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古建築中的「北窗」,為何在古詩中備受青睞?|詩與建築

古建築中的「北窗」,為何在古詩中備受青睞?|詩與建築

建築文化

Architectural culture

崔令學陶令,北窗常晝眠。

抱琴時弄月,取意任無弦。

見客但傾酒,為官不愛錢。

東皋春事起,種黍早歸田。

——李白《贈崔秋浦三首》

在古典詩歌中,「窗」的出現頻率是極高的。

這一建築中非常重要的實體要素,為何頻頻出現在古詩中?

中式建築中的花窗

更為值得注意的現象是:「窗」按照朝向可以分為北窗、南窗、東窗和西窗,據統計,在《全唐詩》中,共有129首詩寫到「窗」的朝向問題,其中「北窗」(或「北牗」)出現了73次,大大超過了南窗、東窗和西窗這三者的總和。

作為建築構件,為何「北窗」在古詩中備受青睞?

及至到了宋代,文人更喜歡寫「窗」,21085首宋詞中,寫到「窗」的就有1879首!但是在宋詞中,「西窗」代替「北窗」成為文人們情有獨鐘的用詞,「北窗」的出現次數是34次,而「西窗」則多達92次!

為什麼在宋詞中,「北窗」失去了原有的吸引力?

對這些問題的探討,自然離不開對傳統文化與文人心理的分析,但引入古建築的角度,也是一個非常有趣與有意義的視角。

PART I

為何窗頻頻出現於古詩中?

「窗」,古字作「囪」,本義是天窗。《說文》曰:「囪,在牆曰牗,在屋曰囪。象形。」所謂的「在屋」也就是在屋頂,這說明「窗」的本義其實指的是天窗。不過在後世文獻中,「窗」「牗」往往不加分別,屬於同義詞。

這其實是難以考證的。不過根據西安半坡遺址的考古發掘,發現當時房子頂部已經開洞,大約是為了排除住宅內燃火產生的煙氣,因此我們大致能夠知道,在新石器時期,就已經出現了「窗」的雛形。

西安半坡遺址2號圓形大房子,已經出現了「窗的雛形」。

到了西周,從當時的青銅器「獸足方鬲」中,已經可以看到窗的原型。

西周青銅器「獸足方鬲」上的「窗」

這可能就是「窗」在此時開始進入文學視野的原因之一。

第一部詩歌總集、產生於西周初年至春秋中葉的《詩經》,就第一次有數篇作品出現了「窗」的意象,如「迨天之未陰雨,徹彼桑土,綢繆牗戶」(《豳風·鴟鴞》),這裡的「牗」即是窗。

