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從三十二到二十二,這段歷史不容遺忘,更經不起等待!

從三十二到二十二,這段歷史不容遺忘,更經不起等待!

2017年,日本侵華戰爭已過去了80年。

除了紀念革命先烈,我們不應該忘記這場戰爭還有著另外一個極其特殊的群體——慰安婦

如果你對這個名字很陌生,因為歷史總把她們遮遮掩掩的

她們的辛酸史只有自己才最清楚,但她們卻也因為這段歷史曾一度被披上了「恥辱」的外衣。

僅,在1932年到1945年間,被二戰日軍蹂躪的女性,就有20萬

到了2012年,公開資料顯示,倖存的慰安婦只剩32人

至今,內地慰安婦倖存者僅剩9人(據青年報)

……

而你很清楚,這個數字最終將會成為0。

《三十二》

這部以數字命名的紀錄片

既簡潔地強調了「搶救歷史」的緊迫感

也是對時間和生命流逝的無奈嘆息

豆瓣評分高達9.2分

韋紹蘭老人,就是那三十二分之一

整部紀錄片只有兩位主角

慰安婦老人和她生下的日本孩子

沒有畫外音,沒有過度煽情,只有陳述事實

1944年韋紹蘭和幾個月大的女兒被日軍俘虜

和沿途俘虜的其他幾名女性一起被日軍集中到一個地方

後來就成了慰安婦

記憶在時間的洗禮下究竟是變淡了還是更加的刻骨銘心了?

對韋紹蘭老人來說,這種痛苦不會隨著時間而消減的

老人在敘述這段歷史的時候,那種痛苦的情緒讓人動容

在成為慰安婦的日子裡

韋紹蘭每天過的膽戰心驚

日軍把抓來的婦女關起來,日夜強暴

甚至是輪姦!

終於老人趁著守衛鬆懈的時候逃了出去

歷經千辛萬苦找到了原本的家

丈夫以為她跟別人學壞跑了出去

所以對她罵罵咧咧

最可怕的不是遭受非人的待遇

而是周圍人的非議

韋紹蘭也想過自殺,但是被救活,接著日本就退出了

和韋紹蘭一起被俘的女兒逃出來一個月就死了

這時候韋紹蘭發現自己懷孕了,孩子明顯是日本人的

保守的思想和對日本人的憎恨,讓丈夫不想要這個孩子

但是後來孩子生下來,丈夫還是把孩子當成自己的,從不輕易打罵

現實如果痛苦,有人陪伴也許會好些

但是丈夫又早早的離世了,只剩韋紹蘭一人受苦

韋紹蘭現在每三個月去當地政府領90塊錢的補助,和兒子兩個人的日子過得很清苦

韋紹蘭老人的兒子羅善學今年也已經68歲了

由於背負著日本人血緣

老人一輩子未娶,所有人都忌憚老人身上流著日本的血液

一輩子都被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待

很多時候痛苦根本就不是一時的

每一次想起來的時候那種感受如同再次經歷

這種痛苦也不只是一代人承受!

真正難過大多不是撕心裂肺的

而是長久的慢慢的折磨著你

雖然窮到無人能比

但她卻經常回憶起少女時代的「爹爹」

記憶里,小孩子們把這個教她們唱歌的「爹爹」當新娘子一樣的圍起來

也經常回憶起丈夫的好、婆婆的仁慈。

更無法捨棄她對這世界的熱愛。

奶奶說:

這世界真好

現在我都沒想死

吃野東西都要留出這條命來看

這個世界給她那麼少,虧欠她那麼多

她卻帶著微笑在這個世界上繼續地活著

所以,影片整體

難過,但不至於壓抑;

失望,但不至於絕望

韓國也拍攝過類似的電影

《鬼鄉》

韓國上下引起了重視爭議

成立專門的保護「慰安婦」的組織

要求日本道歉賠款

日方將通過「和解·治癒基金會」

以現金形式向韓國倖存慰安婦每人支付最高1億韓元(約合人民幣60萬元)

韓國也得到了道歉

我們也應該保護我們自己受過傷害的慰安婦

讓她們得到應有的賠償

《三十二》的導演郭柯在兩年後,也就是2014年又拍攝了另一部紀錄片

只是,數字從《三十二》變成了《二十二》

短短兩年,倖存者中有10位老人相繼辭世

《二十二》

即將於8月14日在國內上映

二十二位老人將成為這段歷史最後的講述者

但通過影像

我們每個人對這段歷史

都有義務永不遺忘

我們需要更多人一同指證

畢竟作惡者仍在事實面前裝聾作啞

作為人,這是一段不容錯過的影像

作為國人

這段歷史不容遺忘

更經不起等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