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酷派隕落?

酷派隕落?

曾經風光一時的酷派,已是風雨飄搖。

7月15日,易方達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易方達」)發出公告,「經與基金託管人協商一致,自2017年7月14日起易方達對旗下證券投資基金持有的酷派集團(002369.HK,以下簡稱「酷派」)按0.11港元/股進行估值。」酷派從2017年3月31日收盤價0.72港元/股停牌至今,易方達相當於將酷派的股價估值砍掉0.61港元/股,下調幅度高達85%。

在此之前,香港恒生指數公司已從2017年7月11日起將酷派從恆生環球綜合大型股指數、恆生綜合小型股指數、恆生港股通指數中剔除。同日,深交所也將酷派從深港通股票名單中調出。

《經營報》記者梳理得知,在2012年、2013年、2014年間,酷派曾經是增速最快的手機廠商之一,整體市場份額在10%左右,排名市場前三;期間,酷派的營收規模也從143億港元增長到196億港元、249億港元;但到2015年,酷派手機市場份額開始一路下滑,排名跌出前十之外,酷派2015年和2016年的營收規模也迅速跌落至146億港元、79億港元;2015年股東應占利潤還有23億港元,2016年已是虧損42億港元。

進入2017年以來,酷派的財報拖延較長——本應在2017年3月底發布的2016年年報,延宕至2017年6月才發布。據2017年第一季度財報,酷派前三個月虧損約4.6億港元,上半年虧損額預計將擴大到6億~8億港元,去年同期為1.6億港元。

大股東連累酷派

一位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賈躍亭連自己都顧不了,哪顧得上酷派這個爛攤子?」目前,由賈躍亭最終控制的樂視控股持有酷派28.87%股份,為第一大股東;由創始人郭德英最終控制的兩家公司,合計持有酷派9.24%股份,為第二大股東。

一家金融機構對樂視系的盡調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9月末,整個樂視系虧損97.3億元,其中手機業務虧損56.6億元,是最大的虧損源。也是因為「為樂視手機業務融資承擔個人連帶擔保引發財產保全」,賈躍亭所持樂視網股權被凍結。在此背景下,樂視手機已是自身難保, 2017年7月11日在樂視商城甚至出現「缺貨」情況,寄望樂視對酷派施以援手顯然是不可能的。

樂視網7月4日公告透露,賈躍亭所持樂視網26.27%股權中,已有99%被司法凍結。這引發一系列多米諾效應——7月6日,賈躍亭宣布辭去樂視網董事長等一系列職務,徹底從樂視網隱身,在樂視控股也僅保留了執行董事的身份;7月8日,也是易方達等3家機構率先調低了對樂視網的股價估值,目前已有超過20家機構調低樂視網股價估值,認為其股價應折價三成左右。


然後就是7月14日,易方達直接將酷派股價估值砍掉85%。實際上最慘的就是酷派。知情人士透露,對於手機業務,賈躍亭在今年年初已經萌生出售的念頭,主要寄望出售旗下手機品牌酷派獲取資金,彌補樂視手機的資金缺口,只是苦於沒有找到合適的接盤者。

有媒體還披露,推遲發布2016年年報時,兼任酷派董事長的賈躍亭在提交港交所的文件中聲稱,酷派需要更多時間提供年報審計師要求的信息,這些信息事關「公司安排多筆預付款項和/或貸款的理由以及商業實質」等。而這些款項之中的核心問題,可能是當初樂視與酷派的一些資金往來無法核對上。

樂視於2015年6月28日以3.508元/股從郭德英手中購得7.8億股酷派股份,佔總股本的17.9%,樂視由此成為酷派第二大股東,總代價為27.3億港元。差不多一年後的2016年6月17日,樂視再度以1.9港元/股從郭德英手中受讓酷派大約11%的股份,總代價為10.47億港元,成為酷派第一大股東。

郭德英通過與樂視的兩次交易套現37.77億港元。因此,看到酷派的今天,也有業內人士對記者說,這實際上就是一個郭德英見勢不妙、套現離場的故事。

對酷派的未來,通信業觀察家項立剛認為,「前面只有兩條路,一條是倒閉,一條是出售。」

創始人進退之間

前述業內人士透露,早在和奇虎360談判成立奇酷品牌之前,郭德英就已萌生退意,問過奇虎360創始人周鴻禕是否會控股酷派的打算,但周鴻禕只想得到酷派在技術和產能上的支持,因此雙方在2014年12月成立合資公司奇酷科技,打造一個新的手機品牌——奇酷,同時,酷派旗下「大神」品牌也以奇酷科技為基礎,與「奇酷」品牌協同運作。

而且在郭德英找到賈躍亭作為酷派「接盤俠」的過程中,奇虎360、酷派、樂視還上演了一出「三角糾紛」。

最初,奇虎360投資4億美元在奇酷科技中占股45%;後來,2015年上半年,奇虎360又增資4500萬美元,將佔股比例提高到49.5%。但在2015年6月,周鴻禕發現樂視與酷派勾勾搭搭,成為酷派第二大股東。奇虎360就以此為借口,要求酷派回購奇虎360在奇酷科技49.5%股權,代價為14.85億美元。