不過此時「窗」還只是一個客觀的存在,體現的只是實用功能,尚沒有承載文化審美的深層內涵。

戰國漆器上的建築,上面有「窗」的形象

在漢代明器中,已經可以看到有欞的窗格,至此,窗已經完全成型了。

廣西館藏漢代明器,上面已經有帶欞的窗格

尤其是漢魏六朝以後,古典園林有了很大發展,出現了花窗、半窗、隔扇窗、漏窗等多種形制的窗子,窗越來越被裝修得華美綺麗。

明清時期漢魏風格的花窗

可以想見,隨著窗的完全成型與發展,這也是漢魏六朝以後,以「窗」為題材的詩歌開始增多的原因之一,「窗」也開始被賦予了更多內涵和審美價值。

盈盈樓上女,皎皎當窗牗。—— 《古詩十九首·青青河畔草》

交疏結綺窗,阿閣三重階——《古詩十九首·西北有高樓》

……

這些詩歌內涵相對還比較簡單,藝術表現還不夠豐富,是詩人通過「窗」的意象,將人與景、內與外聯結起來,營造出的初步的空間美學。

到了唐代,「窗」的意象才真正被注入了開闊、獨特的文化內涵和審美價值,唐代的詩人通過「窗」感受到的是壯闊的山水、無限的江山和浩渺的宇宙。

檐飛宛溪水,窗落敬亭雲。——李白《過崔八丈水亭》

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杜甫《絕句》

山月臨窗近,天河入戶低。——沈佺期《夜宿七盤嶺》

……

此時的「窗」承載的已不僅僅是實用功能,還具有傳統文化的深刻審美意義。

宗白華先生曾從哲學的高度,對詩畫中「窗」的獨特審美意義進行過論述,指出詩人喜歡從門窗之中吐納廣大世界的空間意識。

宗白華

這一點在唐人詩歌中體現得尤為明顯。

古人具有這樣自由奔放的文化精神,通過「窗」這一建築構件來抒發情感,在一定程度上是與「窗」本身所具有的建築特性分不開的。

的古建築以木構建築為主,在結構上屬於框架結構,是用柱子來承重的,因而「窗」的大小和位置比較自由。有的窗用於建築的兩面或四面,而且木架構的結構形式,使得窗能夠連續組合,形式自由,富於變化,有的甚至可以在面向主要景觀的整面牆上開滿窗,創造出開敞通透的空間、化實為虛的空間。

古代建築木構架

西方的建築樣式,由於大多是石質建築,在一個個窗洞中安裝窗扇,因此相比較木構建築整片連續地組合成通透的「幕式牆」一樣的長窗,西方建築中的窗陷於厚牆之中,大大小於建築中的窗,室內採光受到限制,式樣與圖案變化也要單調得多。

巴黎聖母院之窗

文化性格的差異體現在各個方面,作為建築實體要素的「窗」自然也是其中之一。正如宗白華在《美學散步》中說過的:「古希臘人對宇宙以外,自身周邊的自然世界好像並沒有發現。他們更多地把建築孤立起來去欣賞。而古代人就不同。他們總要通過建築的門窗接觸到外面的自然界。」

雅典衛城的勝利女神神廟

因此,古人將「窗」作為與天地對話的行為模式,通過「窗」感受到自然的變化與自身心靈的拓展,故而在詩歌中對「窗」情有獨鍾。

古人將「窗」作為與外界自然對話的渠道

PART II

為何「北窗」在古詩中備受青睞?

「北窗」在古詩中備受青睞,除了《全唐詩》的統計,在《先秦魏晉南北朝詩》與《全宋詩》中也有體現,兩者之中,「北窗」出現的次數分別為13次和190次,所佔百分比分別為54.2%和57.0%。

房屋坐北朝南,「北窗」即是房屋后牆上所開的窗戶。梁蕭琛在《難神滅論》中說:「東閣延賢,南軒引景,北牗招風,西欞映月。」反映的正是北窗良好的通風功能。

因此,從建築學的角度來講,北窗可以說是夏日住宅中最重要的建築元素,承擔著古人消暑納涼的重要功能,在沒有空調等製冷設備的古代,「北窗」在夏日的功能是不可替代的。

《蓮塘納涼圖》,明·仇英

古人的很多詩句體現的就是「北窗」的通風消暑功能:

炎月北窗下,清風期再過。——孟浩然《晚春題遠上人南亭》

群木晝陰靜,北窗涼氣多。——韋應物《夏景園廬》

齋后將何充供養, 西軒泉石北窗風。——白居易《喜照密閑實四上人見過》

……

當然古人也寫出了「北窗」在冬日招寒缺陽的劣勢,南窗冰雪消融之後,北窗還寒氣逼人:

后嶺有微雨,北窗生曉涼。——杜牧《西山草堂》

已盡南檐滴,仍殘北牖堆。——齊已《春雪初晴喜發生至》

但古人仍是把「北窗」作為重要的建築元素,靈活運用於夏日納涼的。

只是夏日消暑的實用功能,僅是古人對「北窗」情有獨鐘的原因之一,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在於古人對陶淵明隱士風采、傲世高蹈之風的嚮往與讚許。

五代·白釉鏤雕宮殿人物枕

這事和陶淵明有什麼關係?

起因在於陶淵明寫了一篇被認為是遺言的訓誡文《與子儼等疏》,其中寫道:「常言,五六月中,北窗下卧,遇涼風暫至,自謂是羲皇上人。」

古人北窗下卧

陶淵明在此處使用的仍是「北窗」的通風消暑功能,但是由於其本人在後世文人中所具有的巨大文化影響力,「北窗下卧」不再僅僅作為夏日消暑的功能,而是被看作隱逸之風、超然洒脫的人格表現,引歷代詩人追慕效仿:

誰將五斗米,擬換北窗風。——李商隱《自貺》

歸來北窗下,復采東籬菊。——吳均《高士詠·陶征君》

微風北窗卧,真可上羲皇。——米芾《山林堂》

……

「北窗」已經由作為建築要素的消夏實用功能,演進為文人墨客的美學和象徵意義。

在當代,「北窗」被使用得最明顯的地方,是清華大學建築學院教授陳志華先生為《建築師》雜誌所做的專欄「北窗雜記」,一直寫作了將近20年,並出版了《北窗雜記》圖書。其中仍不乏有借用「北窗」美學和象徵意義的地方。

陳志華教授所著《北窗雜記》

PART III

為什麼在宋詞中,「北窗」的吸引力被「西窗」取代?

