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也想有個家在黃島

我也想有個家在黃島

我也想有個家在黃島

文/葛曉嫻

圖/葛曉嫻

度假於你,意味著什麼呢?

意味著離開熟悉的一成不變的需要澆花拖地洗衣做飯收拾屋子的家,然後躲到山清水秀窗明几淨的另一個或者另幾個地方天天睡到自然醒?

意味著坐在山上看山下坐在山下看雲飛坐在台階上曬太陽坐在太陽底下看風搖葉落草結籽?

意味著窩在咖啡館沙發里聞著濃淡香氣聽音樂靠在朋友身旁聽她講這十年的故事與故事裡的心情?

還是意味著行色匆匆歡呼雀躍著一路尋找一路驚艷一路拍照一路曬片兒一路在朋友圈裡頻繁互動並留意點贊和評論?

之前的我,休假就意味著旅行,旅行就意味著奔走,奔走就意味著辛苦,辛苦就意味著要有所得才值回成本,於是就愈發辛苦地奔走,發現,拍片,曬片,和期待回應。朋友圈點贊數量的多寡簡直要影響到旅行的質量啊有沒有。

今年的這次休假,是對之前的焦灼式行走的治癒式療法。

這次度假,半緣探親半緣道:十年未見的妹妹「豆芽菜」生的小公主滿一歲,小傢伙生得珠圓玉潤皓齒明眸,非得跑去青島一親芳澤才解她老姨相思之苦;再者是半年匆匆又過,眼見自己屏幕下方血槽嘩嘩嘩流淌將盡,需要尋找靈仙之地採集精華滿血復活才能有信心開啟下半場廝殺。

於是,就去青島,去嶗山道士修仙的洞里采地之靈氣,去秦始皇尋求不老丹的縹緲仙島去集海上精華,去最大最美的金沙灘去收天之養分。去之前,把手機里全部的照片都導出到了電腦上(以至於到后豆芽菜要看我的所謂「攝影作品」都沒得給她顯擺),又帶了個空的移動硬碟,自認為準備充分了,才出發。

豆芽菜說:「老姐,不要開車來,我們勻一輛車給你們開;不要帶太多行李來,我們勻一套房給你們住,想呆多久就呆多久。」

於是,一家人拎幾件換洗衣服就坐上了北京南站發往青島的火車。

豆芽菜夫婦攜粉妝玉玲瓏的小外甥女車站來接,那瓷娃娃一般的小人兒胖胖的笑臉如初荷綻放蓮藕樣的手臂張開來偎在你肩窩又暖又馨香。唔,原來寧馨兒說的就是這個樣子。

妹妹家住黃島。十年前,她家老大不滿周歲,我拖箱子帶行李風塵僕僕在輪渡里忽忽悠悠晃蕩半天趕過來,碼頭上見到多年未見的四大娘(豆芽菜的媽媽,這位神奇的老太太有著傳奇般的風采和經歷,我以後多收集些素材後會好好為不老女神寫上幾篇,欲一睹風采的親可以先移步這裡管窺一斑),激動得七葷八素行李都差點落在橋頭賣活蝦的漁民攤位上(話說那活蝦被四大娘用微波爐焙乾了給我帶回來北京,味道鮮得可以直接當佐料)。

十年彈指過。這次再來,膠州灣隧道敞亮豁然,行至88米海底,見眼前明晃晃燈只閃過周邊一片清涼一閉眼彷彿真的置身幻景深海。穿隧道分分鐘登陸黃島,兩邊鶯紅柳綠翠樹繁花猶如進入森林公園。以為這只是海島的迎客之禮,進入市區自然會呈現與一般都市別無二致的喧囂熱鬧與高樓鱗次。孰料沿途一路皆左手大海右手花樹中間綠籬點綴五色花叢幾乎從不重樣。唔,人說十里不同天,原來十年黃島真似換了人間。

到后,三居室背山面海推窗見綠,蔚藍色窗格子里見得到遠處澹澹的海,面北的屋子裡見得到山上草木蔥蘢。仰面倒在寬大的床上,海風翻動紗簾,飄窗邊梔子花遞過來淡淡的香。唔,真是來了就不想走。

豆芽菜一家自己住的房子與這棟分立一座山的左右兩側,直線距離600米,小小車子轉角就到。拐進去,你知道所謂「得天獨厚」就是這個樣子,院外有河,水上蓮開;橋上有市,果菜俱豐;院內有亭,言笑晏晏;房前種豆,屋后看花;往前一里,就是海岸,一里之內,國小中學大學(石油大學))一應俱全。

只是屋子位置好倒也罷了,進得廳中,見古琴豎掛,撫上去如泉水叮咚流水淙淙;石琴橫擺,敲擊如大珠小珠直落玉盤;播放器里好聽的男聲悠悠吟詠《詩經》,條案上方宣紙釘在畫板上做投影給孩子們看《大魚海棠》;拐角處龍泉寺的賢二和尚一臉呆萌抬頭望天,桌腳下鸚鵡螺的化石隨地散落;窗台上薄荷草的葉子在陽光里微微顫動,石槽里各色錦鯉於銅錢草間穿梭游弋。三伏小暑,一室清幽。

你知道我喜歡拍照,也善於用鏡頭捕捉細微的美體現細碎的好。但凡有些意思的咖啡館,書店,酒店大堂,菜館一隅,都是我喜歡的角落。但是當你發現這些細碎和美好是在一個最常態的四口之家,家裡有一個十歲的熊孩子和一個剛滿周歲的嬰兒,兩個大人都是全職且沒有老人長期幫忙帶孩子也沒有用保姆甚至小時工,你會驚訝於家里的這份靜逸是怎麼保持的。尤其是,當你發現這個家裡每個周六,都有七八個十來歲的熊孩子坐滿一地自由創作美術作品,每個周日都有十幾個孩子和家長齊齊恭坐聽女主人義務講解國學經典的時候,你會讚歎這家的主人是如何在倥傯的工作生活中長期保持一份熱心耐心愛心和善心的。

