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法制故事:房頂漏水住戶生矛盾 司法調解化糾紛

法制故事:房頂漏水住戶生矛盾 司法調解化糾紛

原標題:法制故事:房頂漏水住戶生矛盾 司法調解化糾紛

映象網開封訊(崔學慶 楊俊彩 王圓圓)家住開封市順河回族區儀錶廠家屬院的王老先生最近遇上了一件煩心事,前不久的幾場大雨讓他們老兩口一天到晚都提心弔膽,雨水一直從三樓漏到一樓自己家,尤其是晚上根本睡不踏實。無奈之下,王老先生和二樓的張先生找到了轄區的蘋果園司法所,希望能由司法所介入,儘快解決他們這棟樓樓頂漏水的問題。

蘋果園司法所了解到情況后,委派司法所專職人民調解員張慶祿負責調解此次矛盾糾紛。張慶祿通過調查走訪,發現這棟老樓不管是從外觀還是建房材料,目前都稱不上是結實的住房,在張慶祿多次上門走訪時了解到,其他單元住戶遇上房頂漏水的問題,都是由三樓的住戶自行維修,可現在就是這個大家都默認的方式,讓三樓的郭女士否定了。

為了儘快解決他們三家的房屋漏水問題,蘋果園司法所上報到開封市司法局基層科。6月13日,開封市司法局委派宋都人民調解委員會調解員雷智慧和張慶祿兩人來到糾紛發生地進行調解。

「我們那個樓的確是危樓,我已經五年沒在這兒住過了,我也不敢住。頭兩次維修我都是自己出錢修的,但是現在我實在不敢找人修了,我也擔心人家上去修的時候人身安全沒保障,我就去找的社區,這人家一說我才知道,這不是我自己的事,這應該是我們三家都出錢修。」調解一開始,三樓的郭女士說出了自己不修房頂的原因。

原來,前幾次漏水,都是郭女士自己出錢請人維修,她一直覺得自己是頂樓,所以只要漏水她就修,可今年的幾場雨下來,樓下的王老先生和張先生又找到他,說樓頂漏水,讓她趕緊修理房頂,但是郭女士覺得自己在外租房,根本不在這住,所以郭女士當時就沒有同意。後來三家人前後幾次到社區反映情況,但一直達不成共識。郭女士認為,房頂屬於公共的,所以修理房頂的費用,應該由三家均攤。二樓住戶張先生則說,「我也到外面諮詢了,里裡外外一千多塊錢,我現在就是想,均攤這個事,是不是法律規定的。我家裡的損失那麼大,我還得再出錢維修?那我的損失怎麼辦?三樓一定得賠償我的損失」。

「三樓是無過錯方,這是天災人禍,不是人家直接導致你的損失,所以你不能說是人家造成了你的損失,這麼說不合適。《物權法》規定:業主對建築物內的住宅、經營性用房等專有部分享有所有權,對專有部分以外的共有部分享有共有和共同管理的權利。建築物及其附屬設施的維修資金,屬於業主共有。房頂屬於共有,維修和管理也應該由你們三家共同承擔。」調解員雷智慧說到。

剛才還吵吵嚷嚷的現場聽到雷智慧入情入理的分析,頓時安靜下來。

見此情景,張慶祿趕緊趁熱打鐵:「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不要讓損失任意擴大,房子現在的情況你們也清楚,只要雨下得大點,你們屋裡還會漏水。你們平時都忙,所以我去找過修房頂的師傅,價錢啥的也都跟他們談了,之前我們說過這個事,房頂要趕緊修,現在就是徵求一下你們三家的意見,看看我說的這個1590塊錢你們能不能接受,然後就是每家怎麼出這個錢。」

「均攤我沒有意見」「那等於我們每家是530塊錢」,郭女士和王老先生對均攤費用沒有意見,但二樓的張先生覺得這麼算對他不公平:「我牆上的壁紙都壞了,我的損失在這,我不能拿那麼多。」

「我們也去你家看過了,確實損失比較大,而且為了不讓水漏到一樓老先生那,你在家也是想方設法的接水,那接水盆真是沒少擱那,這一點我們都看到了,就從這一點就能看出來,你們三家鄰里關係處的相當好。」 張慶祿說道,「那你能出多少?」「我出300塊錢。」

看到這種情況,郭女士插話道,「那要不這樣,我是常年不在這住,這平時有點啥事都是俺二樓的哥跟嫂子通知我,也沒有少費心,我是不在這兒住,他家確實漏的可嚴重,那要不剩下的260塊錢算我的,咱早修早省心,你看這樣行不行。」 「那這還有啥行不行,這肯定行,張先生,這等於人家三樓的變相的承擔了你的損失啦。」

「經過這回事啊,我也算是學到了法律知識,這以後可得去書店買點書看看,多學學法律知識,以前真是不知道,一直以為都得讓三樓修。」張先生在調解后說到。

互諒互讓、互幫互助是鄰里和諧相處的重要條件,今天的這起糾紛,在宋都人民調解委員會兩位調解員與三家住戶一上午的耐心的溝通協商下,最終達成共識:維修房頂漏水的1590塊錢由三家共同承擔(其中一樓530元、二樓300元、三樓760元);調解協議即時生效。簽過字,三家握手言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