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強烈安利一部真·大膽的美劇!

強烈安利一部真·大膽的美劇!

(Don't Fear) The ReaperBlue Oyster Cult - Made In America

提起監獄題材的影視劇,相信幾乎所有人腦海中閃過的都是驚險刺激的《越獄》《一級謀殺》,或是經典如《綠里奇迹》,都是男人的故事。

如果去掉懸疑、奇幻和動作,把主角都換成女人,甚至有點像情景喜劇呢?結果竟是比那些監獄戲更大膽、更過癮、更風騷。

沒錯,姐說的就是《女子監獄》,一部數據比《紙牌屋》更漂亮也更小眾的美劇。

《女子監獄》

Orange Is the New Black

《女子監獄》在爸爸網飛(Netflix)眼裡有多重要呢?差不多就是《軍師聯盟》里曹植的待遇,這季還沒播完呢,爸爸先提前續訂後面的,第四季播完之後更是一口氣續訂了3季。

按照網飛的尿性,女子監獄必然少不了撿肥皂的橋段,第一季第一集上來就開車。

浴室里,一個不留神就真·人·秀。

日常中,bitch是對彼此的愛稱,fuck只是語氣助詞,口無遮攔更是家常便飯。

大打出手什麼的休閑活動,根本比不上監獄里的勾心鬥角好看。

講真,這一切都不比既定思維里的監獄題材口味輕。但這些噱頭並不是《女子監獄》的重點,內部的權力之爭也僅僅是生存手段;由女主角Chapman引出的女人群戲,和她們對自我的尋找才是這部劇火爆的原因。

女主Chapman外表是典型的傻白甜,實際上內心狂野,愛冒險愛刺激。十年前遇到在「國際販毒公司」工作的土豪戀人Alex,得知真相也沒有離開,還幫助Alex運黑錢。

十年後,Chapman生活幸福而富足,卻東窗事發因此獲罪。《女子監獄》開篇便是她主動到監獄服刑,這種遠高於普通人的道德準則,在她初入獄時被人恥笑,在她從雛兒成長為一霸的過程中漸漸消失。

又美又帥的Alex,人送外號七郎(一夜七次郎),在Ruby Rose上線之前承擔了《女子監獄》所有的荷爾蒙。

Ruby Rose澳大利亞MTV音樂電視台主持人、電台MC、模特、演員,更是少數公開自己為跨性別者的明星之一。

Chapman和Alex在獄中意外相遇,姐猜這時候應該上演纏綿悱惻的同性之戀,前女友和現男友遠程撕逼,女主慢慢開掛成為監獄霸王花。

可並不是這樣。

Chapman的故事線貫穿始終,但也僅是個引子,真正的主角是這監獄里的每一個女人,她們聯手奉獻年度最佳群戲,隨便拉一個出來,你都不敢說是配角。

《女子監獄》人物眾多卻個個豐滿、立體

與殺人越貨的罪犯相比,你會發現女子監獄里的女人們膽大妄為,卻並非罪惡滔天

掌管廚房,體積和氣場都一米八,染著紅髮的俄羅斯女人紅媽,在監獄里橫著走,從獄警到囚犯,人人都要敬她三分。

剛進監獄的弱雞級Chapman,因為一句「監獄里的食物太難吃」的吐槽而被紅媽餓了好幾天,後來敬以夾著衛生棉的特製三明治。

還被紅媽親授了她進監獄之後,最簡單粗暴的啟蒙教育:

「一旦你被視為軟柿子,你就已經是了」

想要擺脫軟柿子怎麼辦?打一架可能是最直接快速的方法。

Chapman白目自作自受,可是我們不知道的是,現在強悍的紅媽,在入獄之前只是從俄羅斯到美國開餐館的普通人。可能外表依舊彪悍,但那時候更像傻大姐,為了生意跟黑幫太太們套近乎,卻被人家指著鼻子恥笑和嫌棄。

變性人Sophia。她原本是消防員,有家庭有妻兒,卻一心要成為女人。

難得的是,妻子出於愛支持Sophia,還教她如何像女人一樣穿衣打扮。可Sophia不滿足於僅外表相似,為了做變性手術偷信用卡來付賬單,被捕入獄。

本來可以通過運動特長進入大學的黑人姑娘Watson,不滿足於一直訓練的生活,蠢蠢欲動的少女心讓她不由自主地親近刺激、找樂子,后因偷竊入獄。

她那時候不知道一個黑人女生能走出混亂的生活環境意味著什麼,也不懂自己會給同族人帶去怎樣的希望,而忽略幫派老大的勸告,走入歧途。

「我們都是過一天算一天,你是真實存在的」

還有被傳聞包裝成神秘力量的Miss Claudette,她入獄是因為非法勞工移民;不過她也確實殺了人,可為的是自己手下那個被顧客虐待的少女。

你說她們是壞人嗎?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人也並非非善即惡。犯錯理應受罰,但罰的不是她們本身,而是走錯的那一步。

同時,《女子監獄》也大膽戳穿了人的私慾

身在囹圄也要來一發毒品嗨一嗨,為了個人信仰對別人嚴加苛責,看不慣昔日wife即將出獄而動心思讓她走不了,包括為了發泄自己內心的苦悶而刁難犯人的獄警......但幸好,這些內心的陰暗,在人與人之間一次次的衝突碰撞中減弱。

也許私慾的誘惑讓你無力反抗,可是你看,我們至少能像她們一樣,面對慾望的時候不逃避、不畏懼,自救,亦救他

與男性為主要視角的《越獄》《黑道家族》等相比,《女子監獄》多了很多有份量的柔情

其中的宿命感,將悲劇和喜劇完美結合

Rosa,一個年輕時因為搶銀行而入獄,在監獄里度過大半輩子的女人,現在身患癌症,頭髮剃光,隨時都能死去。

她年輕的時候跟男票搶銀行,每次搶銀行的時候都會有事前一吻和事後一吻,悲催的是,可能Rosa吻裡帶煞,只要完成這兩吻的男票,都會在搶劫的過程中中彈身亡。

後來化療的時候認識一小哥,兩人開玩笑式的偷了一個護士的錢包之後發現,雖然沒有那個兩吻,但小哥竟也是癌症患者,要死了。

第二季結尾,Rosa被醫生宣判死刑。坐車回監獄的路上,獄友同情Rosa讓她開車逃走,不要死在冰冷的監獄里。

在藍牡蠣樂隊的《Don`t Fear the Reaper》(《不要害怕死神》,就是本文開頭的那首歌)下,Rosa衝出路障,還順便撞死了在監獄里作威作福的Vee,絕塵而去,風光快意一如從前。

你可以說她「克身邊人」的天煞孤星命是對搶劫的報應,但Rosa的後半生都想要這樣一個能掌握命運的自我。就像Chapman見到了那隻活在「監獄傳說」中的雞之後就一直苦苦尋找,最後卻發現那隻雞已經飛過高牆,而她自己卻被阻隔在鐵絲網中。

別人都說這隻雞是Chapman想象出來的,但傳聞的真真假假,又何嘗不是獄中人在混亂和迷茫中尋找自我的象徵?

《女子監獄》中的每條單線都很好看

聽說最近更新的第五季中

女人們發起暴動,與執權人對話

很燃!

往期回顧

媒介大姐

一起分享影視圈鮮料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