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關注 | 浙滬新高考改革給學生帶來了哪些改變,又有哪些問題?

關注 | 浙滬新高考改革給學生帶來了哪些改變,又有哪些問題?

全文共4869字,預計10分鐘讀完

新聯考的帷幕剛剛落下……

浙江2017年聯考生張添朗,度過了一個「史上最輕鬆的高三」。

他選的物理、化學、歷史三門考試被分攤至兩年內逐門攻克,在高三最後兩個月,他只剩下語數外三門功課需要複習。

由於選考科目橫跨文理,在即將到來的志願填報中,一直以「理科生」自居的他也可以填報許多文科專業。

與張添朗類似,今年6月,浙江和上海新聯考制度改革后的第一批高中生即將畢業,他們經歷了「3+3」自由選擇加試學科、一門科目多考、按等級賦分等新制度。

聯考結束后的幾周里,他們按新的「院校專業組」來填報志願,而非像過去那樣按大學來填報。


首先在浙滬實驗的新聯考改革,按2014年9月頒布的《國務院關於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實施。它力圖去除「唯分數論」,讓學生選擇自己感興趣的科目,避開「軟肋」,並打破以往文理科割裂的局面。其中最核心的內容就是「3+3」科目改革:浙江省是3(語、數、外)+7選3(物、化、生、政、史、地、技術),上海是3(語、數、外)+6選3(物、化、生、政、史、地)。

以「3+3」科目改革為核心的新聯考改革

給學生帶來了四個歷史性的轉變

其一,擴大了學生科目選擇權

上海「6選3」模式下,學生一共有20種科目組合可以選擇;浙江「7選3」模式下,可選擇的科目組合更是多達35種

相比從前「語數外+文科綜合/理科綜合」的二選一模式,新聯考給予了學生更多的科目選擇權,鼓勵了學生按照學科興趣來選擇科目。

其二,擴大了學生考試選擇權

根據新聯考改革方案,上海考生外語科目可以考兩次,選擇最好一次計入聯考成績;

浙江省更進一步,除了外語,「7選3」中的3門選考科目也可以考兩次,選擇更高的分數計入聯考成績。因此學生的考試選擇權擴大了。

其三,擴大了學生學校選擇權

今年,浙江省取消了所有錄取批次,所有學生可以同時填報大學部和高職志願(在浙江今年聯考錄取中出現的學生志願填報失誤的「烏龍」事件與此有密切關係,當然,這不是取消批次改革的問題,而是說改革還存在其他需要解決的問題)而上海在2016年時,就取消了一本、二本錄取批次的區別。

取消錄取批次,非常重要的價值是可以擴大學生的選擇權。學生可以不再按照批次、按照「身份」來選擇學校,而要關注學校本身的辦學質量和辦學特色。

其四,擴大學生專業選擇權

實行新聯考改革之後,浙江和上海兩地的聯考志願填報、錄取發生了改變:

上海:實行院校專業組平行志願錄取。學生可以填報24個院校專業組,每個專業組可以填報4個專業,總共可以填96個專業;

浙江:實行分三段填報志願。每一段所在學生可以填報80個專業平行志願。

總體看來,

第一輪聯考實驗較為平穩收官。

但學生選擇權的放大,

和組織考試複雜程度的提高,

也導致一些「機會主義」行為隨之而來。

這些問題,

主要體現在學校、學生、家長

和高校的功利態度上。

部分學校以功利的態度對待新聯考

浙江省有4門科目考生可以考兩次,高二就有兩次選考機會,結果導致有部分高中在高一時,同時進行8門選考科目的學習。

這樣做的意圖很明白,就是爭取讓學生高二完成3門選考考試,之後就只學語數外。

上海比浙江的情況好一點,因為上海每門選考科目只有一次考試機會,且高二隻安排了生物和地理兩門科目的選考,其他科目的選考則安排在高三下學期。

但就是如此,包括上海有的著名高中,也明確告訴學生,必須在高二把這兩門幹掉,或者高二至少考掉一門,否則高三要3+3,很難和其他3+1的學生比拼。

這就讓家長很苦惱,因為學校要求必須選兩門,否則今後出了問題學校是不管的。

外語科目有兩次考試,按理學生可以自由選擇參加其中一次。

但從實踐情況看,上海參加秋季聯考的學生,至少95%以上兩次考試都參加。第一次100%都參加,第二次,只有極個別沒有參加(有一所高中,高三畢業生400名,只有4人沒參加,而且這4人準備出國留學,要學習德語)。

