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城市生活空間的「詩意」改造:當建築物變成農場、森林及烏托邦

城市生活空間的「詩意」改造:當建築物變成農場、森林及烏托邦

講故事之前先來開一個腦洞:擁擠的大城市有什麼?有很多樓房。樓房上面有什麼?有屋頂。屋頂上面有什麼?可能有太陽能發電裝置、水箱,或者半夜喝得爛醉看城市車水馬龍的人……

森林城市

鋼筋水泥成了城市風貌,甚至是衡量城市發達與否的初級指標,無形中割裂了自然、生態和人之間的關係。隨著氣候變化帶來的負面影響逐漸加強,人們開始越來越關注城市的生態平衡。前幾日,西班牙《消息報》稱,廣西柳州目前已經採用了義大利建築設計師 Stefano Boeri 的方案,準備在城市北部搭建一個「森林城市」。該項目預計 2018 年動工,2020 年交付完成。

根據 Boeri 的描述,該項目不是單一的高層建築實驗,而是由 100 至 200 座建築物組合而成的城市。擁有辦公區、居住區、學校、醫院等功能區,建築物的外立面會被超 4 萬棵樹木和近 100 萬株植物覆蓋。森林城市預計容納 3 萬名居民,除每年吸收 1 萬噸二氧化碳和 57 噸其他污染物外,還能產生約 900 萬噸氧氣。

大概是古巴比倫空中花園穿越到了現代。Stefano Boeri 的建築事務所在 2014 年提出了「垂直森林」的概念,並因此獲得了國際高層建築大獎(IHP)。雖然柳州的這個項目尚未得到官方證實,但南京揚子國投集團目前已經在搭建南京「垂直森林」方案。南京浦口區明發財富中心的外立面突出陽台上,將種植約 1000 棵樹和 2500 棵灌木,預計每年吸收 35 噸二氧化碳。

有限的城市空間使綠化變得昂貴且有限,如何讓建築和自然共生成了一個有趣的命題。香港《南華早報》曾發起一項名為「是否應該建森林城市以抵禦空氣污染」的投票,結果顯示,93% 的人認為森林城市能剋制空氣污染。不過目前看來,森林城市依然是理想狀態,在此之外,圍繞自然和城市建築共生來連通商業,還有許多公司進行了不同的嘗試。

屋頂農場

紐約的屋頂農場風潮大致興起於七、八年前,發展至今已有「遍地開花」的趨勢。布魯克林農莊(Brooklyn Grange)於 2010 年 5 月成立,位於紐約布魯克林區兩座不同建築的樓頂,總面積 2.5 英畝,每年生產大約 5 萬磅有機農作物,同時擁有 30 幾個蜂箱。產品會在農夫市集售賣,並供應 CSA(社區支持農業)會員和部分餐廳。

除種植、養殖業務外,布魯克林農莊目前還在拓展更多空間應用業務,如面向中國小生開展自然教育活動、出租場地供新人舉辦婚宴、定期舉辦電影放映會、為瑜伽課提供場所等。布魯克林農莊的堆肥來自家庭、餐廳的廚餘垃圾,或是企業、工廠的木屑等。創始人 Ben Flanner 曾表示,農莊是一個商業化的都市農場,在運營第一年便實現了收支平衡。

其他案例還包括美國的 BrightFarms 和香港的 Rooftop Republic。前者通過在食品商店或超市附近的屋頂搭建水培暖棚,來向都市人出售本地自產的蔬菜。BrightFarms 目前在費城、華盛頓和芝加哥經營了三個暖棚,和部分食品商店、超市簽訂了長達十年的供貨合約。該公司在 2016 年 9 月獲得了 3010 萬美元的 C 輪融資,在 2015 年 2 月獲得了 490 萬美元的 B 輪融資。

在寸土寸金的香港,約有 90% 的食品依賴進口,且大部分來自內陸。Rooftop Republic 更像一個社會性企業,屋頂農場職能與布魯克林農莊類似:蔬菜種植、教育研討、社區福利、老年人休閑空間等。Rooftop Republic 目前在香港運營約 30 個屋頂農場項目。

