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銀行MPA考核壓力有多大?

銀行MPA考核壓力有多大?

為使MPA考核達標,除延後貸款投放外,商業銀行通過:1)壓縮票據融資;2)壓縮非銀拆借及對非銀的買入返售;3)壓縮債券投資;4)贖回貨幣基金等來實現壓縮廣義信貸之目標。考慮到同業存單投資並不納入廣義信貸,商業銀行可在LCR指標能夠承受的範圍內可壓縮債券投資,並適當加大同業存單的投資力度。

近期,有幸應部分一流公募基金固收團隊之邀,對MPA考核、市場資金面等進行了一定的研究。在飛往深圳的航班上,映著窗外的黑夜,作為一個還算稱職的賣方研究員,掏出隨身攜帶的筆記本,爭分奪秒寫寫我們的一點看法。

我們自詡為對債市影響最大的銀行研究團隊,而事實上,我們去年下半年以來對債市的判斷絕大多數得到了證真。我們始終認為,專業的研究能夠經得起驗證,而專業為我們生存之道。 --天風研究所銀行廖志明團隊

核心觀點:

一、MPA考核趨嚴,城商行整體壓力較大

1Q17為表外理財納入廣義信貸后的首次MPA考核,預計將由形式走入實質。

保守地粗略測算一季度末各類型銀行含表外理財的廣義信貸同比增速為:大行 9.5%;股份行 15.4%;城商行23.7%;農村金融機構 18.1%。

測算多數商業銀行資本充足率可支撐的廣義信貸增速為16%-20%。因而,從MPA考核壓力來看,大行壓力小,股份行壓力不大,農商行有壓力,而城商行整體壓力較大

二、預計季末前資金價格仍會走高,但極端緊的可能性較低

為使MPA考核達標,除延後貸款投放外,商業銀行通過:

1)壓縮票據融資;2)壓縮非銀拆借及對非銀的買入返售;3)壓縮債券投資;4)贖回貨幣基金等來實現壓縮廣義信貸之目標。

考慮到同業存單投資並不納入廣義信貸,商業銀行可在LCR指標能夠承受的範圍內可壓縮債券投資,並適當加大同業存單的投資力度。

考慮到部分中小銀行資金缺口不小,MPA考核促使部分城商行壓縮非銀拆借、買返等,疊加LCR指標使得銀行出錢尤其是一個月以上資金謹慎,預計季末前資金價格仍會進一步走高。但MPA考核壓力大的銀行往往是資金融入方,且市場預期較為充分,下旬資金面極端緊的可能性小。

三、 MPA考核及降槓桿加劇「銀行緊」,全年資金價格或維持較高位

2月下旬以來,資金面呈現「銀行緊」之局面。認為「銀行緊」原因有三:1)MPA考核影響提前,銀行出錢謹慎;2)中性貨幣政策及金融去槓桿之下,央行基礎貨幣補充有限;3)年初以來,中小銀行存款增長緩慢,部分城商行及農商行發同業存單來降低債券投資槓桿,跨季資金缺口較大。中性貨幣政策及去槓桿之需要,央行或有意維持銀行間較高的資金價格。

四、 政策性利率上調應視為加息,下半年基準加息概率較高

政策性利率進一步上調10BP,為緩慢加息周期之確認。認為式加息路徑為:先加政策性利率,再加基準利率。(我們一貫的觀點)經濟溫和復甦,央行對基準利率加息較為謹慎,但貨幣政策受內外多種因素之影響,

美聯儲持續加息之下,預計下半年國內基準利率加息25BP。

此外,央行或將繼續同步於美聯儲加息時點進一步上調政策性利率。

正文

1. 一季度MPA考核,誰將從容誰又將不安?

一季度的MPA考核以及由此引發的資金面擾動,不僅債券基金經理特別關心,有了16年12月股市大跌的前車之鑒,很多股市大佬也非常關注。

那麼,一季度MPA考核壓力究竟有多大呢?

