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明月幾時有」是抗日女性最慘烈的寫照

「明月幾時有」是抗日女性最慘烈的寫照

這周末院長去看了很多新片,其中一部就是許鞍華導演的「香港回歸20周年獻禮之作」——

《明月幾時有》

這部片的口碑可以說是褒貶不一,喜歡文藝風的朋友感動得淚流滿面,不喜歡許氏風格的看到結尾都不知道自己看了些什麼。

豆瓣上的評分很折中,6.9分。

不過無論好評差評,大家倒是有一個共同看法——

眾望所歸的周迅,這次演砸了。

尤其是在渾身是戲的影後葉德嫻面前,毫無靈氣可言。

想當初,周迅的名字也是足以拯救一部電影,哪怕是爛片的。

其實院長並不同意周迅沒有演技的說法,我們客觀來看一下:

她演的,本來就是歷史上年僅22歲的抗日女英雄,在成為英雄之前,就是個普普通通的少女。

和所有的女孩子一樣,會放生小動物、會談戀愛、會和母親頂嘴,在殘酷的戰爭面前懵懵懂懂。

那為什麼大家都覺得周迅演得不好呢?院長認為有兩點原因:

第一,43歲的周迅演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真的有些難為她了。

時間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無論是眼角的細紋還是成熟的氣質,這些都不是一件服裝、一個馬尾辮就可以掩蓋的。

看到她仰著腦袋念詩,看到她低頭嬌羞地笑,我們的第一感覺卻是:齣戲。因為她離《橘子紅了》中的那個小丫頭太遠了。

第二個原因,是導演許鞍華的鍋。

她希望以冷靜平淡的手法拍出抗戰中小人物的日常,然後她就真的這麼做了。

但歷史傳奇需要蕩氣迴腸的故事。

作為最重點的人物方姑,卻並沒有讓我們看到多少驚心動魄的橋段,也沒有留下什麼深刻的印象。

除了一開始懵懵懂懂地救了茅盾等一票文化人士,然後就是心很大地送了第一次傳單。

只有在母親被捕后隱忍地選擇放棄營救,對著明月流淚、留下痛哭的背影這一段,讓我們看到了她爆發的演技。

除此之外,幾乎沒有太多亮點。

所以,與其說是周迅發揮失常,不如說是最值得塑造的人物沒有達到我們的預期。

但是許鞍華在另一條線上就處理得很好——那就是葉德嫻飾演的方姑母親這個角色。

許鞍華在小人物上下的功夫,被葉德嫻表現得淋漓盡致,可以說如果沒有她,這部電影不會有人被感動。

從影片的一開始,方姑母親為了挽留茅盾夫婦繼續租用自己的房子,本來想拿三塊餅送給他們,可是微顫的手在空中停留了一秒,還是決定少給一塊餅。

之後,得知了茅盾去意已決,她又立刻收回了本要送給他們的餅,還說:「這個餅你們也不吃了吧,那我就拿走了。」

活脫脫一個精打細算的小老太太。

當她聽說方姑要去加入抗日游擊隊,她就像許許多多的父母一樣著急阻攔,她說:「打日本人,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也不少」。

可是看到女兒毅然離去的身影,她還是追下樓去,送上一把長傘,送上也許是自己唯一值錢的金戒指。

此後,便是日復一日地在窗口踱步、不安地守望。

方姑的母親,可以說是戰時無數婦女的縮影。

她們看起來那麼膽小,那麼脆弱。

我們以為她們除了柴米油鹽什麼都不懂,以為她們只是以尋常小市民的心守著自家屋檐底下的一方安隅。

我們以為她們對日本人最大的抵抗,就是在他們搶花姑娘時趕緊吹滅自家的煤油燈,然後暗罵一句「禽獸」

但是到了最後——方姑媽媽和傳遞情報的小姑娘一起被捕。

面對即將來臨的嚴刑拷打,她聲音發顫,卻還是冷靜地叮囑身邊的小姑娘:「千萬不要說你認識我。」

她頭腦清晰得不像個尋常人。為革命犧牲,顯然已經在這個普通婦女的心裡演練了上千遍。

「不疼,沒有生第一胎那麼疼。」她安慰著旁人。

院長覺得,也只有女性導演才能拍出這樣的話。

我們習慣於膜拜拋頭顱灑熱血的男性式英雄,卻往往忽略了女性經歷劫難還頑強生存的意志力。

你看,連生孩子的疼都熬過來了,我們覺得最軟弱、最予以輕視的女性,遠遠比你想象的要強大得多。

與其說《明月幾時有》是一部香港小人物的抗戰史,不如說它更像是一部民間抗日女性的傳奇史。

院長覺得在許鞍華細膩的表現手法下,女性帶來的衝擊遠遠超過了霍建華飾演的潛伏者、彭於晏飾演的短刀隊隊長,甚至超過了影片本身。

無論是愛貪小便宜,但面對日軍嚴刑咬牙不說一個字的方姑母親。

還是戲份波瀾不驚,但貫穿了整個抗日生涯的方姑。

或者是小小年紀就冒著生命危險送情報的小姑娘、潛伏在日本方面傳遞信息的打字員、藥店搶救傷員的老闆娘——

這些微弱但不消亡的力量,就像在黑夜裡閃耀著的堅韌的光芒。

什麼是英雄?這群人就是英雄。

這樣的英雄我們有千千萬萬個,從老百姓中來,殺是殺不盡的。

連婦孺都在奮起反抗,要是不贏,那才是沒了天理!

更多精彩內容請戳搶先電影院公號(uuerer),姿勢很多哦~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