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陳鼓應丨《易經》文本對人生旅途中艱險戒惕的寫照與禍福轉化的哲理

陳鼓應丨《易經》文本對人生旅途中艱險戒惕的寫照與禍福轉化的哲理

我常講,假如不知道這個民族的多災多難,便不能了解她文化的深層一面。透過《易經》,我體察到人生歷程的艱苦;反身向內,在重重的荊棘與波折中,我踽踽前行。《〈易經〉文本對人生旅途中艱險戒惕的寫照與禍福轉化的哲理》這篇由一篇演講稿修訂而成的小文,就是我這個心理的真情寫照。

——陳鼓應

任何一本典籍討論的議題,不一定只有一個,而是有很多面向,《易經》也是一樣。《易經》的可解釋性廣泛,蘊含性豐富。所以,歷代對它有不同的解釋。這些解釋又可以激發、開拓思想的很多新領域和新方向。在眾多的解釋面向之中,這裡主要探討《易經》的一個主題,即「《易經》文本對人生旅途中艱險戒惕的寫照與禍福轉化的哲理」。

透過《易經》,你會深刻地體會到一個民族的多災多難。只有了解了一個民族的多災多難,你才能了解這個民族的文化中深沉的方面和深層的底蘊。《易經》讓我感覺到,這個民族的苦難牽涉著一種生存的動力和意志力。因為,在漫長的人生旅途之中,我們經常會遇到重重的困難和險境,經歷許多曲折和坎坷;這時候,那種動力和意志力會牽引著我們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從而轉禍為福,逢凶化吉,柳暗花明。這是人文精神的體現。

一、對付險境的經驗智慧

《易經》的屯卦、履卦和蹇卦,就是以上主題的鮮明生動的寫照。

屯卦

屯卦的卦象是震下坎上,象徵雷雨交加,險象環生。屯卦的彖傳說:「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草昧」即雜亂而晦冥的狀態。此卦大意是從創業維艱的角度,詮釋從草昧狀態建立邦家的前景。然而,我們似乎可以看到,人類初創社會的情狀,正如萬物孕育而萌生的歷程,其中有一股新生的力量,存在於動和險之中。

履卦

履卦的卦象是兌下乾上,頭上壓著天,腳下踩著沼澤,這是人生旅程中面臨的一種現實而驚險的困境;對這種歷程最形象的描述,就是卦爻辭中的「履虎尾」,「履虎尾」就是踩著老虎的尾巴前進。履卦的卦象是以兌遇乾,即以和悅踐履於剛強之後,是一種身處危境的狀況。不過,其卦辭則是「履虎尾,不咥人,亨」,身處危境而不被傷害。這就提示我們,以柔履剛,以下順上,以陰承陽,陰柔最終可以不見傷於陽剛。而履卦的爻辭中最具概括性的,是上九爻的「視履考祥」:「視」是內視反省的意思,「考」是向外考察了解的意思。人生的重重遭遇之中,我們如果想獲得理想的結果,一方面需要反省自己,另一方面需要考察所處的環境,內省和外察讓人謙柔戒慎,從而轉危為安。

蹇卦

蹇卦描述的,同樣是險難的情景;「蹇」,即險難、險阻的意思。此卦出現了七個「蹇」字,可謂歷盡艱辛,困難重重。蹇卦的卦象是艮下坎上,彖傳說:「蹇,難也,險在前也;見險而能止,知矣哉!」蹇卦最後有朋來助,滿載而歸,也就是九五爻的「朋來」和上六爻的「來碩」。這一卦給我們的人生增添了許多信心,無論遭遇多麼艱難的處境,不管是「蹇蹇」、「往蹇」還是「大蹇」,我們都要用相應的智慧克服險難,心胸開闊而不放棄希望。我們要保持一種積極的人生觀,堅信努力最終會贏來碩果!

此外,剝卦、坎卦和困卦,也對以上主題有非常豐富的闡釋和延伸。

二、克服重重艱難的歷程

通觀以上諸卦的分析,我們不難看出,屯、履、蹇各卦從不同的角度,分別展示了人生旅途中的各種艱險戒惕,然而,有一條相同的法則貫穿於它們之中,那就是禍福轉化的道理,這與老子思想中「禍福相倚」(《老子》第五十八章:「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物極必反」以及「萬物負陰而抱陽」《老子》第十一章的哲理正相應驗。而這種「孤陰不長,孤陽不生」的觀點,不禁讓我們想起了王夫之的「乾坤並建」思想。

「乾坤並建」是什麼意思呢?我們注意到,王夫之在《周易外傳》關於震卦的解釋中說:「故天下亦變矣,所以變者亦常矣。相生相息而皆其常,相延相代而無有非變。故純乾純坤,無時有也。有純乾之時,則形何以復凝?有純坤之時,則象何以復昭?」(王夫之《周易外傳》卷四震卦

從「變化」的觀點出發,「純乾」和「純坤」則都是不存在的;「純」意味著沒有了變化的動力,事物各自歸於靜止。在一段時間內,如果只有「純乾」而沒有坤的輔助,那麼,實實在在的事物形態是如何再次凝聚而成的呢?如果只有「純坤」而沒有乾的協同,那麼,事物之「象」是如何再次昭著起來的呢?由此可以看出,王夫之是用反問的方式來反對《序卦傳》以乾為首和《歸藏易》以坤為首的觀點。因此,王夫之提出「乾坤並建」的觀點,強調乾和坤都是不可偏廢的。

他在《繫辭上傳》第一章的解釋中提出:「乾坤並建於上,時無先後,權無主輔,猶呼吸也,猶雷電也,猶兩目視、兩耳聽,見聞同覺也。故無有天而無地,無有天地而無人。」(王夫之《周易外傳》卷五繫辭上傳第一章)也就是說,乾和坤從來是不可分離的,它們在時間上沒有先後之別,在地位上沒有主輔之分,就像呼吸、雷電、兩目視、兩耳聽一樣,在任何時間、任何境遇中,總是相伴相隨,相反相成,并行而不相悖。那種只有天而無地或者只有天地而無人的情況,是不可能存在的。

按照常識,乾的表現為陽剛,坤的表現為陰柔;而王夫之則提出了「陰陽十二向背」的觀點,認為乾不偏陽而包含著陰,坤不偏陰而包含著陽:「非乾則坤,非坤則乾。十二位之間,向背而陰陽各足,既不容毀乾而無坤,毀坤而無乾……」(王夫之《周易外傳》卷四,未濟卦

「陰陽十二向背」的意思是說,在六十四卦的每一卦中,我們所見的六爻只是十二爻位之中「顯」的一面;事實上,每一爻後面都有一個相反的爻,那是十二爻位之中「隱」的一面;隱爻和顯爻的性質是相反的。例如,乾卦的六個陽爻背後還有六個陰爻,而坤卦的六個陰爻背後還有六個陽爻;它們之間只是顯和隱、明和幽的關係,而不是有和無的關係。

綜上所述,乾坤兩卦始終是不可分離的,二者只有向與背、明與幽、顯與隱等表現上的分別,而沒有純陰、純陽或孤陰、孤陽的區分。而「乾坤並建」與「陰陽十二向背」的思想,便為我們解釋上文所述的「人生艱難旅途中之禍福轉化」現象提供了本體論上的根據。那麼,《繫辭上傳》第一章中所說的「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陳,貴賤位矣」的說法,就值得我們細細地推敲和質疑。後世單以乾卦為首的觀點,容易導致乾綱獨斷、皇權至上、男性沙文主義等觀念,這是我們所反對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