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馮德倫導演,你是不是對偷盜片有什麼誤解?!

馮德倫導演,你是不是對偷盜片有什麼誤解?!

偷盜片一直是電影的熱門題材

1905電影網專稿 目前的電影市場中,偷盜題材的影片已經不勝枚舉,早期的好萊塢與香港這一方面的電影可以說相當出眾。特別是港產偷盜片在一定程度上還啟發並且影響了一部分內地的後起之秀。

如今我們看到的《碟中諜》系列、《國家寶藏》系列、《十一羅漢》系列以及《驚天魔盜團》系列等等,都在偷盜上融入了許多新元素。當然,國內的《縱橫四海》《瘋狂的石頭》《天下無賊》等在此領域也都獨樹一幟。

國內的偷盜片風格獨樹一幟

8月11日,馮德倫執導的一部偷盜題材影片《俠盜聯盟》正式上映。與前面提及的大部分偷盜題材影片相比,《俠盜聯盟》僅僅停留在完成一部影片拍攝的程度上。馮德倫在堅持自己個性的同時,失去了身為一名導演的掌控力,動作場面表現失常,感情戲份毫無魅力,以平庸的鏡頭語言包裹了一個平庸的想法。

《縱橫四海》已於8月11日在內地上映

一、解構故事:新花樣玩不出來,舊套路玩得失敗

《俠盜聯盟》的故事主角為兩男一女,劉德華飾演老謀深算的團隊老大張丹,楊祐寧飾演黑客天才陳小寶,舒淇飾演美女盜賊葉紅。這基本是偷盜片的必備設定,一個負責決策把控,一個負責美色引誘,一個負責技術支持。

《俠盜聯盟》與《縱橫四海》里的三人組

其實不難看出,《俠盜聯盟》的兩男一女像極了吳宇森1991年執導的影片《縱橫四海》。《縱橫四海》里,性格鮮明的三人被委以重任偷盜名品但遭陷害,《俠盜聯盟》的故事如出一轍。

從場景設置來說,兩者有著相像之處。《縱橫四海》里的名畫《赫林之女僕》與《俠盜聯盟》里的首飾「靈之泉」都被藏在古堡里,如何將它們偷出來就變成了影片的關鍵看點。馮德倫的處理手法與吳宇森電影里的偷盜名畫類似,但卻沒有吳宇森塑造的緊張氛圍與浪漫氣質。

《縱橫四海》里的名畫

《縱橫四海》里,周潤發張國榮在盜竊名畫過程中上演了拿著紅酒躲紅外線的經典段落,兩人矯健利落地應對機關,似閑庭信步的處理還拍出了「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情誼。

周潤發、張國榮在《縱橫四海》里躲避紅外線

《俠盜聯盟》也有紅外線機關的段落,但影片的處理手法是楊祐寧直接利用黑客技術關閉了紅外線,減少了穿越紅外線的刺激。相比較而言,這一段落的處理十分單薄。

《縱橫四海》里第二次偷名畫前的蹲點勘探部分,吳宇森貢獻了大鬧拍賣會、舞廳偷鑰匙的經典橋段。周潤發與鍾楚紅兩人跳了一段極為經典的輪椅之舞,讓犯罪題材中融入了浪漫主義的色彩。

周潤發與鍾楚紅的輪椅之舞

再看《俠盜聯盟》,同樣也有跳舞,發生在偷盜名畫的過程中。舒淇飾演的葉紅與沙溢飾演的收藏家共舞,意在竊取沙溢的指紋。可是舒淇身上幫著的道具沒有令沙溢引起一絲懷疑,極為容易地就通過了這一關,處理地有些輕率。

沙溢、舒淇共舞

除了《縱橫四海》,馮德倫執導的《俠盜聯盟》還有其他電影的影子。讓·雷諾飾演的警察皮埃爾是影片的重要人物,也是片中劉德華的老朋友,他的一生似乎以抓捕張丹為目標以獲取成就感。

讓·雷諾與劉德華對峙

讓·雷諾與劉德華之間的警匪追逐,既像吳宇森執導的另一部作品《喋血雙雄》,又似斯皮爾伯格的《貓鼠遊戲》。《喋血雙雄》里身為警察的李修賢看到了周潤發作為殺手的另一面。《俠盜聯盟》里讓·雷諾和劉德華之間的關係也是這樣。讓·雷諾提到自己為什麼一直想要抓住他,只因為「他是賊界最糟糕的,他有耐心和誠信」,兩人逐漸惺惺相惜,才有了後來的合作。