央行於16年初將差別準備金動態調整制度和合意貸款管理機制升級為「宏觀審慎評估體系」,亦即我們熟知的MPA考核。可以說,16年作為MPA實施的第一年,是試運行的一年,銀行業開始逐步熟悉MPA考核的框架。由於是試運行的一年,16年的MPA考核略顯寬鬆。

自16年7月政治局會議以來,貨幣政策轉向明顯,16年12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正式將貨幣政策定調為「穩健中性」。在中性貨幣政策基調之下,以及金融去槓桿之形勢要求,預計17年MPA考核將從形式走向實質,考核趨嚴已成市場共識。

MPA評估資本和槓桿情況、資產負債情況、流動性、定價行為、資產質量、跨境融資風險、信貸政策執行等七大方面,其中資本和槓桿情況、定價行為是一票否決項目。涉及廣義信貸增速為資本和槓桿情況以及資產負債情況兩大項,這兩大項相互挾持,資產負債情況所允許的廣義信貸增速較高,絕大多數銀行能夠滿足。資本和槓桿情況為一票否決項目,更為重要。可以說,資本和槓桿情況中的宏觀審慎資本充足率是MPA評估的核心。在MPA嚴格考核之情況下,為使MPA考核達標,大多數商業銀行當前資本充足率能夠支撐的廣義信貸增速為16%-20%。

那麼,該如何分析1Q17的MPA考核壓力呢?

1Q17為將表外理財納入廣義信貸的首次考核,季末含表外理財廣義信貸餘額=季末廣義信貸餘額+表外理財總資產-表外理財現金餘額-表外理財存款餘額,可通過分別分析表外廣義信貸與表外理財來考量MPA考核壓力。

從表內廣義信貸來看,表內廣義信貸基本上涵蓋了商業銀行表內的大多數資產,並剔除了銀行與銀行之間的同業存款、拆藉以及買入返售、同業存單投資等。若表內資產結構不發生大的改變,廣義信貸同比增速基本接近於資產規模增速。由於廣義信貸的各項資產數據較為匱乏,可用銀監會按月披露的各類型商業銀行資產規模增速來替代表內廣義信貸增速。

據銀監會官網,1月末各類型銀行業金融機構資產規模同比增速為:商業銀行整體 15.2%;大型商業銀行 9.3%;股份行15.1%;城商行23.1%;農村金融機構16.2%。表內資產規模增速高於20%的僅有城商行,高於16%的為城商行和農村金融機構。此外,3月末資產規模同比增速一般略低於1月末。

從表外理財來看,16年一季度理財規模增加1萬億,而到16年末,理財規模約30萬億(15年末為23.5萬億),這意味著16年二三四季度理財規模增加5萬億。即便17年一季度理財規模不增長,一季末理財規模同比增速仍高達22.5%。從16年上半年來看,大行及股份行理財規模基數較高,較年初增長不到10%;城商行及農商行在增量中的佔比較高。假設16年各類型銀行理財規模增量佔比與1H16保持一致,且17年一季度理財規模不增長,測算一季度末各類型銀行理財規模同比增速為:大行13.6%;股份行 15%;城商行28%;農商行65%。

依據以上還算合理的假設,並假設表內廣義信貸為表內資產的80%,表外理財為理財規模的90%,現金及銀行存款占表外理財的20%,粗略測算一季度末各類型銀行含表外理財的廣義信貸同比增速為:大行 9.5%;股份行 15.4%;城商行23.7%;農村金融機構 18.1%。

因而,1Q17城商行整體MPA考核壓力較大,大行壓力小,股份行壓力不大,農商行有點壓力。而隨著基數抬高及理財規模增長放緩,預計後續MPA考核壓力會略微緩解。

2. 料季末前資金價格仍會走高,但極端緊的可能性較低

17年一季度的MPA考核備受資本市場的關注。共識是17年的MPA考核會大幅趨嚴,但究竟有多嚴格,沒人說得清。可以說,一季度MPA考核的嚴厲程度是很多商業銀行在觀察的。從16年一季度來看,MPA考核採用了較多的臨時豁免,較為寬鬆,考核結果也是到了五月份才千呼萬喚始出來。

