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爭論再起:債轉股是國企改革良方嗎?

爭論再起:債轉股是國企改革良方嗎?

國企改革怎麼辦?「債轉股」成一劑良方近期被頻頻提及。那麼「債轉股」真的可以成功地幫到國企改革嗎?

對於上述問題,在日前於京召開的「宏觀經濟論壇2017年第一季度」上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副所長、國有企業改革基礎領域首席專家張文魁反詰稱:「上一輪債轉股促進企業經營機制轉變了嗎?引導企業到良性發展軌道了嗎?國資委應該果斷地控制國有企業快速加槓桿的趨勢,更重要是要推進國有企業改革,通過股權重組來推動債務重組。」

國企債務成最大隱憂

張文魁稱,國有企業債務占整個非金融企業債務的50%,而國有企業的產出佔GDP約為21%~22%。「這是一個非常值得關注的問題,國有企業債務是否安全?是否有償債能力?」在張文魁看來,宏觀經濟的脆弱性主要來自於國有企業債務。

過去十幾年,全部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負債率在穩定下降,這個下降是由私營工業企業去槓桿帶來的,而國有工業企業的負債率基本穩定在十幾年前的水平並沒有下降。「如果要把全部非金融國有企業加總看,負債率上升是比較快的,這個曲線是分岔的,私營企業往下走,國有企業是往上走的。」張文魁分析稱,由於國有企業承擔著很多非商業性的功能,因此加槓桿不可避免,「但國有企業的償債能力很重要。加槓桿,你跟私營企業債務相比不是收斂,而是發散,你的償債能力應該是比較可靠。我做了一些分析,恰恰這方面很值得擔憂」。

張文魁稱,以衡量償債能力的核心指標——利息保障倍數為例,全部規模國有企業1998年是1.67,基本上賺一點錢就夠還利息,連還本可能都有點困難。2015年這個數字是6.48,明顯上升。這個上升是非國有企業、私營企業上升帶來的。國有獨資企業加上國有投資公司在2001年的利息保障倍數是1.83,現在是2.0,基本上沒有上升。「也就是說,現在國有獨資企業加上國有投資公司利息保障倍數和1998年、2000年沒有明顯改善,還是處在非常令人擔憂的狀況,而私營企業已經上升很高了。國企改革還不值得擔憂嗎?」
按照財政部公布的數據,國有企業債務在2016年12月份達到了87萬多億元,今年3月份達90萬億元。「這90萬億元要是爆炸,它是深水炸彈,就是海嘯。現在還在不斷裝『炸藥』,每個月以同比10%,甚至15%~16%的速度增長,我估計到今年年底,財政部公布的統計口徑,國有企業負債總額應該會接近100萬億元,如果更快的話,可能國有企業會提早兩個月到100萬億元。」張文魁認為一定要制止這種趨勢。
在張文魁看來,債轉股,既無法促進企業經營機制轉變,也不能引導企業到良性發展軌道上。

債轉股長期有助於國企混改

然而,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閻衍則認為,這一輪「債轉股」相對1999年的「債轉股」而言還是有很大差異的。對其要以市場化、法治化的原則進行。此外,要強化約束機制。據悉,到今年3月初,落實債轉股相關措施的已經有5000多億元。
閻衍認為,國有企業改革的重要問題之一就是去槓桿和混合所有制改革。對於去槓桿,主要是通過降低國有企業的債務率來解決債務風險。長期來看,「債轉股」對國有企業的混改有一定的幫助。首先,從公司治理層面可以看到,目前實施債轉股的主體是債轉股機構。未來債轉股機構對國企治理應該說可以起到促進作用。第二,從債轉股實施機構來看,目前的各大銀行以及銀行下屬的債轉股實施機構,以及金融資產管理公司,還有保險機構的保險資產管理機構、國有資本投資運營機構,這些有利於構建一個競爭性的債轉股實施主體。第三,從實施方式來看,武鋼債轉股是以債轉股基金形式,通過債轉股基金置換銀行債務,已經普遍得到了市場認可。
「因此,未來會有更多債轉股方式,包括債轉股基金、產業轉型基金,還有其他類似方式。這樣一些方式有助於間接地把民間資本和社會資本納入到整個債轉股實施機構和方式裡面,同時也能夠納入到國有企業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裡面。」閻衍如是說。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