《喋血雙雄》里的周潤發與李修賢

加入讓·雷諾與劉德華之間的對決無可厚非,或許能讓影片更有看點。但馮德倫在整體節奏的把控上出了差錯,讓最後的呈現效果較為混亂。並且,兩人達成協議共同作戰也是老套路,從讓·雷諾不斷提到抓他的原因開始,就可以意料得到。

下一頁:人物設定

劉德華、楊佑寧片中相識多年

二、人物設定:角色形象常識缺乏,華仔表演毫無特點

《俠盜聯盟》里,劉德華與楊祐寧從小就認識,舒淇是後來加入團隊的成員。《縱橫四海》里,周潤發、張國榮、鍾楚紅三人都是從小共患難的朋友,情深難割捨。

從人物設定上來說,兩部電影里的主角看起來相似,但實際上還是相差很多。細究起來,這就是故事轉機、情感滲透之間的差異。本片一心只想要設置情節的反轉與故事的玄機,就缺少了對於人物性格、情感之間的深度創造。

全片中沙溢的角色設置最為愚蠢、可笑。沙溢飾演的土豪收藏家,擁有一座古堡和諸多名貴藏品,但是在面對一位莫名出現在深林古堡附近的陌生女子,卻方寸大亂、失去自我,將古堡里的機關與秘密和盤托出,讓舒淇輕而易舉地闖關成功。沙溢在與舒淇的接觸中,深刻詮釋了土豪的利益至上,還順便黑了一下他的「品位」。

沙溢飾演土豪收藏家

舒淇偽裝成記者採訪沙溢,更是體現劇作上的缺陷,編劇顯得毫無社會洞察力。舒淇變身成記者來到沙溢家做專訪,提出的第一個問題便令人驚掉下巴。「你的出生年月日?」這種問題不該是一個記者做訪問時應該提出的,這種百科上一查就有明知故問的內容應該早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實身份,沙溢卻中了圈套。可以看出,影片一味為了推動劇情的發展強行瞎編台詞,根本不考慮現實運用。

舒淇變身記者訪問沙溢

另外,劉德華飾演盜賊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在《天機·富春山居圖》里,他就演了一個江湖大盜,和張靜初飾演情侶。

《天機·富春山居圖》里的劉德華

雖然劉德華對於該類角色已經輕車熟路,但是他的演繹讓觀眾實在看不出來差別。必須承認,《俠盜聯盟》要比《富春山居圖》好,但單從劉德華的表演來說,還以為《富春山居圖》與《俠盜聯盟》是同一個系列。

下一頁:技法風格

導演馮德倫與主演在片場

三 技法風格:沒想到,馮德倫產生了深深的誤解

馮德倫在《俠盜聯盟》里運用了一些高科技手段,將早前港片里的偷盜技巧升級。譬如影片里出現帶攝像頭的「蜘蛛」圓球,用於即時傳送圖像與定位。馮德倫還特地借來了水陸兩用的車。

《俠盜聯盟》里的水陸兩用車

我們知道在許多好萊塢偷盜片里,高科技早已不是新鮮事,多以電腦技術為主,要想把這些與電影故事完美結合併不容易。然而在《俠盜聯盟》里,高科技並沒有得到最為有效的利用,到最後只是成為一種展示炫耀。蜘蛛球造型雖吸引人,但定位傳送圖像這種基本的功能,好萊塢20年前就已經用過了。

在香港的偷盜片里,室內的打鬥、機關的設置較多,十分精彩。影片雖有動作場面,但都不及好萊塢的宏大。好萊塢的偷盜片在大場面上頗有建樹,《偷天換日》融合了街頭飆車,《驚天魔盜團》融合了魔術騙術,《十一羅漢》融合了雜技等等,他們都在尋求新的改變。

《偷天換日》里的飆車橋段

《俠盜聯盟》里,所有的機關與計謀都依賴於上世紀90年代,就算加入了高科技內容,想法依然停留在以前,沒有反套路以及創新的意識。

雖然馮德倫在能力範圍內完成了故事,但是情節還是陷入套路之中。影片大部分的篇章沒有考慮角色的細膩塑造以及觀眾的感受,基本上是到某個節點上需要有人出來負責反轉,就立馬反轉了。

《俠盜聯盟》的劇作整體像是根據模板硬生生刻出來的,不帶任何人性修飾與加工。馮德倫一定是對於偷盜片有什麼誤解,才會拍出這樣一部尿點特別多、讓人昏昏欲睡的影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