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不能忘卻!要怎樣的絕望才會讓一個臨產孕婦以死相博!

不能忘卻!要怎樣的絕望才會讓一個臨產孕婦以死相博!

一個馬上就要做媽媽的臨產孕婦,因無法實現剖腹產手術,而默默選擇了從待產室內跳樓自殺,以此來結束順產給其帶來的種種痛苦---這就是約十天前曾引爆各大網路媒體的綏德「8.31」產婦墜樓事件。

圖據網路

事發后的幾日內,急於撇清責任的院方和聲稱「堅持按法律程序走」的家屬方就「到底是誰在拒絕產婦剖」問題進行了爭論和交鋒。從結果看,院方採取的一系列應對措施似乎已經讓其在公眾輿論場域中佔據到了優勢。其中,某些新聞媒體在第一時間就產婦「跪求」家屬的報道和渲染,加之一些「無聲的」、「片段式」的視頻資料,導致網路上大量對家屬無知、家屬冷血的批判好像已經成了導向性的評論意見。另外,前幾天當地市專家組經過認真調查討論,也已經初步認為:1.該產婦入院診斷明確、產前告知手續完善、診療措施合理、搶救過程符合診療規範要求。2.此次產婦跳樓事件,暴露出了醫院相關工作人員防範突發事件的意識不強,監護不到位等問題。

至此,此事件的究責與定性似乎已經有了基調,不管客觀事實如何,至少從目前來看,輿論控制的效果還是不錯的,因為,網民關注的熱點事件排行統計顯示人們似乎正在淡忘此事。然而,此事件絕不是一個悲情的個案,我們絕不能僅僅滿足和止步於查清責任,我們更應該深入地反思為何在當今這樣法治、文明、開放和包容的時代還發生這樣的一起「封建式」的悲劇事件?我們也更應該冷靜的分析,為何一個可能只差一兩個小時就要當媽媽的臨產孕婦,會絕望到用跳樓自殺、一死兩命的方式去抗爭?這名可憐的孕婦,搭上了自己及腹中胎兒的性命到底是要抗爭什麼?

若對此事件稍作回顧,我們會發現,很多當時覺得「好像有道理」的情節似乎都是值得我們疑惑的。

首先,院方為何要在事發后及時爆料產婦兩次「跪求家屬」剖腹?或者說某些內部消息靈通的媒體為何會在第一時間渲染性報道產婦「跪求家屬」剖腹未果?若事實真是如此,那家屬的殘忍和愚昧的確值得每一個人去批判,但從另一個角度想,家屬的意見真的可以作為左右專業醫療方案的唯一依據嗎?「家屬不同意」院方就真的一點責任沒有嗎?難道在是否剖腹產的問題上,一個神志清醒的、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產婦,在這個特定的時空里她的各種權利都自動失效了嗎?

其次,院方亮出的經產婦家屬簽字的《產婦住院知情告知書》真的可以免除院方根據產婦具體情況的變化隨時提供相應醫療方案的勤勉義務嗎?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手術入院前都要簽署一大推各種告知書,但作為普通人,即便知曉風險也很難真正做出最有利於病情的醫療方案,因此,最終必須聽取院方的專業建議,院方真正的免責途徑應該是儘力提供相適宜的醫療服務,而不是沾沾自喜地拿出家屬簽署的告知書。

由於很多客觀事實至今尚未查清,我們不便依據法律、法規的規定去設想性地劃分誰的責任。逝者已逝,這些責任不管最後如何劃分都已經晚了,我們不應該將此事僅僅作為一個個案來討論此事件算不算醫療事故、醫院到底有沒有違約或者有沒有侵權、家屬到底是不是真的那麼愚昧和殘忍?我們應該放眼未來,因為,這個事件其實折射出了很多現實的問題,比如關於孕產婦的知情權和選擇權問題、醫院的順產指標問題、家屬的意向性意見和醫院的專業醫療方案制定的衝突問題等等。所以,我們更希望這個事件能夠成為捍衛孕產婦權益的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公共事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