雖然宋詩中「北窗」的出現頻率依然大大高於其他朝向的窗,但在宋詞中,「西窗」已經取代「北窗」,成為出現頻率最高的窗的朝向。

為什麼?

在宋代之前,唐代主流的窗式樣有可能是直欞窗,現存建於唐代的山西五台山南禪寺大殿及佛光寺東大殿,使用的大都是直欞窗。

五台山南禪寺大殿的直欞窗

佛光寺東大殿的直欞窗

在唐代壁畫建築群中,主要建築物也多是直欞窗。

敦煌唐代壁畫里的建築群也多是直欞窗

這樣的窗的式樣,從外觀看去是比較單一的,這與當時的工藝與材料對建築的限制有關。而且直欞窗本身就是固定在建築的牆體之中的,絕大多數都是固定無法開啟的。

山西明代陽曲大王廟也是直欞窗

到了宋代,經濟文化繁榮發達,建築技術和藝術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李誡奉旨編修了《營造法式》,明確將大木作與小木作進行了區分,木構架的柱、梁、枋、額、斗拱、椽等承重結構屬於大木作,門、窗、藻井等裝飾結構屬於小木作。

大木作,古建築的承重結構

小木作·花窗

這樣的區分和獨立,使得窗的形制更為豐富發展,可開啟的窗被大量應用,裝飾的靈活度也隨之增加。尤其是出現了巨大變革的格子門,在建築外立面木構牆面形成了美觀的裝飾效果和良好的採光功能。從宋代的《清明上河圖》中就可以看到窗的類型與外觀的發展。

《清明上河圖》中的建築之窗

「窗」作為建築構件,其審美意義得到了進一步拓展。此時文人心態上不再有唐人策馬揚鞭的激情,轉而流連於幽窗小閣之中,在淺斟低唱中尋求心靈的慰藉,因此宋詞之中不再以氣魄見長,而是更為凸顯細膩的心思、綺麗的特點與感傷的情懷。

香閣深沈,紅窗翠暗。——李之儀《留春令》

柳困玉樓空,花落紅窗暖。——周紫芝《生查子》

寒窗夢裡,猶記經行舊時路。——張炎《月下笛》

……

至於為何宋人喜用「西窗」而非「北窗」,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宋人喜愛化用李商隱「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的詩意。

李商隱使用「西窗」的原意,是由於「西窗」在建築文化中,指的是婦人所居之室的窗子。

何當共剪西窗燭

唐人受陶淵明「北窗下卧」的影響,在詩歌中對「北窗」情有獨鍾;宋人受李商隱「剪燭西窗」的影響,在詞中頻頻提及「西窗」:

西窗下,風搖翠竹,疑是故人來。——秦觀《滿庭芳》

西窗自剪寒花,沈吟暗數歸期——方千里《四園竹》

正西窗凄凄,斷螢新雁——王沂孫《三姝媚》

……

同樣的,這裡的「西窗」也已經沒有了李商隱詩中的溫馨之感,帶上了凄冷、陰鬱的色調。

五台山延慶寺大佛殿:破子欞窗

作為古建築中的重要元素,「窗」在古人心中除了具有消暑納涼的實用功能外,更重要的是成為一個面向外界的「取景框」,使自然風景經過「窗」的過濾后,成為人格化的風景。

「窗」、「北窗」、「西窗」等等,無非都是這人格化的風景的體現與表達。

微信ID:SJTU-IRCAHC

❶ 點擊歷史信息,查看更多內容

❷ 關注我們

上海交大建築文化遺產保護國際研究中心,一支聯合國內外多學科方向、較早從事建築遺產保護的產學研團隊,研究方向與實踐領域包括:建築遺產保護理論研究、安全監測、病症勘察、修復技術、傳統建築再創作等。

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將轉至上海交大建築文化遺產保護國際研究中心網站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