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牛散:還是實業讓人心裡踏實

牛散:還是實業讓人心裡踏實

2017年4月。北京短暫的春天,桃紅柳綠,奼紫嫣紅。

周先生從金融大街北京證券業協會出來,但無心欣賞春光。自2015年年中股災損失了近6000萬元之後,他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和周先生約在了復興門旁的星巴克見面。只要在工作日,這裡永遠人來人往,可以聽到各種和資本市場有關的談資,激蕩和暗流均在此徘徊。

「我剛剛從證券業協會出來,還是沒有達成和解。」周先生來時,臉色有些憔悴,但是神情鎮定。他40出頭的年紀,穿著黑外套,戴一頂灰色鴨舌帽,身材頎長。

他所說的,是2015年股災中的那次被中信建投強平。他說,這是改變了他後半生的一件事。因為他損失的,不僅是近億萬資產,還搭上了長達兩年時間的不斷上訪、訴訟,交涉。故事,由此展開,他講述時思路清晰、語調舒緩,但背後自有一種驚心動魄。

●牛散初體驗:損失的也是賺的錢

周先生是江蘇人,上世紀90年代初便來到北京。他親眼看到這座古都走向現代,也在這場風雲際會中,收穫了屬於自己的財富。2005年,股改元年,周先生進入股市。當時作為一個新手,更多的是聽別人的建議買股票。

「2006年股市一路狂奔,遍地是黃金。我當時就想,只要在合適的低點進去,並且堅持,那麼總會有不菲的回報。」周先生說:「但是2008年的次貸危機, 上證指數(SH000001) 一年時間從6124點一下子跌到了1664點,我基本損失了在大牛市中所賺到的所有利潤。雖然心裡不舒服,像是夢一場,但我不斷安慰自己,我損失的也是股市中賺的錢。」

2008年10月底, 上證指數(SH000001) 見底反彈。在「4萬億救市」背景下,到2009年8月,A股市場出現一波小牛市,然而此後又是長期熊市。「那時,雖然自問已對股市有些心得,但是不敢再拿太多的錢出來炒股了。」他說:「這可以是天堂,也可以是地獄,玩玩可以,但對於我這樣做實業的人來說,還是實業讓我心裡更踏實。」

2010年3月31日,融資融券作為創新業務在A股市場少數券商中試點。2012年,周先生聽取了所在的中信建投望京營業部建議,開立了兩融賬戶。

「當時我並未怎麼做兩融交易,只是為了今後可能方便而已。」他說:「那時股市還處於熊市中,連自己本來的錢都不敢怎麼投入股市,何況融資買入?不過,由於和望京營業部多年的交道,而且我做生意也常常向銀行貸款,所以我是認可這項業務的。」

●重啟融資賬戶:「做個短線就走」

轉折在2014年下半年到來。經歷了從2009年8月開始,長達5年多的浮沉,A股市場終於迎來反轉。2014年8月~2015年6月12日, 上證指數(SH000001) 從2200點左右起航,最高上漲至5178點,漲幅高達134%。

和2006年、2007年不同的是,這次是一輪槓桿上的牛市,且兩融業務無疑在其中起了重要作用。2014年12月19日,融資餘額經過了4年半的運行,歷史上首次突破了1萬億元關口。而到了2015年6月18日,則是創下了2.266萬億元的歷史峰值。

「看著大盤如此瘋漲,我感覺回到了2007年。」周先生平靜地說。「但是我一直很謹慎。我是經歷過『5.30(暴跌)』也經歷過2008年的,我知道股市可以瘋狂成什麼樣子,也知道可以蕭條成什麼樣子。我每天在我的書房看盤,看著大盤和個股輪動,當然也會心動。然而熊市多年後,我的謹慎還是佔了上風。沒有一下子將資金全部投入股市,而是採取了逐步建倉的策略,更沒有去大規模動用融資賬戶」。

直到2015年5月,當時周氏夫婦賬戶上共有6700萬元自有資金。周先生判斷,滬指由於已連續突破重大指數關口,因此還會繼續慣性上沖,直到在6000點關口劇烈震蕩,「我準備重新啟用融資融券賬戶,做個短線就走。」