單單從MPA考核框架來看,不達標的懲罰為法定存款率的利率打九折,而據測算,這對城商行的利潤影響在1個百分點左右,屬於可承受範圍。市場更加擔心的是,央行將MPA考核與更多的東西掛鉤,從而使得不達標的懲罰更重。

一季度MPA考核結果及懲罰預計將對城商行農商行之後的資產配置行為產生較大的影響。目前來看,廣義信貸增長過快的商業銀行面臨兩種選擇:1)繼續較快擴張,接受央行法定存款準備率利率打折之處罰;2)大力調整資產配置機構及規模,使得MPA考核達標。而究竟做出何種選擇,想必商業銀行也在觀察MPA考核嚴格程度。

那麼,廣義信貸增長較快的銀行為盡量MPA達標,會採取什麼措施呢?

為使MPA考核達標,在放慢貸款投放外,商業銀行可通過:1)壓縮票據融資;2)壓縮非銀拆借及對非銀的買入返售;3)壓縮債券投資;4)贖回貨幣基金等來實現壓縮廣義信貸之目標。考慮到同業存單投資並不納入廣義信貸,商業銀行可在LCR指標能夠承受的範圍內可壓縮債券投資,並適當加大同業存單的投資力度。

據調研,部分中小銀行跨季資金缺口不小,同業存單發行利率走高。MPA考核促使部分銀行壓縮非銀拆借、對非銀的買入返售等,使得臨近季末非銀機構的流動性較緊。此外,季末也是LCR指標的考核時點,LCR指標逐年提升,LCR指標有壓力的銀行預計會對出錢尤其是出一個月以上的資金十分謹慎,使得銀行間資金緊。在中小行跨季資金缺口較大、MPA考核及LCR等因素影響之下,我們預計季末前資金價格仍會進一步走高。

3月下旬資金面極端緊的可能性較小。MPA考核壓力大的銀行往往是資金融入方,本身沒有多少資金可以融出,而市場資金主要融出方—大行MPA考核壓力小。此外,市場對此次MPA考核影響的預期較為充分,下旬資金面極端緊的可能性小。

另外,可以說,央行完全控制了基礎貨幣的投放,央行對超額準備金的情況一目了然並能夠把控好。有了16年12月中旬「債災」之前車之鑒,相信在市場資金價格急劇走高之時,央行勢必會增加流動性投放來穩定資金價格,也會使得資金極端緊難以出現。

3. MPA考核及降槓桿加劇「銀行緊」,資金價格或維持較高位

16年3月下旬,MPA首次考核,市場資金面呈現「非銀緊,銀行不緊」之狀態,銀行間資金價格雖有脈衝式的顯著上行,但仍然不算極端緊。

而17年2月春節后,資金價格並未如預期般有所回落,反而不斷走高,銀行間資金面呈現緊之局面,

資金價格高企成為常態。

思前想後,我們認為「銀行緊」原因有三:1)MPA考核影響提前,市場對MPA考核有普遍預期,擔心季末資金價格高企,銀行尤其大行出錢謹慎;2)中性貨幣政策及金融去槓桿之下,央行或有意維持較高的資金價格,基礎貨幣補充有限。事實上,2月28日以來,央行公開市場連續十幾日凈回籠資金;3)年初以來,中小銀行存款增長緩慢,資金價格高企導致部門中小銀行債市加槓桿風險凸顯,發同業存單來降低債券投資槓桿,跨季資金缺口較大。預計季末前,銀行間市場資金價格仍會走高,四月初略微回落。

13年底同業存單(CD)推出以來,極大地提升了中小銀行主動負債能力,且因其在資產負債表科目計入「應付債券」而非「同業存放」,受到的額度約束較小,同業存單發展飛速,規模快速擴大。截至17年2月末,同業存單存量為7.37萬億,而截至3月13日,同業存單存量達到7.67萬億元。

中性貨幣政策之下,同業存單發行利率難大降。由於14年-16年年中的債市大牛市以及資金面寬鬆,小部分城商行及農商行自營債券投資槓桿較大,部分達到3倍槓桿水平。一部分銀行通過發行同業存單對接委外或購買同業理財產品,進行資金空轉套利,導致期限錯配較嚴重。

