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品讀】美好生活,只在朋友圈裡

【品讀】美好生活,只在朋友圈裡

點 擊 「 半 月 談 」 即 可 訂 閱!

品味四季,讀懂人生

早上9點,小李按掉了一邊振動一邊嘶吼的手機鬧鐘。窗帘縫裡沒有陽光,光線被霧霾包裹住,釋放出粘稠的低氣壓。

一分鐘之後,他半睜著眼打開了朋友圈。

在這裡他的名字不是小李,而是洋氣的Leo。Leo名下朋友圈的主頁背景是金門大橋,頭像是剛拿下小金人的另一位小李。

Leo的朋友比他起得早。美少女甜甜一如既往曬自拍,錐子臉上的皮膚好得在發光。元氣小帥哥迪克趕早去開會,雷打不動曬車標。幸福准媽媽列寧娜發了九連拍愛心早餐,隆重感謝寵溺好老公。

夢想家Leo打開訂閱號,點開「10萬+」勵志帖,複製一句「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怎麼辦」,按下轉發鍵。

關掉朋友圈的小李又躺回床上,刷刷美女帖睡睡回籠覺。

半小時后他不情不願爬起來,打開窗戶吸入一口混濁的空氣,躲進狹窄的洗手間。

洗漱完畢,小李在吃早飯時刷了幾下訂閱號。新聞號水深火熱,文藝號傷春悲秋,汽車號「壕」氣衝天,八卦號一身戾氣。

吃完早飯出門取車,朋友圈裡的朋友們已紛紛到崗,曬送孩照、機場照、辦公照、酒店早餐照。不曬照的開始轉發新聞八卦、雞湯正能量、各種生活美學。所有人擺出教做人姿,世界的美好馬上就要衝破屏幕。

在車庫,小李發現打過照面的鄰居正在跟保安吵架,直接把車橫在出口,一堆車出不去,只好不停摁喇叭。

氣憤的小李打開朋友圈想吐個槽。看到大高個東鵬的晨間感慨之後他放棄了。「想要讓世界更美好,請善待身邊的陌生人。」配圖是不知名美女斜上方45度角自拍。

小李看了看錶,決定奔赴捷運站。在被推搡著擠進捷運門之前,他心裡暗暗對一大票插隊者破口大罵。捷運撲面而來一股臭味,所有人面無表情低頭看手機。

站穩后,遠遠看到前車廂的大高個東鵬,他背著宛如龜殼的大雙肩包,還在試圖找個舒服的站位。小李不想被他看見,往後縮了縮。但這不妨礙他看見東鵬麻利轉了個身,充分利用龜殼擠開了身邊矮小的陌生女孩。

小李沒控制住一抹冷笑。掏出手機在東鵬的「世界美好」帖下點了個贊。

到公司,跟一撥同事寒暄。開例會,幾位領導發表重要講話,不講話的一水刷手機。

行政部的麗麗發了一張惡搞圖,馬上被創意部的王磊轉發。不到10分鐘,小李的與會同事全都轉發了這張惡搞圖,有九成人配上一句「哈哈哈哈哈哈哈」。

會議桌上的他們都面無表情。

開完會,客戶要求起草合同,對接甲方電郵修改意見1、2、3、4,已完成項目要求詳細單據,財務催客戶款,客戶催財務發票。小李就像交通超載的金門大橋,多線操作焦頭爛額。

熬到午飯,叫了幾個同事去公司飯堂,互相埋汰訴苦講段子,苦著臉哈哈哈端菜盤。坐下一刷朋友圈,小紅點轉出來一大堆寫字樓午間陽光照、咖啡照、綠植照、穿搭照、新髮型新眼影新唇膏自拍照。小李誤以為認識的都是景甜、嘉欣、王思聰。

是時候刷下存在感了。

小李對著窗邊陽光隨手拍,焦距對準了隔壁座外賣送來的卡布奇諾與提拉米蘇。Leo濾鏡並配詞:「陽光真舒服。」發完后,不知從哪來的雲很配合地越過霧霾、遮住陽光陰了天。但小李不在乎。吃下第一口米飯的同時,Leo收穫朋友圈的第一個贊。

下午的工作依然如同多線運營的金門大橋。小李盡最大能力和顏悅色應付所有人——想想房貸、想想油錢、想想還沒追到的女朋友。

傍晚7點,下班時間到,同事三三兩兩刷著手機離開,很快只剩小李一個人。下班點捷運很擠,飯館人也不少。他突發奇想點了外賣,愜意地站在23層的夕陽中等飯。

朋友圈裡已經開始刷晚餐啦。

主持人甜甜曬飯局,跟各界大佬合拍比V字。追求對象曬姐妹大合影,她自然是最好看的一個。孩子們也下課啦,無構圖也無美感的曬娃照搭配雞湯飛速刷屏。海外黨、留學黨也已經起床啦,曬花曬庭院曬沙發,曬吃曬喝曬包包。