不過,他驚訝地發現,那時候,竟然很難融到資。不僅是中信建投,整個券商行業最缺的便是融資資金。

這時候,一直和他打交道多年的中信建投望京營業部副總王某,向他建議了「創新套現業務」,可解決融資困難的問題。

2015年5月28日,A股市場出現劇烈震蕩,但是周先生說:「我判斷,這是總攻前的最後一次大洗盤。」2015年5月29日至6月4日,「創新套現業務」操作完成,周氏夫婦兩個賬戶共計套現約9000萬元資金。此時,余女士的賬戶資金為1億多元,周先生賬戶逾5000多萬元。

●股市風云:「永遠不能忘掉的一天」

此後,周先生買入了一些中小創個股,而且基本都不是兩融標的。不過,好景不長,自2015年6月12日見頂5178點后,大盤開始不斷跳水,用最極端的方式,完成了從大牛到大熊的轉變。

「其實我的心情,還是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的。我認為所負債的資金,等同於對中信建投的借款,而且我買的基本又不是融資融券標的,因此不會有平倉危險。雖然看到賬戶不斷縮水,每天心情還是很煎熬。但是那麼多大風大浪都見過了,我還是可以承受的。」周先生說。

但凡事總有意外。「那是我永遠不能忘掉的一天。」周先生說:「6月30日那天,開盤大跌,原本我掛了很少的賣單想提高維保比例,但我坐在電腦前,發現自己操作不了賬戶了。兩年了,這一幕在我腦海中歷歷在目。我太太1億元資金的賬戶,頃刻間剩下了580餘萬元。我自己的賬戶因股票停牌無法操作,7月份被平倉后剩餘資金270餘萬元。」

「那天下午,股市出現大反彈,但是我已經無能為力。我坐在電腦前發獃了整整一天。隨後,我又感到強烈的憤怒。那種時而絕望,時而氣血上涌的狀態,完全沒法形容。除非你親自經歷過,才知道它的真實滋味。」他說。

●三個教訓:如果有門路還是做實業

然後,就是長達近兩年的拉鋸。

「我不斷上訪,找律師,還去了幾趟上海。我一次次地懷有希望,一次次地陷入等待和焦躁中。這兩年,失眠成了家常便飯,經常閉上眼我就會看到被強平那天的電腦屏幕在閃動。我朋友常常安慰我,說還是應該放寬心,我也想寬心,但是又如何寬心?事到如今,我只想將維權進行到底。我已經花費了兩年時間了。這兩年,我生意也沒法做,一門心思就放在維權上面。我覺得我已經比某些律師、甚至很多業內人士都懂得相關法律和證券知識,可是依然無能為力。」周先生忽然激動起來,然後猛一口喝乾了杯中剩下的拿鐵。

「您對於這一次的強平,得到最大的教訓是什麼呢?」等周先生平靜下來后,記者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個問題。

「我的教訓其實有三個:第一,作為投資的依據,不能輕易信任誰,因為如果出了問題,光是互相撕扯,就會耗費很多的精力;第二,加槓桿一定不要在全民狂熱之中,大家都加槓桿的時候往往是風險幾何級增長的時刻;第三,如果有門路,還是做實業為主。」周先生說:「其實,對於我而言,最喜歡的是做服裝生意。我辛苦了半輩子,才小有積蓄,這一棍子打得太猛。它已經牽扯了我太多精力,我已經太累太累了。」

●致後來者:留下這故事供他們思考

話到這裡,夕陽西下,到了晚餐時間。周先生和記者走出星巴克。外面有一個城隍廟,落日照在紅牆黃瓦上,為其帶來最後一抹金碧輝煌,龜趺背負著石碑矗立在旁。

這時 金融街(SZ000402) 的金領們陸續走出寫字樓,湧向復興門捷運口,外面的安檢排起了長隊,捷運口的旁邊就是央行。

復興門,正如其名,它是一段段激蕩歷史的見證者,它見證了一條條衚衕變身金融大街,見證了四合院變身為一幢幢高樓,它在城隍廟和CBD之間無縫切換。

周先生在傾吐過後,明顯心情好了很多。不過,看到復興門捷運站的牌子,他忽然感慨了一聲:「當時,對於高位站崗的人來說,如果當時他們是青年人,他們可能一開始就背負著沉重包袱;對於中年人來說,他們眼睜睜看著自己半生積蓄化為烏有,那種挫敗感無法言喻;而對於步入老年的人來說,他們的人生,可能都沒有了重新再來的機會。我希望,我的經歷能為後來的投資者,留下一個可供他們思考的故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