隨著金融監管趨嚴,監管層對流動性缺口率、核心負債依存度等指標的關注度上升,部分期限錯配嚴重的中小銀行面臨較大的監管壓力。為緩解期限錯配,一則發行更長期限的同業存單,減少債券投資滾隔夜(金融去槓桿,價格走高也是原因);二則,在資產配置端,可加大短久期資產的配置。此外,相較於同業存款,發行一個月以上期限的同業存單可改善LCR指標,同業存單對線下同業存款有一定的替代作用。近期市場對短久期資產的偏好,或許可解釋短期限同業存單發行有所增加之現象。

我們認為,在金融去槓桿的大背景之下,當前金融去槓桿還遠未完成,中性貨幣政策基調必然使得央行「調節好貨幣閘門」,使得資金價格處於一個較高水平,從而推進市場自發去槓桿。而後續資管新政、理財新規等的出台,也勢必會影響市場資金的供給,我們認為全年資金價格仍會維持一個較高水平(1M同業存單發行利率4%以上)。

4 政策性利率上調應視為加息,預計下半年基準利率加息25BP

政策性利率進一步上調10BP,為緩慢加息周期之確認。認為式加息路徑為,先加政策性利率,再加基準利率。國內經濟溫和復甦,對於基準利率加息較為謹慎,但貨幣政策受內外多種因素之影響,美聯儲持續加息之下,預計下半年被迫基準利率加息25BP。

3月15日,央行同步於美聯儲加息將逆回購、MLF等利率上調10BP,儘管央行稱逆回購及MLF利率上調為市場化招投標之結果,加息與否看存貸基準利率之調整。但在利率市場化不斷推進的今天,存貸款基準利率或將逐步取消,逆回購、MLF等構成的政策性利率體系逐漸成為央行加息的中介,體現貨幣政策之意圖。

發達國家加息基本為政策性利率上調。從美日等發達國家來看,並沒有像一樣的存貸款基準利率,美聯儲加息加的是聯邦基金利率,日本銀行加息加的是公定步合,無論是聯邦基金利率還是公定步合,皆為商業銀行向央行借款之成本,與的逆回購、MLF利率等類似。從美日等國來看,政策性利率上調會快速傳導到資金市場及債券市場,逐步傳導貸款利率等。

政策性利率進一步上調,確認國內已進入緩慢加息周期。外部來看,美國正帶領全球主要國家走出通縮,帶動全球利率上升;內部來看,經濟自16年初以來溫和復甦,通脹跡象初現,為小幅加息創造條件。此次同步於美聯儲加息進行政策性利率上調也說明,國內貨幣政策對外部壓力不會忽視,但迫於經濟基本面,基準利率上調較為謹慎。預計未來央行緊隨美聯儲加息步伐上調政策性利率。

簡單來說,國內已進入緩慢加息周期。

隨著美聯儲不斷加息,外部壓力加大與內部去槓桿、穩增長等多因素權衡之下,預計下半年基準利率上調25BP。此外,16年初以來國內經濟溫和復甦也為小幅加息創造了條件,小幅加息對實體經濟的影響不大。儘管中美利差應保持一定的水平,但囿於經濟基本面,預計加息次數及幅度均明顯低於美國,為緩慢加息周期,中美利差預計會縮窄。

多年前我曾在東京大學研究貨幣政策,記得去年初,出去講日本經濟與貨幣政策時,便提到「從日本來看,經濟發展的中速階段,債市收益率其實是震蕩的,並無單邊向下行情;而到低速階段,則一路向下」。然而,彼時市場沉浸於大牛市之中,沒有多少人對此給予足夠的重視。從中日人口變化、政府赤字率、城鎮化程度、人均GDP等對比來看,我們預計經濟中速發展階段能持續10年左右。而當前及未來五年應該都處於中速階段,在這個階段,從日本經驗來看,債券收益率是起起伏伏的,並非單邊向下。先入為主的債市大牛市思維要不得,往往會被市場教育。

我們認為,未來央行會緊隨美聯儲加息步伐上調政策性利率,而當政策性利率調整一定幅度后,會相應地上調存貸基準利率,預計下半年基準利率上調25BP。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