飯還沒到,小李餓了,有些憤世嫉俗。他找出《搏擊俱樂部》的段子,配上一張泰勒·德頓的照片發朋友圈。

「你購買傢具。你告訴自己,這將是我生活中需要的最後一個沙發了。買下這個沙發,然後一兩年內不管出了什麼問題你都會心滿意足,至少在沙發這項事務上你勝券在握。然後就是選對盤子。然後是完美的床、窗帘、地毯。然後你就陷入你可愛的小巢,而你曾擁有的那些東西,現在是它們擁有你。」

以一己之力對抗滿屏物質,小李覺得自己很帥。

沒有人點贊,沒有人評論。追求對象曬逛街照,她正在姿態優美地試鞋子。Leo被顏值餵飽,飛速點贊,並刪除上一條朋友圈。

天黑后的朋友圈越發熱鬧,雞湯黨、段子党進入活躍期。

在冰冷的白熾燈下一人食,小李備感孤獨。但他不能讓Leo孤獨。他找好角度,拉遠聚焦,拍了對面正在緩緩亮起的地標大樓。再翻出一張上個月的CBD高檔餐廳照,加一句「夜景」,按下發送鍵。

點贊如流水嘩嘩而來。認出餐廳的人不少。朋友紛紛評論「高富帥果然高大上」。左手刷朋友圈的小李備感滿足,右手使筷子熟練地撈起一顆肉丸。

朋友圈不需要意義,只需要美麗好生活。

小李收拾好東西走出寫字樓。捷運高峰期已過,插隊者依然熱情。

等捷運時刷朋友圈,曬車黨開始曬跑步路線。

擠捷運時刷朋友圈,曬娃黨、曬寵物黨集體出動。

到家后刷朋友圈,自拍黨開始曬局部器官:眼睛、嘴唇、胸和腿。

不是很熟的本地名人開曬活動簽名板擺拍,更不太熟的富二代開曬名車小分隊。

恩愛黨曬束花說:「謝謝寵愛,讓每天都如此甜蜜。」

御宅族開曬看不懂的網路截圖外加「233333(指捶地大笑的表情)」。

旅行黨開始情感豐沛地羅列心路歷程並濫用濾鏡。

有朋友叫小李出來吃宵夜。小李很高興,又可以深夜發吃了。

飯局4個人,都是大學同寢室的哥們兒。寒暄了一輪,拍了合影和滿桌燒烤,邊吃邊低頭髮朋友圈。圈裡看來很熱鬧,飯局上除了低頭按鍵別無他事。

又一輪點贊和評論「深夜報社」「吃貨沒未來」之後,一個不太認識的潛水黨發了一張《美麗新世界》的新版封面,配了一句話:「在你的肚子里,在你的肌膚里,總發出一種無聲的抗議,一種你被騙掉了有權利享受的東西的感覺。」

小李想起了大學時讀過的《美麗新世界》。「現在,他們要什麼有什麼。他們絕不會想要得不到的東西。他們富足、安全。他們不會生病,不害怕死亡。他們對激情和衰老一無所知。這就是進步——老人照樣可以尋歡作樂。他們沒有時間、沒有空閑坐下來思考。」

宵夜吃完,作鳥獸散。春天的夜裡散發著花香味。小李收起手機散漫地往家走。

他想,朋友圈裡的每一類人就像《美麗新世界》中的種姓劃分。

曬娃族、自拍族、恩愛族各自有獨立的行事體系。曬娃族通過展示吃喝拉撒創造完美後代,自拍族通過熟練操作濾鏡液化創造完美形象,恩愛族通過展示禮物、旅行、合影創造完美依賴鏈。他們喜歡這種創造,輕鬆、幼稚、簡單,不費腦筋、不費力氣,更無需成本。

在這個美麗新世界里,沒有人淋雨,沒有人失業,沒有人生病,沒有人失眠,沒有人在路上啃早餐,沒有人離婚,沒有人失戀,沒有人被現實虐,沒有人孤獨寂寞冷。

熟人圈層的人們不需要悲劇。「悲劇是屬於古代的事,是屬於仍舊有私生活、愛情和友誼的時代的事。」

朋友圈裡的照片,都來自現實。但它又遮蓋了現實的絕大部分。小李想,我們究竟應該相信現實中的哪一個部分?

朋友圈裡的Leo過得舒適愜意。現實中的小李迷惘而不知所措。

《1984》中說:「你很明白你的問題在哪裡,只是你不肯承認而已。你的精神是錯亂的。你的記憶力有缺陷。真正發生的事你不記得,你卻使自己相信你記得那些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

「還有另外一種記憶,在他的腦海里互無關聯地出現,好像是一幅幅的照片,照片四周一片漆黑。」

誰又能說朋友圈裡的美麗烏托邦不是現實呢?書里,警察說:「我告訴你,現實存在於人的頭腦中,不存在於任何其他地方。」

到最後的最後,螻蟻般的小李會死去,而完美的Leo不會。

於是小李備感欣慰。他抬起頭,看向了屏幕外正在刷朋友圈的你。

《品讀》(月刊)是全國十佳文摘期刊,刊物從人物視角出發,保持淵博靈動的風格,著力表現當代人相通情感和時代的人文趨向,傳播最具價值的時代信息,營造可讀、可品、可藏的「人文精神家園」,品味四季,讀懂人生。

主編:孫愛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