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評論]賈躍亭:造夢,然後把所有人困在夢裡

[評論]賈躍亭:造夢,然後把所有人困在夢裡

萬一做成了呢!

「樂視要同時挑戰蘋果、Netflix、亞馬遜和特斯拉。」別人眼中的瘋言瘋語,到了賈躍亭口中,成了偏執狂的戰鬥宣言。

這句話的時間坐標是2016年11月,他和盤托出一個「大到無邊」的夢想,也可以解讀為賈躍亭向這個世界發出的最後吼聲。因為,從此之後,他也許就會成為許多人眼中的偏執狂,甚至瘋子。誰都知道賈躍亭只缺錢,而誰會向一個「缺錢的瘋子」投資呢?

事實證明,2017年以來,整個樂視系進入「攤牌時間」。夢想的另一面,是真相,是包不住的火,是遲到了良久的清算。

面對多米諾骨牌式的負面新聞,賈躍亭仍在請求公眾的寬恕,「懇請大家給樂視一些時間。」

這已不是賈躍亭第一次提出如此「非分」的要求。雖然這是一個更加註重公司想象力的時代,資本願意為想象力承擔風險,但是,一個人可以「借錢」追夢,但不能「欠錢」造夢。夢想,恐怕是這個世界上最昂貴的商品,時間,更加昂貴。

被新聞媒體曝光討債的人群在樂視大廈樓底賴著不走,而他們只是樂視千千萬萬債權人中的一小撮。在一次與一家小型軟體公司負責人的閑聊中得知,原來這家看上去與樂視八竿子打不著的小公司有幸也被樂視佘了賬,好在老闆很豁達,已經壓根不抱希望了。類似這樣的樂視債主數目,車載斗量。

率先發難的是招商銀行,未來還會有很多,但也會有很多選擇「不動手」,因為他們看明白了,即便「動手」,大半也是得不償失,或是乾脆空手而歸。

即便公司眾多業務已進入近乎「休克」狀態,賈躍亭依然成竹在胸,稱自己會集中精力在造車這件事上。對不起,這看上去像是用一個更大、更虛無的「夢想」掩蓋之前「失敗的夢想」,賈躍亭欠下滔天的金錢債、人情債、夢想債之後,難道不應該先還債,再談夢想。否則,就變成了賭桌上的遊戲,只要賭本足夠大,總能一把贏回前面所有的欠賬。如果還有人信得過賈躍亭,大膽跟著下注就是。

夢想,做好了,叫美夢成真,搞砸了,是噩夢魑魅。

即便用最善意的揣測,一個人如果一直生活在夢裡,永遠不醒,就算夢再美妙,別人看來,不過就是裝睡而已。

如果用最「惡意」的揣測呢?

2005年前後,賈躍亭結識了網通天天在線的總裁王誠。當年的網通天天在線,原名九洲在線,是一家電信和互聯網增值服務提供商,也就俗稱的SP。有了九洲在線的大量互聯網內容做靠山,賈躍亭創辦樂視網絕不缺內容。

2009年,賈躍亭謀求樂視網內容變現,樂視網因勢利導開始了互聯網電視領域的研發,並成立了樂視TV事業部,這才有了後來的超級電視。

2014年,蘋果和小米的成功令賈躍亭羨慕不已,彼時,華為等國內手機廠商尚未崛起,每個人都需要智能手機,賈躍亭眼裡充滿了機遇。

同年,賈躍亭還知道了一個牛人和一款很牛的車,埃隆·馬斯克和特斯拉,他發現龐大的市場中竟然還沒有出現互聯網汽車的玩家,顯然這是一個比手機更無限美好的藍海市場。於是,他選擇雙線作戰,急急下場。

賈躍亭和樂視一步步走來,究竟是夢想驅動行動,還是形勢決定夢想!也許賈躍亭會回答說:「這本就是一個時勢造英雄的商業時代!」

賈躍亭帶著他的夢想,獲得了社會輿論、產業、資本等幾乎全方位的認可。這點可從樂視網一直是A股創業板和互聯網板塊的標杆中得到印證,一個並不算十分出色的視頻類網站,竟然獲得資本和散戶如此追捧。2015年,股市一度突破5000點,樂視夢想與股市一同短暫的膨脹。

難堪的是,根據2016年江蘇揚州人民檢察院的審理,樂視網2010年上市其實就存在爭議,證監會官員曾利用職務之便,收受禮金為樂視網的上市提供幫助。

帶病上市的樂視,難道打一開始就是一樁「冤假錯案」?夢想家也要有羞恥感。

好在一個偏執狂似乎是不用背負道德和社會責任前進的。有媒體評論說,貝多芬是偏執狂,梵谷精神分裂,賈躍亭的成就不足以與他們相比,他只有天才的夢想:改變世界。他的夢想大得沒有邊際,並且有強大的自我使命感驅動前行:樂視電視還沒做好,就急著做手機,手機還沒做好,又急著造汽車,如果這次汽車讓他造出來了,估計馬上要造火箭。這種天才的夢想造成了他當前極大的困境。

好吧,我不想改變世界,我的夢想只是做懲惡揚善的蝙蝠俠,有誰願意投資我的緊身衣和斗篷?

記者:王昕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