一方面是學生覺得多考一次,說不定可以考出更高的分數,另一方面則是學校告訴學生,第二次除非特殊原因,必須參加。

此外,新聯考雖然6選3有20種組合,7選3有35種組合,但調研顯示,大多數學校能夠提供7到8個組合給學生選擇已經非常不錯了。

學校認為,如果要給學生提供這麼多的科目組合選擇,意味著必須開設更多的課程,也就需要更多的師資。

最重要的是,不管怎樣選,學校必須關注學生最終的聯考成績。如果最後聯考成績不理想,就算給出20多種課程選擇,最終也是家長不滿意、學生不滿意、學校不滿意。

綜合各種情況,有的學校就採取「套餐制」,結合學校師資情況,給學生設置幾個科目組合套餐,供學生選擇。

不可否認,套餐制相對於以前也有進步,但距離實現學生充分的科目選擇,還有很大的距離。

學生和家長也以功利態度來對待

新聯考改革設計,沒有打破一個基本框架,就是按照3+3的總分進行排序、錄取。

所以學生在選擇科目的時候,首要關注的還是哪一個科目組合會得到高分。不管3+(6選3),還是3+(7選3),很多學生在選擇的時候,沒有考慮自己的興趣(包括學科興趣、未來的大學興趣和專業興趣)。

侯樂,是浙南一所名校的教師。他說,往年他們以理科見長,但在今年聯考中的發揮並不理想,原因是選考物理的學生迅速「縮水」。

「有一些學校覺得學生考物理毫無競爭優勢,於是勸學生放棄,有的物理老師無課可教,有的乾脆『轉行』去教通用技術。」侯樂無奈地說。

一名上海重點高中的物理教師也介紹,在今年聯考中,選考物理的學生是六門科目中最少的。按照這一趨勢,物理將陷入一個「死循環」:科目難,選擇人少,原始分高,但排名未必高,加劇了這門課獲得高分的難度,這將導致更多學生退出競爭,最後或許最好的學生也不敢選考物理。

物理的「大科」地位淡化,伴隨著地理、生物等原本相對「邊緣」科目的上升。

在上海,由於地理是唯一可以在高二考試的科目,且難度相對較小,選考地理的人數井噴。官方數據顯示,有3.4萬學生參與了2016年5月的地理等級性考試,而上海參加聯考的學生為5萬名左右。


「聯考選科的結果並不全是出於學生的興趣愛好,而是出於爭奪優質資源的目的。」浙江大學教育學院教授吳華說。

今年浙江省聯考志願填報出現誤報的「烏龍」,有考646分的學生填報了作為獨立學院的同濟大學浙江學院,也同樣折射了當前新聯考選課模式存在的問題。

報錯志願,除了浙江省聯考志願填報系統把獨立學院招生計劃和母體學校招生計劃混在一起,對獨立學院的標識、提醒不夠外,出現這種情況也與學生在高一選科時,沒有考慮自己的興趣和長遠的升學規劃,是有關係的。

因為高一選科,就應該基本確定大學、專業目標,要了解學校,了解專業。

在填志願的時候,連同濟大學和同濟大學浙江學院都分不清楚,意味著他們在高中選科時,沒有考慮這個問題,還是以能考出多高的分數來選科,而非結合自己的興趣選科。

高校功利對待新聯考

新聯考制度下,高校也面臨兩難選擇:是減少選考科目限制、獲得更大的招生空間,還是增加選考科目的要求,使學生在高中時就儲備一定的學科基礎,以利於大學階段的教學和研究。

為了避免招生「荒」,很多高校粗糙地採用放寬科目限制的辦法。

在浙江省各院校2017年招生專業與選考科目設置方案所有2.37萬餘個招生專業里,選考科目不限的專業占54%,最嚴厲的、限考一門選考科目的專業僅占5%

雖然要求學生在三門科目中選考一門的專業佔33%,但這對學生來說選擇餘地依然很大。

舉個例子,比如南京大學的經濟學類就要求學生選考物理、政治或化學中的一門,浙江學生共有35種科目組合,其中僅有4種不能報考該專業。上海的「6選3」共包含20種科目組合,僅有1種不符合這一要求。

