過程以直接明了的方式顯現在畫面之上,結果即過程。色粉筆所見即所得的特性曾一度受到眾多西方大師的青睞,他們用色粉筆構圖、畫小稿,如果有幸留存下來,我們則可以目睹一幅完美畫作經歷的反覆探索。相比之下,油畫的精緻就像一個完美的假象,背後隱藏著一個豐富廣闊的世界。

這個世界也許沒有那麼完美無缺,卻充滿了人情味。

面對完美的作品我們會不由的發出讚歎,而不斷探索的過程則會讓我們心懷敬意。曾經專業學習油畫的董大為,正是著迷於色粉筆的這一特性,讓過程以結果的方式直接顯現。

隨著時間的流逝,色粉的重力讓紙慢慢下墜,終於在某個瞬間承受不住,「啪」的一聲掉落在地。這些可控範圍之內不可控的溢出,確定性之下偶然性的生髮,讓作品散發著永久的魅力。

董大為:《水織紋之泳池 Weaves Ripples-Pool》

他的作品總是在放大了那些平時不為人所察覺的細節,自然飄落的粉筆灰和洇開的墨水印躍升為繪畫的主角,不著痕迹地將瞬間的動態凝結在永恆畫面上,就好像時光的痕迹著落在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形態上,總是這麼無聲無息地將曾經的某個瞬間糅合進你未來的人生中。

董大為:《吉祥水織紋 Auspicious Weave》

馬克筆系列作品起源於一次日常的疏忽──忘了戴上筆帽的馬克筆,筆尖頂著紙張,墨水開始向紙張四處暈染,如同一滴水珠濺入平靜的水面,瞬間泛起圈圈漣漪。每個洇開的墨點背後承載了藝術家創作過程中的複雜和艱巨,透過溫度、濕度、時間和力道等自然因子,在藝術家精準的掌控下不斷地滲透進紙張的纖維中。

董大為:《玫瑰 Rose》

有人曾說,現在的我們取決於過去遇到了誰,發生了什麼。這是對時間與空間的具象敘事。但董大為摒棄具象的敘事形式,單純地使用點、線、面等基礎的構圖元素,還原色彩作為「可見之光」的本質。

彼時,藉由一個具規律性且縝密不斷地重複動作,董大為將單一創作語言的可能性發揮得淋漓盡致,並最終在細微的變化中萌生出恬然而細膩的語彙。讓每一幅畫的背後都讓人看見曾經未察覺的細節在時間的流轉和空間的變化中,慢慢糅合、發酵成現在的樣子。

董大為:《多彩貪吃蛇 Colorful Snake》

此次個展中,董大為巧妙地使色彩、時間與空間充分揉合、發酵,並任其自由地生長,使作品醞釀出物質與非物質(時空)交融后的樣貌。他在畫筆之下討論重複的多樣性討論時間的永恆性,他在細微的變化中提醒著自己和世界,那些我們忽略的一個個細微瞬間,一次次心動情愫,一場場黯然神傷……

如果說時間是個小偷,偷走了青春的歲月,偷走了無數個瞬間,那麼董大為也會為小偷穿上五彩的衣服。

也許在他心裡,時間這個小偷偷走的那些我們常常無法察覺的細微瞬間,總會在未來的時光和空間里,以另一種形式回到我們的生活中,一直伴隨著我們。

更多詳情請在app store或者各大應用市場下載「藝厘米」。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