因為在成立奇酷科技時,奇虎360和酷派已經約定在先,奇酷做互聯網手機,酷派做零售渠道和運營商渠道,互不越界。酷派引入樂視,等於支援奇虎360的競爭對手,因此,奇虎360要求行使當初約定的「認沽期權」——由酷派按兩倍於市場價的價格,回購奇虎360所持奇酷科技股權。最終,雙方和解,酷派沒有回購,但將奇虎360所持奇酷科技股份由49.5%提升至75%,酷派的持股比例則由50.5%降到25%。

經此一役,奇虎360獲得了酷派旗下最好的品牌「大神」以及最新打造的品牌「奇酷」的控制權,而郭德英在尋找「接盤俠」的道路上也更進一步,2016年6月讓樂視控股一舉成為酷派的第一大股東。

除此以外,酷派2014年11月與渠道商及酷派兩位高管(李斌、張光強)一起,號稱出資10億元在線下打造獨立於酷派和「大神」的全新品牌——ivvi。但據酷派2016年12月2日公告,酷派以人民幣2.72億元的價格將80%的ivvi股權賣給超多維,酷派仍然保留20%的ivvi股權。至此,郭德英通過減持酷派股份,同時被動降低酷派在奇酷科技的影響力,主動降低酷派在ivvi的控制力,已逐步淡出智能手機業務。

可嘆的是,在正式兼任酷派董事長的2016年8月6日,賈躍亭還在自己的微博上放言,兩年之內將樂視手機+酷派手機賣出1億台。而出自華為的手機圈名人劉江峰,也在正式出任酷派CEO的2016年8月16日放出豪言,酷派五年之內銷售超億重回行業第一。如今,在現實面前,賈躍亭和劉江峰的豪言似乎成了「笑話」。

錯過轉型窗口期

郭德英在2014年以後逐步套現離場,也是由酷派的成長經歷決定的。

1990年代的酷派,是第一家能提供尋呼系統的廠商。在2000年代則成為市場上雙模雙待智能手機的鼻祖。郭德英2016年8月5日發出的《致酷派全體員工的一封信》稱,酷派引領過諸多業界創新,比如「2003年全球第一款智能彩屏CDMA 1X手機、2005年全球第一款雙網雙待手機、2007年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2010年半年時間完成了Android平台轉型、2012年首款LTE 4G手機成功突破北美市場且同年整體市場份額進入全國前三、2013年廣東省政府質量獎和深圳市長質量獎、2014年『領航4G』市場份額全國第一、累計八千項發明創造技術專利」等。但這些風光無限的過往並不足以阻止郭德英「棄船而逃」,從2016年8月6日開始,賈躍亭正式取代郭德英成為酷派董事長,郭德英僅保留名譽董事長的身份。

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憑藉早年間賣BP機和固定電話機等產品時與電信運營商結下的良好關係,酷派成為電信運營商的第一批合作夥伴。因此,2008年前後,電信運營商還是上馬3G的時候,酷派得到機會為電信運營商生產大量3G制式的定製手機,為推動電信運營商從2G向3G升級立下了汗馬功勞。在此過程中,酷派在全國各地運營商系統建立了良好的分銷系統,還獲得了高額的補貼,也為進入『中華酷聯』第一陣營奠定基礎。」

該人士認為,從時間上來看,酷派最輝煌的時期是2012~2014年,實際上正是這個時期的輝煌,造成了酷派此後的盛極而衰,因為「2012年小米已經出現了,互聯網手機新勢力出現了,但酷派不為所動;華為開始放棄運營商渠道,當時光景不如酷派的OPPO、vivo也開始脫離運營商體系,只有酷派仍然緊跟運營商;這時候小米的背後緊跟著魅族、華為的榮耀、中興的nubia、聯想的樂檬等一大批互聯網手機品牌,只有酷派不為所動,僅僅在2014年底推出面向社會化渠道的ivvi品牌,錯過了互聯網手機的風口。」

該人士指出,分水嶺是2014年7月國資委發文明確要求電信運營商在三年之內大幅削減20%左右的銷售和營銷成本,電信運營商開始調低定製機、合約機的補貼力度,酷派背靠運營商的好日子結束了,而且此時市場格局已變,酷派再做布局已經失去了先機,已經註定了逐步衰落的命運。

國際電子商情分析師孫昌旭認為,酷派衰落的原因應該階段性分析,郭德英時代的舊酷派和劉江峰時代的新酷派所犯的錯誤不一樣,「郭德英時代酷派最早推出3G、4G手機,有一定的影響力,錯在長期依賴運營商導致對公開市場不熟悉。而小米、OPPO、vivo的崛起對酷派衝擊很大,在這個過程中,酷派跟不上市場節奏,轉型不及時,也導致了一些問題。劉江峰時代最主要的問題是選錯了靠山,沒錢,嚴重影響了發展。」

也有業內人士提出,儘管最近兩三年表現不盡如人意,但酷派仍有其價值,其中最大的價值就是20多年積累的超過10000件專利,同時,在搭建供應鏈、提供生產線等方面的能力也不容忽視。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