因此從當前的情況來看,「三選一」的限制幾乎形同虛設。

就完善聯考改革的幾點建議

第一,教育部門需要根據3+3科目組合在高中推進遇到的問題,提高高中辦學標準。包括師資建設標準、課程建設標準、校舍建設標準。

根據新聯考的選課走班要求,全國範圍內的高中生師比要確定為10為宜。各地可以結合現實情況,明確適應新聯考改革的生師比,按照這一比例加強高中學校師資建設和課程建設。

目前,全國高中的平均生師比為14.95,北京為9,上海為9.45,浙江為12.92。如果按生師比10計算,推進新聯考要增加50%高中教師,這是巨大的挑戰。

上海和浙江在推進新聯考改革時,都覺師資緊張,那有的生師比達17的省市,師資缺口將特別大。

第二,在不改革聯考按總分錄取模式的制度框架下,實行多次考試的意義並不大。因為多次考試,服務的仍只是一次集中錄取(這與國外多次考試、多次錄取不同)。

因此,建議浙江和其他將開始改革試點的省份,將選考科目的考試設定為一次,且安排在高三時進行。

多次考試從實踐看,只是看上去很美,實踐效果並不理想。不但增加政府部門的組考成本,還增加學生的考試負擔,拉長聯考戰線。

比如今年浙江聯考,有記者在現場問學生、家長,今年聯考輕鬆不輕鬆,學生和家長都說很輕鬆。因為這樣的聯考已經參加過多次了,從高二就參加了。然而這是真正的輕鬆嗎?

第三,謹慎推行專業平行志願錄取改革。

實行專業平行志願錄取,需要學生有非常明確的專業興趣,對大學和專業都十分了解,同時大學各專業有自己的辦學特色。

從當前情況下,這些條件並不成熟,相對來說,上海的院校專業組志願,既滿足3+3科目組合的需要,又能考慮到學校的專業特色,更適合在推進新聯考改革時推廣。

第四,要對大學專業的選科要求進行規範,組織大學開展專題研討會。

大學專業的選科要求,將影響中學的選科。因此,扭轉中學生的功利選科要從大學專業的選科要求著手。

目前的選科要求,會誤導部分考生投機選擇。一種方法是,明確規定大學的專業可提出三種選科要求,偏理科專業要求物理科目,偏文科專業要求歷史科目,再就是科目不限。

另一種辦法是,從目前大學最多提出三個選科要求,考生只要滿足其中一科即可(比如大學提出物理、化學、生物科目要求,只要選有其中一科即可填報),調整為大學每個專業提出三個科目要求,考生要滿足其中兩門才能報考。

究竟怎樣規範選科要求,要體現大學的自主性。這需要深入聽取大學、中學的意見,不能把高中和大學割裂開來。

第五,聯考改革必須堅持推進招考分離。

只集中進行科目改革,將無法根本扭轉應試傾向和功利選擇。

只要還實行集中錄取制度,用單一標準來評價學生,聯考改革不管怎麼進行科目調整,改來改去,都可能原地打轉。

相比恢復聯考制度的1977年,的教育形勢與社會環境已經發生了根本變化,因此,聯考改革需要突破傳統錄取的架構,作出更大的改革探索。

在浙江和上海的聯考改革中,上海的春季聯考是真正具有招考分離意義的改革。考生先參加統一測試,再參加學校的面試,一名考生可以申請兩所大學,拿到兩所大學的錄取通知書,目前上海所有地方大學部院校都參加這一考試、招生。

但遺憾的是名額還有限,在2000名左右,如果上海大學部院校50%以上的錄取名額,甚至更高比例的名額都通過招考分離形式的春考錄取,其他外地院校也逐漸參加,那麼,招考分離的改革就可以擴大。

對目前實行的自主招生和「三位一體」的綜合素質評價錄取改革,也應該以「招考分離」為原則,深化改革。

具體而言,可將其逐漸與統一填報志願、錄取脫鉤,改革為在聯考成績公布后,實行自主招生和「三位一體」綜合素質評價錄取的高校,自主提出申請成績方面的要求,達到要求的同學可自主申請若干所大學。

然後由大學獨立對學生進行評價,根據申請學生的統一聯考成績、學科特長(競賽獲獎)、中學學業表現、中學綜合素質和大學面試考察成績進行錄取。

只有大學實行自主招生,獨立對學生進行多元評價,而不是把學生納入一個分數標準體系排序、投檔、錄取,才能引導學生根據自己的興趣自主選擇學科,發展個性和興趣。

-參考文獻-

新校長傳媒《浙滬新聯考改革試點,試出了哪些問題?》

財經雜誌《文理不分科,一考改多考,浙滬新聯考實驗打破「唯分數論」了嗎?》

關注|《人民日報》痛批王者榮耀,一億學生沉迷遊戲的背後是什麼?

獨家 | 國家原副總督學郭振有:家長太愛孩子,也太不會愛孩子

家教 | 六個孩子都送入頂尖名校,但她沒有為孩子犧牲過自己

深度 | 魏書生:教育就是發現優點、守住優點,讓生命開花結果

重磅 | 不可不知的2017年聯考新變化,影響每個考生的未來!

關注 | 靠情懷留不住好教師,公辦學校出現「離職潮」,何也?

特稿 | 佐藤學:教師要成長,就要改變有黑板有課桌的教學方式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