國內屋頂農場實驗則更多地聚焦在一線城市購物中心屋頂。如位於上海真北路紅星美凱龍 7 樓的倚雲農場、南京水游城 6 樓的魔豆天空、成都鵬瑞利青羊廣場的坊田・天空農場、深圳 8 號倉購物中心的良食網天空農莊等,目前這些項目均為體驗式消費和親子樂園相結合。隨著都市人群對於輕食、健康的熱愛,一些創業公司也在嘗試新方案,如面向白領提供空中菜園承包;提高蔬菜配送時效,進行輕食售賣等。

RET 睿意德商業地產研究中心曾在 2015 年發布《購物中心屋頂商業研究報告》,報告顯示,在全國 4000 多家已經開業的購物中心中,僅 1% 的購物中心在利用屋頂空間進行商業經營,而屋頂面積中,有 19% 用於綠化及太陽能發電,尚有約 80% 的面積處於閑置狀態。潛在利用空間約 3000 萬平方米。

該報告還顯示,在國內屋頂娛樂業態中,屋頂農場佔比達 48%,遠超泳池、高爾夫、健身、SPA 等其他業態。RET 睿意德稱,屋頂農場符合時下可持續發展所倡導的綠色健康環保理念,會對購物中心形象起到正向提升;而隨著城鎮化不斷推進,都市農場是稀缺品,加之附帶教育功能,因此在發達城市更有吸引力。

新型菜園

如果有一天我能夠擁有一個大果園

我願放下所有追求做個農夫去種田

每一個早晨我耕耘在綠野田園

每一個黃昏我守望在鄉間的麥田

湖南衛視年初推出了一檔真人秀《嚮往的生活》,避世隱居,耕地種菜收玉米,蔬菜現摘現炒,戳中不少城市癥候人群的「G 點」。人們要的是詩意生活方式,滿眼綠色回歸自然的親切,還是新鮮蔬菜帶來的安全感、治癒感和滿足感?

一些小型室內菜園解決方案也在逐漸興起。如 36氪曾報道過的麻麻匯、愛勒康、妖精的盒子等。麻麻匯曾獲 PreAngle 領投的 500 萬元 Pre-A 輪融資,其推出的巴比立方,是一款家用兒童無公害蔬菜供應硬體。

麻麻匯介紹,以普遍的葉菜種植收穫周期 30 天來算,營養液和種子成本 25 元,電費 15.5 元,水費可忽略,總計成本 40.5 元。而按每天只收一棵 150-180 克的蔬菜來算,一個周期收穫 10-11 斤,相當於每斤蔬菜不到 4 元錢。

愛勒康的思路則是智能集裝箱農場,目前在呼家樓捷運站附近有實施案例。整套作物生長系統由軟硬體系統構成。硬體設備包括可以探測空氣溫度、濕度、二氧化碳濃度等參數的感測器,空氣凈化系統、水循環系統、LED 燈光照系統,作物的生長也需要配合愛勒康自己配置的營養液。其創始人表示,這種集裝箱式的種植方法能節約 95% 的水、營養劑和土壤,一個40英尺的標準集裝箱農場每周可收穫720顆的蔬菜,產量約為50公斤。

部分新型菜園解決方案通常面臨設備成本居高不下的問題,C 端推進比較困難,妖精的盒子想要降低這方面的成本。團隊推出的即食蔬菜種植產品僅包括育苗的盒子容器、菜苗、營養液等,不包含任何智能硬體。據悉,C 端消費者首月的投入在 500 元左右,之後每個月只需要復購菜苗,蔬菜的種植成本平均在 5 元/斤左右。

結尾一些冷思考:在未來,這些嘗試能否真正給城市生態和業態帶來些許變革?無論是屋頂農場還是家庭菜園,目前的市場格局都較為分散,地緣屬性較強,能否出現頭部公司進行規模化擴張?還是說僅僅是一門個體戶生意?涉及到高樓頂層設施,面臨的自然環境更有挑戰性,推進過程中是否面臨政策風險?後續收入能否在較短時間內cover前期投入成本?

如果您對以上這些試驗有自己的看法,歡迎在評論區留言探討;

如果您是相關領域的創業者/從業者,也歡迎加我微信分享觀點/項目,WeChat:jieyu1996,請註明職位、公司、來意,感恩。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