你知道我喜歡做「美食」秀「美食」,喜歡把一種東西做出數種花樣,做出來手機先吃朋友圈先閱,然後數著朋友圈點贊和點評的條數沾沾自喜。當我看到豆芽菜一手抱娃一手閑閑地拌好我最愛的韭菜雞蛋蝦仁餃子餡,同時不忘在燃氣上蒸好白山藥在條案上泡好柑普茶在茶几上擺好青皮紅心的無花果時,會忍不住汗顏自己先做后拍再修圖加濾鏡琢磨題字最後逐一回復朋友們評論的「煞費苦心」。

晚飯的時候,妹夫去店裡搬回來鮮釀的啤酒,橋頭切回來冒著熱氣的蒸口條稱回來拌著青椒絲的醉蟹腳,去市場買回來吐著長舌頭的紅島蛤蜊和海白蝦。原裝酒桶「嘶喇」一聲開閘放氣,清白細膩的泡沫瞬間溢出玻璃杯,金色清冽的酒液在杯壁迅速冷凝出一層水汽,哥倆推杯換盞,細細盤算著明年冬天同爬長城、後年夏天自駕西藏,津津樂道著哪個品牌的啤酒什麼味道,小聲探討著對待熊孩子們是寬一些好還是嚴一些好,吹噓著年輕時做過的瘋狂小事,控訴著另一半的絮叨與瑣碎,感慨著十年結緣如今方得見面一醉方休.......不知不覺一桶五升的啤酒再也壓不出泡沫,道聲晚安各自歇息,其時圓月在天,鳴蟬隱樹,鼾聲漸起時應該會想:唔,人生如此,夫復何求吧......

是啊,人生如此,夫復何求。於是,第二天,日上三竿方醒來;第二天的第二天,依然是睡到日上三竿。收拾停當吃過午飯已是下午,恰是落潮時分,帶上捕魚網與鏟子去海邊,隨便一個路口下去,看魚翔清岸蝦戲淺灘,各色的螺或緣石慢轉或緊緊攀附,成群的魚苗倏忽忽來了又走,一網子扣下去一兜子撈上來滿目的銀條活蹦亂跳,給孩子們看一眼歡呼一番立馬翻轉網兜放歸大海,再打一網兜上來再一番歡呼雀躍。

換上拖鞋,帶上小桶,一步一彎腰挪到落潮后的淺灘,隨手翻過來一塊石頭,底下就可能有一隻青背的螃蟹,螃蟹抓不夠,找塊大些的礁石,尖尖的鏟子往那石上白色的凸起輕輕一磕,碰下來的就是那清白殼裡嫩嫩的海蠣子,就著那薄盞般的殼子輕啜一口,清甜的海蠣子肉就在喉間滑過,有句廣告詞叫做「海的味道我知道」,現在,我真知道了,海的味道,就是一秒鐘前剛剛從礁石上撬下的海蠣子肉的味道,你知道嗎?

撬累了,找塊已晒乾的礁石坐下來,踩在溫熱的石頭上晾乾腳丫,看海鳥蹁躚低飛,水面波光瀲灧。心就在那時候慢慢靜下來,靜到,話都不想說,手機都不想看。一歲的小胖丫兒展開嫩白肥腴的手腳在腿邊咿咿呀呀地爬,六歲的小劉小姐輕護在旁邊細細地說「妹妹,慢點兒」,我跟豆芽菜靜靜地坐著,就十分美好。

再下車的時候,手機都不帶,一張照片都不拍。租輛觀光腳踏車慢慢蹬著,走到哪兒看到哪兒,景色好的地方就停下來欣賞,熱的時候就進店裡要杯水躲著,躲到日近地平線,潮水退下去,水面上又一片金色的波光閃爍,趕海的人們又出來了,呼朋引伴追著水流去的方面翻撿石頭下面,每一聲驚呼,必收穫小小的驚喜。

回來后,恰好張先生的那篇《北京,有2000萬人在假裝生活》(這推送據說現在已經打不開了)的公眾號推送瞬間刷了屏,一時間混跡京城的朋友們紛紛轉發。對於我這樣一個進京19年(恰好目前生命的半程都在北京度過)入籍19年的外地人,深知帝都房貴,久居不易,但也深知此地自有其好和讓人留戀不肯去之處。但是此番黃島之行,自小一起長大的豆芽菜妹妹的生活和黃島的宜人與閑適,又讓我看到了我始終心嚮往之卻不能至的一種生活狀態和方式。

常說「欲無後悔先修己,各有前因莫羨人」。豆芽菜家在黃島的生活,是他們夫婦這麼多年勤勉修鍊的成果。生活在黃島這爿仙島上的幸運的人們,應該都是前世有因,所以今生得此福份吧。

昨天看豆芽菜推薦的央視的六集紀錄片《蘇東坡》,裡面又提到那句著名的「試問嶺南好不好,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鄉」。我想,如果你現在問我京城好不好,我可能也會回答你「此心安處是吾鄉」 。

但是如果你問我黃島好不好,我會說,我也想有個家在黃島。

作者簡介:葛曉嫻,生長於山東渤海灣,生活於北京西山下,供職於海淀一家小小機關做一名最基層的公務人員。主業伏案寫材料,業餘起筆弄文字,暇時用鏡頭記錄生活細微美好。

投稿:jiazaihuangdao@163.com

主編:jing1qiu(靜秋)

排版:jing1qiu(靜秋)

校稿:張秀美

聲明:文中插圖來自網路

家在黃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